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忆年

我还是年少

关于摄影

所知寥寥

于是

拍呀拍呀

终于

青春被我赶跑了

却留下了一地的葡萄

以上是为开篇,人老了就喜欢回忆年少,经常会拿出以前来看,看着看着,就会觉得这少年可爱的很。于是,写个记录,聊表心中欢喜,顺便杂谈。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前院的李子树开了花,白中透着粉红,春气顺着树枝往上爬。姑娘们上班的心都飞出来了,围着树下疯狂的拍啊,生怕朋友圈没人知道,末了还得配上几句话。这院里,有个保安,农村出身,种地好把式。他每天都给李子树浇水,还时不时念叨,瞧好吧,到了9月,定能结出大个的黝黑李子,那家伙,一咬,滋滋的流水。。。一周后,刮了一阵风,吹的树枝颤悠悠,花都落了。嗯?我怎么想起了黛玉葬花?是这粉白花?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工作处后有一亩方地,常有人不时地扔些食物,慰藉那片方地的守卫者--一条流浪的黄狗,它确实是条流浪狗,但认定了方地为家,我们在时它去流浪,下班后他就回来看院,保一方平安。这些食物有它喜欢的,也有暂存待食的,还有未发现的,于是就便宜了方地里的各种生物,蚂蚁算是最低端的受益者了。因为它弱小,所以来什么拿什么,从不手软。中午扔了个馒头,下午在看,已经布满了黑芝麻。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某人@我,有一片黄花地,好大一片。开车前往,单位的大姐也去了,还拿了一布纱巾,红色的。人未到,花味先至,扑鼻的那叫一个香。地里开满了花,不见边儿的那种。打开相机,拍!各种拍,镜头里红纱巾大姐也没有了平日的矜持,一个劲的转啊转啊。我的镜头对准他们,不停地拍。有个紫衣服的小女孩,看到镜头对准她,也不躲闪,笑了,那么灿烂,紫若兰花。临走,小女孩跑过来,捧一束黄花:嘟嘟,给。说完跑开了,留下脸颊泛红的我。。。我第二次去,哪片黄花地已经被人们踩为了平地。。。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工作处前是一片银杏树,叶黄不为美,却是孟秋时。绿尾金边,硕果饱满,透过正午的阳光,叶子更加的翠绿且泛黄,像极了橙色的桔香。这些,院保安早看在眼里,他不关心美,只关心别的。因为等到叶落,他便可以夹着成捆的麻袋收割银杏果。起初不解,他说,这些是药材,去皮取中是良物,还能补贴家用。那时,我明白,美会转化为另一种形式,叫做孟秋果。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院里的花都开了,小姑娘围着叽叽喳喳,同屋的大叔看了欲言又止,叹口气回家了。转天,窗下多了几盆植物。瞧着疲了吧唧的样子,小姑娘们撇撇嘴,这也叫花。。。?转眼到了九月的早晨,植物开了花,是菊花,颜色那么纯,那么艳。单位里的人都说,哎呀,开的真好。小姑娘们也来了,大叔乐开了花,喏,我种的。说罢脸上泛起了油亮的红光。一个月后,大叔退休了,菊花留了下来。过了花期,上面布满了黑色的小虫子,还有点腐味,被人连根扔在了后院里。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大叔还没有退休,他爱喝,喝啥醉啥的那种。他爱吟诗,没有几首我听过的那种。他爱把玩,手中大小的葫芦,常贴着脸就那么搓,最后变得油光瓦亮。那是9月,他时常望着窗外,对我说,你看,多好的夕阳。没过多久,大叔退休了,这堆葫芦也送给了我,我没扔,包在了一起,放进了柜子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异地游玩,进了一个公园。虽地处闹市,但内外差异很大,整洁之余,还没有恼人的杂声。走入一片林子,一个阿婆,就在那里独坐,看着这片绿色,偶尔默默低头吃着她的食物,细细的品尝着。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忆年---旧年杂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那年,大学初识,黄林采叶,她笑的那么好看。。。。。。。。。。。。。。。。。。。。秋黄不知是秋别。


推荐关注:
经验
标签:经验 +关注
文化娱乐
分类:文化娱乐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0

发表评论请 登录

0 0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