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四年前,我和朋友们一起走了一圈西北,从兰州南下甘南,过郎木寺后就到达了诺尔盖,车行在大草原,公路两边极远处一路跟随的两排山峦就像两根飘带,中间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直至天边,那无边无际的恢弘和辽阔,就此难忘,也正在那个时刻,与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也就此萌发了带父母来看看的念头。


      一晃四年了。

      此次行程,无论是原计划的先九黄再诺尔盖,还是实际路线的从黑水县折回往红原县北上诺尔盖,草原的雄阔和黄河九曲的悠扬,那是一定要让老人家们领会的。

      随着海拔越来越高,我们已经踏上了青藏高原的东北边缘,天气自此一路晴好,川西北风景大片正式展开!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从黑水县出发向西再次穿过雅克夏雪山隧道,折返到壤口乡,再一路北上,到红原县如时间尚早就先入住旅馆,如时间不够就直接往唐克乡。

      离离原上,岁岁枯荣,古道换成了柏油马路,这里也没有荒城,只有车行进在草原的中间。

      笔直的马路向天边眼神过去,尽头处自然是云连着云,这里应该是红原草原,和四年前的诺尔盖草原相比也并不逊色。毕竟我已经来过一回,所以比较淡定。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父亲兴趣盎然,一路上把车窗摇下来,帽子也不戴,任凭草原上的风扑面吹来,坐在车厢最后一排的母亲吃不消了,同时也生怕父亲受凉,让父亲把车窗摇起。


      从壤口乡北上十多公里,我们来到了俄么塘草原花海景区。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下了车,看到景区门口有两个硕大的宝瓶状的雕塑,瓶身上显眼处有硕大的藏文六字真经的吉祥图案,瓶颈处再绘有吉祥八宝。走到近处伸手去探,原来是钢筋水泥造的,父亲有点失望,说我还以为是瓷器的呢,我伸出舌头做个鬼脸,这么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就算是钢筋水泥也是需要花很多人工的哦,若是瓷器,且不说造不造的出,运过来的费用怕不比造出来的成本低多少。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四年前的花湖景区我花了110元买了高价门票进去过,这次,不想再上当了。草原的夏天应该是最美的季节,绿草如茵,野花遍地,争奇斗艳。过了九月,草已经发黄,一路上即便是湖泊沼泽也看不到多少花我们的车从俄么塘的入口处一跃而过,转眼就开始上翻山,这里没有隧道,车必须老老实实的沿着盘山公路走上好一阵,等差不多最高点的地方有一处平地貌似观景台,车停了一会儿,我们下车放松的同时也从高处看一眼俄么塘。

      不出所料,至少在这样的高处,没看到景区内有啥吸引人的地方,早秋开始的结果就是水少了,草枯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还看到景区旁边有一条公路向前方深入。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一开始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方向。观景台突出的位置有两个石头,一块石头上突兀的写着四个字“长江这边”,另一块石头上是藏文,旁边还有一处人工搭成的两层的简陋岗亭。下方有个老汉,老汉告诉我们登岗亭十元,那四个文理不通的大字想来也是老汉的墨宝。由于没看出有啥端倪,我们自然不会登。没过多久还真有一两人花钱登上那个岗亭,我走上前去听老汉解释,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长江这边是指那条路再向前延伸出去的方向,就是长江和黄河的交汇处,登上那个岗亭也许就能看到交汇处,也不知是真是假。

      说实在的,从俄么塘过门不入到老汉坐地收费,中西部旅游开发的模式还是简单的把自然风光坐地圈起收门票的简单粗暴法,我对于这种模式实在没有好感,但平心而论又可以理解,西部很多自然风光优越地方自古就是交通不便的地方,这也暗含距离产生美的朴素哲理,我是上海人,江南水乡对我和对纯粹的北方人而言感受实在不能同日而语,即便现在交通便利,但离进一步操作深化体验型旅行开发模式的距离还很远,坐地圈钱无疑是最短平快的一种方式,毕竟,每个地区都有发家致富的期盼,从道德的高度指责对方,既不合理也不可行。

      继续我们的公路大片。

      这才是高原,下车走走,开启天高任鸟飞!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草原国家公园,换个名称,不就是诗和远方嘛!

