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2020-03-24 14:57:21 1点赞 1收藏 1评论

作为办公室目前仅存的还玩FF14的我(其他人全都A了),由于这次疫情的超长在家待机,也终于能给游戏冲张月卡奢侈一把。每天打开游戏挂会儿机,或者跟游戏里面的好友有的没的闲扯两句,倒也逍遥自在。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说回来,我玩MMORPG游戏还是口味比较杂的那种:从最早电话线拨号上玩文字MUD《侠客行》,到后来开始玩图形游戏《网络三国》;之后紧跟时代步伐玩了《石器时代》、《传奇》、《洛奇》等等,在接触到《最终幻想14》之前,玩的最长的也就是《魔兽世界》了。

但心中一直因玩不到而感到怨念的作品,却只有《最终幻想11》这一款网游。毕竟当时家里不给买PS2,又没有上网条件,碍于时代限制的我到最后也没机会玩到这一款号称“日系MMORPG奠基者”的作品。(虽然到后来还是在PC上玩到了这作,但总觉得没赶上那段时期,少了点儿感觉)

直到《最终幻想14》公布后,我终于暗下决心不能再错过这款作品了。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等到《最终幻想14》2.0版本登场的时候,受到《魔兽世界》影响已久的我已经对MMORPG的游戏形成了一种固有的观念:打本、Roll装、PVP、冲生产……刨去不同的外表,这些游戏的核心系统看上去似乎都有点类似。但是《魔兽世界》中的“金色平原”服务器是一个凭借RP玩法闻名于玩家之间的“特殊”服务器,也因为RP玩法让游戏又产生出了别样的乐趣。

RP玩法(Role playing),也就是所谓的“扮演角色”。玩家需要给自己的角色进行一个符合游戏世界观的设定,然后在游戏中去扮演这样一个设定。RP玩法会极大地增加玩家对游戏的融入度,而代价则是牺牲了一些交流上的自由 —— “说着应该说的话,做着应该做的事”,这大概就是喜欢RP玩法的玩家需要遵守的铁则。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但RP玩法始终是小众玩法。这种诞生于西方TRPG的游戏规则,在国内千禧年后网游大潮的冲击之下,等到被玩家们所认识的时候却已过了最好的成长期。

想要扮演一位合格的RP角色,就需要玩家对这个游戏的世界观、用语、文化风俗有一定的了解。虽然玩家不用刻意地去阅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但想要演出一名“地道”的角色,下上一番功夫却是万不可少。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我也曾经慕名在“金色平原”注册过小号。然而出于缺乏对西方奇幻文学的了解,最后发现自己很难融入到“扮演一名生活在艾泽拉斯大陆的角色”的模式之中,之后也就逐渐对RP玩法失去了兴趣。

来自剧团的邀约

做完了随机副本列表中最后一项,百无聊赖的我便又打算《最终幻想14》的世界中开始挂机——虽是网络游戏,我却当成真的休息一样,像模像样的在游戏中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开始欣赏起来来往往跑来跑去的玩家幻化的服装搭配。对我而言,在虚拟生活中讲究点“仪式感”是一件颇有乐趣的事情。

欣赏幻化搭配是我平时挂机时候的一大爱好。虽然《最终幻想14》是一个架空奇幻故事,然而游戏中却将魔法、蒸汽朋克和未来科幻巧妙地融合到了一块:你能够在大街上看到穿着一身黑袍,手持闪耀紫色光芒法杖的黑魔法师,也同样能看到穿着衬衣和热裤,在海边浮水嬉戏的人族少女。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游戏中这些五花八门的服饰却又并非是天马行空的恣意创造,而是严格按照世界观的科技程度所设计出来的“类似现代”的服饰,穿在每个玩家身上自然也显得毫不突兀。

幻化拍照成为了许多玩家热衷的内容,有玩家自发建立的专门展示幻化服装搭配网站,官方甚至还推出过包含全部服饰、家具的设定集《艾欧泽亚COLLECTION》,“游戏中的服装也能成为时尚”,这种做法还真有种模糊了游戏和现实界限的感觉。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突然,一声熟悉的提示音将我拉回了现实。我切回游戏一看,原来萌芽池“天海座”剧团的团长织田三郎发来的信息。

“雪豆老师,在吗?

