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大家好,我是老白,张大妈隔壁邻居。《有事值说》带你一起回顾每周热点,顺便看看热点背后那些有想法有张力的人和事。

4月18日,江南皮革厂倒闭——哦不,索尼大卡车被劫持了。

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根据报道,这台运载卡车是在前往 NAB 展会的途中被劫走的,车辆装载了包括了近期可能会发布的摄影器材,以及第三方厂商开发的一些配件产品等等。

不知道是否害怕出现网友说的段子——震惊!传说中索尼旗舰单品,竟在二手站发布。

4月19日,索尼深夜突然出大招发布了单挑单反旗舰的微单相机——α9机皇,让一干媒体猝不及防,当然价格也同样让人有点方——31999元。

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那辆被劫的卡车,仍然音信全无……

这些年来,摄影器材库以及大型展会上,器材被盗事件屡次发生。VeydraOptics 是位于加利福尼亚的镜头制造商,其在2015年推出 M4/3 系统迷你定焦电影镜头而声名大噪。

于是就遭了贼手。3月,仓库中超过200枚迷你电影镜头(占其库存总量中很大的比例)被盗窃。每枚镜头价值约 $1000美元(约¥6895元),所以公司预计总损失超过20万美元。

据悉,偷盗者是于晚间闯入 Veydra Optics 总部仓库里,下面这张图为被盗后的仓库现场图:

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这种大规模的镜头偷盗在近年来并不是第一次。在2014年和2015年,LensProToGo 和Blackmagic Design 等其它制造商都发生过镜头偷盗事件,最高损失达到200万美元。

其实就连索尼自己,也不是第一次遭灾了。2016年4月份的时候,一辆运输着《神秘海域4:盗贼末路》PS4游戏光盘的索尼货车也被抢劫了一次。场面相当火爆。窃贼在抢劫过程中对装载货车展开了火力进攻。随后市面上便出现了不少偷跑版的《神秘海域4:盗贼末路》。

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老白敏锐的发现了这些案件的共同点——都还没有破案。

那么这些被盗被抢的器材和游戏,会流向哪里呢?

黑市。比如德黑兰。

VICE 的作者韩静仪,就在德黑兰发现了一家专门出售西方游戏光盘的“黑店”。

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德黑兰革命大街东北角,有一家地理位置极好的小店。与周围装修华丽的水果店、书店不同,它简单朴素,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装潢。唯一能够提示它作用的,是店门口摆得满满当当的游戏光盘架,还有上面用黄色打印纸贴着的标签 —— “PS2” 、 “PS3” 、 “XBOX360” 。

尽管周四、周五是伊朗的法定假日,街上的行人较往常会少一些,但在这家店里,无论何时,客人总是络绎不绝。

早上10点,店主穆罕默德将昨天刚补好货的《NBA2K16》、《PES2016》、《战地4》等游戏光盘摆在了货架最显眼的位置,他准备给自己泡壶红茶,迎接美好的一天。刚走到水壶旁,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折回货架,把平常卖得不怎么好的伊朗国产游戏再往后挪了挪。

28岁的伊朗男青年莫森是这里的常客,每周他都要来逛个一两次,看看有没有新的游戏上架。 “这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下班回家打会游戏,流程短一点的游戏我差不多一周就能通关。”

由于实行较为严格的文化审查制度,伊朗政府对于任何带有西方意识形态色彩的娱乐形式(包括西方电影、KTV、摇滚乐、桌牌等)都严令管制。除了爬山、滑雪、聚餐和逛公园,很难再想象出在伊朗还有什么光明正大的享乐方式。然而,每个伊朗青年都有一颗勇于探索的心,伊朗的地下游戏黑市应运而生。

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与伊朗的其他走私商品和地下交易市场一样,游戏黑市基本也由外国货源、国内代理人和消费者这三个部分构成。顾客莫森就是这条跨境交易链的终端环节。一年前,莫森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这家其貌不扬的游戏店,并在店主推荐下购入了一台 Xbox360 的游戏主机。

“现在市面上想买到游戏主机不是件容易的事,你需要有 ‘渠道’ 才可以。”店主穆罕默德得意的挑挑眉,神秘兮兮地介绍道。他是位34岁的青年人,经营这家店已经有3年多的时间。据他说,店里生意较好的时候,一个月能净挣4000多万里亚尔(约合人民币8000元)。

