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2022-09-28 15:25:04 0点赞 1收藏 0评论

李洋《苏州在远方呼唤我》单频录像 "00:15:51" 1983-2021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一件作品,可以从距离一个人多远的地方开始?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1983年9月,在黄土高原上的内陆城市,山西太原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我拥有了一套少先队夏季队服,由清寒的上衣与短裤组成。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可是直到2021年7月27日,我才知道,它们由苏州刺绣童装厂(苏州宫巷106号)制作。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当时的懵懂,却并不妨碍它俩开始散射秘密的波。两股波形成了两个梦,并植入记忆。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其一,小学操场,建起成排厂房。她们加工蚕茧, 形貌从容又安详。她们被叫做“蚕花娘子”。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其二,蒙蒙烟雨,碧绿润泽中,我发现自己乘着一趟去往“苏州”的列车。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两个毫无来由,无法解释,却伴随38年的梦,将我推入迷惑的时空。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多年来我按照艺术教育惯用的腔调,将它们视作一些“碎片”,并满足于这样的碎片化艺术。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然而它们一再以种种形式呼唤,不是的!不是的!我却听不懂。他们便伙同更多“碎片”们,不惜把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曲折多舛,令人失望。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它们以此提醒我,一定要逃出虚无主义的窠臼,沉溺于碎片化表达,那不是你的归宿。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于是全观性、联系性、整体性冉冉升起,甚至不惜全方位吸收曾经数个世纪人类探索与表达碎片感、偶然性的伟大成果: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马一角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夏半边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锦灰堆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拼贴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达达……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通过《内经图》、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思维菩萨像》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第三国际纪念塔》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组合而成的有机体,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我与远隔千山万水,原本陌生的绣娘大师朱寿珍互相理解。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而绣娘姚红英大师,则一眼看穿了我的《亚洲区动物大萨满做梦体》,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她懂得其中的好,还为动物们赋予了色彩。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她用约二百只丝绣的蝴蝶组成的寿字,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连同成倍的飞腾震动的蝶翼,引发人沸腾的联想,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以及刺绣艺术家姚卓告诉我们的故事:明清时代的绣工们,已经自觉的将蝴蝶与蝙蝠合二为一,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这事如果发生在生物艺术领域,将不啻为超越荧光兔的重大创举。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因此发生在工艺美术界,也是重大创举,但是以润物无声,缓缓渗透的方式表现。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新石器时代,不仅仅是嫘祖,更多的人探索了每一种蛾在化蛹结茧后吐出的丝。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最终得出结论,蚕丝最适合纺织,由此蚕与亚洲人类生活密切捆绑在了一起。人们用玉雕纪念这件事。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由此蝶与蛾在人们的观念里愈益分道扬镳,蛾负责赚钱养家,蝶负责貌美如花。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人们抽蛾的丝,绣蝶的美。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这个意向已经是一场尽人皆知的“公共观念艺术”了。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当然他也可以梦蛾,因为蝶、蛾都属于鳞翅目近亲,庄周他肯定不在乎谁更美。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7月19日,整晚上我都沉浸在庄周梦蝶,蝶梦庄周的主题中。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它们说,我们凡是梦到蝴蝶或者蛾子的时候,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我们也同时成了它们的梦,我们也成为了它们所成为的那个公共艺术的,一部分。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大蛾子也会梦见庄周,同时产卵,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卵孵化为蚁蚕,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再到一龄、二龄、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三龄、四龄、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五龄蚕,蚕结茧,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化为蛹,破茧而出,又是蚕蛾。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蚕蛾交尾,产出新卵,轮回往复,生生不息……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这个生物学的过程,在现实中,是和一系列与苏州地区有关的神话与文化名人角色,交缠在一起的。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寒山拾得在他们此生的最后阶段,挽臂进入岩缝,岩缝随即闭合,从此杳无踪迹。乾隆为此作诗道:呵呵入岩去,内空内外空。穴合弗更开,躅(zhú)范觅何从。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而无数只蚕也将自己缝合入茧,等待复出。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寒山拾得也会在另一个时空重启岩缝吗?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看到了苏绣十分擅长表达的,哺乳动物的毛茸茸(苏绣作者:姚建萍大师),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再到清《刺绣瑶池上寿图轴》中飘逸的女仙,我强烈感觉到毛女的呼唤,呼唤着用这种技法将她们表现。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汉代刘向《列仙传.毛女》中记载:“毛女者,字玉姜,在华阴山中,猎师世世见之,形体生毛。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自言秦始皇宫人也,秦坏,流亡入山避难。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遇道士谷春,教食松叶,遂不饥寒,身轻如飞,百七十余年,所止岩中有鼓琴声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宋代陈抟为毛女作诗:曾折松枝为宝节,又编栗叶作罗襦( rú)。有事问著秦宫事,笑捻仙花望太虚。