“在!三郎老师何事?”


“我们的剧团下周就要公演了,雪豆老师有兴趣赏脸来观赏一下吗?”

要说上次联系到三郎,还是因为之前的拆区风波影响到了很多玩家的社交圈,通过采访而得以结识。因为RP玩法要倚靠玩家交流而得以存在,不少RP玩家自然也首当其冲受到了不少影响。织田三郎和他的剧团“天海座”也同样因为拆区,推迟了公演的日期。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采访稿发出去之后,许多在萌芽池的玩家都私信过我 “三郎老师的舞台剧太好看了,请务必感受一下!”。类似的留言塞满了我的蘑菇力邮箱,本身就对这种演出形式比较好奇,再加上之前错过了上一场的演出,没有体验过的我根本无法抵挡三郎的盛情邀请。

“那这次可不能错过了!这次演出的是什么主题?”


“嘿嘿嘿,是一部日本电影名作改编的!这次也是和风主题!”他故意给我卖了个关子。“总之到时候您能来就行!给您门票!”说罢,他交易给我了两个通过生产技能制造的素材。

“那我需要提前准备点什么吗?”听说参加RP活动需要遵守很多条玩家制定的规则,作为完全新手的我,第一次被邀请参加这样的RP活动自然也有点儿惴惴不安。是不是要特意盛装打扮一下?还是要注意不能随意在场地内乱跑玩耍?这些真实世界中看舞台剧的规矩不由地开始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三郎笑着回复的“没关系,就正常过来就行!”让我多少放松了一点心情。拜别了他之后,我开始从网上搜索关于《最终幻想14》中舞台剧演出的相关信息。

原来,早在《最终幻想14》的国际服就有日本玩家尝试过这种舞台剧演出。在国服的不同的服务器也都有玩家自己组织的剧团。简单点来说,就是将游戏中玩家所拥有的房屋装修成舞台,在演出环节,不同的剧团成员在适当的时机在公屏打出对话,并做出人物动作来完成演出。

在《最终幻想14》中能组织起一个舞台剧团,光是听起来就有点不可思议。这舞台剧要怎么演?演员们要如何排练?打戏要如何表现?音效和灯光要怎么布置?一个MMORPG游戏要真能做到这些五花八门的事情那就有点太过于“万能”了。

可是角色们不能发出声音,游戏中人物的动作也有一些局限,这样的演出效果真的会让观众满意吗?

将名作搬到《最终幻想》的世界中

演出正式的当天,我开着拉风的摩托车,按照之前提供的公演剧场的地址很轻松地找到了位于白银乡的“天海座歌舞伎场”。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此时的门口排起了长长的购票队伍,“天海座”的工作人员在门口不停地用“喊话”频道维持着秩序。

进入庭院后,两位骑着高头大马的武士站在内院门口,仿佛像守卫一样监视着入场的观众们。

出于好奇,我主动向两位武士打了声招呼。

“请问您二位在外面一直呆着是在做什么?是维持秩序吗?”


其中一位名为“老公仔”的武士低下头看着我,说到:“要注意来往的客人呀!还要和内部保持联系,万一有陌生人跑进去就乱套了。”


“那这么多人,每个都注意到岂不是还蛮辛苦的。”

另外一位叫“Macu”的武僧接过话题说到:“大家都还很遵守秩序,确认起来也不会很辛苦。”

“还没碰到过奇怪的人,大家都是好好穿衣服过来的。”

听老公仔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过来看剧的各位虽不是所有人都穿着西装礼服,但也至少各有特色:有的玩家幻化的礼服裙配上毛毡帽,宛如贵妇;有的玩家穿着矢纹的二步袴,看起来像是来自大正时代;也有玩家选择幻化成现代的装束来看剧。虽然称不上精心打扮过,但绝对没有看起来特别出格的服饰出现。

