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本文约15000字,图片127张,其中有两张活蛇照片,请选择观看阅读。

钱希乐提出要和我一起过年时,我是吃惊和拿不准的。近几年春节经历过两次临时被放鸽子,均导致我只能窝成都吃速冻食品,不想经历第三次,所以一开始我着力于找出一个能约束双方的办法,比如让对方订酒店,或者提前凑3000块,我来保管,不来不退。

后来发现这次是我多虑了,钱希乐不在我担心的范围内,都有畸形的原生家庭,又都是从小地方到大城市打拼,能明白陪伴的重要和信守承诺的可贵。他还有西北人的直爽,我则旅行经验丰富,清楚“旅行是一个磨合的过程”,一般来说,能把磨合提前,让问题在旅行开始前就暴露出来是最佳选择。算是一拍即合吧,于是我俩在广州网友的帮助下拟定了计划并分好了工。因为机票价格和钱希乐假期的原因,我们的年夜饭只能在广州,又因为澳门的酒店竟然很早就被预订一空或者涨价到负担不起,还因为我不喜欢香港,最后目的地定为广州-顺德-深圳。钱希乐就职于深圳一家大公司,广州和顺德经常去,把他叫到广州过年我有些过意不去,决定请他吃年夜饭弥补一下,广州网友强烈推荐了白云宾馆白云轩餐厅,这种老牌酒店我是信任的,也早早预订。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狗年最后一个日出狗年最后一个日出

川航的早餐堪比正餐川航的早餐堪比正餐

早班机,我睡眠障碍,索性没睡。凌晨5点多路过洗面桥街时目睹了一起车祸,一名行人翻护栏被撞,生命定格在了狗年。我被吓到全天毫无困意,落地广州才早上9点多,竟也有精神地观察地铁里的本地人 ,好多人都采买了鲜花和芹菜,我问一个阿姨,她说是这边习俗,过年要在门口放芹菜,恍惚间地铁变成了菜市场,这时候钱希乐打来电话,说白云轩餐厅要求必须预付点菜才能留位,还不提供网络付款方式,他下午才到广州,不得已我只能穿着冬装带着行李去点菜。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二月的广州湿热,气温只有20多度,但体感温度接近三十度,和普吉很像,花花草草五颜六色也很热带,不过容易长得乱糟糟。出地铁先看到广州花园酒店,找了一下才发现白云宾馆被一个小土堆挡住,餐厅在一楼,装修很中式,点菜过程不提,只记得工作人员间一直有类似“不要再接单了,做不出来了”的对话,让我觉得生意实在是好,一个经理还强调我们只能定在第二轮,晚上八点到比较合适。拿了预订单,我只想赶紧去酒店换衣服,肚子不争气的饿了,正好路过太古汇,赶紧去吃午饭。计划中就是要吃陶陶居的,太古汇这家陶陶居是最高等级的金牌店,价格贵不少,但挡不住热情的食客,幸运的是正好有一个人的位置,直接入座。陶陶居有一道“冰镇咕噜肉”必点,糖衣冰镇后形成脆壳,面冷心热,外脆里嫩,口感丰富,只是酸甜口不太对我的口味,尝尝即可。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太多,再点了一份“红米肠”,这道点心也突出口感的对比,外糯内脆,蘸花生酱一口吞下,香气扑鼻,当日最佳。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离酒店很近,就步行前往。穿过熙熙攘攘的天河花市,黄色的花果是绝对的主角,本想买一个“黄金果”讨个好彩头,怎奈不单卖。广州海航威斯汀酒店就在天河体育中心附近,入住后赶紧换下冬装,惊喜地发现房间能看到广州塔“小蛮腰”!去游了泳,又躺了一会儿,希乐才到,他胖了好多,比在成都时整整大了一圈,看来岭南也养人。聊了一会儿,希乐说饿了,而晚饭八点才能吃到,干脆出门打个尖儿。再次穿过天河花市,酸笋、臭豆腐混合花果香的奇异味道真绝了,我们逃也似地跑开,一身汗。才走到天环广场,希乐就说饿得走不动了,在“奇华饼家”买了糕点吃了起来,我提议不如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坐着吃,当时才5点很多店就要打烊了,只有“梨山”正常营业,谢谢除夕坚持营业的梨山让我喝到了喝过最棒的水果茶“凤梨柚柚果盖茶”,并从中体验到了西柚的美妙!希乐提议去太古汇逛逛,电梯上接到了白云轩的电话,说可以入座了,“不是说好的第二轮八点后吗?”我们提出疑问,对方没正面回答,甚至我们说现在打车过来要半小时都说可以留位,那就打车走吧。