      我们身处草原地带,间或有大片的沼泽地带,远方有冉冉的山脉,近处水草丰盛,悠悠的蒙古包,一路上看惯了牦牛,这里还有散放的马匹,让我们下车,和马儿打个招呼。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走近蒙古包,这里还有太阳能热水器,包内也很整洁,这是一处牧家乐的营地。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从这里开始,一路上看到很多或简陋或浩大的牧家乐,现在国家给农牧民的政策比较优越,除了牛羊马自身的收入之外另外还给补贴,有头脑的牧民就搞这些牧家乐来创收,真不错。其实西方发达国家对于农牧民的补贴一点也不比中国少,不论是质还是量都远远走在我们的前头,我们国家也就近年来才终于走到了可以由第二第三产业反哺第一产业的历史阶段。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本以为到红原会比较晚,谁知路很顺,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就到了红原县,入住在红原郦湾温泉度假酒店,含双早双温泉的,托旅行社的朋友订的,比携程价格划算。

 

红原郦湾温泉度假酒店267元携程去购买

 

      红原郦湾紧靠在红原县的南部边缘,墨绿色外墙,五层建筑物,外表一点不显山露水,进去才发现装修得很高档大气,房间面积也非常大,达到了内地的四星级的标准,设施也很新,来开业不会超过一年。考虑到红原县平均海拔已经达到了3500米,时间尚早,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和小胡约好让他下午四点过来接我们去唐克。

      郦湾酒店很新所以住着会很舒服,但副作用是这里在县城的边缘地带,除了斜对面名为“美食城”实为一家小饭馆的地方,附近都是工地,没有其他吃饭的地方。“美食城”旁边有一家清真面馆,看起来很清爽的样子,我们六个人便叫了牛肉面对付了一顿,吃完就去午睡了。

      一觉醒来,太阳还很猛烈,从红原到唐克乡还有一两个小时的车程,算算看日落的时间也不早,就此出发。

      临近红原县有个月亮湾,从公路上可以看到景区里面流水潺潺,曲曲折折,颇有点小九曲的样子,门票60元,我们没有停顿,直接向唐克进发。

      车开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快到瓦切塔林。瓦切塔林是十世班禅在此讲经说法的地方,后人便在此修建了佛塔,信徒围绕着佛塔挂起来经幡,一来二去,这里成为了一处可以去参拜的地方。但等到快要到达的时候,我却没有喊小胡停车,原因在于在郦湾酒店休息时我检索了一些有关瓦切塔林的信息,蚂蜂窝上看到的一段文字让我倒了胃口,里面有些“免费导游”会有意无意的将游客带到一些形似可疑的所谓活佛处烧香请哈达,另外,到达的时候,许是云层太厚的缘故,远远看一片灰色的塔林一点都不雄伟,经幡群看起来也脏兮兮,我失去了兴趣。


      等看来有一排群马的雕塑,说明到唐克乡境内了。我顿时注意起路边的建筑,果不其然,尽管车开着很快,我还是兴奋的指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一家名叫“黄河大酒店”的招牌告诉父母们,这家就是我们以前来这里住过的旅馆,旅馆主人告诉我们,他们的生意就做到10月7号,之前就关门歇业等次年。太太悄悄地提醒我,我们住的那家好像叫“黄河国际大酒店”……不管他了,反正都是类似的名字。

      说来也怪,尽管才九月,但是路边的旅馆一家家紧闭房门,难道是来得太早?

      再开了一会儿,答案浮出水面,前方主路正在开挖且场面壮观,虽只开挖一半,但幸存的另一边貌似和这边也并无差别,除了摩托车其他车辆根本过不去,所有车辆到了这里,都停下来掉头。小胡看到这种场面有点犯怵,我让他问问其他司机,果然,旁边一辆藏民车的司机示意我们跟着他走。

      掉头走了一会儿,从旁边道路绕行,路况仍不算很好,但总算可以开,我们的车在泥地里狂奔了一大圈绕开了刚才那段路,走上了主路的另外一段,以为没事了,未曾想随后才是真正的考验:照旧是坑坑洼洼,但至少还能开,但因为就一条主路,堵得厉害。过了镇政府,来到一处三岔路口,眼前几个大坑,小胡左闪右躲,想绕开大坑,耳听得“Duang”的一声,小胡叫了声不好,“可能是撞底盘了”。我们的车是丰田的中巴,据小胡说,底盘比较低,所以我们都很紧张,如果车停在这么个地方那就麻烦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我们捉急下车,小胡赶忙向车底下张望,眼见得前方的路上还有几个超级大水塘,考虑到车辆状况,我决定叫当地的车辆带我们上山。当地人反应很迅速,看我们几个外地模样的人在街道上这么一站,马上就有车停了过来搭讪,司机是个本地的小伙子,迅速拉开围在头上的围巾,向我们报价:单把人送到山脚下50,带我们六个人上山看日落350。见时间几经夕阳,成交!小胡原路返回到镇外面的加油站等我们。

