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五好家庭的难题 | 保险卧聊

创作立场声明:原创的


说起来,我干保险也有10来年了。


早几年的时候,由于某些同行过于“狼性”,所以这行口碑一直不太好。还好这几年,保险开始流行起来,互联网也让信息越来越透明,倒让我们可以更纯粹的做业务了。


可能和你想当然的不一样,保险这行还是挺有意思的。比如当你看到客户靠保险理赔渡过难关,你会很有成就感。这是赚多少钱也代替不了的。


甚至可能还有额外福利,那就是通过保险,我能看到一些家庭的背面。


这一面,实在有太多的人生冷暖,太多的人间悲欢。


以后我有空的时候,会来写写印象深刻的一些小故事,你们当八卦看看就好。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角,叫做老刘。


1、


认识老刘那年,他已经60岁了,刚刚退休。


他们这代人,年轻时候也是吃了不少苦。但是老刘总的来说,可以算是功成身退。


退休那年,他拥有上海的两套房产。


一套在底楼,因为出行方便,就用来自住了。另一套租出去,每个月收点租金。


除了手里的租金外,老刘以前是在国企工作的,也算一个小领导。各种退休金、医疗保障、养老福利,那还是很健全的。


可以说老有所依,还有稳定收入,他这个养老生活,大概是很舒服的。


但更让人羡慕的,其实是他的儿子,这也是老刘和他太太的骄傲。


老刘这个儿子,在一家外资金融机构做高管,可以说是金领了。市场行情好的时候,每年收入可以过百万。


自己争气不说,命也特别好,家里生了一对双胞胎,还是一男一女的龙凤胎。这对中国老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小家庭。圆满了。


只是老刘退休没多久,身体就有点不舒服,腰部经常隐隐作痛。


本来他也没太在意,毕竟岁数在那了。所以一般都是老刘的太太,也就是方阿姨来帮他推一推、按一按。


结果有天痛得太厉害,实在扛不住,就去了附近的医院。验血之后发现,一个叫PSA的指标异常偏高。


医生说,赶紧去大医院做个穿刺检查,看看有没有可能是前列腺癌。


老刘和方阿姨托了老关系,找了权威的医院,权威的专家,做了一个诊断。


结果真是前列腺癌!


2、


可想而知,刚刚知道检查结果的老刘和方阿姨有多恐慌。


其实说起来,这也是男性最常见的肿瘤之一了。发病率在全球男性常见癌症中,位列第二。


但好在,只要发现的早,就有极大把握可以治愈。


老刘也算幸运,前列腺癌还是早期。病例报告上写的是,未扩散,未浸润。按照医学的分期方法,这属于前列腺癌T1,动个手术,问题不大。


所以接下来二老又赶紧找医院,安排手术和床位。手术也非常顺利。


我就是在这场手术之后,第一次见到的老刘和方阿姨。


因为老刘从我们公司买过医疗保险,他做完手术的当天,公司告诉我老刘家里的基本情况,让我过去负责这个案子的理赔。


等我到达医院时,老刘刚从手术台下来。我找到病房没多久,就看见护士和一个老太太推着个老头过来。护士急着朝我招手,说快来快来。我就上去搭了把手,一问,正好就是老刘夫妇。


等安顿好了,方阿姨帮我倒水的时候,我就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告诉她应该怎么准备材料,我好为他办理保险理赔。


其实这个案子比较简单,我就问方阿姨要了老刘身体检查的诊断报告;理赔需要的身份证、社保卡;接受理赔金的银行卡。


另外,还有出院时要在病房开个出院小结、医院收费处开了清单和发票,这些邮寄给我,就可以审核打款了。


我来之前也找同事大概咨询过,这次老刘看病,总的开出发票金额大概在2万块左右。这其中,老刘自己的医保就可以报销6000多,剩下1万4000多都由保险公司承担。


所以,我当时就比较肯定地告诉方阿姨,你们这次看病,一分钱都不用花的。


然后照例祝福了二老,毕竟手术很成功,也没花什么钱,享福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这个时候,我作为保险从业人员,还是有点小自豪的。心想,这保险没买错吧,关键时刻,帮老人家解决了大问题。


但方阿姨只是礼节性地表达了感谢,脸上始终有一丝忧虑。


而我也感觉有点怪,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3、


等我坐下,喝了口水,才想起来。这手术不算小,他儿子也该在场啊。


刚才我进医院的时候,护士那么着急的让我去推车,是不是把我当成他们儿子了?


所以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您儿子是不是比较忙,安排手术之后就去出差了?


结果方阿姨就开始唠叨起来了。她说,你也是外企的,也是金融单位,你们真的就这么忙吗?


原来,老太太对他儿子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很不满意。


比如刚刚准备去做前列腺癌诊断的时候,她让儿子去托关系找权威专家。


结果呢,儿子上了几天网,找了一堆资料之后,就在微信上敲了两段话——


第一,PSA升高和很多因素相关,不都是癌症,可以提前给老刘网上挂号做检查;


第二,托关系这种老思想老做派不太习惯,还是你们自己来吧。


等到确诊是前列腺癌,要住院手术的时候,方阿姨问能不能找找关系,看有没有更好的专家。


结果儿子说,我没这个门路,但如果医生需要红包,我可以出这个钱。


这样生硬的处理方式,也难免让二老不太开心。只是又不好说什么。


以儿子的工作性质,忙肯定是忙的。龙凤胎要照顾,房贷要赚钱供着,这个工作压力是不小的。


虽然老人家在外面很为儿子自豪,但其实平常见面并不多。儿子可能也受外企文化影响,比较信奉独立原则,各自管各自。一般事情也就在微信上聊一聊,发发小孩照片什么的,清清静静。


至于找关系这种事情,他更是不愿意去做的。


了解到这些之后,我才发现老刘和方阿姨,其实对保险不保险的根本不是很介意。这个时候我的成就感一下子就没了。


从看病,到确诊,再到手术,也算是一场不小的健康危机。对很多城市空巢老人来说,心理需求怕是远远大于金钱需求。


而这个问题,又是挣再多钱,买再多保险,都无法解决的。


后来,我又陆续遇到很多类似的事情,有些还要更复杂,更棘手。慢慢我也理解了很多人买保险的另一种心态——


在人情淡漠、观念分歧的现实中,他们可能就是想在有个万一时,可以不必依赖别人。


或许这也是保险的意义之一,但说到底,它不是万能钥匙,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一直纠结的那个点,才算释然了。

一个五好家庭的难题 | 保险卧聊



推荐关注:
购物攻略
话题:购物攻略 +关注
保险
分类:保险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0

发表评论请 登录

0 0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