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Heidelberg 可曾记得海德堡

快10年过去,我仍旧清晰地记得,在那个明明已经樱花盛开,气温却始终没有准备好,与冬天告别的复活节假期,我穿着一双上脚就觉得酷炫到可以飞起来的皮靴,吃力甚至疼痛地踏着海德堡的哲学家之路上行的下午,和日本妹子聊到午夜,用冰冷的水洗了澡,和着湿哒哒的头发沉沉睡去的晚上,以及,第二天为了赶最早的列车,在Lidl超市门口狂敲玻璃等小帅哥来开门的清晨。


樱花盛开樱花盛开


当年,我的住处后就是一片小森林,选一个歪斜的长凳坐很久,晒晒太阳、想想心事,或者踩着终年覆盖山坡的落叶散步已成为了习惯。来到海德堡,如果不在这条小路上,感受黑格尔、康德、尼采等哲学大师在此思考世界的片刻,而后,想着想着把自己不够聪明的思绪绕进森林,简直是浪费!不过我的经历是,最后被一姑娘用Haben Sie Feuer?(能借个火点烟吗?)打断,破局。


哲学家之路哲学家之路

我扛着三脚架和矿泉水爬了314级台阶,据说总共有1200级,也就是说,我连小小的半山腰都不算reach。一路上,有小女孩对着爸爸大叫Ich gebe auf!(我放弃了)或者是成年人气喘嘘嘘地对视,确认眼神是wtf级别的累。(可能是因为当天气压太低了?)

这座没有给我留下美好回忆,以至于让我急于逃离的城市,我却拖家带口,抱着儿子故地重游,甚至,我真的幻想过5秒钟,haribo成年后来举世闻名的海德堡大学求学。

那么多年过去,记忆里,都是满目的红砖、静静坐在老桥上看着缓缓的内卡河的小男孩、给人无限遐想的草地与大学城、谜一般的哲学家之路,从来不是圣灵大教堂、老桥、猴子、古城堡的残垣断壁。


老桥 2010老桥 2010

海德堡的IP担当?我身后还有一对小铜鼠,摸猴子带来好运,摸小老鼠生儿子。



同一角度的老桥 2017 同一角度的老桥 2017 

说来也是奇怪,又不是罗马,我并没有许下要故地重游&衣锦还乡的愿望。但命运之轮就是让我带着儿子重新站到了这个猴子前。当天,海德堡还是完全计划外的目的地,属于想上厕所了就把车开进了大学城的偶遇。


生活就是这样,从不会刻意教我什么。而是用时间来沉淀出一个让我哑口无言的答案,措不及防。可是凡事都是有舍有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

其实我也不喜欢这种拗口的、艰涩的、难懂的、造作的写字风格,而是记忆之门总是如此会开玩笑,无论我到过海德堡多少次,无论我摁下多少快门,无论我和谁一起,所有与这个关键词有关的回忆,都是怀旧复古颜色&说不清道明的忧伤感。

我不停地想忘记这座城市的一切,大到红砖绿瓦、学生监狱、城堡的残垣断壁、圣母像后的王座山、森林、内卡河、大学广场、桥头的教堂和复活节礼拜,小到青石板、拥抱小人的纪念品、踩着落叶的声音、骑士餐厅、天鹅logo的餐厅、在Lidl买的1.29欧的半熟晚餐、药房、阳光、很长很长的Bergheimer Strasse还有俾斯麦广场、青年旅社墙壁上的bamboo日本画……可是越想忘记,越多的瞬间被激活。


内卡河内卡河

照片里的小人,现在正值我第一次来访的年龄呢。照片里的小人,现在正值我第一次来访的年龄呢。

                                                 照片里的小人,现在正值我第一次来访的年龄呢。

monica,你确定自己想要忘记的和从不喜欢的是海德堡吗?还是10年前的自己,5年前,1年前,或者现在的自己?

年纪大了会容易回闪和念旧,纵然再谈不上喜欢,我都做不到像年轻时候那样能说“我肯定不会再来了!”毕竟,曾经的决绝,现如今也是武功全废的。


德国 | Heidelberg 可曾记得海德堡

所有的文字和照片版权都归我,是原创作品。



推荐关注:
文化娱乐
分类:文化娱乐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0

发表评论请 登录

0 0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