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log 篇五十一: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2020-07-22 20:11:39 136点赞 141收藏 103评论

创作立场声明:格鲁吉亚宣布将自6月15日起恢复境内旅游,自7月1日起重新对外国游客开放,这也是在疫情爆发后全球首个官宣恢复旅游业的国家。在此我回忆一下自己在前年格鲁吉亚旅游的经历,好给诸位看官一点参(lè)考(zi)。

啊!巴统!冒险家的乐园,有钱人的天堂!

白天并没有什么,蓝天,白云,黑海,还有海边的冰淇淋餐车——无非岁月静好的海滨小城模样。
到了晚上,这座亚热带城市立刻释放出危险又魅惑的气息。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热带棕榈树被霓虹灯照亮,喷泉在聚光灯下忽红忽绿,酒店像缠绕了灯带的圣诞树一样闪耀。
赌场,妓院(地下的),酒吧,俱乐部……争相开门迎客,厚厚的隔音玻璃门也挡不住里面沸腾的喧闹。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这个前苏联时代的疗养中心,如今被吹捧为黑海边的拉斯维加斯。

当然,当地政府官员则更喜欢将面积不大的巴统对标蒙特卡洛——一座位于摩洛哥的迷你小赌城。
得天独厚的亚热带气候让这里的农业和畜牧业都有不错的发展,但博彩业无疑被当做拉动当地经济的最重要引擎:人傻,钱多,速来!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如果你在当地最大最豪华的赌场 Eclipse 门前经过,大概率会被门口的工作人员塞一张小卡片。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这是赌场发送的各种赠券,让你首次充值时可以多享一成的本金福利,或者干脆是一张够你玩上两局的代金券,先让你尝到点甜头再说。

作为格鲁吉亚的海港城市,巴统是本国人的海滨度假胜地,更是土耳其人的后花园——从这里往南15公里便是土耳其。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多个世纪以来,巴统多次遭到土耳其人的入侵;现在,格鲁吉亚又竭尽全力地拉他们过来消费。

从土耳其进入格鲁吉亚的政策非常宽松,甚至不需要护照,只需扬扬手中的土耳其身份证,便可在两国之间自由穿梭。

于是整个巴统的外来游客中,过半是来自土耳其的赌徒和嫖客。他们猎钱,猎艳,猎取多巴胺、荷尔蒙和肾上腺素全面迸发的快感。

繁华背后总会有破败。走进背街小巷,衣着褴褛的乞丐避开管理者的驱逐,在炽热阳光与湛蓝色天空下奄奄一息。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当我走在海边的游步道上,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匍匐在地上的吉普赛妇女,一动不动。
她的脸用头巾半遮着,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当我接近的时候,她忽然掀起头巾,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一个又脏又瘦的孩子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紧紧抱住我的腿不放,就像一只猴子认准了一棵香蕉树。
我花容失色地抖动大腿,优雅的气质瞬间崩塌,就好像腿上爬上了一只南方大蟑螂。

可孩子不是蟑螂,哪有那么容易被抖落?
我只好拖曳着被抱住的大腿,艰难地向前走,孩子被拖在地上,几步之后,总算撒手。

背后传来女人怒斥孩子的声音。

我开始留意这座光鲜城市背后的阴影。当深入这座滨海小城的腹地,能见到越来越多颓败的建筑,这都是苏维埃时代的产物。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很不幸的,我发现自己下榻的水瓶座旅馆就在这群破房子中间。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当初选择的理由很简单:水瓶座旅馆,连我一个水瓶座的都不去捧场,还能指望别人吗!

你不睡我不睡,水瓶座何时登 C 位!

而且价格也超便宜,身为三星级酒店,一晚上只要不到 20 美刀。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酒店是一整幢老建筑,采光不佳,走进酒店大堂,眼前猛地一暗。
墙面普遍被漆成了红色,而地毯和台阶上的大理石都是黑色,到了晚上,灯光亮起,有种夜总会的暧昧,旅馆没醉我已醉。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走进房间,被空间的狭小所震撼,这完全就是国内快捷酒店的标准。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随意摆放在浴室窗台上的一次性洗浴用品像是被别人用过的,容量不尴不尬,半瓶多一点,瓶身上还缠绕着一根细细长长湿湿的毛发。

电视是那种久违的大屁股电视,17寸的样子,用天线接收信号。
好在没打算在这里享受人生,只是当个睡觉的驿站,将就将就也就完事。

洗完澡已经十一点多了,我刚躺下,隔壁不知哪个房间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
首先是女的喘,然后是男的喘,接着是男女一起喘,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我虽然躺在床上却没有丝毫松懈,耳朵竖得像天线,眼睛瞪得像铜铃。
跟窥私无关哈,我只是聆听这铿锵的节奏,感受这原始的冲动,礼赞这生命的交响!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酒店还附带比免费早餐更棒的额外福利!

喘息声止,我点亮手机看时间——好家伙,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怪不得有点审美疲劳。

我打了个哈欠,眼皮子开始打架。
没想到隔壁又开始死灰复燃,首先是女的喘,然后是男的喘,接着是男女一起喘。

我白天走了一天,又困又乏,无奈动静太大,实在无法入睡。
入睡这件事因人而异。有人对光敏感,不拉上窗帘就睡不着;有人对声音敏感,隔音不好就没法入眠——我恰恰属于后者。
我终于对活塞运动的声响感到了彻底的厌倦甚至是厌恶,很想拨通扫黄打非办公室的电话,让相关工作人员前来处理一下。

此时,又有另一个房间不甘示弱地投入了战斗,“咚咚咚”的,我一度以为是装修打桩,直到出现了浪笑的声音,我才恍然大悟。
我躺在四重奏中辗转反侧,有点迷糊又无法休息的大脑开始考虑各种哲学问题,比如:我身下的这个床,昨天是不是也发生了同样的故事?

我干脆打开 Google,搜索这家酒店的评价,当我看到排名靠前的差评时,心都碎了——我当时真应该好好先做功课的!
这个评价的标题是《巴统最可怕的酒店》,来自一个布鲁塞尔的游客,他毫不留情地打出了一颗星的最低分:

“我在这里住了两晚。这不是酒店,而是妓院!半夜有人来了,他们喝醉了,尖叫着,大声笑着,不让其他客人休息和睡觉。妓女们把外国人引到这里来,他们啪啪,争吵,破坏……这真是我住过的最糟糕的地方!”
由于睡得不好,第二天我没力气再四处转悠,站在无人的黑海边晃神。

今天的黑海不是很黑,有点忧郁的蓝。这里的海滩没有沙,全是鹅卵石。

我莫不是误住进了一家窑子?——格鲁吉亚篇1


可能在别人眼里,我的样子像是要投海轻生,有个五大三粗的老太走过来问我话,虽然出自于关切之意,声音却粗声粗气:“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就把昨天的遭遇告诉了老太。
老太发出杠铃般的笑声:“哈哈哈,你活该!”
我:???

未完待续。

【此前的孟加拉、巴厘岛、土耳其游记小说都已更新完毕,可以点击我的头像回看。】

展开 收起
103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天猫超级红包
距结束::
天猫双11超级红包 每天领3次 金额可叠加
红包按钮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41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