      小伙子的车是一辆陆丰,一待我们上车,立马一踩油门冲过了几个坑。然后一路向北,沿着曲曲折折的河流,再开十公里的样子就到了观黄河的观景台了。一路上小伙子说,镇政府门口这条主路,已经开挖了大半年,今年估计是好不了了,最近镇里经常停电,上山的那条电梯也停电了,就算买门票,也得自己爬上去。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过来为啥过来那段路的宾馆纷纷打烊。


      严格来说,从红原县一路过来沿着的那条河算是黄河的支流白河,过了唐克乡的俄果村,白河和黄河交汇,从这里再上循就是青海玛曲——黄河的源头。我们这里看到的九曲黄河,正是刚从滥觞之处发轫而出,在平坦一片的大草原上左右纵横徜徉,母亲河在这里与白河等支流交汇,再逐渐向北,自河套地区开始拾级而下。


      观景台所在的小山下方有一片空地,我们在这里停了车,小伙子带我们到停车场前的索克藏寺兜一圈。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索克藏寺沿着山坡修建,一路向上,我们顺着山脚往上走,下午时分,蓝天如洗,在一片蔚蓝色的映衬下,索克藏寺并不算很大的金顶也是璀璨夺目。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一路上碰到几个和尚,小伙子打了招呼,一个和尚便带我们走进大殿兜一圈,大殿里空无一人,我们很快就出来。

      再往上走了一层,金顶就在我们眼前,远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和弯弯曲曲的河流。即便再一次来,这等美景还是让我驻足停留几许。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其中还发生一件趣事,老爸已年过八十,从来都是信奉唯物主义不语乱力怪神的,佛殿门口有一排磕长头的门板,带路的和尚做了一个磕长头的姿势,老爸有样学样,居然弯腰、俯身、跪地、拜,整一个标准的五体投地。考虑到他毕竟八十岁,虽然身体尚好,看到他做了这么一个激烈的动作,我担心地赶忙扶起他,但心里惊诧的感觉更甚于担心。事后老爸说,考虑到我们还要赶不少路,他那个时刻就想着为了大家一路上的平安,所以才拜了一下。


      小伙子继续带我们向上走,没曾想快要到栈道的地方,下来一个妇人,小伙子和妇人攀谈了几句,告诉我们上面有看守,过不去了。问我们是否要回买门票的地方。花了那么久时间到了这里不上去怎么行,但是刚才小伙子告诉我电梯停电了,想想那一段栈道,凭我妈的膝盖上去肯定够呛。爸妈们说,到过这里就可以了,没必要非要上去。小伙子说,可以把我们带到河边,近距离看看黄河。

      就这样,我们下了山,没走几步路就来到了河边,这里就是九曲黄河。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极远处的乌云遮目,应该是有雷暴雨。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向回走,又一次过镇政府门口的烂路,走走停停大概有半个多小时。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我们终于赶回到位于镇外面的那个加油站,小胡接上来我们,返回了红原县。

      晚上仍旧是在清真面馆吃的,我和岳父叫了一公斤的手抓羊肉,狠狠吃了一顿。不过听过晚上岳父不消化,影响睡眠了。

      郦湾酒店的温泉池面积很大,但是等我们脱了衣服跳进巨大的水池才发现水温太低,也就34~5度上下,问了服务员才知道是因为外面已经下雨了,温泉的泉眼在户外,雨水混到泉眼里导致水温降低,真还不如拿个锅炉加加热呢!

      洗着洗着居然停电了,过了几分钟才恢复照明,隐隐的传来了发电机的轰鸣声。

      因为是高原,所以房间里配有制氧机,按一下氧气就出来了,但制氧的时候声音有点响,所以睡觉前我把制氧机关了。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妈跟我抱怨,由于担心高原缺氧,她把制氧机开了一晚,吵得一晚上没睡好!



      川行十三天,我们一路奔波,行进在川西高原上的两颗明珠之上,这两颗明珠分别是阿坝州和甘孜州,古称嘉绒和安多,这两个汇聚着万千风情的地方都拥有绚丽奇特的自然风光和多元交织的古老文化,炫目的高原阳光照耀下的无处不在的五彩经幡,白塔,金顶,各种神迹和高僧大德的驻地,交织着身着红色僧袍的僧人,一切的一切,组成了一张梦幻而又精致的西部剪影。

      从红原出发,我们向阿坝县进发。阿坝县与属州同名,但州府的行政驻地是在马尔康,原本如果从九黄过来的话,应该先到诺尔盖,再到红原,然后南下马尔康,由于我们是从黑水往北,为了少走回头路(其实已经不少了),路线更改为往阿坝县之后再南下壤塘直至色达。