穿着骑士套装感到格格不入的我,有点害羞地偷偷把自己的衣服换成了武士的羽织。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两位武士不停地通过喊话提醒在场外等候的玩家们入场时间,门口还有一位专门负责接待没有来得及兑换门票的工作人员。玩家们则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就好像真的在等待着剧院开门一样 —— 明明房屋的大门没有上锁,大家在此刻却非常潜移默化地维持着一个在虚拟的世界中遵循现实规则的行为。

伴随着晚上第一场公演的结束,观众们从大门口纷纷走出,大家在互相交流着什么,也有的恰巧遇到了熟人就顺便打起了招呼。见差不多时间快到了,我也不好做停留,决定踏入剧院来一探究竟。

要说《最终幻想 14》中另外一大乐趣,可能就在这“装修房子”上了:在游戏中有着名为“房屋”的系统,玩家只要花费金币就能够在游戏中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由于房子数量有限,每次开放房屋购买的时候玩家也是为此抢破了脑袋,游戏也一度呈现没有拆区之前的上千位排队数字的景象。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然而拼尽财力和运气买了房子却只是第一步。内部的装潢又成为了对玩家的一大考验:通过家具的堆叠,玩家可以自由地创造出喜欢的风格、样式的房间。不同型号的房屋所能够摆放家具的数量也有所不同,玩家们便大开脑洞,通过聪明智慧将一个个空荡荡的房屋化腐朽为神奇。喜爱RP的玩家,就会把自己的房间装扮成各式各样的店铺,例如餐厅、咖啡馆,房屋风格也自是多种多样:和风、北欧风、田园风、哥特风……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踏入剧院后,被装修成歌舞伎座内部一样的家居陈设映入眼帘。演出用的剧院则被装修在了地下,一层是接待前台,二层则是会议室和办公室(虽然可能我觉得使用率可能并不高)。

站在通往地下的楼梯口的是一位名叫风灵苌星的工作人员,她不断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其实是一个游戏中的“应援”表情),通过喊话提醒玩家准备好门票以及指引剧场位置。

看到我在盯着他(游戏中只要选中玩家,角色的视线和头部就会自动朝向对方的面部),她很热情的向我私聊道:“您好,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啊,没有。您在这里负责接待玩家吗?”


“对的呢~主要是在客人进剧场的时候指引他们检票,在结束后提醒致结束词啦~”风灵苌星的角色是一个敖龙族少女,言语之间我仿佛真的可以看到她因为开心而翘起来的尾巴。

“那也就是说要一直坚守在这里吧?”


“大部分的时候是这样的。不过有的时候观众会掉线,再登录的时候就会出现在屋外,这时候我就会带他们下楼找座位,就不在这里啦!”她略微思索,很快地回答了我。

再这样交流下去似乎会打扰到她的工作,在简单道谢之后我走下了楼梯。楼梯下方是一个检票口,提前入场的观众们早早就自觉地在窗口前面排起了长队。自发形成的队伍不断延伸到楼梯口,而后面进来的人也非常自觉的排在前一个玩家的后面。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在《魔兽世界》中听说过玩家排队互相礼让任务怪的做法,这次《最终幻想 14》的玩家们的礼仪也让我着实感动了一下。

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玩家们在踏入房间后都很自觉地将“跑步”切换为“走路”。大家不急不躁,礼让有序,让我恍惚以为自己踏入的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剧院。井然的队伍让检票的速度大大加快,很快就轮到了我,我将手头上的门票——一个由工作人员制造出来的“虎眼石”交易给了检票员。因为素材上面写着制作者的名字,自然也就有了额外的“防伪”功能。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先入场的玩家们已经开始找到合适的位置坐下,我也抓紧挑了一个居中的位置。回头一看,二楼还有为VIP设置的雅座,看来这剧院“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虽然游戏允许角色模型互相重叠,但大家仍按照事先划分好的座位依次就坐。有趣的是,有一些带着亲友来看的玩家们,体型小的种族会选择坐在体型大的种族腿上,看起来还真有种全家福的感觉。