花市最受欢迎的品种:黄金果花市最受欢迎的品种:黄金果

黄色系的花果是春节广州花市的绝对主角黄色系的花果是春节广州花市的绝对主角

找找小蛮腰找找小蛮腰

除夕的广州是一个没有出租车的城市,偶有空车驶过,却统一一口价66元起。幸运地网约到了一辆车,到店落座,发现上座率不足7成但服务员忙到脚不沾地,提前点好的菜又上得很慢,送了一个炸饺子却犯了两个客人送三个饺子的低级错误,出品质量差,谈不上美味,甚至摆盘都没有,竟收了15%的服务费,这顿饭花了507元,现在想来像去了一家新开的饭店吃了一场超出接待能力的大锅菜婚宴。希乐有些生气,我觉得除夕不该为别人的错误生气,就说干脆去喝酒吧,酒精会带来快乐。搜了半天发现只有珠江新城的“幽精酿”营业,当然打不到车,希乐说不远,从白云宾馆走到珠江新城超过五公里,他的不远其实挺远的,也帮助我第一次在步数排名第一。好多酒都没了,随便尝了几杯,过了12点就回酒店睡了。

第一杯梨山果盖茶,好喝到想加盟一家开在成都。第一杯梨山果盖茶,好喝到想加盟一家开在成都。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以上为白云宾馆白云轩餐厅除夕出品以上为白云宾馆白云轩餐厅除夕出品

大年初一醒来已是下午一点多,希乐嚷着要去看越秀花市,而我饿得不行,到了北京路赶紧买了杯奶茶充饥。央视每年初一都会播在广州花市采访的画面,让我们误以为花市会一直开放,到了才知道市区的花市都在新年零点或者初一半夜两点关闭。虽然没看到花市盛景,但不得不说广州的年味儿很浓,或购物或烧香或闲逛,分不清本地人还是游客,大家都走上街头热热闹闹享受年味也成为年味的创造者。希乐说去上下九吧,我问上下九有什么?他说有吃的。有吃的当然要去!上下九几乎都是骑楼,早年华侨下南洋把这种建筑形式带到异国,我是在吉隆坡第一次看见这种街景,先入为主觉得这很东南亚。在车流人流中穿梭了十几分钟,发现下午三点多的“宝华面店”依旧排队,希乐熟门熟路带我上了二楼,直接点单,空桌也多,“鲜虾云吞面”的虾用生命诠释了什么叫弹牙,但40元一碗“净牛杂”是饭碗装的,还在下面垫生菜充数,又给了太多牛肺,一种面面的沙沙的奇怪口感,还有异味,实在是喜欢不起来。“陈添记鱼皮”就在附近的巷子里,当然要去!“原味拌鱼皮”春节期间卖25元一份,南乳味,鱼皮虽脆,但整体远不到专程前往的地步。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就这么几块牛杂卖40元,实在是不推荐。就这么几块牛杂卖40元,实在是不推荐。

