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2021-03-03 17:15:29 27点赞 150收藏 22评论

之前看到过一个很有趣的形容,说现在是日威市场的“战国时代”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日本战国时代可是个激战和群雄争霸的时代,织田信长、德川家康、丰臣秀吉等等,那一堆厉害的武将,都是来自这个时代的英雄换句话,日威市场已经发展到高潮阶段了。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除了几个老牌的大厂,新兴的威士忌酒厂也遍地开花,而且个个来势汹汹,颇具潜力。

在前浪与后浪的夹缝中,就有这么一个日本威士忌,看似日威行业“新人”,却经常以发布库存老酒来刷新话题,建厂超过半个世纪却连个能打的常规产品都拿不出来……总之,带了点颇为传奇的神秘色彩。

近一两年,在其他日威传统大厂库存捉襟见肘并低调退出摘金夺银的征程之际,它的名字却名声鹊起,多次出现在各大国际奖项上。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甚至有人说它是“日威遗珠”,而且,照着目前的热度下去,它很有可能是日威的下一个“风口”。相信有人已经猜到了,没错,这个威士忌就是“MARS”。

如今,MARS这个看起来还有点眼生的威士忌已经有了两家蒸馏所,分别是位于长野的“MARS信州蒸溜所”和鹿儿岛南部的“MARS津贯蒸溜所”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但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MARS是日威里翻红的“老人”了。

如果说能有哪个威士忌可以跟三得利和Nikka一样有资格或者说有资历来絮叨絮叨日本威士忌的发展史,那MARS一定可以拥有姓名。只不过,它见证的更多是日本威士忌兴衰史中“衰”的部分。

今天,就来带你来认识一下这个失意了半个世纪,命运最多舛日本威士忌

MARS隶属日本数一数二大的酒类集团“本坊酒造(Hombe)”,而本坊最早是一家鹿儿岛的棉花工厂,直到1909年拿到了烧酎许可才跟酒沾上关系。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本坊酒造家大业大,旗下的蒸馏厂好几个。除了做烧酒外还经营山梨县的葡萄酒庄,旗下清酒、利口酒和梅酒也很受欢迎,后来还出了金酒等。

当然,威士忌的业务也没有落下。本坊酒造早在1949年就已经获得了蒸馏执照并在鹿儿岛成立了威士忌蒸馏所。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不过,那时候日本麦芽威士忌的酿造产业还不成气候,大家都在生产调和威士忌。所以本坊的这间威士忌蒸馏所有只是简单地将采购来的原酒和烈酒混合作调和威士忌出售。

瞎弄了十年后,1960年,本坊酒造决定玩真的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他们在山梨县建立了一所蒸馏厂,准备生产烟熏风味,风格厚重的威士忌。

不想闭门造车,所以找来了一个“大神”顾问,也是日本威士忌行业最知名人物之一——岩井喜一郎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四十年前的1918年,作为彼时竹鹤政孝在摄津酒造的上司,正是岩井指派竹鹤去苏格兰学习制造威士忌,成就了“日威之父”竹鹤政孝。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竹鹤学成归来的五个月后,曾把他在苏格兰的学习整理成了《实习笔记:罐式蒸馏威士忌》(也就是后人所说的名为“竹鹤笔记”的日本威士忌制作蓝图),并交给了岩井。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所以,当本坊酒造把做威士忌的任务交给岩井喜一郎时,岩井喜一郎就翻出那份“竹鹤笔记”,基本上复制了竹鹤的烟熏风格。

不过虽有大神加持,但新酒厂生产的威士忌销量并不好,9年后,山梨的蒸馏所便停止了生产

70年代,酒厂决定再博一把。但山梨的蒸馏所已经被葡萄酒生产业务占领,无法使用,所以他们开始寻找新的选址,最后决定转战本坊酒造的大本营——家乡鹿儿岛。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因为泥煤烟熏威士忌并不被大众所接受,于是酒厂又经历了跟时代抗争的十年。

1985年,酒厂向北迁移到了信州,还把当时最早山梨的“岩井蒸馏器”搬过去,并向更清淡的风格发展,建成了如今日本海拔最高的Mars信州蒸馏所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但好景不长,受1989年新税制影响,加上90年代的金融危机,1992年MARS信州又停产了

