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千万里吾往矣 篇三:跑在黄河边上——那些年我跑过的黄河马拉松

小编注:想获得更多专属福利吗?金币加成、尊享众测、专属勋章、达人福利任务你想要吗?如果想要,赶紧来申请认证站内生活家!猛击此链接

一、前言

随着马拉松这项运动在全国范围内的走红,各地马拉松赛事也随之涌流。作为中国南北几乎横贯东西的两条大河,长江和黄河边上的赛事,让我一直有集齐的愿望,所谓“长江大满贯”和“黄河大满贯”,当然,由于时间有限,财力绵薄,这个愿望一直没能实现,非常可惜。想象一下,沿着长江,从西到东,从攀枝花、宜宾、泸州、重庆、宜昌、荆州、岳阳、武汉、黄石、鄂州、九江、安庆、铜陵、芜湖、镇江、南通、南京一路跑过来,是不是想想都不错?同样,沿着黄河,顺流而下,从兰州、白银、中卫、吴忠、银川、石嘴山、乌海、鄂尔多斯、巴彦淖尔、包头、呼和浩特、忻州、吕梁、临汾、运城、榆林、延安、渭南、三门峡、洛阳、济源、焦作、郑州、新乡、开封、濮阳、聊城、泰安、济南、德州、滨州、淄博、东营,也是一路跑过来,是不是依旧不错?

记得在一个混进去的跑圈媒体大佬群里,我曾经牵出“长江系”马拉松更值得跑还是“黄河系”更值得跑的话题,结果参与讨论的小伙伴们大多站“长江系”。虽然“长江系”马拉松我一个也没跑过,但还是大为不服气的,“黄河系”马拉松虽然总体没有“长江系”那么热门,但当然是值得去体验的。黄子韬曾经告诉我们:(“黄河系”)不会那么轻易地选择go die(认输)。

吾生也有涯,而跑马也无涯。虽然下一个黄河马拉松不知何时何地,但不妨总结下已经跑过的“黄河系”马拉松,以资参考。

二、城市丛林到高速路口的穿越——2017.5.29银川马拉松

2017年上半年,是我的毕业季。学生党跑马拉松多是就近原则,因为学校在兰州,从咕咚上了解到银川将举办首届银川马拉松,一查火车票也便宜,时间花销也少,就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还顺便把在包头读书的堂弟“拐”过去跑半马。等待的过程中,银川马拉松因为官微小编任性回答问题而走红,不过可能是我自己太“佛性”,也没多在意,并没有因此弃赛。

2017.5.27晚,从兰州坐卧铺车去银川。一觉醒来一出站,民族风格气息浓郁的银川火车站迎面而来。

“回”味无穷“回”味无穷

银川是西夏王国的首都,彼时称“兴庆”,而今,银川仍有一个区名为“兴庆”。比较有名的景点,像中国最早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5A景区水洞沟,镇北堡西部影视城(你可能没听过,但你肯定记得《大话西游》里至尊宝和紫霞对望的城门楼,没错,就在那取的景),西夏王陵,黄沙古渡,贺兰山等,几个景点离银川市区都挺远,20公里以上,也没有方便的交通可达。

然而,跑马拉松的孩子不会向困难低头,信念一坚定,蹬着共享单车前行20多公里,去了贺兰山,只因民族英雄岳飞那句“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驾”车贺兰山下“驾”车贺兰山下

不过根据考据,岳飞提到的那个贺兰山可能不在宁夏,而在河北。无妨,苏轼“赤壁怀古”不也怀错了地方?