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毛女在后世,也一路演变,成为了采药女、麻姑……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毛女甚至出现在欧洲,奇奇史密斯的绘画里,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以及当代戏剧中。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也许毛女无非就是披头散发而已,在今天在日常里很常见,只是习惯于束发的古人大惊小怪罢了。(致谢:高艺炜、万希玄)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白娘子与小青在苏州开的药店名为保和堂(药店曾用名保安堂)。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神话留下了大片想象力的空白,于是有人设想了123种蛇变成人的方式。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其中一种,参阅了衔尾蛇的结构方法,它不仅出现在西方古代炼金术中,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也同样出现于红山文化的玉猪龙与后来的玉珏身上,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也许那时的人就已经意识到内丹的循环了,就如同小青与小白一样。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苏绣中的经典形象,那只正在俯瞰的小猫,毛茸茸的小猫,不正和传统绘画中的下山虎,是同一个姿态吗?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相传,在2400年前,春秋时候的吴王阖闾,死后由儿子夫差葬于海涌山,三天后一只“白虎蹲其上”,这里遂改名虎丘。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夫差、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勾践、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范蠡、西施、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琼姬在水面上划出闪电般的弧线。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蚕将自身封入茧房,本是一种“小死亡”,等待破茧重生。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茧皮如棺椁guǒ,蛹的外骨骼,则神似金缕玉衣的装甲。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倪瓒本是用大量鹅毛,覆盖溷(hùn)厕地板,将如厕变成了浪漫的事。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然而日本的翻译,却将“鹅”翻译成“蛾”,在人们的想象中,铺满了大量的蛾子翅膀。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这更加浪漫了,以至于谷崎润一郎在《阴霾礼赞》认为这一切“如梦似幻”。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这其中有蚕蛾的翅膀吗?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若真如此,一个副作用也随之产生,太多蛾的身体引来了巨大的透明的蛾王,总与倪瓒相伴。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蚕茧偶然掉入沸水,嫘léi 祖从其中提出丝线。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柳如是在入水的瞬间,心也是沸腾的。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钱谦益却感到“水太冷,不能下。”并且把如是又提上岸来。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是的,神话进入自然科学的物理主义系统,在民俗与世俗审美层面,本就是心照不宣的事,我们看破,但不说破。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在苏州园林博物馆,我突然意识到,太湖石的无尽盘旋,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蚕宝宝的无尽倾吐,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画家们的无尽笔触,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绣娘们的无尽针线……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都拥有一个统一的性质,就是出于一种自然本能的,甚至是本无目的的,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生命力的重复性表达,是一种反熵的无穷洪荒之力。图灵完全配得上金缕玉衣。(背景为图灵斑图)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许多普通人,也拥有自己的退思园。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7月19日,梦里有非常多彩色的连线,连接起人、创作和内在的精神体系。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从这个梦当中,我得到一个启迪:我们的梦,同时也在梦着我们,我们身不由己的划入那大梦之中。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而整个工艺创作体系,其各门类,也分别凝结成了一个精神体——精神与物质的实体。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虽然一开始我们创造了它们,但之后它们也反过来创造我们,之间还有无数的连线。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动物、人、工艺、哲学,形成了一个彼此纠缠,难以分开的因果业力循环能量体。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有人也许会说,那么比如农业,或者工业,或者铁路运输系统,不也都和人形成了这样一个能量共同体吗?当然。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但二者的重要区别在于:一类是出于实用的,维持生命的目的为主;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而另一类却是建立在并没有实用价值的,审美基础之上的能量体。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它们内在的粘合剂,是感知、情感和艺术,与前者还是很不相同的。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它们具有一种务虚的性质,这种务虚却非常坚牢的能量体,是如何形成的呢?这非常让人好奇,且值得探索。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当然,实用的共同体在随后,也会发展出其特有的文化体系。即使是在主体衰微之后,都还有牢固的根须,久久不愿失去。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爱凝结为工艺,爱本能是它,死本能也是它,动物在恍恍惚惚中去了又回来。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工艺美术的结界,是为了欺骗死亡,阻挡死亡。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就在我们讨论这些的同时,NFT之蚕吐出了数据量惊人的电子丝线,并试图结茧,从经济上我们读不懂它的言语,只任由它快速扩张蔓延。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7月24日,一个年轻男人在梦里呆了很久,像一个中介,用暗红色的丝线,结扎起所有的大幅绘画。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丝线线头,作为刺绣的“废物”,一种冗余之物,在苏绣小镇处处可见,随风飘飞,带着静电。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它们是绣品的整洁所要远离的,它们是苏绣的月之暗面。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正因如此,它们也恰恰成为了实验艺术所要探测与进入的那一面,工艺与实验,光明与黑暗,二者互为表里,互相补充。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我要让浸满了苏绣精神汁液的水墨画,也浸满线头,劳作方得始终。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2011年12月5日,早上5:30的梦里,在回家的路上,无数的粉蝶,或粉蛾,簇拥着深夜赶路的人,悠悠荡荡,月光明亮。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那一条标示出复杂曲折出路的丝线,此时此刻,就在我眼前,徐徐展开。

