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2019-11-28 23:41:46 2点赞 5收藏 5评论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这几日《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一文在不断发酵,网易由此也发布了声明以及所谓的道歉。

但是网友们似乎并不买账,网易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翻了船。

且看网易的道歉毫无真诚可言,甚至还有意无意进行狡辩,试图影响着舆论……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再加上京东的刘强东在此节骨眼上添了把火:

宣布“京东的员工只要是在任职期间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遭遇不幸,公司都将负责其所有孩子一直到22岁(大学毕业年龄)的学习和生活费用。”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一边是算计、抛弃身患绝症的老员工,一边是承担起员工子女的生活和教育费用,

相比之下,显得网易的吃相更加难看了。

其实这样的事情绝非个例,我再简单讲一个北京德勤(世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案例。

17年北京德勤TMT组的一名审计员姑娘长期通宵加班,并且第二天早上九点上班还不能迟到,所有的加班都没有加班费。

最后身体病症愈发严重,想要请假却得罪了经理,之前提的离职也被上级硬拖着,迟迟不肯批准。

直到8.15日姑娘收到体检报告,被查出了癌症。领导知道消息后就马上把离职日期定在了8月18日,但没有把补充医疗保险延长到月底,于是姑娘要自己掏钱做手术。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再来看德勤的回应: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此回应也一度引起了轩然大波……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为什么两次事件都引发了不小的舆论轰动?是我们真的同情吗?还是我们的正义感爆棚?

算了吧,其实是我们恐惧、我们害怕。我们在网易员工、德勤员工的身上,看到了那个弱小无助、任人宰割的自己。

我相信至今为止,网易仍然是无数毕业生心目中的“大厂”,是明星企业,是很光荣的存在。他们以加入大厂为傲,以成为大厂人为荣。用语言描述一下这种感觉,就是“回去躺在床上还在兴奋地想着工作上的事。那时我觉得房子、车子、另一半,所有的一切都在向我走来。”

可现实却是,我们一面憧憬着未来,一面经受着生活残酷的洗礼。

如果故事的主角换成自己,如果我们更加倒霉,我们又该怎么保障自己的权益?

大多数人第一个想到的,应该都是借助法律的武器。

我们来看看法律规定的是怎么样的:

1. 员工患有癌症等重大疾病的可以解除劳动关系吗?

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对某些患特殊疾病(如癌症、精神病、瘫痪等)的职工,在24个月内尚不能痊愈的,经企业和劳动主管部门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医疗期。

2.在法定医疗期满后,公司是否可以直接解除其劳动合同?

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但是应当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

3.能得到什么经济补偿呢?

《劳动合同法》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而根据原作者的叙述,网易游戏显然没有按照规定来。

算计、逼迫、威胁、驱赶,才导致原作者的挣扎、拒绝、抗争、维权…

但是讲真的,我们每个人都明白,维权之路有多么艰难。

诚如原作者所言:

“我知道于网易这个庞然大物而言,这篇文章微不足道。……我知道我最终还是无法击败任何人,我只是击败了我自己而已。”

身在井隅,但心向星光。这是我们每一个人身负的最后一丝尊严…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写到这里,我想到之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公司福利待遇好是种怎样的体验?

其中保险界的大V李元霸在此问题下面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一共说了三点,前两点十步持保留意见,在此略过

但是第三点,有必要拿出来说一下。

@李元霸 的原回答是这样的:

“为所有员工购买商业团体保险,等等,还不够,是为所有员工及其配偶及子女购买商业性团体保险,再等等,为员工父母也购买商业性团体保险(不过这个太少了,属极端好待遇公司福利)。

我敢保证在本题下面各种回答里提及最多的那些互联网公司虽然绞尽脑汁给你提供各类奇特的闻所未闻的福利,但是实打实的社保多数是不会帮你交的,更不用说向保险公司购买商业团体保险了。”

总结一下:在已经为员工缴纳社保的情况下,还应为员工本人、配偶、子女甚至父母购买商业性团体保险。

我非常认同这一点,同时这也是企业凸显人文关怀、减少企业风险开支很重要的一个措施。

其实为员工购买商业保险并不是法律义务,但是倘若企业能做到这一点,既是一种责任的展现,也是一种福利的兑现。

目前来看,的确已经有很多企业已经有了这样的意识,并且开始购买“团险”。

但实际上,国内普遍企业购买的团险都存在一个较大的弊端,即保额不足,保障不够。

一个合格的商业团险,理应包含:重大疾病保障、意外身故保障、住院医疗保障、小额医疗(门急诊)保障,并且保额都足够多。

换句话来说只有10万、20万的重大疾病保障或身故保障,意义太小,能起到的实际作用也很低。当然有总比没有好,但是保额太低的团险,只能妆点企业的面子工程。

除此之外,李元霸还提出了一个更直接的判断标准:

“门急诊保障的保费是这些保障里面成本最贵的,投保了这个其他保障肯定也会投保了,如果你们公司普通员工级别门急诊保额能到5万元/人/年或以上,同时再开放三甲医院的特需门诊,那几乎算国内待遇Top 1%的公司了。”

说得有些绝对,但是不失为一种参考标准。

另外也给各位当老板的提了个醒:不妨先把员工的其它保障做全面,比如重疾、意外,再来考虑门急诊保障~

涉及到专业知识,给大家科普一下团险和个险的区别:

团险投保人为企业,通常由企业统一交费;团险只有一张保单,这张保单可以承保N人,在费率上通常也比个险要便宜很多。更重要的是,个人在买医疗险时,经常会因为一些小的异常影响投保,但团险就基本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健康告知非常宽松,甚至还可以承保一般既往症。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最后,我想说的是

在网易的道歉声明中,也提到了这么一点:“我们为每一位员工购买‘五险一金’外,购买了额外的商业保险,也减轻了这位前同事在职期间的治疗费用负担。”

在此奉劝网易一句,不要用“减轻”这样含糊不清的字眼。

赔了多少万?减轻了多少负担?大可以明明白白公示出来,企图利用商业保险转移大众视线,并且提出是【前同事谢绝了网易主动提出来的N+1补偿方案】,我只感受到了满屏幕的尴尬,以及网易的推卸责任、黑白颠倒之力。

华为魏延政事件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吗?

2011年被确诊罹患“透明细胞肉瘤”,为与癌细胞抗争,他失去了整条右腿,接受大剂量的化疗和放疗,于2016年8月8日不幸离世。

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他发布了对华为的声讨:“前些年,在我癌症截肢后最无助的时候,某500强给我踹了最狠一脚,终止合同,人生惨淡不过如此。”


企业暴力裁员,我生病我有罪?


可以看到,华为其实为员工买了重疾险的,20万一次性赔付。然而对于癌症患者来说,20万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当然,站在不同的角度,企业追求的自然是利润,毕竟马克思早就教育过大家,资本家就是通过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才得以生存……

所以,想告诉此刻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千万不要指望那1%的公司为自己的余生保障。

我们没有好的运气和文笔写一篇百万阅读的文章为自己争取舆论,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勇气保卫自己和一家企业对抗。因此,安不忘危,盛必虑衰,仍然要努力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世间所有的急救,都不过是未雨绸缪。

小编注:为了丰富原创内容,值得买社区与优质媒体号进行合作,引入更多优质原创内容,同时也为这些优秀的自媒体号提供展示平台。此篇文章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十步读财”,微信搜索“shibubaoxian”。


展开 收起

平安e生保(保证续保版)

平安e生保(保证续保版)

219元起

众安保险 尊享e生2019版(分期版)

众安保险 尊享e生2019版(分期版)

14元起

三井住友 乐游富士旅行保障计划

三井住友 乐游富士旅行保障计划

30元起

众安保险 未成年人综合意外保险

众安保险 未成年人综合意外保险

61元起

海保人寿 海中保重大疾病保险

海保人寿 海中保重大疾病保险

119.5元起

昆仑健康保重大疾病保险(2.0版)

昆仑健康保重大疾病保险(2.0版)

681元起

微保 护身福 高端少儿意外险

微保 护身福 高端少儿意外险

3.9元起

安达 亚洲旅行保障基础计划

安达 亚洲旅行保障基础计划

15元起

小顽童少儿意外险

小顽童少儿意外险

60元起

安心 “安享一生”癌症医疗险

安心 “安享一生”癌症医疗险

50元起

弘康 倍倍加重大疾病保险

弘康 倍倍加重大疾病保险

525元起

微保 护身福少儿意外险

微保 护身福少儿意外险

6元起

中意 “蚝游全球”亚洲旅行保障计划(经济版)

中意 “蚝游全球”亚洲旅行保障计划(经济版)

32元起

亚太 超人意外险

亚太 超人意外险

15元起

百年 康惠保重疾险(旗舰版)

百年 康惠保重疾险(旗舰版)

259元起

复星联合 妈咪保贝少儿重疾险

复星联合 妈咪保贝少儿重疾险

294元起
5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5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