      从红原到阿坝,一路的旖旎,两边流水潺潺,远处是青黛色起伏的山峦,湖蓝色的天穹,低低的悬浮的云朵,任何角度看过去都是一幅幅无与伦比的诗意画面,此情此景又让我想起来从拉萨往林芝的日子,那时有尼洋河水伴随着我们一路东行。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一路上道路两边也都是形形色色乘次不齐的牧家乐。开始翻山了,越往高走,越发壮观。对面的山坡上,太阳光分明就像一管管魔笔,在青绿色的群山间肆意泼洒,挥毫作画,这是太阳神所画的泼墨山水。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等翻过一座山峦,远处更是层峦叠嶂的群山,山连着山,次第延展,直到天边!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一个自然村,又或许是一座寺庙。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山坡上开满了野花,原本以为这个季节花应该都谢了,然后便得到了这样的惊喜。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我们在这里合了影。

      我的爸妈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太太和岳父母。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小胡还露了一手绝招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穿过群山,我们的车就来到了阿坝县的境内,在阿坝县内的游历,就是穿行及拜访一座连着一座的寺庙。

      离阿坝县还有40公里,有一座位于查理乡的查理寺,查理二字既不是英语也不是汉语,而是藏语“哲学”的意思,查理寺以一座盛大的佛学净地著称。等到了查理寺的附近,我们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向山里开拔,这不是因为山里有着老神仙,而是因为再往里十公里,有一座被誉为“世外桃源”的神座村!我们的司机也听说过神座村的名字,据他说他的一个师兄还带过一批人过来住了四五天,出来时还恋恋不舍。本来只是一个路过并可去可不去的地方,被他说得好奇心爆棚,赶紧让小胡带我们去神座

      说是说十公里,从查理乡到神座足足有半个小时车距,道路状态一般,中间一段路还是土路,车子没法开快的另一个原因是前方有一辆俗称三蹦子的微型车总开在我们车的前方,三蹦子车车尾还有“轰隆隆”三个字,特别逗。

      等到路况慢慢的好了,我们知道神座村到了,欢迎来到神座村!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慢着,不是说这里是世外桃源吗,怎么眼前的一切一点都不像什么世外桃源,反而就是一个“现代新农村”的施工现场啊。

      村口有停车场、厕所和售票处,售票处里空无一人显然还没有开启的日程,但这条快速致富的途径已经昭然若揭,穿过停车场一条混凝土大道沿着河岸展开,过了河就是顺着山坡延伸的村落,村落错落有致,山坡上高处还有观景亭。布局齐整,道路两边干净无物,但也正因为太过规整,再加上缺乏人气,没有了藏区特有的神韵,而就像一个还在修建中的主题公园。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面前眼前这张硕大的广告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神座村是这个样子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原来这是网易2006年评选的世外桃源第一名,2006年!11年了!

      11年前的我,还没出过国呢。

      怎么能够指望这个村子在11年里什么都不动,停留在11年前的模样,有点遗憾,但我想现在神座村的样子虽然不是我心中世外桃源,但却越来越符合村民们对于神座村的期盼吧。如果因为过于找寻一个人迹罕见的世外桃源而遍寻不到,这不是神座村的问题,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村口的格桑花丛,以此为前景向后虚化,感觉还不错。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村口的一座桥,远远看上去还蛮有味道的,用木头一层层架上,上面再用长木头堆起来。或许只是简单的技术问题,可能是我们来的季节不对,待到山花烂漫的时刻,神座村也许分外美丽,让人可以放下心情,长待不倦的地方吧。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前方有一个中年模样在搬石头,我上前攀谈了几句,看来神座村改造工程量不少,这是从马尔康过来打工的,既然来了,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跟着新砌好的石板路在村子里饶了一圈。

       这里几乎每家每户,都会这么个牌子,房子也都是新造的居多,看来这几年旅游产业还是给村容村民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质的变化。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就在我们行走其间,不时还有拉货的拉建筑材料的小车驶过,好不热闹。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也就是因为大兴土木,让这个村子在短时间内焕然一新,当然,似乎也带走了些什么,目光从村子投向对面的山林,高处的观景亭还有天边的翱翔的山鹰。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整个村子太安静了,就好像一处刚刚建成的主题公园,没有什么人气。几分钟才看到一两个村民。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我走走拍拍停停,爸妈已经走在我的前头,立在前方桥头向我招手。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饶了一圈,再看到前方的小木屋才知道已经回到了停车场。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停车场停着那辆刷着“轰隆隆”的三蹦子,原来司机再沿途兜售包子等简食,豆干馅,味道不咋地,但很便宜。

