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log 篇五十八: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2020-08-28 19:44:46 28点赞 37收藏 22评论

话接上一集——

瓦log 篇五十七:想收养一个俄罗斯干儿子——格鲁吉亚7话接上一篇——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格鲁吉亚这个名字是陌生的,正如格鲁吉亚人对中国人感到陌生一样。当我走在街头,身上时常聚满好奇的目光。偶尔遇到个热情的,会朝你笑着说:“啊,你是Chinaman!”美国人用Chinaman有侮辱的含义,而格鲁吉亚人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Chinese这个词,因此想当然地用瓦克五| 21 评论12 收藏14查看详情

huajieshangyij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在总统府门口,卫兵对我举着手机拍照的行为抱着完全无视的态度,依然用一种略带慵懒感觉的立正方式值着班,这恐怕是我遇到过的最亲民的总统府了。

据说总统府门前可没少过抗议的人群,诉求五花八门,要么就是让总统下台,要么就是抗议监狱虐待囚犯,要么就是反对政府对同性恋群体过于宽容……反正大事小事身边事,事事都可以闹一闹。

严重的时候,还会有人强冲总统府,或者往围墙里扔菜叶子和鸡蛋,见过这些大风大浪的卫兵的确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由于我面前的这个门实在不够气派,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只是个侧边门而已。

过了一会儿,里面走出来一个新卫兵,和老卫兵交接,我看了一下交接时间:不尴不尬的十三点零七分。

事实上,格鲁吉亚人的时间观念好像是不怎么行,买一张火车票,结果出发时间、全程时长、到达时间和车票上的信息全都对不上号,明明两个小时的车程,硬是多附赠了我四十分钟,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安排每天的车次的。

在第比利斯有一个非常有名的钟楼打卡点,每到整点,歪歪斜斜的钟楼里就会有木偶出来演戏,想想也很梦幻。

可是当我掐着表准点到达的时候,钟楼上的小门紧闭——旁边一个游客告诉我:五分钟前演完了。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我绝望地问:“不是说整点才演出吗?”

“是啊,”游客说,“可是今天钟走快了五分钟。”

……

在格鲁吉亚的最后几天,我换了一家民宿。这个民宿非常奇葩,每次上下电梯都要投币,我没准备硬币,只好提起箱子,硬是从台阶爬了上去。

打开门,一个满头卷发的年轻人迎接了我,长得一点也不像格鲁吉亚人。

“房东你好!”我说。

“我不是房东。”年轻人边说边把我往里引,“房东还在附近的大学里上课呢。”

从自己住的房间往窗外看,一排黄色的公寓,年轻人告诉我那是大学宿舍楼。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我看到有女生没拉好窗帘就在那换衣服,还好穿着内衣,吓死纯洁的本宝宝了。

于是在后来的时光里,我经常一个人对着窗台,主要是监督有没有女大学生忘记拉窗帘。

晚上有编辑约稿,拿出笔记本码字,和这个年轻人面朝面坐在同一个书桌上。

我忍不住偷偷端详起他头上的毛,那么蓬松,那么茂密,像顶着一只黑色大绵羊,揉搓一下手感一定会很好吧?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然后好死不死被年轻人发现我在偷瞄他。

我笑得极为监介:“那啥……你看起来不像是格鲁吉亚人哈……”

年轻人说:“当然不是!我是土耳其人啊!”他一副“这不明摆着的嘛”的表情,显得我好孤陋寡闻。

土耳其人在格鲁吉亚简直随处可见,这我是知道的,因为几乎所有跟我深入交流过的格鲁吉亚人都会聊到土耳其人。土耳其人以极高的浓度渗透进他们的生活,每天上街,都可以遇到土耳其人

而格鲁吉亚与土耳其两个国家以及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亦可谓是相爱相杀,这也是我聊了许多以后得出的结论。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在巴统,土耳其人把这座格鲁吉亚小城当做纵情的后花园,花天酒地搞黄色,搞得保守的巴统人民非常不爽(在格鲁吉亚第2集中我已经详细说过这个事了)。

在很多格鲁吉亚人看来,土耳其男人极度热衷于性骚扰,“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和每个喜欢的女人调情!”妮娜去过土耳其旅游,她说她在社交软件上会收到大量土耳其男人的好友请求,有些人则直接赤裸裸地要求约,她表示非常反感。

当时我还没去过土耳其,对土耳其人缺乏认识。看她说得那么绝对,我想提醒她可能只是一小部分土耳其男人这样,也可能是文化差异造成的误解,毕竟当妮娜单独发给我一个她的自拍小视频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挑逗意味,而她可能只是在表现自己的俏皮而已。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很多格国人认为土耳其人太沉迷于闲聊和纵情享乐,不够务实。