因为进货量少、路程遥远再加上中间商克扣差价,电子游戏类产品在伊朗奇货可居。黑市上,一台 主机被炒到约5千元人民币一点都不稀奇。游戏光盘的价格同样不菲,但伊朗商人普遍自己复刻光盘售卖。有封皮和商标的正版游戏碟要比简单的刻录光盘贵出3倍以上。

店主有个亲戚在迪拜工作,两人一合计,觉得既然青年人都无所事事,打游戏绝对是一个既刺激又减压的好选择。考虑到倒卖游戏设备与光盘或许有机可乘,穆罕默德便在最繁华的革命大街租了一间店面。

既然选择在人流集中的地方开店,其中的风险自然也不会小。在开业的几年中,由于售卖西方游戏,穆罕默德的游戏店总共 “被关张” 过三次,每次都需要缴纳巨额的罚款并进行整改后才能重新营业。零零总总被处罚的次数多了,穆罕默德也总结了经验。他开始主动贿赂打点附近的片儿警,这样就能在下一次文化清扫行动之前听到风声。提前收拾好游戏光盘,再给员工放假一天,穆罕默德的店铺也在行动当天 “歇业大吉” 。

尽管官方动用了多重手段,对西方商品层层管制,但西方的电子游戏在伊朗仍在地下悄然普及流行。为此,伊朗政府想尽办法推广国内电子游戏市场的发展。为了开拓国内电玩市场,政府鼓励兴办文化科技企业,每年举办大规模的游戏展,宣传国产电子游戏。即便如此,伊朗国内游戏仍以 “种类稀少”  、 “制作粗糙” 、 “可玩性差” 、“内容单一” 饱受诟病。

 “每年的电子游戏展我都会去,但几乎次次失望而归。” 莫森无奈地摊摊手, “游戏虽然每年都有新的,但无外乎那几种无聊的类型:要么是保家卫国的第一人称射击、要么是烈士是如何养成的宣传片式的游戏,连小学生都不爱玩的。” 

与国内的游戏相比,西方游戏更强调互动性,游戏制作水平更为精良,种类更加丰富,限制也更少。

 “你能想象在伊朗的许多电子游戏里,女人仍然是要戴头巾穿黑袍的吗?” 当我问起伊朗的国产游戏时,穆罕默德店铺里一名叫做阿里的员工忍不住插嘴。他生得高高瘦瘦,平日也不怎么说话,只是埋头坐在收银台打 PSV ,通过 WiFi 联网,与全球的 PES 高手过招。 “店里生意好时能卖出2、30张游戏碟,其中国产的可能只有3、5张的样子。既然都是游戏玩家了,谁还会刻意去玩国产的呢?” 阿里低头嘟囔了一句。

 “来这里的大多是年轻人,但年轻人却不是最有消费力的群体。” 店主介绍道,年轻人普遍受制于金钱和家庭的制约,很少能有足够的零花钱来购买主机或者消费后续游戏。电子游戏的消费者主力是26-35岁这个年龄段的青年人士,他们有收入,有购买力,同时有独立玩游戏的空间,不受制于家庭的约束。

索尼遭劫后续猜想,它们可能和光盘去了德黑兰丨有事值说 008

 “价格昂贵当然是玩家稀少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多数伊朗人依然习惯于在家中玩游戏,而不是在公共场所。”当被问及新开业的游戏厅会否成为他的竞争对手,穆罕默德显得胸有成竹,完全没有将这些游戏厅放在眼里,他深知游戏厅客流稀少的原因。“人们担心政府哪一天又会查封这些游戏厅。在伊朗,你永远要将一切娱乐活动保持在地下和家中。” 

本期内容合作VICE(成立于2012年,围绕年轻人的兴趣热点,制造多元高质量的视频节目、图文、活动等内容。在带来世界各地精彩内容的同时,更致力于本土青年文化的创造和传播。)

下期预告:我们来聊聊一个成为古巴地下媒体之王的家伙,用U盘……盖楼过100,就开。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什么值得买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值客原创欢迎您的投稿。点此投稿
推荐关注:
经验
标签:经验 +关注
数码相机
分类:数码相机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57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57 57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