       最后在神座村村口的草地上摆拍了几下,就撤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从神座村回到查理乡,查理乡前前后后都是金顶,我们问了老乡,顺着一条坡道往上走,便来到了查理寺的主殿。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主殿前的门帘上飘着初转法轮的图案。一对对的藏胞围绕着主殿一边散步一边转经,广场上还有更多的老乡坐着唠嗑,显然,这里不但是寺庙,还是附近老乡们休闲聊天聚会的场所。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瞅了一眼,回头看,太太还在陪着老人们努力上坡,有点惭愧,赶紧走过去扶着腿脚不好的妈妈。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等他们都上来以后,我再往主殿走去。门口一排鞋,便也脱了鞋走进大殿。里面乌压压好些僧人,貌似在做功课,不时有僧人端着茶壶端茶送水。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走出大殿,原来旁边就是伙房,小僧人们排着队负责将一壶壶的茶水送到正在学习的同门师兄弟,看来也是论资排辈的现象比较严重。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在高处远眺查理乡,处处是金顶。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下山时,膝盖不好的妈妈让太太扶着下山。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继续上路,一路的青山连着青山,一路的高原草原风光,经过太阳能发电站,远远看到前方山谷中一片洼地,路边的建筑密度逐渐增多,阿坝县到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来阿坝的游客不是很多,这里通常意义上只是去年保玉则的过路驿站,很多人到了这里住一宿然后就前往年宝了;历史上的阿坝,却是安朵藏区的重要贸易集散地,这也是虽然阿坝州首府在马尔康,但州名仍然保持“阿坝”的原因。阿坝县开放旅游很晚,2006年才允许外国人进入,另外,也正因为这里远离藏区中心,历史上惨烈的宗教战争包括藏传佛教之间甚至格鲁派内的争斗对这里的影响相对较小。阿坝县境内有大大小小四十多个寺庙,受民族政策的保障、近年来社会经济稳定、地方财力雄厚、传统农牧民对宗教的信仰程度只增不减,新建的寺庙层出不穷,我们也是德祐机缘,不但计划中的目的地一一寻遍,且还有意外的惊喜。阿坝境内另外一个特别受游客爱戴的地方是,所有的寺庙都是免费开放免费参观,在遵守必要礼节的同时这里没有对游客有任何的歧视和障碍,当然,我也希望我们游客自身能够尊重和遵守着来之不易的信任,毕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朗依寺,全名“郎依全胜吉祥雍仲院”,是阿坝乃至于中国最大的苯教寺庙,LP记载内中的壁画非常精美,值得静静欣赏。所以,我们到了阿坝县,在宾馆里放下行李,略略洗漱一番,就出发赶往朗依寺。

       书上说朗依寺在阿坝县外三公里,从阿坝县的主街往外走,路上问了一个出租车司机,指出了一个大致的方向,便往县城后的一个山坡处进发。

       刚从神座过来,所谓的世外桃源已然幻灭,走在通往朗依寺的路上,满目的青山与我们同行,一路上与城外的风景相得益彰的民居以及村落,却让我心中又燃起了世外桃源的感觉。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我不太懂建筑,但一路上看到的藏式民居,风格切换明显不同,区别在于一路上海拔、气候、降水等因素截然不同,由此房屋建筑风格与规格陡然一转,原先生产力不发达,当地建筑必须也只能因地制宜,用当地的建筑材料就地取材形成,现如今生产力发达且交通便利,诸如水泥混凝土、钢筋、玻璃等材料既便宜而又容易获取和运输,反而造成现如今很多农村建筑千篇一律,居住条件确实改善了,但也少了很多源于本土的美学因素,令人腻味。这也是我们珍惜皖南、江西、平遥古城等的原因吧。


       通往朗依寺的这条路,民居风格古朴而又自然,满眼青山,又有田园牧歌的感觉,我们在车里,也感觉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未到朗依寺,巨大的经塔首先夺人眼球,经塔上绕着主寺一圈的长廊,内有转经筒。由于是苯教寺庙,转经的方向与佛教相反。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寺庙门口有一牌子,写了朗依寺的来历,寺庙最早可上循至北宋大观元年。由郎依和夺登两位和尚创建(朗依寺的名字原来是来源于创建者)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下午时分,没有什么人,我们顺着门口慢慢往远处喧闹处探去。