娜娜的爸爸曾经告诉我:格鲁吉亚和土耳其表面上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伙伴之间并没有那么亲密无间,更像是一种“冷和平”关系,两国都是不擅长英语的国家,在文化、语言和宗教方面没有太多的共同点,缺乏足够的联系——都想加入欧盟可能是他们不多的共同语言之一。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历史的伤痕也没有那么容易忘掉(作为被日本侵略过的国家,我们应该很能感同身受这一点),自奥斯曼帝国时代以来,土耳其一遍又一遍地摧毁了格鲁吉亚,最近的一次冲突也就是 90 年代初的事,那时格鲁吉亚刚独立,土耳其就试图入侵,到了1991年年底,土耳其终于承认格鲁吉亚的独立地位。

在埃尔多安上台后,土耳其大搞宗教保守化,让大多数信奉东正教的格鲁吉亚人对邻国的一举一动都保持着警惕。

当然,和平与合作仍然是主流:2007 年以来,土耳其一直是格鲁吉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并且是格鲁吉亚的主要投资国之一;根据 2011 年双方签署的议定书,土耳其和格鲁吉亚公民能够使用其国民身份证件互访对方的国家;甚至于连巴统的机场都是由土耳其和格鲁吉亚两国联合运营的。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虽然撇清了两国之间的大致关系,但是我还是分不清哪些人是土耳其人哪些人是格国人。

有人告诉我,土耳其人的长相比格鲁吉亚人更多元化一些,有些土耳其人看起来和格鲁吉亚人没有分别——举个栗子,古代战争时期,土耳其人掳走格鲁吉亚的妇女繁衍后代,很多土耳其人身上流着格鲁吉亚人的血液——几千年邻近地缘种族互相融合,让彼与此变得不是那么容易分辨,唯一能区别他们的也许只是他们信奉的不同宗教。

也有人告诉告诉我一个秘诀:土耳其人的鼻子更小、更细、更直,格鲁吉亚人的皮肤更白、鼻子更大、更像欧洲白种人。

比如格鲁吉亚的国家足球队是这样的(为了便于看脸,我把图横过来放大):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而土耳其国家队长这样: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是不是很好分辨?”对方问我。

“哦,原来如此啊,这回我知道了,谢谢。”我怕别人笑我蠢,只得口头上敷衍着,心里想的是:除了球衣颜色,哪里还有什么分别辣!

头上顶着黑色绵羊的年轻人听了我的遭遇,给我说了一个笑话:

一名格鲁吉亚人、一个亚美尼亚人和两个美国人在联合国乘坐电梯。美国人对另一位美国人说:“您注意到这两个俄罗斯人的长相了吗?”

原来世界人民都脸盲,那我就不担心了。

“其实我也一直没好意思问你,你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我一脸正经地告诉他:“我的脸中国含量达 100%,如此显而易见,你竟看不出来?”

黑绵羊一脸白痴地摇摇头。

这时门口有钥匙开锁的声音,“看来是房东回来了。”黑绵羊说。

走进来两个年轻人,也都是土耳其人。房东拿着个足球,满头大汗,应该是运动完回来;另外一个,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特别有艺术家气质。

原来,这三个土耳其人都是在格鲁吉亚读大学的大学生,在外面合租了一套房子,多出来一个房间就做民宿用。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像艺术家的这位青年超级健谈,和我每晚都聊到深夜,扳回了我对土耳其人一些不正确的负面看法。

聊得晚了,艺术家还会给我做夜宵,据说用的是土耳其餐的做法,都是我喜欢的清淡饮食,让我不禁对土耳其产生了一些向往。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脸盲了!老外怎么长得都一样啊?——格鲁吉亚篇8(终)

当我离开格鲁吉亚的那一天,我和大学生们告别。艺术家执意要送我下楼。

我在电梯上说:“说起来很不好意思,我每天都叫你‘房东’,还不知道你的真名叫什么。”

艺术家撩了一下头发,说:“我快毕业回国了,下次去土耳其,请一定要来我家玩!”

“叫我小欧就好。”

#格鲁吉亚篇到此就告一段落了,按照时间顺序了,后面接的就是之前已经连载完了的土耳其篇——

瓦log 篇二十八:跨国面基需谨慎,鸡同鸭讲很伤神—土耳其篇(1)小欧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土耳其朋友。他实在太健谈了,我们之间的友谊源于两点:一是他的滔滔不绝,二是他的喋喋不休。我真的没见过这么话痨的双鱼。如果一句话就是一块砖,那么只要一次对话,他就能垒起一整座友谊的桥梁。很可能,他的大部分朋友都是这么来的。我这么想着。下面是晒照时间:小欧没有来过中国,但是他有一群从瓦克五| 69 评论37 收藏24查看详情

【有空可能会梳理一份格鲁吉亚的旅游指南。不过疫情期写的动力不大,可能会迟一些再动笔。】

展开 收起
22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37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