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2021-07-04 16:24:56 91点赞 194收藏 157评论

创作立场声明:这台限量999台的复古播放器,乙迷终于也买到了,第一时间分享给大家

引言:

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诺瓦利斯曾提出一个著名的问题:“我们究竟去哪里?”在那个狂飙突进的年代,绝大部分人的答复可能是“去往未来”,但他的回答则是:“永远在还乡。”

泛黄的年代记忆

怀旧简而言之,就是缅怀过去。旧物、故人、家乡和逝去的岁月都是怀旧的。怀旧是一种情绪,一支镇痛剂,抚慰喜新厌旧的本性带给我们的煎熬。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如同我们这70、80后,那个年代最深的记忆大概就是5毛钱一瓶的橘子汽水;黑白电视里演绎的《上海滩》、《加里森敢死队》;从单卡或者双卡录音机播放的磁带听到的小虎队、草蜢、BEYOND这样从没想象到的音乐;在那个物资还不是很充裕的年代,其实快乐很简单,但又处处充满了现在人看来的仪式感。

“小时候买不起,现在有条件了,那就自己做一个”

一些人因为一些事总耿耿于怀,于是一份不能轻视的哀伤可能会占去他日后许许多多的年代,甚至永远不能超脱。索尼说,Walkman见证了一代人的成长和感动。1979年第一款Walkman的问世改变了人们听歌的习惯,这就是TPD-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对于很多70、80的朋友来说,随身听这个物件都很有情怀,当初可以说是风靡全国,几乎人手一个。口中叫嚷着是学习英语,练习听力跟口语,实际上哪个不是用来听歌的?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但是对于在那个年代能拥有一台进口随身听来说,真的是富有的家庭才有可能。对于普通人来说,家里最多有个海燕牌的双卡录音机就算是奢侈了,毕竟这还是属于父母结婚时候添置的家电,单独为小孩买个进口的随身听?先吃饱饭再说吧。

于是乎,这种渴望逐渐被埋藏在心里,数十年之后突然发现儿时的愿望可以实现之时,却是物是人非了。对于普通人可能来说也就是一个遗憾,但对于有技术的人来说,不如自己动手来弥补一下儿时的缺憾吧。

有这么一个人,为了满足自己儿时的愿望,在索尼专利到期之后自己重新做了一台“TPS-L2”,也就是今天的主角——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作为DPS-L2的设计者,老人家音频工作室的饶有良先生对于设计生产这台机器来说,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儿时的愿望而诞生的玩物,在外观与功能上最大限度地做到1:1的还原。


左边是TPS-L2,右边是DPS-L2左边是TPS-L2,右边是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DPS-L2在外观、配色以及按键布局上做到了与索尼TPS-L2最大化的还原。机械式的按键、双3.5mm音频接口的配置,左右声道音量控制,乃至磁带机独有的仓盖样式,都让人一下回到80年代的感觉。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当然与原版的TPS-L2比起来,DPS-L2则要小上了许多。为了除去在操控上神还原TPS-L2的元素,更加有时代的代入感,屏幕视窗在闭合状态播放音乐的时候,模拟了磁带卡播放时的机械动画,让人更加有一种又回到磁带随身听的那个年代。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他做的不是一个TPS-L2外壳,是希望找回当年的感觉”

对于DPS-L2的操控来说,在时下各种便捷智能操作系统下,它反而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不怎么智能的操作系统,没有触控、古老列表式的菜单系统、单纯按键选择功能,这些在现在看来是十分落伍的。但回想三十年前,其实很多操控也就是这样非常简单的逻辑操作。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就像设计者说的,“如果给DPS-L2添加了一个智能系统,或许在操作上更加流畅简单,屏幕显示也会更加好看,但多少会有种出戏的感觉。我希望让新一代的音乐爱好者们了解一下,那个年代的人们都是用什么设备来听音乐的。”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而这一系列看似过时的操作,其实都尽可能地想像用户传递一种怀旧的感觉。不过,这种怀旧代表着现代性无法消除的反面,有时甚至像我们生活中常常见到的,倒是那些现实中完全离不开现代城市生活的人们,还更向往重返田园梦想。这乍看起来是“想要回到过去”,但其实却又是“想要一个更好的未来”,只是这个“未来”的样子像是一个被美化了的过去

“80年代的声音,你是否还记得?”

对于DPS-L2来说,也许它的最大意义并不是为了向索尼致敬,也不会为了真正地满足一下设计师儿时的梦想,更多的应该是勾起那依稀泛黄的回忆吧。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老人家设备调音始终都有倾向于中高频线条感甜润的方向,无论是以前的DP100这款播放器,或者1795、BA300S、 BA/BD20这样的耳放,又或者黄鹂系列的耳机。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而到了DPS-L2这里,哪怕只是采用了一颗ESS9038pro的解码芯片,其声音舒展、中高频带点暖甜染色但又不至于过分谄媚,可以说有它的可取之处。适应面在女声、小编制方向,侧重中高频表现,同时做得比较耐听。

在DPS-L2上,你很难发现大多数采用ESS9038pro芯片机器的清冷、直白,更多的是中频厚实的声底让它声音清甜,暖厚的声音听起来更有当年磁带机的那种音色。犹如在酒吧中,暗黄色的灯光、木质的吧台、舒服的沙发、还有鸡尾酒带来的微醺,深深地勾起儿时的快乐。


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的遗憾,中国工程师做了台索尼经典磁带机并取名——DPS-L2


唐诺在《最好的时光——阅读侯孝贤》中说过:“所谓最好的时光,指着一种不再回返的幸福之感,不是因为它美好无匹从而我们眷恋不已,而是倒过来,正因为它永恒失落了,我们于是只能用怀念来召唤它,它也因此成为爱好无匹。

展开 收起
157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94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