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能源车企会比想像更凄凉

2020-02-13 19:57:43 1点赞 3收藏 5评论

两年前,众人都说,2020年将是各家造车新势力、新能源车企的决战时刻,因为大部分新能源车企的产品都已经落地,将进入销售阶段。可是万万没有想到,2020年的开局的疫情,让新能源车企的“决战时刻”成为了“至暗时刻”。

2020年第一季度,大量新能源车型开始交付周期,这其中包括已经发布价格的特斯拉国产Model 3、爱驰U5、威马EX6等,也有即将发布的天际ME7、哪吒U、零跑T03、广汽蔚来合创007、小鹏P7等等。另外算上刚刚迈入交付期的理想ONE、Aion LX等,不下十数款车型在第一季度的交付会受到明显的影响。

根据蔚来公布的交付数据,2020年1月蔚来品牌整体交付量达1598台,同比下降11.5%,其中ES6交付1493台,ES8交付105台。不过按照蔚来的说法,由于1月份的有效工作日只有16天,其日均交付达到了100台以上,同比提升22%。


2020年,新能源车企会比想像更凄凉


蔚来的下滑幅度已经是新能源车企中比较好的了。1月份新能源车销量的准确数据还没有出来,但是据相关统计,整月销量数可能在4.85万辆左右,下滑了52%。同时,1月动力电池装机量约2.32GWh,同比下降53%,这也是和新能源车销量扣得上。

实际上,由于新能源车企目前的运营状态大多是支出远大于收入,整个产业链的运转逻辑也是依靠出行公司的合作,因此新能源车企受到的冲击并不仅仅只在第一季度,冲击的深度远不止于销量归零这么简单。

01

私人电动车销量必将大降

尽管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动车开始强调长续航以及高速行驶过程中的充电便利性,但此次疫情过后,预计对电动车的私人用户销量的冲击会比较明显。

这次疫情展示了一个很突然、但是却很必要的用车场景:公共交通的中断,以及考虑到交通过程中的感染问题,用户如果要驾车长途远行,纯电动车显然是不可行的方案。对于跨省级,甚至仅仅是远程跨市出行中,纯电动车的缺点在今年春节期间都受到了放大。这样的认知将明显让消费者再度思考纯电动车,尤其是家庭仅有一款车的情况下,纯电动车型是否能够提供足够的“避险需求”。

与此同时,由于纯电动车在中国市场大多还是聚焦于豪华、高端区隔,价格在20万元以上,这也将是减少私人消费的一个原因。

此次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显而易见,低收入人群、劳动力人群可能会得到更多的工作机会,然而中小企业中的中产阶级或许会受到冲击。企业的裁员和收入降低都将成为中产阶级担心的事情,这一顾虑将大幅降低中产阶级的支出,类似于电动车这样非必需的“负债”就会成为第一排除的选项。一旦原来的豪华车潜在群体不消费电动车,这些新能源车企将损失掉大量的私人用户,整体营收受到很大影响。


2020年,新能源车企会比想像更凄凉


可能相对影响较小的车型是插电式混合动力或者增程式混动,然而造车新势力除了理想ONE之外基本都没有这两类车型,或许李想能抓住一丝发展的机会。

02

网约车冲击销量

相比于私人用户销量的下降,真正对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打出“一记重拳”的是在此次疫情中受到重创的网约车产业。数据显示,2019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中,有差不多45%的份额是由单位用户购买,而这些“单位用户”主要是网约车和出行公司,网约车公司是新能源车最稳定的需求方。

相关数据机构调研,受疫情影响,在春节期间网约车日活量下降了五到七成,有业内人士表示实际下滑量可能更大。


2020年,新能源车企会比想像更凄凉


网约车日活量下滑,意味着出车量大幅减少,网约车司机将没有收入。在网约车产业链上,大量司机都是通过月租的方式向网约车提供公司租赁,随着出车量大幅降低,网约车司机都已经不再租赁车辆。加之网约车公司更多是通过融资租赁方式购车,司机弃租则进一步影响到网约车租赁公司的现金流。随着租车公司的现金流断裂,将无法采购新的车辆,意味着新能源车企最大的需求消失。

此外,一旦网约车租车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其通过融资渠道购买的车辆都将涌入到二手车市场,这对新能源车的新车销售也会起到显著影响。

03

生产、研发进度受阻或达3个月

由于疫情基本上延缓了2月份的复工时间,大部分省市还进行封闭管理,以及部分海外航线也遇到了停飞,这些问题将进一步延缓新能源车企的生产、研发、销售进度。

新能源车企是最积极开展“线上购车”和“直播购车”的企业。这一方面得益于新能源车有足够的话题性和新功能,另一方面也在于新能源车的价格相对稳定,没有太多的折扣,可以实现线上下定。不过从实际效果来看应该订单数寥寥,主要原因还是新能源车都是新兴事物,仅仅通过线上传播远远不能解答消费者的疑虑。

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生产问题更为具体。部分车企已经提前于去年底发布了新车,可是现在却面临无法交付的情况,对于车企而言充满着更大的不确定性。首先,因为交付日期的拖延会让消费者直接弃定;其次,晚一个月交付意味着现金的消耗多一个月,没有车辆交付就没有现金的回流,一旦交付晚三个月,企业或许就可能资金链断裂。

此外,疫情还会影响到那些尚未发布新车的研发进度。一位车企研发人员透露,此次疫情对研发测试的影响可能超过了他们的预期,一款车的研发可能会延缓三个月。同样关键的还在于恰好这次疫情影响到了整轮冬季测试,如果要赶进度则必须前往新西兰等地的测试场地完成,这样又是一大笔花销。


2020年,新能源车企会比想像更凄凉


对于部分计划在今年下半年、甚至第四季度交车的新能源车企来说,研发受阻意味着交付期可能拖延到2021年。而2021年是什么样的年份呢?这一年大众MEB将在中国可能有百万辆级产能,通用、福特这些巨头的纯电动车都会投放到中国市场,而特斯拉这样的龙头车企甚至可能在中国年产30万辆。也就是说,一旦错过了2020年这个节点,基本上新能源车企就很难成功了。

04

融资成为当前最大任务

需求下跌、生产研发进度受阻,对于新能源车企而言都已经无可避免,现在唯一能够做的是找到融资来渡过这轮“冰河时期”。

据蔚来透露,他们近期刚刚完成了一轮1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以股票折价25%的条件换取了一年期的零利率贷款。尽管这1亿美元和之前传闻的蔚来希望找到10亿美元的股权融资相比大大缩水,不过这笔费用至少换来了三个月的周转期,对蔚来坚持下去还是很关键的。


2020年,新能源车企会比想像更凄凉


另一方面,小鹏汽车何小鹏也在社交媒体上也有意无意透露了“小鹏不差钱”。何小鹏表示他持有大量的特斯拉股票,言下之意是他可以通过套现特斯拉股票来维持小鹏的运营。按照的特斯拉之前800美元到900美元的股价来看,何小鹏如果出手10万股特斯拉股票,就能够有八九千万美元保持小鹏的运营——如果对“大量”有一个更乐观的定义,或许何小鹏所持有的特斯拉股票达到百万量级。

如果说蔚来和小鹏还有融资的底气,那么更多数的新能源车企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对于大部分新能源车企来说,它们可能无法见到2021年的日出,现在它们需要做的,必须是给自己找到一个足够粗的“大腿”,确保品牌有最低限度的生存机会,即便是被收购也在所不惜。

撰文|钱大友

图片|网络

编辑|白术

审校|兰青青

展开 收起
5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3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