       绕过一处影墙,喧闹声来源显现,原来是小和尚们在篮球场上打篮球,好不热闹。大小和尚一起围绕着半场打得起劲,球技貌似也了得!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穿过球场是大殿,背对球场的是佛塔。我们先往佛塔,再去大殿。

         佛塔又称吉祥多门塔,39米高,塔底宽30米,占地面积900平米。高四层,一路供奉有千手观音(不要奇怪,佛教和苯教经过千年的颤抖,现今已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慈母佛,天龙八部,塌顶胜者(东巴谢拉佛——苯教的尊者),镇塔之宝是东巴谢拉佛的舍利(号称一万年历史)。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门口紧闭,不得进入。


       走回球场,小和尚都是孩子,玩耍起来总归是孩子最开心的时候。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向前走到大殿,碰到两位大和尚,左边的大和尚很是和善,带我们进殿参观。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这就是朗依寺的壁画。和藏传佛教相比,人物形象略有区别,但也殊途同归。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念青唐古拉山——这是我明年想去的地方——我一定要亲沐一下纳木错的水。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玛钦本日神山王。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尊胜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七佛慧尊。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和尚汉语流利,但我忘记这是什么图腾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殿,上方都是用孔雀羽毛织成的大髦。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另一面的壁画。

       虎衣明王本尊。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火焰本尊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金刚橛本。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白伞盖。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柱头上繁复的装饰物和编织物。大和尚说这些都是从西藏那里专人过来定制的。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和大和尚合影。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学大和尚打坐。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临走前,我们又在佛塔前的小广场放飞了无人机,穿过朗依寺另有一条公路向后山延伸出去,远方层峦叠嶂,仿佛通向香格里拉。



       回旅馆后,这家宾馆就再格尔登寺旁边,第二天参观也方便。名字叫古玩大酒店,旁边就是古玩市场! 

阿坝古玩大酒店218元携程去购买

         天边已呈黑云压城的态势。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不一会儿豆大的雨滴开始散落,大雨磅礴,好在我们已经开始习惯川西高原的天气了,心理因素比之前大大提高。在酒店checkin的时候,老板说自己的儿子在上海这里的民族中学读书,同时非常热情的建议我们晚饭在宾馆吃,我们听从了建议,晚上也没啥客人,整个饭厅被我们包下来。叫的菜已经忘了,饭菜很可口,价格适中。老板没有骗我们。

       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云虽然还没有散去,但天边已经放亮。远处山坡上的经幡群看起来就一丢丢大,现在我已经比以前懒了很多,放几年前肯定很早就去山坡上拍照了。现在,只能在阳台上瞅瞅的份。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格尔登寺是阿坝州最重要的格鲁派寺院之一,占据了县城一整个西北角,附近也尽是格尔登市场,格尔登宾馆等,这不是傍格尔登寺的大名,而恰恰是格尔登寺的产物,也就是格尔登寺开设的。藏区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因素,寺庙往往承担着大半个社会综合管理的角色,因此寺庙本身都经商,好的寺庙富可敌国,当然,从宗教伦理上说,取之于民用之于宗教活动,同时也承担着慈善、教育等社会职责。

       格尔登的大门像是个大牌坊,当然是藏传佛教的元素很多。围绕着寺庙的转经廊一边看不到边,比昨日朗依寺转经廊长出几倍。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没有售票处更没有检票口,直接向内走。

       通向前方金顶,一条宽阔的主路,旁边的路牌赫然在目——“菩提解脱路”!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气磅礴的名字!

       两旁的扎仓,都是僧侣们生活的地方,有些正在扩建,生活设施完善才能更好地一心向佛吧。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另一边的佛塔,前一天去过一座,所以当天没有往那里走。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路过大佛殿,关门谢客,门口搭着很大的棚子,也许有活动。前方还有大点,keep walking。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快到前方金顶大殿的时候,一头小狗跟着老爸亦步亦趋,由于个头不大,在翻台阶的时候有些力不从心,望着台阶长吁短叹,很可爱的样子,老爸看着它气馁的样子便哈哈大笑,很开心的样子。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走进了大院,广场上空无一人,显得很宏大,前方三座大殿一字排开,有点像布达拉宫售票处的那个格局。在老爸的帮助下,小狗也跟着我们进了大院。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就着这个背景,我们纷纷与之合影留作纪念。