负责制作的阿姨动作快到残影负责制作的阿姨动作快到残影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每当面临“晚饭吃什么?”这个现代哲学问题时,我都会庆幸自己提前做了计划,“惠食佳”离当时的我们仅有两公里,当然选它!这家据说最开始只是大排档,现如今已发展成海鲜大酒楼。装修不能说金碧辉煌,只能用很俗很艳很广州来形容。17:00晚市开餐,我们虽然排在29号,但照这个架势,估计晚上9点才吃得到。我试图点个外卖在等位处吃,但服务员说会影响秩序,外卖只能带走,权衡了一下还是点了外卖带回酒店吃。包装可谓精致,“黄鳝啫啫煲”是惠食佳原创,“啫啫”念“juju”,形容蒸汽顶开砂锅盖发出的声音,这种烹调方式讲究食材生冷入锅煲制,鳝段呈现爽脆的奇妙口感,“啫啫生肠”也突出一个脆字,我本来以为生肠是猪小肠,不曾想是猪子宫,对我来说有一股异味,但这是我非要点的,必须吃完。还有一道“肉丸西洋菜”也很棒,没吃过的西洋菜竟如此清爽多汁。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姜撞奶冰淇淋,很一般。姜撞奶冰淇淋,很一般。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黄鳝啫啫煲黄鳝啫啫煲

啫啫生肠啫啫生肠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游泳消食游泳消食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路过“广州圆”路过“广州圆”

不得不游1000米消食,临睡前希乐说他同学突然来了,明早准备请同学喝个早茶,我好羡慕他,我来之前也有广州的同学、校友、朋友纷纷说要一起吃饭,可我真来了他们就都消失了,发了朋友圈他们谁都看不见,发信息也可能正巧都断了网,我只能用“大家都走入了人生的新阶段,不必强行一起玩”来安慰自己并为他们开脱,心想他们再来成都我也消失来避免尴尬吧。希乐邀我同去,可我哪里起得来?初二我醒来时都该退房了,按计划今天去顺德,但他们还在吃,我只能自己解决午饭。酒店附近很多餐厅,却都要排队,最后选了不排队的“博多一幸舍”吃了一碗咸到齁的拉面。希乐的同学说要一起去顺德,这太好了,我一直担心就我俩点一条蛇吃不完。高铁虽然便捷,但广州南站离市区太远,顺德站离大良也不近,所以打车是去顺德最合理的方式,40多分钟就到了大良。香云纱园林酒店早已满房,美的万豪酒店太远,最后我们集体入住如家。“黄连大头华烧鹅”是我在行程表中唯一标注了“必须吃”的餐厅,放下行李我们就去了凤城食都的分店,才四点多,已经排了一百多人,排第一位的阿姨说她已经排了三个多小时了。我不怕排队,我怕排到我就卖光了。一番权衡后我们去了“香云轩”,吃到了极妙的烧鹅,席间我们讨论了一下达成了共识:香云轩的烧鹅皮脆肉嫩味浓多汁,68元一例,大头华的烧鹅可能比香云轩的好吃一点,但四分之一只鹅就要120元,还要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这种情况下,口味上的些许优势就被冲抵得无影踪。所以今后遇见排队超过10分钟的就应该停止投入时间成本。“必须吃”的执念一放下,香云轩的铁观音都好喝一点,我甚至想在这里吃蛇,只是268元一斤确实贵了。这一餐无可挑剔,和新认识的朋友享真正的美食,再配上良好的服务,“吃出幸福”!希乐他们毕竟年轻几岁,饭后立刻就要去吃甜品,还说到顺德不吃糖水甜品等于没来。大良不大,知名的“民信老铺”和“仁信老铺”好几家店,都在香云纱园林酒店附近,晚上也不用排队,我也跟着去了,水牛奶做的“双皮奶”确实香浓,“杏仁糊”也足够特别,但我实在是吃不下了,完成任务似的灌进肚子,吃甜食的快乐今晚不属于我。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黄连大头华烧鹅排队景象黄连大头华烧鹅排队景象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鱼饼有点腥,这道菜不推荐。鱼饼有点腥,这道菜不推荐。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推荐必点豉香排骨陈村粉推荐必点豉香排骨陈村粉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我想象中的炸牛奶是惊艳的,实则一般。我想象中的炸牛奶是惊艳的,实则一般。