又过了一小会,一位名叫“举个栗子酱”的工作人员走上舞台,开始为大家宣讲注意事项: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欢迎大家来到天海座剧院。本次演出的剧目改编于黑泽明导演的同名电影《罗生门》,原作为芥川龙之介的小说《罗生门》与《竹林中》。请各位观众在演出时不要大声喧哗,文明观影。在观影过程中请关闭情感动作的文字提示,本次演出分为正中舞台及副舞台花道。本次表演建议各位观众将聊天框移动至自己方便观看的位置并且放大字体。建议开启技能特效并调大背景音乐与音效,同时将显示设置调整为普通以上。请勿录制或直播,还请各位见谅。祝大家观影愉快。”


我一边按照建议调整自己的游戏UI,一边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这舞台剧竟然改编的是大师作品,在“小破游”中举办的这场舞台剧到底能否驾驭得了这样一出充满阴谋和翻转、以多视角来展开叙事的名作,我心里还真有点儿没什么预期。不过一想到在4.0版本中就已经加入了很多和风元素的道具和服装,演出的效果应该不算违和吧。

伴随着屋内灯光渐渐暗下来,舞台剧正式拉开了帷幕。周围的玩家们开始鼓掌,坐在电脑前的我也不由得集中起精神来。

背景音乐传来了阵阵蝉鸣,一束灯光打在了从左侧的副舞台登场的织田三郎身上,此时的他已经化身为了主人公之一的“左京大夫”。光线造成的明暗对比,使得舞台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游戏中提供了背景音乐播放和房屋室内照明的功能,只是没想到也能被剧团成员们利用到演出之中。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电影之神”黑泽明所执导的《罗生门》,讲述的是一起由武士被杀而引起的一宗案件 —— 在案件发生后,涉案的人们之间互相指控对方是凶手,导致事情的真相变得扑朔迷离。在故事中,强盗多襄丸、武士的妻子真砂、樵夫、借武士的魂来作证的女巫都怀着各自的目的竭力维护自己,为办案的左京大夫提供了美化自己、让事实真相各不相同的证词。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左京大夫与警备奉行两人面对面跪坐着讲述事情的展开。而此时的舞台上,饰演盗贼多襄丸、武士和武士妻子的角色也接连登场。通过对话与游戏中的表情动作相互组合,角色们将人物各自的喜怒哀乐,甚至连内心波动和小动作都完全展现了出来。除了角色没有办法发出真正的声音以外,这舞台剧的演出效果还真觉得有些啧啧称奇。

扮演武士和盗贼的是猫魅族男性角色,扮演武士妻子的则是敖龙族的女性角色。熟悉《最终幻想14》的玩家们早已经对这些角色“眼”熟能详,而通过角色来表演的舞台剧也就对玩家们有着非常强烈的亲和力和代入感。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你和我的丈夫一样,也不过是个废物罢了!如果你们还觉得自己是个男人的话,就该拿起武器来对决!”

扮演武士妻子的龙娘突然手指盗贼高声大喊。只见盗贼掏出武器,与使用日本刀的武士在台上打作一团。特效与音效相互交织,即便是日常打本中早已熟悉的技能,在舞台上却又被赋予了别样的含义,看起来也是饶有趣味。

我曾经预想过这出舞台剧的表演形式,但没有料到通过发挥玩家的聪明才智,还能够实现出这么多姿多彩、充满观赏和趣味的表达方法。明明只是基于一款网络游戏中所提供的系统,这群玩家却通过组织、上演了一出玩家自己打造的舞台剧。

虽然确实不同于坐在现实的剧场中的感觉,但观众们却能从演员的走位,灯光的淡入淡出,主副舞台的转换中体会到不同寻常的真实感。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到场的观众也没有来回走动或做出其他的动作。即便只能通过角色来判断其他玩家的状态,但在四十分钟的演出过程中,没有一位玩家变成“离开”的游戏状态 —— 就像每一位玩家都正坐在真正的坐在剧院中,沉浸在精彩的演出里一样。

“可恶,若是任何人都不值得信任,这世界和地狱又有什么区别?”