       迎台阶而上,我们走进了大殿。这里也有一个大和尚带着我们参观。

       三座大佛像一字排开,映入眼帘。中间是释迦摩尼佛,左边是宗喀巴,右边是阿底峡。下方的照片是现任住持,人在印度。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殿显然是近年来刚刚建成,财力雄厚,因此无论藻井,壁画,大佛都是色彩绚丽,堂堂煌煌。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等我们参观完毕,老爸和小狗挥别后,带着我们参观的大和尚锁了门,顺带着把小狗夹在胳膊肘从大殿下来。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佛堂既然进不去,太太便以大佛堂的白墙为背景,让我给她拍照。但是我发现还是旁边的光头和尚更加神气!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就因为手摸了一下红墙,沾了一下涂料,顿成血手。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不死心,再往大殿门口转悠,不得其门所以不得而入。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殿旁边仍旧是伙房,在伙房门口偶遇小和尚一枚,小和尚叫帕尔基,正在劳动,被我逮个正着,“强行”合影,还加了微信,一直保持联系至今。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帕尔基小师傅告诉我,家里条件不好,因为哥哥读书成绩还不错,上了县高中,家里没法再负担他读书,所以只读完小学,就被送到格尔登寺了。当然这里也有师傅带着,每个月还有六百零花钱,没事也可以回家。当然这里只学藏文,没有汉语教习,我前几天还寄了几本带拼音的浅显国学读本给他。

       老爸则在大殿门口拦住另外一位貌似游客模样的,一攀谈起来才知道是在格尔登寺进修的博士研究生。据他说格尔登寺还不算阿坝州最大的寺庙,比这更大的寺庙比比皆是,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我们就碰上了。


       从阿坝县出来,小胡根据事先规划的南下路线翻山去壤塘县,没开多久就遇到了路卡,检查站的警察告诉我们这条路正在大修,7人座以上的车不能通行,建议我们绕路。

       这个突发事件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必须考虑后备方案了,之前,我还确实研究过去莲宝玉则景区的可行性,上文说过,现今阿坝县本就是从四川方向往年保玉则的必经之路,阿玛尼卿山的明珠——年保玉则在青海省和四川省都有景区入口,通常所说的年保玉则是青海景区的说法,四川境内的景区便是是莲宝玉则。

       但由于我们已经选择了从壤塘到色达的路线,而且色达的酒店事先已预订且已付款,从阿坝县出来到色达只多出一天空闲时间,现在临时决定去莲宝玉则,时间远远不够,由此,我们决定回阿坝县城后向西再向北直奔青海久治县然后绕道班玛县去色达。

       从县城出现也就十几公里的模样,远远的一座大草坝上出现一座大寺,山脚下金光闪烁屹立着一座高大的建筑物,远远瞅着有点像是政府大楼或者宾馆模样的格局。考虑到时间还够,我让小胡把车开进庙门,停在大佛堂门口。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下了车,走进佛堂,内中一片喧哗,来巧了,正是和尚们辩经的时候,一对一对热闹比划着,我和父亲看着不过瘾,便想穿过人群走到里面挑个角度拍照,没曾想地上一个坐着的老和尚挥着手让我们离开。我们只能退回门口再沿着佛殿走廊绕了半圈离开。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我们继续朝着前方那个像宾馆一样高大的建筑物——后面我们知道这是寺院里的大经堂走去。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四周也有一圈围墙,穿过红门,我们走进了大院,说是大院还不如说是广场,而且是特别空旷的广场,随后我们看过有关的照片,今年六月份建筑物建成举办开光典礼仪式时,来了大概有一万多僧侣其中包括众多高僧大德,所有僧侣集中在院子里拍了一张集体照,即便是一万多人,也就占了院子的五分之一左右的空间。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登上高高的台阶,我们来到了大经堂前廊,前廊气派非凡:双排廊柱,都是双人合抱的大粗柱子;白色和红色相间的大理石地板;门口的四大天王的壁画一看就是高手精心绘制的。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跨过门槛,我们走进大殿,顿时眼球有一种炸裂的感觉,眼前的场景,实在让人太惊诧了:

       我们才在大殿里饶了半圈,岳父去过梵蒂冈,我听到他喃喃的说,本以为那个梵蒂冈已经够大够漂亮的了,和这个相比,梵蒂冈也就是小儿科。

       整个佛殿由四部分组成,当中是和尚们坐堂的地方,半空中以及立柱上悬挂着100多幅唐卡,左侧的偏殿供奉有十几米高的莲华生像,右侧的偏殿供奉有十几米高的宗喀巴像,正前方是高达30多米的强巴佛像,经堂四周墙壁上一共摆放着7000余座佛龛,内有小佛像,后殿和走廊上分别绘有以佛像为主的精美壁画,虽然这里和梵蒂冈其实不太合适相比,去过无锡灵山大佛的人可以想象一下,佛殿的视觉效果很像灵山大佛里面的檀宫,只不过比檀弓还要大两倍。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大经堂的布置视觉效果很好,但我们对于内中的陈设和具体的佛教符号毕竟不是很熟悉,围绕着30多米大佛像的后殿有四五层高,貌似有楼梯可以走上去参观,所以开始东张西望看有没有人可以带着我们参观一下。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果然又出现一位大和尚,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带我们坐电梯到楼上参观。