领物点在银川会展中心,马拉松博览会的规模比较小,可以薅羊毛的地方不多,转了一圈拿了两罐啤酒也就离开了。

到住的地方,看一溜的酸菜烩肉,估摸着可能颇具特色,就点了份来吃,味道不错。

酸菜烩肉酸菜烩肉

银川马拉松的起点在宁夏大学附近,因此还调戏了一下一个厦大的朋友说到他母校了。

夏...夏大夏...夏大

附近有个夜市,白天宽阔的大马路,到了晚上,熙熙攘攘。

夜市一隅夜市一隅

怀远不是我所知的同学家蚌埠市怀远县,辣条也不是我以前常吃的辣条。跑在黄河边上——那些年我跑过的黄河马拉松 

第二天七点多,已经是热意上身。因为银川马拉松之前,我跑过的福州和杨凌马拉松都是雨天,第一次在太阳底下参赛,还是有点紧张的。前半程在市区还好,有人烟有遮挡,太阳也没上来,两个小时左右完赛,也算正常发挥。经过中阿之轴时,现场一片欢腾。

中阿之轴中阿之轴

身着民族服饰的叔叔阿姨身着民族服饰的叔叔阿姨

仍是“回”味无穷仍是“回”味无穷

然后就遭遇了后来再上热搜的银川马拉松后半程,“无遮挡、多坡、闷热、过高速收费站、过滨河黄河大桥”等诸多不利因素让跑友们纷纷创造个人最差成绩(PW),我未能幸免,跑了5:33:38,基本上走了20多公里。

高速路边夏正浓高速路边夏正浓

高速路上如汤煮高速路上如汤煮

老长到绝望的滨河黄河大桥老长到绝望的滨河黄河大桥

不过2018年的银川马拉松,将路线调整为全在市区举行,同样的组委会,办出了一届风评不错的新银马,总算让银川马拉松重新成为一届值得跑跑的马拉松赛事。

不同于兰州小河般的黄河,银川黄河河床已具宽度,不过水量仍不充沛,河心往往露出沙洲。

黄河浅滩黄河浅滩

黄河浅滩2.0黄河浅滩2.0

依依尖顶,幽幽远方依依尖顶,幽幽远方

银川马拉松是至今为止,我跑过的最累的马拉松赛事(不过我也一直怀疑成绩差是不是跟赛前一天我骑车40多公里消耗储存糖原有关),好在撑着在关门时间内完赛了。

完赛奖牌背面完赛奖牌背面

完赛奖牌正面完赛奖牌正面

不过也留下了之后半年未消的“烙印”。

“此印”无计可消除“此印”无计可消除

跑完后饭也没吃,和堂弟找了个地方睡了两三个小时才去吃饭。虽然我在兰州吃过手抓羊肉,但堂弟没吃过,就当他去尝尝鲜。根据百度,老毛手抓成了首选,同样西北口味的手抓羊肉,我这个嘴盲无法吃出差异,只是单纯觉得也挺好吃。

老毛手抓一家分店老毛手抓一家分店

凉拌枸杞叶、手抓羊肉、酱牛皮,味道都很赞凉拌枸杞叶、手抓羊肉、酱牛皮,味道都很赞

行程紧张,又累得半死,以至于都没怎么出去玩,就匆匆结束了自己的银川之行。

三、没有陌生人的兰州——2017.6.11兰州马拉松

因为读书的缘故,在兰州零零碎碎呆了一年半的时间,也是2014.4,坐着K134,历经48h,从深圳西站直达兰州,那48小时沿途变化的地貌人文,为我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爱上了四处浪,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可以说,对兰州的感情非常特殊。在这个存在感并不高的省会城市(是的,曾经跟一个朋友提起兰州,他恍然间觉得兰州在陕西),我渡过了一段安逸的时光。也正是因为有了充足的相处时间,我才能在一个微雨的夜晚,从罗九公路旁山顶上吃烤全羊回来,在半山腰看到烽火璀璨下的七彩黄河,那是我印象中最美的“母亲”。

