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2021-05-13 16:12:00 3点赞 10收藏 0评论

滴金酒庄就像一座被保护起来的纪念碑,人人都知道它,但真正见(喝)过它的只有寥寥几人。

——亚历山大·路-萨鲁斯(Alexandre de Lur-Saluces)

在忠诚的甜渣党心中,滴金酒庄(Chateau d'Yquem)在葡萄酒世界的地位堪比艺术领域的蒙娜丽莎,是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神作。这座历史悠久的酒庄,最早可追溯至12世纪,已经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发展了900多年。

但实际上,直到18世纪时,它才真正开始显露锋芒——当时,转手过多个家族的滴金酒庄被路-萨鲁斯家族(Lur-Saluces)所拥有,在之后200多年的时间里,经过路-萨鲁斯家族数代人的打造,滴金酒庄一步一步登顶王者之位——

可以说,没有路-萨鲁斯家族,也就没有今日的滴金酒庄。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靠「倒插门」成就了甜酒帝国

路-萨鲁斯家族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1291年前的十字军东征时期就定居在波尔多了。不过,那时路-萨鲁斯家族还只是来自德国弗兰克尼亚地区的路(Lur)家族,路-萨鲁斯家族真正的起源,其实来自于一次完美的「倒插门」——

1586年,吉恩·路(Jean de Lur)与萨鲁斯伯爵的女儿——凯瑟琳-夏洛特·萨鲁斯(Catherine Charlotte de Saluces)结婚后,后代才开始改姓「路-萨鲁斯」。

▲ 《十字军渴望耶路撒冷》▲ 《十字军渴望耶路撒冷》

▲ 《十字军渴望耶路撒冷》

路-萨鲁斯家族不仅从婚姻中收获了自己的姓氏,还从中收获了一整个葡萄酒帝国。

从15世纪开始,路-萨鲁斯家族迎娶了多位其他家族的女继承人,直到19世纪,滴金酒庄(Chateau d'Yquem)、珐歌酒庄(Chateau de fargues)、马乐酒庄(Chateau de Malle)、菲悦酒庄(Chateau Filhot)、古岱酒庄(Chateau Coutet)以及Uza地区的一部分葡萄园,都成为了路-萨鲁斯家族的财产。

但是,酒庄多也就罢了,关键是他们还特别努力,认真经营每个酒庄,把这些靠婚姻拥有的庄园土地,生生打造成了路-萨鲁斯家族的甜酒帝国!

▲ 绘制:酒斛网 vinehoomedia.com▲ 绘制:酒斛网 vinehoomedia.com

▲ 绘制:酒斛网 vinehoomedia.com

可惜,到了今天,路-萨鲁斯家族却辉煌不再,唯一正统的继承人亚历山大·路-萨鲁斯(Alexandre de Lur-Saluces)仅拥有一座珐歌酒庄,管理的葡萄园面积还不到20公顷。

不过即便如此,亚历山大仍坚持着家族传统,酿造的甜白仍能代表苏玳乃至法国的顶尖品质。

▲ 亚历山大·路-萨鲁斯▲ 亚历山大·路-萨鲁斯

▲ 亚历山大·路-萨鲁斯

可是,如此庞大的葡萄酒帝国为何会分崩离析?想知道答案,还要从与路-萨鲁斯家族有关的这些酒庄说起。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嫁给两位国王的女人的嫁妆,滴金酒庄

中古世纪时,滴金酒庄所在的地区属于一个独立的王国,名叫阿基坦公国(Aquitaine)。阿基坦的女爵埃莉诺(Eleanor)是当时全法国最富有的女人,一生都十分传奇。

她的传奇之一就是嫁了两位国王——第一位是法国的路易七世,埃莉诺不满意和这位国王的婚后生活,主动提出离婚;后来又嫁给了英国国王亨利二世,这位国王开创了英国的安茹王朝,占领了很多法国的土地。