“人所做的事根本就是无法琢磨的。可还有你这样为此事而苦恼的人,想必人性也并不是无药可救吧。啊,雨停了。”

演出结束了,伴随着全体演出人员的登台谢幕,来自观众的掌声、欢呼声似乎要冲破剧院的屋顶。大家拿出烟花、香槟这些道具,毫不吝啬地为他们献上感谢之情,也有的玩家冲上舞台跟喜欢的演员合影留念。

与现实不同的是,在游戏中的玩家们似乎表现得更加热情,与演员之间的距离也就更近了一步。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随着人流退场,我看着其他的观众在剧院门口的留言簿上留下各种观后感,不停地回味在电脑前发生过的这些有趣而生动的画面。

不仅仅是演出那么简单

“雪豆老师,感觉怎么样?”似乎是忙完了送客的织田三郎跑跟我打了个招呼。


“确实太有趣了。”我不由地对他做出了一个赞赏的表情。“三郎老师感觉这次演出满意吗?”


“如果是问演出效果的话我挺满意的,毕竟是我写的剧本。”三郎哈哈大笑地回答道。

“织田三郎压榨员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其他的工作人员们从房间里一并走了出来。看到我坐在门口跟三郎说话,大家也纷纷围了上来坐在一起。像是总结大会,又像只是为了闲谈,来缓解一下之前演出所带来的紧张情绪。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不过这次因为种种事故,导致导我们的公演时间一再推迟……甚至女主的号都丢了!”织田三郎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今天演出也出现了一些紧急事故,比如第一场的时候一位演员一直在‘心电图’(指玩家掉线的时候头上所显示出的红色图标),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所以就只好关灯等待了一会,时间过长的话就只好让人在公屏给大家道歉了。”三郎的话给人一种“今天的公演成功是来自于上天的眷顾”的感叹。

“不过演出时长这么长,排练时间也还蛮久的吧?”


“因为大家大多数是学生嘛,总是会遇到比如什么期末考啊,开学季啊等一些事情。结果后来又疫情什么的,所以我们公演时间推迟了很多次,原本准备1月公演的,到现在才公演。”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我看到有这么多复杂的走位和动作。那排练什么的,应该挺辛苦的?”借着这个话题,我便追问了下去。

“我先说!”担任武士妻子演员的龙娘“镜桑miro”先举起了手。“排练的时候还是有些小失误的啦!一开始总会有不熟悉台词导致节奏混乱什么的,但是后来我们也慢慢熟悉对方,所以就没出现过这些问题。”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在公演的过程中,排练中出现的这些问题很奇迹地都没有出现过。大家有了默契,配合的都很好!”跟刚才在舞台上表现的冰山美人相比,眼前的这位黑发龙娘现在则是一位活泼开朗的少女。

“那台上演出的时候紧张吗?”


“我的手,在上台的时候,会·变·冷。”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不过上一次的舞台演出《千本樱》也是我出演的女主角,所以也算是习惯了吧。”

织田三郎接过话茬:“这次排练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吧。有些时候协调时间也比较麻烦,因为有些人在实习,每次下班都要拼命赶回来。一切都是靠大家自发组织、统一时间。”

“这次的演出,感觉工作人员也有不少啊……”我仔细回顾了一下所看到的工作人员个数。“好像有十几位?”


“整个剧团有42位。”

“这么多?!”


“大家基本都是轮班的。演出的分工都是在当天先确定谁都有空,然后逐步安排下去。像是录像,灯光,音乐,售票检票之类的……还请到了画师来画画哈哈哈。”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仅仅是一场只发生在游戏中的活动,却包含了从参演人员到舞台装修、后勤保障、对外宣传等一系列人员。看到围坐在一起的STAFF们,我这才发现他们都来自不同的服务器。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这些五湖四海的玩家们走到了一起呢?

“我是一开始在群里问,我想弄个剧院有没有人一起来。然后就找到了,接着就在我部队房排练。再到后来找到有人肯借我们部队房,就开始装修。有些玩家进同好会群的上一秒还是客人,下一秒就成为员工了,哈哈。”三郎做出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幸好大家都挺愿意帮忙的。”举个栗子酱说道。“主要是会有些客人会好心帮我们优化一些工作流程。”

我稍微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些其他的玩家不单单只限制在“观众”的身份,也能够参与到演出中——不需要去进行专业的演出培训,更不需要自身具备演出的天赋。只要对舞台剧感兴趣,任何人都能够轻轻松松地参与其中。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而且有一位客人是看过我们的上一部剧,然后第二天就去医院生孩子了……”三郎补充了一句。