兰州用地很紧张。两山一城已见肘,一河横贯屋更稠。在白塔山上看兰州是一城一河,从兰山上看兰州是一城一站(兰州火车站),能看到边的兰州给人万事可控的踏实。

白塔山上看铁桥,黄河水中窥华夏白塔山上看铁桥,黄河水中窥华夏

兰山顶,这几年的“蓝天工程”让这样的雾霾天少了很多兰山顶,这几年的“蓝天工程”让这样的雾霾天少了很多

兰州的景点可谓不多,比较知名的就是建于1907年的中山桥。这座铁桥主要由德国人主持修建,全长234米,修建耗时3年,耗银三十万六千余两(大约相当于2.3亿人民币),被誉为“天下黄河第一桥”。有趣的是,1989年德国方面曾致函兰州市政府,询问铁桥情况并申明铁桥保固到期(相当于我又吹了下德国工程界的靠谱)。当然,中山桥能够得以保全至今,跟兰州当地政府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2004年的维修加固和2010年的桥面整体抬升(设计由兰州理工大学前土木院院长朱彦鹏教授主持)对于桥体的本身结构和防洪抗震性能都至关重要,而且出于安全考虑,在2013年彻底禁止机动车同行,而仅作为步行桥。

彩灯下的中山桥彩灯下的中山桥

黄河汛期和枯水期的水量和水的颜色其实差异还是蛮大的。如上下图所示,差异明显。

汛期来临水黄,旱期黄河水清汛期来临水黄,旱期黄河水清

其实兰州还有个景点,也是一大绝色,曾经上过CCTV新闻频道,只是如果来跑马拉松的跑友们可能无缘得见,因为那只在10月底特供。

喏...这张照片我可是一点也没修过喏...这张照片我可是一点也没修过

这是兰州理工大学西校区10月底的银杏林,如果值友什么时候去了兰州,又正是好时节,不妨前去一看。

当然,最不可错过的,是甘肃博物馆,以及馆藏镇馆之宝——铜奔马(俗称“马踏飞燕”)。

铜奔马铜奔马

在一个局促的着力点上,承载了整个作品的重力,并将重心降至飞隼上,是足以让国人自豪的工匠精神。当然,铜奔马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头——中国旅游标志,以至于在全国以旅游著称的城市,你都能看到铜奔马的雕塑。

我们都知道,马踏飞燕是我们以前的一篇课文,还有一篇课文《黄河象》,里面的黄河象也是在甘肃发掘的,然后被北京自然博物馆“借去”,再也没有还回来。跑在黄河边上——那些年我跑过的黄河马拉松 

如果你对民谣感兴趣,你可以去五泉山坐一坐,感受一下宋冬野的那句“在五泉山的石头上/我第一次想念你/奔跑的人们/干枯的身体...”五泉山公园口,有一尊汉武帝大将霍去病勒马行军的雕像。公元前121年,霍去病西征匈奴,在兰州驻军,为大汉开辟河西四郡打通了道路。

将近四年前还有头发的楼主。。。将近四年前还有头发的楼主。。。

兰州负盛名的自然是牛肉面,这是在外地吃不到的感觉,如今离开的我每每想起,还是得吞上一口口水。一般去得多的是马子禄牛肉面,但马有布、塔山半坡以及各大面馆,都很容易吃到从宽的,到一细、二细、三细…毛细的牛肉面,仅从对宽度的较真,在外地就是体验不到的。

马子禄牛肉面门口马子禄牛肉面门口

被同学“嘲笑”为老年人才吃的毛细牛肉面(我每回都点毛细。。。)被同学“嘲笑”为老年人才吃的毛细牛肉面(我每回都点毛细。。。)

通渭路马三洋芋片,也是需要了解一下的。

洋芋片洋芋片

同一家店的毛肚和凉皮也是不错的。

毛肚儿毛肚儿

凉皮凉皮

外地人来到兰州,正宁路小吃夜市自然要去,去试试上过《舌尖上的中国》的鸡蛋牛奶醪糟,风言要认准一位白胡子师傅那家,以至于后来好几个摊位都“祭出”白胡子师傅,其实味道是相仿的,不必介怀。

鸡蛋牛奶醪糟鸡蛋牛奶醪糟

以上是大家熟稔的。可能没那么知名但好吃的,一家是正宁路附近的大自然烤肉,从大串、烤土豆片、烤羊皮、烤板筋等等,都是很棒的。(照片因为之前手机坏了竟然不幸丢失了)

