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log 篇七十三:一个巴厘岛包车司机的2020

2020-12-31 19:23:20 78点赞 52收藏 54评论

创作立场声明:祝大家2021健康快乐!

普图(Lenju Putu),80后,狮子座,巴厘岛岛民,虔诚的巴厘印度教教徒,我的朋友。

曾做过洗车工、洗碗工、园丁,近几年一直在做职业包车司机,只接待中国人——巴厘岛上中国游客的数量足以养活大部分巴厘岛包车司机。

2020对我们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包括你,包括我,也包括他。

一月

我们互致新年快乐。

Putu说他最近有点小忙。虽然巴厘岛正处在雨季,但也许是元旦放假的关系,仍然接到好几单中国客人的预约。

这其中两单还是我导的流——读者读了我在巴厘岛的故事,向我索取Putu的联系方式并向他预约。

Putu对我表示感谢,说会给我“回扣”。我拒绝了。

“你好好招待,不要乱加价,他们想兑钱就带去汇率美丽的换汇点,想买特产就去正规市场,不要坑骗欺瞒就好。”我这样说。

我第一次去巴厘岛时,就被第一个看似忠厚的司机坑得不轻,而Putu是我雇佣的数个司机中内心最纯良的一个,加上旅途中聊天也投机,我们也因此成为朋友。

中国同胞出门在外能少被坑骗,诚实的从业者不善巧言令色也能获得更多生意,这两点都符合我的心愿。

嗯~世界真美好。

一个巴厘岛包车司机的2020

Putu元旦发的朋友圈:新的一年我想减肥,但我又管不住嘴。

二月

我像是得了强迫症,每隔一小时都要去刷一下疫情。眼看着刺眼的红色一步一步蚕食中国各个省市,直至全部。

Putu让我多加小心。

我说我就待在家里,哪儿都不去,巴厘岛的冲浪计划已经从年度许愿单中划去。

可能是为了舒缓我的压力,Putu发了不少来自岛上的沙雕视频。

一个巴厘岛包车司机的2020


这是Putu发给我的一段。一个女人大胆突破斗鸡场没有女人的界限,hold住全场目光。她的方式就是在斗鸡时跃入赛场,搔首弄姿,翩翩起舞,逗得观众前俯后仰。

虽然中国人民生活在未知病毒的阴翳下,禁足于提心吊胆的惶惶中,但是那座岛上的日子,一如既往地平静与开心。

我们曾经共享同一个世界,如今却像在两个次元。

当然,Putu的生活实际上还是受到了影响——不再有中国客人,本来一年到头不停歇的汽车赋闲在家门口,干脆用来教弟弟学开车。

一个巴厘岛包车司机的2020

Putu乐观地认为这一切只是暂时的,要不了多久,生活的车轮将会重新运转起来,生活将会回归正常。

三月

3月3日,Putu发来新闻截图,告诉我2名印度尼西亚人阳性。

一个巴厘岛包车司机的2020

他有点慌张,因为岛上有司机最近接待过来自本国疫区的游客。

但是他告诉我巴厘岛不会沦陷,“我们的岛屿被祖先和神灵庇佑。”

这话与其说是说给我听,倒更像是一种自我安慰。

但我琢磨,巴厘岛没准真的不会有事——如果corona病毒像sars一样不耐高温,那么巴厘岛全年的天然高温相当于为岛屿安装了一个防护罩。

但是很不幸,这种猜想很快被现实推翻了。

月底,Putu问我中国情势如何。我说还处在疫情期,但是得到了控制。

Putu发来三个一列哭泣的脸,“你们控制了,我们的噩梦才刚开始。”