虽然没有彻底关闭,但停产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接下来十几年的时间,MARS都在清库存。1996年,酒厂发布了第一款驹之岳10年。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可以说,MARS信州是在日本威士忌消费高峰时期建成的,但问题是,酒厂产量到达峰值后,骤然下滑——在日本,这种下滑持续了近20年。

一直到了日本国内Highball大流行的2008年,MARS发现,原来很多人都在买我们的威士忌啊?进仓库一看才发现大事不妙,库存告急!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于是,经历了重建与翻修,2011年,终于,MARS信州重新燃起了炉灶,并聘充满创意的竹平考辉担任酒厂负责人。

为了尽早“脱贫”,本来酒厂生产仅限冬季,但他们将威士忌的生产季延长至七个半月,以增加产量(其余时间他们还要忙着生产啤酒、梅酒和葡萄酒,还挺多功能的)。

在2014年12月,MARS信州酒厂还依照原始图纸制造了新的蒸馏器。用以满足其生产的四种蒸馏原酒,分别是一款无泥煤和三款泥煤(泥煤值分别为3.5pm,20ppm,50ppm)威士忌。

虽然名气上MARS信州不如Nikka和三得利旗下酒厂,但是很有自己的想法,做了各式各样的实验。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图中这种名为K3的酵母就是MARS自己培养的

光酵母就用三种(苏格兰酿酒酵母、信州厂的培养酵母、还有啤酒厂的艾尔酵母),像这样从培养酵母开始制作酒的酒厂,就是所谓的“岩井风格”。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信州蒸馏厂的原料麦芽,主要仰赖英国进口的二棱大麦,但磨碎、糖化、发酵、蒸馏都在蒸馏厂内完成,平均发酵时间约48小时

也用各种桶作熟成,像是很特别的梅酒桶和烧酒桶。当然,因为东家本坊酒造在山梨酒厂主营葡萄酒,所以MARS还有自产的优质葡萄酒桶可作风味桶的使用。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酒厂热衷于探索气候对威士忌熟化过程的影响,自2014年起,他们将一些酒桶送到鹿儿岛的旧址。随后,该公司发布了一系列限量版展示了这些探索试验的成果。

当然,为了搞研究以及从另一方面解决威士忌原酒不足的问题,2016年,MARS在鹿儿岛又开了另一家威士忌蒸馏所——MARS津贯蒸馏所,目标是做出有着当地风土的日本威士忌。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这个蒸馏所是日本本土最南端的一家蒸馏所,也是本坊酒造发家的地方——气候温暖、水质优良。当然,因纬度低,离海近,所以天使的分享也稍高,在5%-6%左右。

有一点要特别说一下,它的蒸馏器是洋葱型的,比较像波摩,从日本最顶尖的制造公司群马县的“高崎制造所“定制的。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现在大多新兴日威蒸馏所使用的设备,大致分为两种,一个来自已经相当知名的苏格兰Forsyths公司,预定到收货大概需要4年。而日本国内能与之抗衡的,就是高崎制造所了。

和信州很不一样,MARS津贯是一座从选址开始就精心设计的蒸馏所,而且专门从事威士忌生产。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本坊还把老烧酒厂的一个用于熟成的仓库给改造了,专门为了给新蒸馏所腾地儿,酒厂设施和存酒的仓库设计也相当用心,可见其野心和觉悟。

要说MARS津贯跟MARS信州有什么相同或相似的地方的话,那也是喜欢搞创新和实验。

比如在酿造时,通常威士忌会把烘干的麦芽磨成粗麦粒、麦麸皮和麦粉,以7:2:1的比例混合进行下一步的糖化,而MARS津贯的比例是6:2:2。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糖化也是两次而非其他酒厂的三次,发酵时间也比它的亲哥哥信州多一天,所以津贯的威士忌较其他会更Heavy,果味也更丰富

说完了MARS的两家酒厂,再来说说目前MARS的产品。

因为有将近20年的停产,MARS的原酒年份断层很大,要么是很新的酒,要么就是20~30年以上的老酒。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这也正是很多人诧异为何其出品的单一麦芽威士忌“驹之岳(komagatake)”的年份如此之高,而且只能限量发售的根本原因。


不过,近几年驹之岳开始陆续推出复产后的新酒,不是很好买,价格到国内也不算美丽。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当然,MARS信州也不得不面对因日本威士忌大热所带来的库存“酒慌”,目前驹之岳这个系列的高年份酒款目前都已经停产了,偶尔出现一些限量版也都是被瞬间抢购完。