另外一家是大沙坪附近的白记爆炒牛犊肉羊羔肉,我师兄说,那是一个兰州人都不一定知道的好去处。点上半斤或一斤牛犊肉、羊羔肉,吃完再要份白皮面,蘸着汤吃,那种美,又是口水声。

爆炒牛犊肉、凉拌菠菜、炒生菜、凉拌牛肚爆炒牛犊肉、凉拌菠菜、炒生菜、凉拌牛肚

爆炒羊羔肉爆炒羊羔肉

兰州马拉松于2018.6.11正式成为国际金标赛事,加上之前已经是国家金牌赛事,而兰州又称金城,“三金”赛事,比之前号召力又强了不少。2015年我报半马的时候,还不用抽签,先到先得。2017年再报全马时,需要抽签,没有抽上。冥冥中感觉签运不济的我,事先在别处买了个纯名额,总算是能在毕业前跑上一场兰州马拉松全马。

在很多地方跑马,因为之前未曾遇见,所以对一切都好奇,即便此后未必重逢,也没什么遗憾可言。然而,兰州不同。

兰州马拉松前13公里的全马和半马路线重叠,在2015年自己跑过的路上再次出发,当时是对自己征服半马的兴奋,此时全马完赛已经不成问题,感情上却多是离别的伤感,也因为跑完这42.195公里,以后就少有机会再来,会不舍,会想念。

时光女孩一瞥时光女孩一瞥

奖牌背面奖牌背面

奖牌正面奖牌正面

奖牌元素--白塔山奖牌元素--白塔山

奖牌元素--黄河母亲雕像奖牌元素--黄河母亲雕像

兰州马拉松以热情的围观市民气氛著称,沿程几乎没有冷清的地方。对于初到兰州跑马的跑友多能感受,何况是我这在此浸淫一年半的故人。兰州马拉松我没有太多的描述给你,因为我对黄河两岸足够熟悉,竟然导致无法发声;我没有兰州给你,因为我从不是陌生人。

四、先生之风,山高水长——2018.5.1三门峡马拉松

三门峡,让我首先想起的是当初三门峡水电站筹建时,唯一的反对声音来源——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先生。那是一个政治正确的时代,容不下不同的声音。黄万里先生,因为坚持自己的观点,被错划为右派,吃了很多苦头。

黄万里先生黄万里先生

这让我对踏足黄万里先生曾经奋战过的地方兴趣十足。于是我来了。

三门峡南站三门峡南站

同样是匆匆得不足以深入地认识这座城,我竭尽全力搜罗对它的印象。

在三门峡马拉松领物点所在的国际文博城对面广场上有一座巨型群像,唤为“始祖像”,分为“黄帝、神农、女娲、大禹”,下面也有一些事迹的简要介绍。

始祖像始祖像

在这里,我看到了黄帝铸鼎、神农造耒、女娲补天以及大禹治水,知道了仰韶文化里的铸鼎塬和禹劈三门,山在水中,任水冲击,岿然不动的三门峡得名和中流砥柱的来由。

在一座城,不能去探城,而只能坐在那用搜索引擎搜索相关信息,实在是一件有点尴尬的事。不过氛围会比完全不出门要好,至少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可能触景生情。这让我想起以前去南靖的经历,在水风车客栈住下,看一看《云水谣》,周遭的氛围让自己有了更立体的感受,之于土楼,则在南靖或永定,在土楼群中,看《大鱼海棠》,感觉应该也是不错的。

天鹅翔云天鹅翔云

三门峡马拉松参赛人员不多,几千人而已,是我很喜欢的规模。因为这意味着全马的参赛人数更少,跑到后面,周围没什么人,可以充分地体验跑者的孤独。最后也让我收获了难得的高名次——154名,而之前动不动就上千上万。而这次,三门峡马拉松的全程马拉松完赛人数才526人,我相当满意。

