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2020-03-28 20:45:30 4点赞 19收藏 9评论

小编注:此篇文章来自#原创新人#活动,成功参与活动将获得额外50金币奖励。

嗨,朋友们,你的2020过得如何?在过去,我们度过了很长时间的一段假期。假期里容易放纵的我们很可能熬夜、喝,那么熬夜和宿醉,到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熬夜可能让你注孤生、宿醉其实标志着身体进行着“保卫战”,不过醒酒偏方真的有用吗?

哲学家叔本华的哲学观点,流行文化中的暴力因素,它们引发了神经科学家们的什么研究?运动和学习又有着什么神经联系呢?本周的神经周周发,“问题”多多,值得你看。


年轻人再不睡,可能不想找对象了

青春期时我们每天的睡眠时间比成年后要多,并且在这段大脑发育的重要时间里,快速眼动睡眠时间最长。科学家认为,生命早期的睡眠对于调节抑制性神经回路和建立特定的社交行为至关重要。他们选择在草原田鼠(一种高度社交的啮齿动物)身上做实验,因为它们和人类一样是终身配对制动物,由双亲长期同居照顾后代。

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在干扰它们生命早期的睡眠之后,长大的小鼠在社会行为层面上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变化之一是,这种动物本来倾向于探索新的物品而不是熟悉的物品,但在干扰早期睡眠之后,科学家通过新颖对象识别测试(NORT)发现长大后实验鼠的新颖性偏好有了显著下降。另外的变化是,它们原本是一对一配偶制的动物,但观察长大后的实验鼠会发现它们整体上亲密行为都减少了,并且一对一择偶倾向也明显减弱。

虽然这个实验是在同为哺乳动物的草原田鼠上做的,但对我们大脑的发育规律也有着重要的启示。为了大脑的健康发展,该睡觉时要好好睡觉。

原文地址: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5/1/eaav5188


怎么应对宿醉?

体验过的人都知道,宿醉的滋味不好受。头晕目眩、浑身冷汗、恶心想吐,这些都是酒精在一夜过后带给我们的症状,它们从人类第一次接触酒精起便和我们如影相随。哪怕全世界的不同社会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喝酒文化,宿醉带给我们的痛苦却是相通的。

其实,“宿醉”意味着我们的身体正努力保护自己、清理过量摄入酒精所带来的毒性。当你因为宿醉感而“生不如死”时,你的肝脏正在努力地分解酒精,好让肾脏尽快将其排出体外。而你的宿醉体验,则是由于超负荷运转的免疫系统和新陈代谢功能。

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虽然我们常常听到一些醒酒的偏方和方法,但实际上,还没有被科学严谨证明的方法能帮助我们。中药葛根被验证可以减轻宿醉症状,然而它同时还会抑制生物酶活性,削弱身体处理酒精的能力。另外一种中药——藤茶——或许有着更大的潜力:在目前的研究中,藤茶被发现具有加速酒精分解的功能。这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摆脱宿醉,甚至可以渐渐降低人们对酒精的依赖。科学家们还在继续进行相关的研究。

不过,事后补救永远不是最好的救星。过量摄入酒精给我们的身体带来超量负荷,还会影响我们的神经系统和心理健康,比起在宿醉的早晨后悔补救,少喝酒才是最好的选择。

原文地址:neurosciencenews.com


找寻快乐还是避免痛苦?

叔本华认为,理性的人不追求快乐,而只是减少痛苦。如果将这个看起来非此即彼的哲学题交给我们的大脑,结果会是如何呢?来自冷泉港实验室的科学家指出,存在于腹侧苍白球中不同的神经元,控制着我们追求快乐还是避免痛苦的决策。

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通过对小鼠的实验发现,当做出寻求快乐的选择时,一种名为伽马氨基丁酸的神经递质,通过抑制脑回路的活动,从而使小鼠做出更倾向于追寻快乐的决策。然而,当小鼠首先倾向于选择避免痛苦时,另一种叫做“谷氨酸”的神经递质会激活大脑回路。

在“奖励或惩罚”的小鼠实验中,科学家打破了腹侧苍白球中不同神经元的平衡,小鼠的决策行为也随之改变。所以追求快乐的人是否理性我们不知道,但腹侧苍白球中的伽马氨基丁酸神经递质更活跃是肯定的。

原文地址:neurosciencenews.com/pleasure-pain-brain-15367/


精神类疾病可以通过测试检测了?

