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log 篇六十四: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2020-10-11 17:13:27 290点赞 495收藏 166评论

话接上一集——

瓦log 篇六十三:住进50元一晚的小茅棚,经常停电,水还是苦的 | 巴厘岛13话接上一集——Putu深深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来。“要不,你就选最便宜的算了?再不做决定,船都要开走了!”他这样对我说。“容我再想想。”我毫不避讳地扇着手,把飘到我面前的烟驱赶走——老朋友之间,不需要讲什么颜面。巴厘岛,八丹拜码头,我看着来来回回的大小客船,努力让自己尽快做出判断。今天我要从巴厘岛坐瓦克五| 71 评论35 收藏62查看详情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卡曼!”我打开门,“这水是不是有问题啊?我洗了个澡,发现身上的味儿都不对了。”

我一定不是第一个有这样疑惑的人,卡曼悠悠地说:

“忘了告诉你,这水啊,就是直接抽上来的海水,千万不要喝哦!喝水的话你可以去店里买矿泉水,当然,我们这里也有饮用水可以免费提供。”

他指了指厨房边的一个破破烂烂的饮水机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饮水机上摆着个小牌子,意思是虽然水、咖啡和茶都是免费的,但不介意接受一些小捐款。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后来我才知道,特拉旺岸岛太小,没有任何淡水资源,岛上只有星级酒店才有足够的经济实力配备过滤系统,将海水转化成淡水给住客洗澡用(但仍然达不到饮用水标准);至于小旅社,一律海水伺候。

第二天起床,我看见床单上留下的盐粒,顿时感觉自己是一块腌制了一晚的咸肉。

连腌了几天,自己的皮肤居然出现一种从未有过的磨砂质感,凹凸凹凸,错落有致,如一块棉麻,又似一片疙瘩,忍不住摸了又摸。

在我大惊小怪之际,院子里的其他住客却完全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法国有句谚语:Ce n’est pas la mer à boire !”一个满头卷发的瘦高男人朗声说道,“字面意思是‘又不是要你喝光海洋’,实际意思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句话送给你。”

男人接着自我介绍,态度落落大方:“你好,我是里昂,来自马赛;这是我的女朋友翠西,来自大不列颠——我们就住在你对面。”

看着这一对跨国鸳鸯,我羡慕不已——他们每人每晚只需要支付25块(rmb),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

发达国家公民居然比发展中国家的还能省 50%,天理何在!

我墙裂建议张大妈让这群羊毛党回到自己的国家以后发展什么值得买海外分舵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里昂耸耸肩:“我们在这里住了一个礼拜,这是我们所能承受的,若是住在高级的酒店,我们的钱恐怕还不够支付一晚上的。”

态度是如此坦然,丝毫不以没钱为耻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对于法国男性来说算不算冒犯,可是我能知道你的年纪吗?”我问。

“我 30 岁。”里昂边说边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盖,喝了一口。那个矿泉水瓶子,一看就是已经被循环利用了好几天的成色。

“那你已经工作了吧,没有积蓄吗?”

“我是平面设计师,平时没有存钱的习惯,直到来之前才刚存够了来回的机票钱,这对我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

对于普通中国游客来说,在这座自行车一个小时就能兜一圈的小岛,待上两天一夜足矣,里昂两口子居然能待上一个礼拜也是一个谜。

直到有一天,当我看到他们俩在自己的房间里席地而坐,里昂念小说给翠西听,不时辅以夸张的语气和动作,翠西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忽然意识到,

对于里昂来说,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同住在一个异域风情的岛屿上看日出日落,还能和旅舍的朋友们互相交流,心灵安宁而又充裕,这才是度假啊!

“雷欧正在进行他的表演,你要不要坐下来一起欣赏?”里昂邀请我。

雷欧是个刚成年的小伙子,也是法国人。他非常喜欢美国文化,听的是贾斯汀比伯,跳的是迈克尔杰克逊,我不由得感慨:时代真的不一样了。


大学法语老师告诉我们,法国人以自己的文化而自傲,她在法国街头用英语问路,别人都懒得搭理,但一旦用了法语,态度往往都非常亲切。

老师还说:法国人不仅看不起美国人,连自家兄弟也未必看得上,各个地区互相歧视,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地域黑”比比皆是。比如巴黎人看不起其他地区的乡巴佬,而其他地区人也称巴黎人(Parisien)是巴黎狗(Paris Chien,读音和“巴黎人”很像),甚至还有更难听的,比如Enculé、Sac à merde(屎袋子)、Fils de pute(相当于英文的 Sun of a Beach)……这样一比,中国人开的地图炮,比如说上海男人精明啦、东北女人爷们儿啦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她说的都是2000年以前的事。但这些例子给我的心灵留下了沉重的阴影,以为法国人个个都不好相处,把头抬上了天。