MARS引起国际关注其实是在2013年,其MARS “3+25” 28年拿下WWA世界最佳调和麦芽,让大家开始注意到这个日本酒厂。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这是一款制作很神秘的酒,因为它入桶3年之际,便赶上酒厂从鹿儿岛迁址信州。所以它原本在MARS鹿儿岛蒸馏所熟成三年,再移到信州蒸馏所熟成25年,所以是3+25=28年。

这一支酒只装3800瓶,现在身价不菲,一瓶难求。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MARS的威士忌品牌除了上边提到的最有名的单一麦芽“驹之岳”,另外还有调和麦芽威士忌品牌“越百”,以及调和威士忌品牌“岩井”(这个名字正是来自岩井喜一郎这MARS威士忌第一人来命名)。

如果你对重启后的MARS信州威士忌感兴趣,不妨关注下MARS信州的一个名为“蝴蝶(Le Papillon)”的单桶系列,目前已经出到第十版。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其实,前几天的文章里我有提到它,也就是今年WWA日本最佳单桶单一麦芽威士忌的获奖者——MARS信州蝴蝶系列-孔雀蝶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这个单桶系列都是以一些日本本土的蝴蝶名字命名,但由于都是MARS信州蒸馏所2011年重启之后蒸馏并入桶的威士忌,年份最高的不过6年,所以都以无年份单桶示人。
虽然年份不高,但这个系列的评价非常高,而且满足了大家对于MARS信州的期待和想象,所以异常抢手。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日威遗珠”的时代也该来了吧?

至于MARS津贯,由于2016年才开始生产,所以现在酒不多,一般也不走常态销售,目前只限量发售了两款年份超低的单一麦芽威士忌。
但是可以预见的未来是,MARS津贯会跟MARS信州一道,成为三得利和NIKKA旗下酒厂的强大竞争对手。甚至借着本坊酒造的实力,MARS这个品牌更极有可能成为与其二者“三足鼎立”的日威巨头
总之,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了半个世纪,MARS差不多也该翻身了。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獭祭 23 二割三分 清酒

獭祭 23 二割三分 清酒

415元起

JOHNNIE WALKER 尊尼获加 红牌 威士忌 40%Vol

JOHNNIE WALKER 尊尼获加 红牌 威士忌 40%Vol

15元起

RIO 锐澳 鸡尾预调酒 西柚伏特加风味

RIO 锐澳 鸡尾预调酒 西柚伏特加风味

39.9元起

JOHNNIE WALKER 尊尼获加 绿牌 威士忌 43%vol

JOHNNIE WALKER 尊尼获加 绿牌 威士忌 43%vol

30元起

RIO 锐澳 鸡尾预调酒 柠檬朗姆风味

RIO 锐澳 鸡尾预调酒 柠檬朗姆风味

39.9元起

CHIVAS 芝华士 12年 40%vol 苏格兰威士忌

CHIVAS 芝华士 12年 40%vol 苏格兰威士忌

120元起

Chicken Cock 奇咖 33%vol 威士忌 肉桂口味

Chicken Cock 奇咖 33%vol 威士忌 肉桂口味

21元起

MACALLAN 麦卡伦 三桶 12年 单一麦芽 苏格兰威士忌 40%vol

MACALLAN 麦卡伦 三桶 12年 单一麦芽 苏格兰威士忌 40%vol

279元起

青梅露酒 8度 500ml*2瓶

青梅露酒 8度 500ml*2瓶

53元起

白橡木调和威士忌 500ml

白橡木调和威士忌 500ml

269元起

苏格兰16年单一麦芽威士忌 40度 700ml

苏格兰16年单一麦芽威士忌 40度 700ml

398元起

10年 单一麦芽威士忌700ml

10年 单一麦芽威士忌700ml

198元起

张裕 迷霓白兰地四支装38度188ml*4瓶小便携分享装鸡尾酒调酒新品

张裕 迷霓白兰地四支装38度188ml*4瓶小便携分享装鸡尾酒调酒新品

231元起

XO 干邑白兰地 700mL

XO 干邑白兰地 700mL

760元起

狮子歌歌 青梅酒 荷叶梅酒 500ml*1瓶

狮子歌歌 青梅酒 荷叶梅酒 500ml*1瓶

26.75元起

皇家礼炮 21年苏格兰威士忌 700ml

皇家礼炮 21年苏格兰威士忌 700ml

1079元起
22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50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