一项研究发现,与精神分裂症和其他精神类疾病相关的遗传变异也与智商、记忆力和社会认知水平有关。

这表明将来我们可以利用当前已经在使用的一些测试来对精神类疾病进行早期筛查。也就是通过智力、记忆力和社会认知能力来检测患精神类疾病的风险。

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这项研究最新颖的,可能是研究人员将从专注于单一基因(如ZNF804A)变异转变为同时考虑多个相关风险变异的影响。

原文地址:schizophrenia.com/?p=555


暴力正义与否,会激活不同脑区

暴力情节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屏幕上,甚至包括针对儿童和青少年分级的PG-13类影片。人们开始担忧这种娱乐化的暴力画面会鼓励年轻人模仿,但涉及暴力的电影到底会如何影响人的社会行为一直存在争议,特别是当暴力被描述为“正当”的时候。

因此,为了评估大脑对正当或不正当的电影暴力的反应差异,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者让大学生被试观看剪辑的影片,每组片段包括角色交谈和暴力场景,一半的暴力行为是正当的(出于为家人、朋友或自己防御目的),另一半是不正当的(出于残忍或恶意伤害他人目的),并且由被试及其父母事先对暴力场景评估,确认其正当性不同。在受试者观看电影片段时,借助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扫描大脑。

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研究发现:观看正当暴力的影片时,被试的腹内侧前额叶皮层(vmPFC)会被激活,而这个脑区和道德价值判断相关;当他们观看不正当暴力场面时,则会引发侧眶额叶皮层(lOFC)更大的同步反应,这一区域和响应厌恶事件相关,同时还会激活和疼痛体验相关岛叶皮层。

结果说明,不正当暴力内容让观众觉得不可接受,并且会引起对受害者痛苦的同情;而观众对正当的暴力内容也是道德敏感的。但这是否会促进暴力行为模仿或其他争议倾向,答案并不在实验室里。

原文地址:neurosciencenews.com/movie-brain-violence-15369/


运动和视觉学习的联系

AMPA受体在神经元树突棘上的密度,是动物进行学习和记忆的重要标志之一。AMPA受体的密度主要受长时间增强(Long-Term Potentiation,或LTP)或衰弱(LT Depression,或LTD)的影响。

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图1)论文原文-图片来源于《神经元》杂志

近日,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Johns Hopkins Medicine)发表于《神经元》期刊上的一篇论文表示,当小鼠在有光线的情况下进行运动学习(motor learning)后,不仅运动皮层的神经元树突棘AMPA受体密度升高了,视觉皮层也表达了相似的受体密度升高——这意味着,运动学习的学习与记忆过程,既需要运动皮层,也需要视觉皮层的参与(图1、图2;图2中‘Relative GluA1 Level’为AMPA受体密度的代理量尺)。


不想找对象,也许是年轻时没睡够?

 

(图2)当小鼠在有光线的情况下进行运动学习(motor learning)后,不仅运动皮层的神经元树突棘AMPA受体密度升高了,视觉皮层也表达了相似的受体密度升高

这项研究表明了,某些学习的记忆存储也许涉及多个脑区。但需要注意的是,学习本身就是一个多脑区共同努力所达成的目的。“运动学习只涉及运动皮层”的观念,本身就值得商榷。

原文地址:cell.com/neuron/fulltext/


展开 收起
9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天猫超级红包
距结束::
每天3次 最高618元
红包按钮
京东京享红包
距结束::
天天抽现金 最高618元
红包按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9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