顺德鱼生在《寻味顺德》里所占篇幅不小,正巧以鱼生为主打的“南记海鲜饭店”在附近,还得感谢希乐的同学小高作息十分规律,早早起床喝了粥就去排队,让十一点半才醒的我们到了就有得吃。南记像一个农家乐,服务不专业但亲切,我们被安排在院子里就餐,“鸿运捞起鱼生”里面有虹鳟鱼肉,最开始我们是拒绝的,但只要238元一份,其它则是称重点杀,还是点了它,服务员现场帮我们拌好,我们配合着念了“捞起捞起,捞得风生水起”的吉利话。此菜配料丰富,呈味的却只有花生油、姜和柠檬叶,完美突出鱼生的鲜,希乐他们都蘸酱油芥末吃,我觉得直接吃最棒。另一道顺德名菜“炒牛奶”和我想的不一样,是咸鲜口的,大家都以为是甜口的,客观地说很特别很顺滑,但还是剩了很多。顺德这边吃罗氏虾较多,我们也点了一个“虾生”,但我吃不出差别,基围虾更便宜更适合我。大名鼎鼎的“伦教糕”和我家乡的“泡粑”一模一样,这种简单的小吃不会好吃到哪里去,店家说就是“欢姐伦教糕”供的货,也好,省得专门跑一趟。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炒牛奶炒牛奶

拌好后的顺德鱼生拌好后的顺德鱼生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罗氏虾虾生罗氏虾虾生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在摩肩接踵的清晖园热得大家都很烦躁时,希乐想起老城有家双皮奶冠绝顺德,在老城的巷子里,知道的人应该很少,推测不会排队,说不远让我们走着去,结果这个“不远”又是三公里。走到一看,巷子里塞满了人,店家说下一批要等一小时后。我们就在另外一家吃了点,“姜撞奶”真是适合喜爱葱姜蒜的食客,比如我,热热的略微辛辣的凝固的蛋白质喝下去,身心都畅通了。今晚计划吃蛇,大家都很兴奋,在巷子里四个人一列前后走着的时候就热烈讨论起来了,都说好了蛇胆给希乐吃,因为他上火,一脸痘,我负责订位,电话越打我越着急,做蛇的店家几乎都不营业,最后问到伦教那边有个“肥妹饭堂”,距离快20公里我们也决定立刻打车前往。这也是一个农家乐,幸亏我们早早去占了桌子打牌,估计是太多蛇餐厅不营业,我们吃到一半店家就宣布蛇卖完了,吃完出来看见等位的人不下五十个。“水律蛇一蛇四吃”和尝鲜客人需求很匹配,只是蛇肉就是香一点但老很多的鸡肉,尝鲜可以,长吃不行。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等着吃金记双皮奶的人们占满了小巷等着吃金记双皮奶的人们占满了小巷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谁好呢?吃谁好呢?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蛇血炒饭蛇血炒饭