但是在后来的旅行中,我发现其实法国人在欧洲人里算是比较好聊的,如果他们发现你会几句法语,更是绝好的粘合剂,可以迅速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随着美国文化的常年强势渗透,年轻人群体中不乏很多像雷欧这样十分推崇美式文化的孩子。

与此同时,法国老一辈的精英阶层仍然忧心忡忡,认为法国社会的美国化现象正在吞噬着法兰西引以为荣的文化特性,不愿意承认美国文化的魅力。

雷欧刚跳完,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满脸的忧郁。

“卡曼,我有件事想找你商量……”

我起初以为她同样是小茅棚的女住客,听她的讲述,才大概知道她是一个德国人,在岛上长租了一个小破房子,就在小茅棚附近。也就是说,她算是卡曼的邻居。

“我昨晚屋子里进贼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我该怎么办?”

“丢了哪些东西?”卡曼问。

“一个笔记本,还有一个钱包。”

按照女人的讲述,笔记本是二手市场淘来的,在她手里用了也快有十年,钱包里则有两百多美金——这些就是她口中所说的“最值钱的东西”。

我原以为是很惨重的损失,听完以后很没有同理心地想:就这?

倒是院子里的欧洲朋友们很关切地围过来安慰,“听到这个我很遗憾”,“不要难过了,我们一起想办法”……顿觉相形见绌。

卡曼闷闷地吸了一口烟说:“这个不好办,你先去报警吧,虽然指望这里的警察能帮你找回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卡曼说,岛上有很多惯犯,盗窃案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他们会把岛上偷到的东西运到龙目岛上去销赃,岛与岛隔着海域,警察很难追查也懒得追查。

卡曼开始发短信:“我给龙目岛上的兄弟打个招呼,让他们帮你看看。”

顿时,卡曼在我眼里成为了特拉旺岸岛上的教父,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

我毕恭毕敬地问卡曼:“请问免费的自行车在哪儿呢?我想出去遛遛。”

卡曼指了指院子的一角:“自己去取吧,随便选!”

一排自行车停在那里,板子上粘着一双不知谁穿烂了以后废物利用的拖鞋,附了一段话:“左右不重要,登对才重要。”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旅舍大概是在暗示“你来自哪里不重要,能玩到一起才重要”。

讲真的,我从没骑过如此破烂的自行车,所有的自行车都没有挡泥板,铃铛没一个能响的,轮胎没一辆有气的。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莫急莫急,我们有打气筒!”卡曼叫来伙计帮我打气,“打一次能顶几个小时,足够你骑回来的了。”

……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虽然破烂不堪,但伙计郑重其事给了我一把密码锁,嘱咐我停在路边的时候一定要锁好。

“这么破的车,有人要吗?”我一边记密码,一边这么想着。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骑车上路后,发现座椅坚硬得像大理石,岛上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却没有任何减震缓冲,一路上不断以卵击石,十分蛋疼。

可是这车是免费的,还要啥自行车啊?

特拉旺岸岛上,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其次是马车。全岛恐怕只有一辆汽车,那就是垃圾清运车。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搭乘马车的价格较贵,价格基本砍不下来,据说有马车协会在背后暗中控制着价格,这么小的岛屿也有不为人知的江湖。

我发现岛上人对待自行车的态度都非常谨慎,小摊贩会把自行车停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大家停车的时候都会上锁。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有时候忽然断了,前方是一大片沙滩。在沙滩上骑自行车是一种特别奇特的体验,要更加努力地踩蹬才能避免自行车陷落进沙子的感觉。


我的上帝啊,我居然和一群欧洲穷光蛋住在一起 | 巴厘岛14



等我骑了一圈回来,发现艾米莉正在找卡曼商量事情。

原来艾米莉也借了车出去玩,但是自行车没锁好,“一个转头就不见了,怎么办?”

艾米莉是来自芬兰的姑娘,她一头金发,穿着低胸的衣服,因此很难不注意到她。

我心想:“丢了大不了赔一辆就是了,也不会赔太多吧?”看艾米莉那焦灼万分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丢的是一辆兰博基尼。

卡曼闷闷地吸了一口烟说:“既然你已经报过警了,那就只能等了。现在这个时候,小偷很可能已经把车送上了最末一班轮渡,我让龙目岛上的兄弟帮你看看吧。”


未完待续。



展开 收起
166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495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