住的地方离起点三公里,正在路上走着时,一位骑电动车的大叔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问我干啥去,当我说明去意后,他热情地提出载我去文博城,路上还问了我不少关于马拉松的东西,也顺便表达了他自己对能跑马拉松的跑友的钦佩之情。不仅民众,政府对三门峡马拉松的举办也可谓上心,我在骑车闲逛的路上,看到好几个政府部门为马拉松宣传助力。

地税、民政、法院、警局地税、民政、法院、警局

领物起跑无事。

领物现场领物现场

别具一格不封顶的起点大门别具一格不封顶的起点大门

三门峡马拉松的代言人是深圳跑者,人称“跑圈高圆圆”的梁鸿,热情大方,阳光温柔,可谓女神。

“高圆圆”本人,哈哈哈“高圆圆”本人,哈哈哈

沿途诸多“不严肃”跑者都忙着跟她合影,现场一片欢腾。因为也是首届赛事,当地市民对马拉松非常好奇,围观群众不少,但加油声却不怎么能放得开。

比如害羞的小姑凉比如害羞的小姑凉

当然,也有不害羞的“祖国花朵”。

“灵魂舞者”“灵魂舞者”

黄河流到三门峡,水量已经很充沛,河床也宽(横跨三门峡和山西平陆的三门峡黄河公路大桥桥长就达到1310.09米),一派大河景象。

一条大河,波浪宽...窄一条大河,波浪宽...窄

会有一段10公里左右的沿着黄河的赛段,短于几乎全程“沿黄”的兰州马拉松,却也长于只过滨河黄河大桥的银川马拉松。这是一种别样的体验,兰州马拉松在此岸跑可以轻松看到彼岸,三门峡马拉松却是此岸奔跑,彼岸已是山西平陆,气势恢宏。那样的水量,不像“滋养”生灵,倒像是“灌养”。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补给点吃的品类也挺多,布置得比较合理。想象一下沿着长直道跑了两三公里,来点吃的,是不是也挺美?

抗饿硬货抗饿硬货

少不了香蕉、小黄瓜、圣女果少不了香蕉、小黄瓜、圣女果

而后进入崤山路。多年前,莫名其妙起了个网络昵称“崤山以东”,真到崤山所在,也是讶异的。沿途的志愿者看模样应该是学生,青春洋溢,在几个补给点,我“调戏”他们给他们拍照时,多是害羞的。

正青春!!!正青春!!!

除了拍志愿者,我在路上跑跑拍拍,有一次我停下来拍照的时候,一位阿姨着急地说:“小伙子不要拍照了,快跑啊,待会拿不到名次啦!”这样的关心,虽然哭笑不得,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能跑能跳能加油,这就是我大中华大妈能跑能跳能加油,这就是我大中华大妈

为了不让阿姨们替我着急,我也就继续向前。到了崤山路,也就意味着离终点不远了。于是,我就到了。终点还有志愿者小姑凉佩戴奖牌,仪式感十足。顺便和旁边的警察大叔一齐过线。

为了展示这个仪式时刻,我连形象都不要了为了展示这个仪式时刻,我连形象都不要了

跑完休整(大吃一顿)后坐车去高铁站,司机师傅也是热情地跟我交流对于马拉松的看法,还感慨他有个朋友,上次跑某个马拉松差点猝死…

如此,三门峡马拉松也算跑完了。

五、黄河大合唱

当然,只跑了三个“黄河系”马拉松,就妄图代表所有黄河马拉松是很不理智的(跑在黄河边上——那些年我跑过的黄河马拉松 ),只好把更多可能留给未来,这算是“黄河系”马拉松的开篇杂谈,说不定我哪天就去吴忠、鄂尔多斯、巴彦淖尔、临汾、东营...渤海...跑在黄河边上——那些年我跑过的黄河马拉松 



推荐关注:
经验
话题:经验 +关注
生活记录
话题:生活记录 +关注
旅游出行
分类:旅游出行 +关注
虽千万里吾往矣
系列:虽千万里吾往矣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28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23 28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