巴厘岛沦陷了,病例数以几何级数的阵仗与日俱增。

四月

巴厘岛已经140例了,在可见的未来日子里只会更糟。

岛民们都是虔诚的教徒,每周都有固定的仪式要执行,自我隔离无异于阻碍他们将祛病消灾的心愿告诉神灵。

冲突就这样产生了。警察在街上驱赶宗教游行的阵列却屡禁不止,网上岛民分成两派互相攻讦——虽然他们的心愿是一样的。

温吞吞的Putu没有加入这次乱哄哄的对垒,就他这性格,加入谁谁输……但他又一时找不到什么可以做的事。

斗鸡竞技属于人群聚集,已被明令禁止,他只好跟着弟弟卖肉丸子。但是弟弟的肉丸子生意其实并不需要他帮忙。

五月

噩梦延续。

我有一个朋友滞留在巴厘岛,被同样回不了国的西方人当街辱骂。

我把这件事告诉Putu。

Putu的表现像个傻子:“为什么啊?”

“因为他是中国人啊。”

“所以呢?”

我服了。因为疫情在中国爆发,自然迁怒于中国人,这样的想法在他脑子里完全不存在。

我问Putu,你的积蓄还够日常开销吗?

Putu说自己没有积蓄。之前每个月所得,除了日常开销,其他都用来还车子贷款,本来再开个三年,车子贷款就差不多能还清,继而着手实现买一栋房子的人生终极梦想。

现在这个梦想已经不敢再想,坍塌到只剩一地废墟。

六月

Putu发来一首歌,问我好听么。

Widi原创的印尼歌00:0002:54未加入话题


我说不错,印尼流行乐的调调。

原来是他弟弟Widi自己写自己唱的。

岛上大家都好无聊,万业凋敝,租个录音棚也白菜价了。从小听F4的弟弟就写了首歌去录,也算圆了一个明星梦。

发到网上,几天只收获一个赞,我看不过去,加了一个。

七月

Putu:“老哥,我这里1600例了。”

我:“整个印尼1600例?”

Putu:“不,仅巴厘岛1600例。”

我:“哦,我这里也有坏消息。”我把朋友圈刚看到的洪涝灾害视频发给他。

人生不易,两个猛男隔海叹气。

巴厘岛的天蓝蓝,忧愁的Putu放起了风筝,线放得远远,像是要把忧愁放飞到九霄云外。

八月

Putu失踪了。

九月

Putu就回了一句问候,有气无力。

十月

Putu还是爱理不理,我寻思着我也没得罪他啊?

十一月

Putu多解释了一句,说因为没有中国顾客,也就不大上微信了。

然后发了一个哭唧唧的表情。

话说他今年真的很爱发这个表情,是猛男专用表情无疑了。

一个巴厘岛包车司机的2020

朋友圈里,晒的都是他对从前的缅怀。

十二月

Putu告诉我:他熬不住,把贷款买的车卖了。

这也是前几个月自己一直消沉、不爱理人的原因。

“如果有生意我先去租车行租车来开,我原来也这样做过。”

一切又要从头再来,但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时候才能从头再来。

在他自己贷款买车之前,他曾在一家包车公司做雇员。原公司的老板为人不实诚,Putu这才出来单干。

2020年,这个老板欠了他的工钱后消失了,可能跑到爪哇岛或者雅加达去了。

“多少钱?”

“100美元。”对他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开始帮他出谋献策,比如可以从爪哇岛搞一些纯正的燕窝来卖到中国,中国燕窝需求大,我可以帮他挂挂广告。

他没答话。对他来说,不熟悉的领域不会轻易去碰。

“我要去卖水果了。”忽然有一天他这样对我宣布。

12月31日,Putu发来视频,自己正在父亲的地里种木瓜和香蕉。

一个巴厘岛包车司机的2020

镜头里的他瘦了一大圈,曾经许下的新年愿望想不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实现。

“种水果能赚多少呢?”我问。

“一颗木瓜树能产5-6公斤果子,每斤果实能卖5000印尼卢比。”

我算了一下,5000印尼卢比也就两块三毛人民币。

好在巴厘岛上水果长得很快,就像我们对于2021年的希望,在现实的压制下变得渺小,却不妨碍它迎着光茁壮。

展开 收起
54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52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