因此,滴金酒庄所在的庄园也跟着这位传奇的埃莉诺,从法国皇室辗转到英国皇室所有。直到1453年,才被法国收复。

▲ 阿基坦的埃莉诺▲ 阿基坦的埃莉诺

▲ 阿基坦的埃莉诺

1477年,蒙田(Montaigne)家族买下了这片庄园。这是一个靠鲑鱼和葡萄酒贸易发家的家族,1592年家族继承人去世后,庄园遂遭出售。

值得一提的是,1592年去世的这位家族继承人正是当时欧洲的大思想家——米歇尔-益康·蒙田(Michel Eyquem de Montaigne),他的思想对西方文化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就连大文豪莎士比亚的戏剧中都有他的影子。

▲ 思想家蒙田▲ 思想家蒙田

▲ 思想家蒙田

1592年,索瓦(Sauvage)家族买下了这片庄园。

索瓦奠定了滴金酒庄的基础,他们在这片庄园里盖城堡,1593年正式建成滴金酒庄;他们还在葡萄园里种上100%的白葡萄品种,并从1666年开始,酿造贵腐甜白。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前,滴金甜白已经声名远扬,深受王公贵族的喜爱。

1785年,索瓦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弗朗索瓦兹-约瑟芬·索瓦伊甘(Françoise-Joséphine de Sauvage d'Yquem)嫁入了路-萨鲁斯家族,滴金酒庄作为她的嫁妆,从此被路-萨鲁斯家族拥有。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弗朗索瓦兹-约瑟芬·索瓦伊甘是一位伟大的女性,被人们尊称为「伊甘夫人」。她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滴金酒庄,如果没有她,滴金酒庄很可能无法像现在这样出众。

这位夫人的前半生十分坎坷,17岁父母双亡,婚后第3年丈夫意外去世,只有2岁的儿子与她相依为命。在丈夫去世的第二年,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断头台成为贵族们的梦魇,传承百年的土地庄园纷纷遭到征收和拍卖。

身处残酷的革命时期,弗朗索瓦兹-约瑟芬并没有屈服。她独自坚守着路-萨鲁斯家族的珐歌酒庄、马乐酒庄、滴金酒庄和波尔多之外的葡萄园,甚至因为一直推迟上交土地而2次入狱,但也多亏如此,家族酒庄的历史才得以延续。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在弗朗索瓦兹-约瑟芬管理滴金酒庄期间,她致力于提升酿酒品质,修建了新的酿酒厂和酒窖,逐渐将滴金打造成一个国际闻名的高端甜白品牌。

如今全世界最贵的一瓶白葡萄酒——1811年份的滴金酒庄,便是她管理之下的杰作。这瓶酒曾被拍出117000美元(折合人民币近76万)的天价,罗伯特·帕克在1996年品尝时仍为它超高的品质所折服,最终给这瓶100多年前的酒打出100分满分。

如此高超的品质,也难怪当时驻任法国、后成为美国总统的托马斯·杰斐逊会说:“法国最好的白葡萄酒在苏玳,而苏玳最好的白葡萄酒在滴金酒庄。”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弗朗索瓦兹去世3年后,滴金酒庄成为1855分级中唯一的超一级酒庄。

路-萨鲁斯家族继续管理着滴金酒庄,并通过一系列切实的改革,让滴金酒庄在19世纪进入稳定繁荣的时期。但随后战争和根瘤蚜灾害的爆发,却让滴金酒庄在内的整个法国,都经历了不小的考验。

▲ 根瘤蚜▲ 根瘤蚜

▲ 根瘤蚜

一战和二战期间,滴金酒庄都被征用做军事医院,当时路-萨鲁斯家族的继承人——贝特朗·路-萨鲁斯侯爵(Marquis Bertrand de Lur-Saluces)就是这里的军官。

贝特朗对滴金酒庄做出了很大贡献,在很多关键的时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譬如在一战结束后的20世纪30年代,法国陷入经济衰退期,很多酒庄为了节约成本,缩短酿造时间,直接加糖勾兑。