“什么?”我又大吃了一惊。

“这次来剧院也是早早就过来排队,还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对我们说‘这次能来看剧就没有遗憾了’。”

除了现实生活以外,在游戏中的玩家们,因为参与了这样一场活动,而又多出了另外一层“观众”的身份。被演员们精彩而用心的表演所打动,观众也自然毫不吝啬自己的热情与喜爱。观众与演员之间的隔阂,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因为有着对游戏和RP同样的爱好而得以消除,也就显得如此亲切而又真诚了。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那么大家对之后的剧团发展有什么想法呢?”我看天色已晚,最后决定以这样一个提问结束今天的采访。

还是女主角镜桑miro先举起了手:“如果可以,我想要继续演下去!”


担任多襄丸主演的猫男织田千对我说道:“我喜欢扮演另外一个自己。”


名叫Estina的工作人员思考了一下:“随着新服务器和玩家的涌入,近期也能看到很多话剧爱好者,音乐爱好者聚集在一起。想要试试更多的演出形式。”


负责这次剧场装修的“工具人”林卯月表示:“我只收装修成本费,下次我还要来装!”


织田三郎最后总结到:“原本是想继续以日本文化为题材继续写新的剧本,不过光这样感觉也有点单一同质化,所以之后可能会有不同风格的吧……我说,不要催我写剧本啊!”


大家一起放声大笑了起来。

虚拟世界中也会有最真实的快乐

在《最终幻想14》的国际服里,就有着玩家们自发组织起的各种各样的RP活动。日本的玩家曾经举行过定期举办“《最终幻想14》历史学”、“日本麻将入门”等学术讲座,也有过“海边平角裤游行”等这种全民皆可参与的庆祝活动。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而在运营数年的国服中,玩家们也开始意识到RP玩法的乐趣,并自发举办了“妖精语讲座”、“交响乐会”等活动,甚至还有“狼人杀”、“密室逃脱”等五花八门的RP店。较为轻度的RP店成为了很多国服玩家认识这一玩法的新起点,但同时对于RP规则所带来的争议,也是一件时有发生的事情。

对于想要真正地参与到RP玩法中的玩家而言,在享受着在建立在游戏基础之上的另外一层趣味的同时,却也同样需要遵守一些只属于RP玩法的“潜规则”:建立RP玩法的玩家(店方)和参与RP玩法的玩家(顾客)必须要在意识上达成一致,也就是说要“讲规矩”

作为参与RP玩法的玩家,需要意识到自己在RP玩法中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处于怎样的“位置”。RP玩家不仅要让自己沉浸在RP的乐趣中,同样也要恪守自己“不破坏他人体验”准则。虽然网络的特殊性给与了玩家们充分的展现空间,但是在RP玩法中,既然要遵循“角色扮演”的规则,就势必要牺牲一部分在游戏中的自由度 —— 毕竟在别人的演出舞台上到处乱跑的行为实在是一件太扫兴的事情。

而对于建立RP玩法的玩家而言,无论是剧院音乐,还是占卜茶点,在同样自由的空间里,除了如何给大家带来舒适的空间,能够让大家更加感受到RP玩法的乐趣以外,所举办的活动是否会有伦理道德上的风险,店方也同样承担着沉重的责任,甚至是封号的风险。毕竟,现实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沟通过程中一帆风顺。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但即便是有诸多规矩和不便,为什么RP玩法会在《最终幻想14》中被发展起来呢?个人认为《最终幻想14》的RP玩法与《魔兽世界》、《Ever Quest》等美式MMORPG的不同之处在于:《最终幻想14》中的RP玩法可能更加具有现代感,也更容易让没有接触过玩家带入其中。例如玩家举办的“历史讲座”,任何只要在现实生活中有听课经验的玩家都能够轻松参与,而音乐会更是大家日常生活中都非常喜欢的活动,搬到游戏中也更容易被玩家所接受。