凉拌蛇皮凉拌蛇皮

蛇胆川贝汤蛇胆川贝汤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椒盐水律蛇椒盐水律蛇

桑叶桑叶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回到大良,希乐他们又去吃了“仁信老铺”,我只吃了“椰汁龟苓膏”,据他们说比“民信老铺”差远了,但他们还是每人吃了两碗,年轻真好。小高夫妇第二天一早和希乐吃了“龙的酒楼”早茶后就回广州了,我起不来没去,幸亏没去,希乐告诉我春节期间一切自助还要啥没啥。我们18:37分的高铁去深圳,就这么我拖一会儿,希乐拖一会儿,我们错过了午市,只好提前到火车南站吃了“食其家”。高铁真好,半小时就到深圳北站了,地铁到深圳凯宾斯基酒店却花了近一个小时,等我们去海岸城觅食的时候,好多家都不接待了。来之前我没对深圳抱有期待,所以没做任何计划,那个时间点只有“蔡澜港式点心”等少数几家提供餐食,赶紧落座,是一场偶遇的美好。“酥皮山楂叉烧包”酥、香,因为加了山楂,酸甜中和了叉烧的油腻,为它鼓掌!值得一提的是,这家是这几天唯一一家免费提供餐巾纸的餐厅,因为两顿的间隔太短,不得不又去游泳消食,老派的凯宾斯基看上去富丽堂皇,可游泳池水温催生一波又一波鸡皮疙瘩,收费219元/人的早餐也品种少质量不高,不是很推荐。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推荐酥皮山楂叉烧包推荐酥皮山楂叉烧包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海岸城是一个神奇的商圈,建在路边的几栋建筑都在二楼给马路加了个盖儿,硬生生地造出一条“步行街”,而且这里也有一家“梨山”,这两天我把招牌的茶饮和冷泡茶都尝了一遍,唯一的遗憾是酸梅粉断货,红心芭乐没有酸梅粉就没有味道。本来打算去吃“点都德”,路过“陈鹏鹏卤鹅饭店”时我被挂出来的卤鹅吸引,希乐说这家排队要排很久,而且不给取号,必须人去站着排队。我不甘心,走进去一问,正好有个位置,希乐也很吃惊,说可能是过年人都回家了,我却觉得是食神在弥补我在白云轩遭受的不幸,因为我们吃完出来就排了不下二十个人。潮汕卤水和四川卤菜十分相似,基础口味就非常适合我,不过“鹅肝”太腻太贵,慎点,“卤汁豆腐”以高超的下饭力站到了鹅肝的对立面,必点。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没有酸梅粉或陈皮粉的芭乐可谓难吃没有酸梅粉或陈皮粉的芭乐可谓难吃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卤鹅肝一份就这么一点,78元,太腻。卤鹅肝一份就这么一点,78元,太腻。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春节期间,“春笋”楼下的“LADY M”和“% ARABICA”依旧排长队,我俩只好走人。也不知道排队的是本地人还是游客,深圳这地方要说起来都是外地人,毕竟40年前只是个渔村,能有几个本地人?这么多人愿意来这里生活,政策、机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这样的新兴城市才有机会吸取借鉴传统大城市的经验教训,避开很多其它城市无法避开的问题,加上气候适宜,真的很吸引人,我也想移居,在“深圳人才公园”游玩时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不过问了希乐深圳房价后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住福田,均价十万。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深圳的海脏脏的深圳的海脏脏的

“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口号是落到了实处的,希乐有了深圳户口,也成了深圳粉,说起深圳的一切他都带着自豪。他说深圳潮汕人很多,所以潮汕的美食也很正宗,他一定要带我去试试潮汕的粥品,于是晚饭去了他最喜欢的“金稻园砂锅粥”,轻车熟路地提前点了半斤虾和一只膏蟹熬粥。膏蟹真贵啊,一只就要200元,希乐可是要存钱买房的人,我就推说蟹吃起来太麻烦,问服务员能不能退。希乐误会了我的意思,还觉得自己推荐的美食没被认可失了面子,进入了一种执拗的状态,聊天的氛围都紧张了许多,我赶紧避开缓和一下。进门的时候看见有自助酱料台,我就去拿些酱料,结果台子上空的,只好问服务员要,因为写了自助,觉得应该不止一种酱料,便问了一句“是什么酱”?服务员回答说是豆瓣酱。我继续问:“那不是会很咸?”服务员没回答,而是说:“我再帮你拿点香菜”。

回到桌上我问希乐:“这家是不是四川人开的啊?居然有豆瓣酱。”

这时候酱上来了,是黄豆酱,我问服务员:“这不是豆瓣酱啊?”

希乐猛地从执拗到爆发,我俩争执了起来,概括起来是:

我认为服务员可能是个川妹子,口误将“豆酱”说成了“豆瓣酱”,豆瓣酱是一个专用名词,特指蚕豆为主料做成的酱,又因为这种酱在四川地区最为常见,其它省份几乎没有,所以豆瓣酱几乎等同于四川豆瓣酱,还因其有地名命名的知名特产,因此甚至可以特指郫县豆瓣酱。基于此种认识,我认为但凡有点常识的人,不管在什么场合听到任何一个地方的人说“豆瓣酱”,都会认为是四川豆瓣酱。

