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投资时,要把自己看成企业分析师

2020-01-21 11:00:02 0点赞 0收藏 0评论


​巴菲特:投资时,要把自己看成企业分析师


1958年,巴菲特的总资产只有16万美元,而如今他早已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富豪。在很多投资人心中,偶像都是巴菲特。巴菲特本人也许就是一部浩瀚的鸿篇巨著,他的投资方法论,不管读过几次,都让人醍醐灌顶。

2019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在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举行,大会上巴菲特公开说:投资要秉持企业所有者原则。即以企业主心态投资,视投资如同经营企业,这是一种真实投资的心态,符合投资的本质。

大多数人只把股票当成交易的材料、游戏的筹码,是有悖投资的初衷和本质的,是一种异化。

格雷厄姆说:“最聪明的投资方式,就是把自己当成持股公司的老板”。巴菲特认为“这是有史以来关于投资理财最重要的一句话。”

巴菲特还说过:“在投资时,我们把自己看成是企业分析师--而不是市场分析师,也不是宏观经济分析师,甚至不是证券分析师。”;“我从事投资时,主要观察一家公司的全貌,而大多数投资人只盯着它的股价。”

以下是巴菲特曾经的分享:

1964年我们公司(Suffett Partnership, Ltd.)买下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控制权。当时,它的账面资产净值有2200万美元,而且全都投在了纺织业务上。但是,这家公司的内在价值要小得多,因为纺织厂的资产不能获得与其会计价值相称的收益。工厂于1985年关闭,实际上,在关闭前的9年中(伯克希尔与哈撒韦合并后的公司运作时期)总计5亿3千万美元的销售收人已经产生了总计1000万美元的亏损。我们努力改善,却总是进一步,退两步。

之前,我们用纺织业务产生的现金收购了国民保险公司(NationalIndemnity Company)而进入保险业。事实证明这是明智的,尽管肯·蔡斯的管理大大改善了公司的经营状况,但是纺织公司永远不能赚大钱,甚至在周期性的经济回升时期也是如此。

国内的纺织工业运行于商品经济,在物质过剩的世界市场中竞争。我们遇到的大多数麻烦可以直接地或间接地归因于来自国外的竞争,那些国家工人的工资只及美国最低工资的一小部分。这些纺织投资所允诺的利润是不切实际的,我们的许多竞争者,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正在增加这种资金投入,而且一旦有足够多的公司这样做,他们降低的成本就会成为全行业降价的底线。在每一轮投资后,所有的参与者都在游戏中投了更多的钱,而回报仍然少得可怜。

后来,伯克希尔的经营开始多样化。 

1、关于教科书上的金融理论

现代金融理论的主要原则之一是现代投资组合理论。它认为,你可以通过持有一个分散化的投资组合—也就是β,它把民间谚语「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正式化了—来消除任何证券的特有风险。留下的风险是投资者惟一会得到补偿的风险,据说如此。

留下的风险能够通过一种简单的数学名词—称作贝塔(β )—来衡量,贝塔显示了证券相对于市场的波动程度。对于在有效市场中交易的各种证券,贝塔充分度量了这种波动风险,在有效市场中,关于公开交易证券的信息被迅速而精确地体现在了价格上。在现代金融的故事中,有效市场支配一切。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现代金融理论是荒谬的。贝塔值的流行疏忽了一条基本原理:“模糊的正确”比“精确的错误”强。长期投资成功不是靠研究贝塔值来进行的,维持一个分散的投资组合没有意义,要认识到作为一名投资者,你是企业的所有者而非研究贝塔值的人。

称“那些在市场中频繁交易的”是投资者,就好比称“那些频繁进行一夜情的人”是浪漫主义者一样。民间智慧也在理解现代金融理论时扭过了头,不是「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是应该「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然后看住这只篮子」。

2、我们的回报来自哪里?如何应对市场 ?

我们怎么管理股东的钱?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我们吃自己烧的饭。查理一家的净资产有90%或者更多是伯克希尔的股票;我的妻子苏西和我则超过了99%。此外,我的许多亲戚—例如我的姐姐和堂兄—的大部分净资产也是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

查理和我对这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情况完全放心,因为伯克希尔本身就拥有各种各样的业务。查理和我不能向你们(股东)允诺什么,但是,我们可以保证,无论你们选择做我们的合伙人多长时间,你们的财产都将与我们的同步变化。我们对高工资、股票期权或其他比你们「多」的收人毫无兴趣,我们只想在我们的合伙人赚钱的时候赚钱,而且比例完全一致。此外,如果我做了什么蠢事,我希望你们能从我也遭受了相同比例的损失上得到些安慰。

在投资的时候,我们把自己看成是企业分析师,而不是市场分析师,也不是宏观经济轨析师,更不是证券分析师。

交易活跃的市场更有效率,因为它周期性地展现给我们令人垂涎的机会。但市场绝非是必需的:我们持有的证券长期没有交易,缺乏每日报价不会使我们坐立不安。

最终,我们的经济命运将取决于我们拥有的企业的经济命运,无论我们的所有权是部分的还是全部的。

实际上,如果你不能确定你远比市场先生更了解而且更能估价你的企业,那么你就不能参加这场游戏,就像他们在打牌时说的那样,「如果你不能玩上30分钟,而且不知道谁是输家,那么你就是输家」。

在短期内,市场是一台投票机,但在长期内,它是一台称重机。此外,只要公司的内在价值以合意的速率增长,那么企业成功被认知的速度就不那么重要。实际上,滞后的认知有可能是一种有利因素:它可以给我们机会,以便宜的价格买到更多的好东西。

当然,有时市场可能会判断一家企业比实际情况更有价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卖出我们的股票,而且,有时我们会卖出一些估价得当,甚至被低估的证券,因为我们需要资金用于价值被低估得多的投资,或者我们选择我们更了解的投资。

然而,我们需要强调,我们不会仅仅因为股价已经增值,或因为我们已经或因为我们已经持有了很长时间而卖掉它们。

3、优异的公司难以替代

每年都有一位认真的大投资者怀着深深的敬意长时间研究可口可乐的业绩记录,但总是遗憾地得出结论,他研究得太迟了。市场饱和与竟争的幽灵在他面前出现。

是的,1938年和1993年都有市场竞争。但值得注意的是,1938年可口可乐卖出了2.07亿箱软饮料,而在1993年可口可乐卖出了大约1070亿箱。对于一位投资者来说,不必在1938年开庆祝会,尽管1919年在一股可口可乐股票上投资的40美元到1938年底变成了(将红利再投资)3277美元,但是,在1938年投资的40美元到1993年末就会增长到25000美元。

我必须再引用1938年《财富》杂志的故事:「很难列举出能与可口可乐公司的规模相匹敌的公司,以及像可口可乐那样销售一种保持10年纪录的一成不变的产品的公司。」

在活跃已经成为习惯的当今公司界里,这种观点看起来可能不合潮流。现代的经理谈论的公司「投资组合」,意思是无论是被华尔街的偏好,或是一种新的公司「概念」所推动的「重组」动作,所有这些公司都是候选对象。投资经理更是运动过度。

尽管有已经席卷公司和美国金融界的活跃热情,我们仍然固守至死尽职的策略,这是唯一使查理和我感到自在的策略,它产生了相当不错的结果,而且它让我们的经理和投资人专注自己的事,以免分散注意力。我们一直持有的行为说明:我们认为市场是一个变换位置的中心,钱在这里从活跃的投资者流向有耐心的投资者。

展开 收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