但是滴金酒庄没有这样做,依然坚持传统和品质,也因此在国际上获得了越来越高的声誉。

▲ 贝特朗·路-萨鲁斯伯爵▲ 贝特朗·路-萨鲁斯伯爵

▲ 贝特朗·路-萨鲁斯伯爵

1968年,贝特朗·路-萨鲁斯伯爵去世后,由他生前指定的接班人——亚历山大·路-萨鲁斯(Alexandre de Lur-Saluces)继承了滴金酒庄。

亚历山大是贝特朗的侄子,既是传统的继承人,也是新潮的开拓者,被人们尊敬地称为「苏玳王者」。

但是,亚历山大并非在一开始就如此光鲜。在他刚接手滴金酒庄时,扑面而来的是高昂的遗产税、波尔多葡萄酒贸易危机和一连串糟糕的年份,这些几乎将他压垮。可即使如此,他仍然坚持严格管理酒庄,并终于熬到1975年这个优良年份,才挽救了滴金酒庄。

在之后的20世纪80年代,滴金酒庄各方面都在他的管理下稳步提升,平均每年产量在66000瓶左右,好年份的产量则可以达到100000瓶。

▲ 亚历山大·路-萨鲁斯▲ 亚历山大·路-萨鲁斯

▲ 亚历山大·路-萨鲁斯

可惜好景不长,自从1991年起,路-萨鲁斯家族就陷入了同室操戈之中。据坊间传说,导致家族矛盾最主要的原因是亚历山大并非贝朗特的嫡系亲属,由他继承酒庄引起了很多家族成员的不满,最后家族成员干脆一同将旗下自己的股份出售。

到了1996年,LVMH集团出价1亿美元,从路-萨鲁斯家族成员手中买下滴金酒庄55%的股份。从此,亚历山大·路-萨鲁斯和LVMH集团开始了长达4年的谈判。

1999年,LVMH集团最终买下滴金酒庄全部股份,随后,波尔多酿酒世家吕顿家族的皮埃尔·吕顿(Pierre Lurton)被任命为滴金酒庄的新庄主。

▲ 皮埃尔·吕顿▲ 皮埃尔·吕顿

▲ 皮埃尔·吕顿

到此,路-萨鲁斯家族和滴金酒庄的命运已经交织在一起200多年了。

无论是战争、革命、自然灾害还是经济衰退,路-萨鲁斯家族都坚定守护着滴金酒庄,最终却因为家族内部矛盾,滴金酒庄落入他手。这样的结局,实在是令人唏嘘。

目前,滴金酒庄的葡萄园面积为100多公顷,主要种植品种是赛美蓉和长相思。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在苏玳产区,与路-萨鲁斯家族有关的酒庄可不止滴金酒庄一家。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那些年,路-萨鲁斯家族拥有的酒庄们。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路-萨鲁斯家族的遗珠

珐歌酒庄

1472年,皮耶尔·路(Pierre Ⅱ de Lur)和伊莎贝尔·蒙福尔(Isabelle de Montferrand)结婚,珐歌酒庄作为嫁妆,从此归属路家族。当然了,直到114年后,路家族才改姓路-萨鲁斯,但也不难窥见珐歌酒庄和路-萨鲁斯家族之间的渊源之深。

离开滴金酒庄的亚历山大·路-萨鲁斯回到珐歌酒庄,目前和儿子菲利普·路-萨鲁斯(Philippe de Lur-Saluces)一起管理着酒庄。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珐歌酒庄拥有16.2公顷的葡萄园,主要种植着赛美蓉和长相思。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30年代以前,珐歌酒庄的葡萄园里还以红葡萄品种为主——这也是珐歌酒庄没能在1855分级中得到等级的原因——直到1943年,珐歌酒庄甜白才有了第一个年份。

珐歌酒庄的产量很低,年产量平均不到1300箱。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马乐酒庄

1702年,厄特罗普-亚历山大·路-萨鲁斯(Eutrope Alexandre de Lur-Saluces)和马乐家族的女继承人结婚,他们的儿子皮耶尔·路-萨鲁斯(Pierre de Lur-Saluces)继承了马乐酒庄。