而希乐认为豆瓣酱是一个泛指,只要是豆类为主料做成的酱都可以叫豆瓣酱,我们在一个潮汕餐厅吃饭,不管我是否知道潮汕有什么酱,都不能误以为是四川豆瓣酱,否则我就是狭隘。

我搜了淘宝和百度,在QQ群和微博提了问,得到的答案均是:潮汕地区没有也不会使用“豆瓣酱”这个名词,只会使用“豆酱”或“普宁豆酱”。希乐误以为自己推崇的食物被我否定而生气,而我希望自己在“吃”这方面能包容和宽容,因此在这方面特别较真,却被说狭隘,我俩都气得不行。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引发争执的酱,后证实是“普宁豆酱”引发争执的酱,后证实是“普宁豆酱”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事实上这家潮汕砂锅粥咸鲜顺口,这个季节的膏蟹竟也丰腴饱满,是值得一吃的美食。当晚希乐自己解开了拧巴,道了歉。我后来其实蛮开心的,这件事让我感到了我们都活得真实,相处得也真实,有摩擦才能磨合,经过磨合,我们就已跳出了“酒肉朋友”的格局。

在深圳的最后一天,我们去吃了“点都德”,这家被网友极力反对的连锁却给了惊喜,首先分量就得表扬,“红米肠”是陶陶居的约两倍,足足十截;“豉油皇炒面”一大盘,单点这个就能饱;“豉汁凤爪”是完整的四支;茶位费按人头收,茶叶也按人给,一人一包。味道也可圈可点,红米肠给的蘸料有花生酱和酱油,什么口味都能满足。在吃这件事上是“小马过河”,不自己去试,永远不知道真相,毕竟口味是最私人最个性化的东西。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停不下来喝梨山停不下来喝梨山

钱希乐还想请一顿“椰子鸡”赔罪,我觉得大可不必,我俩都没有恶意,都在为对方着想,我想替他省钱,他想分享他认为好的东西。我说不如去看看深圳的灯光秀吧,成都没有灯光秀,然后随便吃点什么就下次再见,毕竟他次日要上班,我明晨又是早班机。商量了一下,去了“顺德公猪肚鸡”,一来这也是希乐喜欢的潮汕美食,二来离市民中心近。

在吃这件事情上,吃得越多才越有鉴赏力,而希乐的体型时刻都在告诉我他吃得绝对不少,所以猪肚鸡好吃是意料中的事。进店就闻到一股透着淡淡尿骚味儿的浓香,在我的坚持下点了“胡椒猪肚鸡”,是正确的选择,胡椒的辛香能最大程度地掩盖猪肚的异味并带出风味,喝着又能发汗,在这种潮湿的天气中吃这样的食物真是明智的选择,感觉自己也有不错的鉴赏力,算是个小美食家。而后随便点的“腊味煲仔饭”又是惊喜,在顺德因为距离太远我们没去“红星广发煲仔饭”,这家应该是比不过这种煲仔饭专门店,但这份仅售48元的煲仔饭已经比肩我在利苑和御玺吃过的煲仔饭了,且料更足!春节也不涨价,也不加收服务费,感谢它助此行完美收官。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蘸碟里有沙姜,我第一次吃,非常喜欢。蘸碟里有沙姜,我第一次吃,非常喜欢。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吃到光锅的煲仔饭吃到光锅的煲仔饭

网上的消息称因为春晚深圳分会场舞台拆除,春节期间的灯光秀暂停。惊喜的是环绕市民中心的高楼晚上7点准时亮灯,还在19:30加演了一场,谢谢深圳没有让我失望。希乐坚持送我到机场,我觉得太矫情就拒绝了,他还是把我送到了地铁站,我坐在开往机场的地铁上,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我俩都已在计划明年春节再一起去哪里“吃年”了。

吃年,过一个广州—顺德—深圳吃一圈的年


推荐关注:
生活记录
话题:生活记录 +关注
舌尖上的春节
话题:舌尖上的春节 +关注
米面杂粮
分类:米面杂粮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46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79 46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