苏州在远方呼唤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二季》音频节目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二季》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 音频节目

《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 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局座讲风云人物》音频节目

《局座讲风云人物》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蒋勋细说红楼梦》音频节目

《蒋勋细说红楼梦》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涂梦珊:最美声音课堂》音频节目

《涂梦珊:最美声音课堂》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李小牧深喉日本》音频节目

《李小牧深喉日本》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小小优趣 狂欢限量 年卡VIP会员

小小优趣 狂欢限量 年卡VIP会员

暂无报价

《周卫慧 :52周与爱重逢心灵疗愈课》音频节目

《周卫慧 :52周与爱重逢心灵疗愈课》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蒋勋《人文经典合集》全八部 音频节目

蒋勋《人文经典合集》全八部 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平说古文:中小学文言文精讲》音频节目

《平说古文:中小学文言文精讲》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汪汪队立大功:儿童安全知识课》音频节目

《汪汪队立大功:儿童安全知识课》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宇宙治疗中心:多维度打开生活事业新角度》

《宇宙治疗中心:多维度打开生活事业新角度》

暂无报价

《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音频节目

《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一季》音频节目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一季》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专注力贴贴画书》随机6册装

《专注力贴贴画书》随机6册装

暂无报价

《给宝宝的第一堂启蒙英语课》音频节目

《给宝宝的第一堂启蒙英语课》音频节目

暂无报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李洋画梦

李洋画梦画梦进入第29年。 我有时候想:如果自己有老年,一直画梦画到生命最后一刻,那一生的梦画与记录会不会给人类留下一个较有价值的样本?还是像有些人认为的,只是做了件没多大意义的事情?如果是后者,至少也可以提醒后来人,不要走我错误的老路,不

关注 打赏
作者其他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