       这种寺院名称为各莫寺,原名法相寺,是黄教六大寺之拉卜楞寺的分寺之一,距今200余年。各莫寺原来是以其大佛塔著称的,这几年由于财力雄厚,又新建了大经堂,再经过寺院里住持的不懈努力,近年来还与远在斯里兰卡的寺院结缘,互通有无,所以这次大经堂的开光仪式上不但有国内的高僧,还有斯里兰卡的大和尚不远万里过来交流,并赠送了佛舍利等珍贵礼物。说着便带我们到珍宝馆参观了佛舍利,明代的瓷器,丹珠尔甘珠尔经卷等文物和宝物,而且,与一般挂羊头卖狗肉截然不同,大和尚从未暗示我们需要所什么奉献,我们也就秉持礼仪,在两件珍贵的佛舍利前奉献了一两张小额纸币,以表心意。

       最高层是坛城的所在,一开始听大和尚说坛城还以为是那种用五彩沙绘制的坛城沙盘,上去才知道那真的是坛城,类似固定化的祭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走到户外,眼前就是各莫寺全景。各莫寺所在就是各莫村,寺内土黄色的是原来的扎仓,大和尚说大经堂建好,就要轮到改造扎仓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这就是陪我们一行人参观的大和尚,和我同年龄。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路遇一个大家族,请我帮助他们合影。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我也请他们给我们一家合影。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这是其中的一位微信名为“登少爷”,现在仍然在朋友圈里相互“唱和”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出来后在门口再拍了张远景,前方是本寺有名的大佛塔,没有时间去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下午两点,道路前方的指示牌出现了“严禁超载,青海人民欢迎你!”

       从四川往青海走,正如那年去西北的感受一模一样,土地更加贫瘠,人烟更加稀少,地域更加荒凉。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太阳出来了,大地有了颜色。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三点半,到久治县城里吃了午饭。老板是从四川过来了,在介绍饭店里的菜肴时候说,这里除了牦牛肉,其他全部是从四川运来的。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吃完饭,开始翻越山头去班玛县。

       青海境内隧道较少,车只能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翻越,山连着坡,坡连着山。从山下来,一路伴着大河,远方是连绵的群山。

       群山之间蜿蜿蜒蜒的公路和电线架,在壮美的大西北背景下,诉说着人类的渺小和伟大。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经幡群,雪山之巅,无不让人顶礼膜拜。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一路上不断有沿着山坡而建的大寺,也都是在大兴土木的模样,为了赶路,都没有停下参观。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下午六点,到达班玛县。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班玛县的县城很小,就两条主街的模样,先是找了一家“班玛大酒店”,看了房间条件很简陋,再换了一家“班玛餐饮大酒店”,可能是已经有了心理预期的原因,这家貌似还行,和老板讨价还价就住下了。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晚饭和早饭都是在酒店旁边的叫“客来香菜馆”吃的。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一对年轻的河南小夫妻盘下的店面,我们很好奇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谋生。河南小伙子说一开始也是在广东打工当厨师,后来辗转来了这里,这里虽然条件苦,但当地人的消费观念和汉人不一样,有钱就用,没钱就去挣,所以还是有得赚,竞争比东部少很多。据他说,就在几年前,这里的人之前不认识香蕉,有人从异地运来香蕉,卖100块钱一根!

       当然,他是没看到过,我估计也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也就是因为听到这么传说,他们就过来了。


        次日,再从班玛县向色达开拔的路上,县城外面有一个山坡,山坡上有一颗硕大的红星,当地人说那里也是红军长征曾经走过的地方。

        我顿时有了些感悟,所谓幸福,对于藏族同袍,就是将钱奉献给寺庙求得心理平安的那个瞬间;对于那个河南小伙子,也许就是他们在奔波过来的路上想着可以把香蕉卖100块时。求仁得仁夫复何求。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篇二:红原-唐克-神座村-查理寺-阿坝(郎依寺-格尔登寺)-各莫寺-久治-班玛


推荐关注:
旅游
标签:旅游 +关注
经验
标签:经验 +关注
四川
标签:四川 +关注
国内自由行
分类:国内自由行 +关注
#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系列:带着父母去旅行系列之川西散记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6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62 6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