植根于游戏中的快乐也会进一步反馈到游戏本身,让玩家更加喜爱“艾欧泽亚”这片土地。为了让玩家们更好地参与其中,制作人吉田直树也对许多有关游戏中的生活系统进行了改动和强化(例如新版本中增加的乐器合奏和家具交互指令) —— 从游戏中的几次版本更新内容来看,不仅是重视,制作方也同样更鼓励玩家们去尝试RP玩法。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我无意去挖掘那些喜欢RP玩法的玩家们的背后是一个怎样真实的人,哪怕是与日常行为截然相反的玩家,归根结底都能够在游戏中找到自己最合适的“快乐”。无论是喜爱RP玩法的玩家,还是以其他方式进行游戏的玩家,大家的区别只有选择了不同的游戏方式而已。

从走进被装饰成酒吧的房间起,玩家与玩家之间,就被赋予了“店主”和“顾客”的不同身份,开始了新的交流,创造出了人与人之间新的羁绊。

这些轻度的RP玩法,给玩家们带来了根基于游戏又超越了游戏的乐趣,也让玩家们感受到这个“虚拟”的世界中,也同样包含着令人感动和快乐的“真实”——正如最一开始所说,“现实”与“虚拟”的边界,在此时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因为周围的大家都很优秀,所以一起合作能学到很多!和大家在一起,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了不起!

我觉得很开心,能认识到这么多有趣的人。

真的很感谢大家的付出。

如果三郎老师继续来找我的话,我会继续演下去的。

……

截稿前,听说织田三郎自己筹划的RP店就要开业了,“我想开个和风料理亭,就那种只要累了就可以来坐坐的这种。当然了,以后也想试试RP店和RP演出结合的方式……”

收起他的来信,我一想到这个艾欧泽亚大陆中创造着崭新快乐的可爱玩家们,纵有千言万语,最后大脑中却也只能浮现出那句《最终幻想14》玩家们耳熟能详的口头语:

“这游戏收你们一个月88块钱真是亏大了。”


在《最终幻想14》里,我竟然看了一场舞台剧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Steam 《Chinese Parents(中国式家长)》 PC中文版游戏 国区礼物

Steam 《Chinese Parents(中国式家长)》 PC中文版游戏 国区礼物

24元起

《Plants vs. Zombies GOTY Edition(植物大战僵尸年度版)》 PC数字版游戏

《Plants vs. Zombies GOTY Edition(植物大战僵尸年度版)》 PC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Steam 《The Scroll Of Taiwu(太吾绘卷)》 PC中文版游戏 国区礼物

Steam 《The Scroll Of Taiwu(太吾绘卷)》 PC中文版游戏 国区礼物

56元起

Steam 《SCUM (人渣)》PC数字版游戏 标准版

Steam 《SCUM (人渣)》PC数字版游戏 标准版

52元起

《古剑奇谭:徽章礼盒》(2DVD 典藏版)

《古剑奇谭:徽章礼盒》(2DVD 典藏版)

159元起

《(The Forest)森林》PC数字版中文游戏

《(The Forest)森林》PC数字版中文游戏

47元起

《Overcooked! 2》PC数字版游戏

《Overcooked! 2》PC数字版游戏

58元起

《Undertale(传说之下)》PC数字游戏

《Undertale(传说之下)》PC数字游戏

32.04元起

《Doki Doki Literature Club!(心跳心跳文学部)》PC数字版游戏

《Doki Doki Literature Club!(心跳心跳文学部)》PC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Planet Coaster(过山车之星)》PC数字版游戏

《Planet Coaster(过山车之星)》PC数字版游戏

122元起

《亿万僵尸》PC数字版游戏

《亿万僵尸》PC数字版游戏

12元起

《Besiege》(围攻)PC数字版游戏

《Besiege》(围攻)PC数字版游戏

21元起

《杀手:代号47》PC数字版

《杀手:代号47》PC数字版

37元起

《星露谷物语》数字版游戏

《星露谷物语》数字版游戏

48元起

《木筏生存》PC数字版游戏

《木筏生存》PC数字版游戏

68元起

《Sid Meier‘s Civilization VI(文明6)》PC数字版游戏

《Sid Meier‘s Civilization VI(文明6)》PC数字版游戏

60元起
1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