上世纪50年代,皮耶尔·路-萨鲁斯一直没有合适的继承人,因此将酒庄交给了表侄皮耶尔·布尔纳泽(Pierre de Bournazel)。目前,马乐酒庄由他的三个儿子管理。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 马乐庄主一家

马乐酒庄的葡萄园有28公顷,种植品种以赛美蓉和长相思为主,以及少量的密斯嘉岱尔(Muscadelle)。年产量大约在3500箱左右。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菲悦酒庄

1807年,安东尼·阿梅代·路-萨鲁斯(Antoine Amédée de Lur-Saluces)和菲悦家族唯一女继承人——玛丽-吉纳维夫·菲悦(Marie-Geneviève de Filhot)结婚,菲悦家族的菲悦酒庄和古岱酒庄因此均归路-萨鲁斯家族所有。

目前,亚历山大·路-萨鲁斯的侄子——盖布利尔·沃塞尔(Gabriel de Vaucelles)管理着菲悦酒庄。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 盖布利尔·沃塞尔

菲悦酒庄拥有62公顷的葡萄园,地处苏玳风土绝佳的坡地,主要种植着长相思、赛美蓉和密斯嘉岱尔等白葡萄品种。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古岱酒庄

法国大革命期间,罗曼·菲悦(Romain de Filhot)买下古岱酒庄,但在1794年,罗曼·菲悦作为贵族也被推上了断头台,此时他唯一的继承人玛丽-吉纳维夫·菲悦(Marie-Geneviève de Filhot)还不到4岁。玛丽成年后,嫁入路-萨鲁斯家族,古岱酒庄也因此成为路-萨鲁斯家族的财产。

1952年,罗兰家族(著名飞行酿酒师米歇尔·罗兰所在的家族)从路-萨鲁斯家族手中买下了古岱酒庄。后来,巴利(Baly)家族又于1977年从罗兰家族手中完成了古岱酒庄的收购。

1994年,罗斯柴尔德男爵集团(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 S.A)获得了古岱酒庄的独家经销权。古岱酒庄目前拥有38.5公顷的葡萄园,葡萄品种以长相思、赛美蓉和密斯嘉岱尔为主。

甜酒之王滴金,背后家族居然曾占据苏玳的半壁江山!

滴金酒庄经历了900年的历史,从传奇王后到路-萨鲁斯家族200年的兴衰。当你有机会品尝到滴金酒庄的传世佳酿的时候,不如在心里默念:

「A long life, Yquem,a long life …… 」

展开 收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2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2年

暂无报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3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3年

暂无报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5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5年

暂无报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1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1年

暂无报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09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09年

暂无报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07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07年

763.33元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4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4年

暂无报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6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6年

518元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08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08年

763.33元起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0年

Chateau Coutet(Barsac) 古岱酒庄 古岱酒庄(巴萨克)巴萨克赛美容甜酒 2010年

暂无报价

澳大利亚猎人谷红五星酒庄福斯特溪贼鸟西拉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 赤霞珠单瓶

澳大利亚猎人谷红五星酒庄福斯特溪贼鸟西拉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 赤霞珠单瓶

41.33元起

宁夏闽宁红酒 类人首L7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6支整箱装 品牌自营 贺兰山东麓产区

宁夏闽宁红酒 类人首L7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6支整箱装 品牌自营 贺兰山东麓产区

208元起

醉鹅娘 智利进口鸟酒白鸟干红葡萄酒梅洛红酒 6支箱装 750ml*2支装

醉鹅娘 智利进口鸟酒白鸟干红葡萄酒梅洛红酒 6支箱装 750ml*2支装

58元起

MONTES 蒙特斯 黑皮诺红葡萄酒

MONTES 蒙特斯 黑皮诺红葡萄酒

126.4元起

Great Wall 长城 特选9 橡木桶解百纳 干红葡萄酒

Great Wall 长城 特选9 橡木桶解百纳 干红葡萄酒

75.6元起

CHANGYU 张裕 金色葡园 优选级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CHANGYU 张裕 金色葡园 优选级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31元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0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