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小编注:此篇文章来自#原创新人#活动,成功参与活动将获得额外100金币奖励。详细活动规则,请猛戳此链接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10月30日惊闻金庸先生逝世,悲痛不已,从此江湖再无金庸。当晚我上了阁楼把我束之高阁的书籍又搬了下来,拂去落灰,再回忆回忆当年老先生陪我走过的岁月。我发现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年代里,金庸的一系列作品犹如饕餮盛宴一般慰藉了多少少年的内心,我也为此没少花钱。我知道很多都是盗版,在我们这些小地方很少能够买到正版。所以买书有点像排雷,一不小心就中招了。这几天看了很多纪念先生的文字,六神磊磊之类的心境是同我一样的。今日就此别过,江湖再见。

  • DVD/VCD


  •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 这是VCD,可想而知那个年代,我估计我是我们那个小地方第一个买这套碟的,专门让录像厅帮我进的货。

  •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这是背面,破破烂烂的,我好像被坑了,只有13集,日本拍的动画片,看完以后很久都没有后面的了,好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后面的让香港制作了,刘德华唱的主题歌,我看的是日文的主题歌,很好听。

  •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唯一遗憾的是有几张碟借给同学,让老师没收了,再也没要回来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03版《天龙八部》

这个应该是正版《天龙八部》,当年电视台都没有播放我就已经买了碟看了。一集一张碟,40张,分上下俩套。我猜你绝对想不到这个戴斗笠的人是谁,我也好奇为什么封面选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物造型呢,这是乔峰追查带头大哥时乔装打扮的样子。下面的段誉脸也是花的。

再多吐槽一点,这版片头和黄日华片头简直不能比,你仔细观察97版《难念的经》每个人物露脸都是有讲究的,段誉就搭配的几个妹妹,段正淳就搭配的几个情人。你再看看03版,乱七八糟的走人,毫无关联,最不能理解的是出现了李秋水,我就怀疑这是因为别的原因才这样安排的。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周润发版《笑傲江湖》

周润发演的令狐冲,画质奇差,阴阳怪气的,也许符合当年的审美吧。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乔振宇版《书剑恩仇录》

《书剑恩仇录》,本来小说就不佳,属于金庸处女作,可以理解,但你拍这会了还这样就实在是难以忍受了,还把于万亭改成反派,哎,编剧你胆子挺肥呀!唯一亮点是秋官!只要看预告片就会被帅到!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碧血剑》要表扬!焦恩俊金蛇郎君太帅太帅!还有金蛇剑造型太帅!主角忽略。遗憾就是找不到高清版本。

磁带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叱咤红人》虽然当时听不懂,而且电视里字幕走太快,根本不知道唱的啥,但是就是爱听。陈小春就是韦小宝,没人反对吧?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射雕英雄传》,当年我们没看过83版的,买回来一听是粤语的,就凉了,后来越听越好听!

漫画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漫画版《雪山飞狐》,剧情是《雪》和《飞》加一起。港漫味十足。很喜欢马荣成的画风。还有马荣成的《倚天屠龙记》画的很棒,可惜借给同学丢失了。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李志清的《笑傲江湖》,画的不错,日本版的也是他画的,比较符合日本审美估计。漫画里我最不喜欢的是黄玉郎的,改变大而且造型太浮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这是口袋书,大小也很合适,很喜欢这个版本。这是口袋书,大小也很合适,很喜欢这个版本。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旧书都是旧书摊收的,有的有很多错别字,而且被人翻得很烂了。有些还很新,书店倒闭时便宜买的,和新版对照着看很有意思。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韦小宝是个娘炮,和阿珂玩拉拉?韦小宝是个娘炮,和阿珂玩拉拉?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当年孔庆东人设没崩时还是挺红的,《百家讲坛》能讲金庸说明主流已经在慢慢认可金庸,而且孔老师当年讲的确实很好,也很幽默。就是插图太恶心。还不如我画的了。

垃圾书,同学给的,不提也罢。垃圾书,同学给的,不提也罢。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金庸”

总结一下,老先生陪我们走过这么多年,真的很感激他,而且影响了几代人,我当年也试图模仿金庸写过几篇武侠小说,如今先生走了,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很怀念,当然我也看到了有些人说什么“94了该死了”,什么“早封笔了,死和不死就是喘气与否的区别”,这些脑残言论。我只想说一个时代总会过去,该留下的总会留下的,我也深信一俩百年内还会有很多人读先生的小说,这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不信我们江湖见。


特意找了一下我当年写的小说,发出来给大家看看。

《长风破雁》

我叫风寻,从小在山谷长大。

听师父说,我与师妹是从山崖上跌落下来的,恰好掉在那一棵大树上,才避过一死。师父见婴儿肩上刺着一个“寻”,一个“觅”。按本门的排行“灵玄空风”,所以我的名字叫做风寻。我为此曾向师父建议,为何不叫“寻风”?“风寻”在语法上是不正确的,而“寻风”是个动宾短语。于是我受到师父的一顿臭骂,并且罚我面壁思过一宿,理由是“风寻”是个名,又不是短语。从这件事上看出了师父没什么文化。

  师妹的名字让师父范了难,按刺字应叫做——风觅,但会叫成“蜂蜜”,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甜。师父为此苦思了数宿,给出的答案是把“见”去掉,念“风爪”。这名字还不成,又容易听成“凤爪”。不如去掉“爪”念“风见”吧。为此,师父在我面前炫耀了几天,说“风见”这个名字如何如何好。可谐音为“封剑”,表达了他不再踏足江湖之心。而我的观点是女孩子家的,又疯又贱的,总归不大好。但又不敢提议,怕师父又让我罚站。

 

风见其实很美,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修花,气死貂婵,自卑死西施。我这样形容她,羞得她脸都红了,宛如桃花。我马上在后面补了一句:“以上全是虚词。”她却毫不生气地说:“你也不错,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瀟洒,一表人才,胜过当年的武潘安。”说得我心中暖洋洋的。“不过以上也都是虚词。”以牙还牙这招她倒用得很好。不管它是虚词还是实词,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师父说,本派叫做玄义派,先前在武林中声望很响,口碑很好。只是这时风吹树倒了,只剩下了我们仨。师父是多么希望能多收几个徒弟,为本门开枝散叶,把本门发扬光大。但我们出不去,师父也不想出去,他始终坚信“离开那纷纷扰扰,就会自由自在。”而我的观点是在江湖上定然有他的仇家,要么就是他做了对不起师娘的事,害怕见她。

师父每天都要向山崖上面望一望。风见说:“师父在欣赏美景,陶冶情橾,享受生活。哪像你呀,木头呆子似的,整日里就知道练功看书。”而我的观点是师父希望有人再从山崖上掉下来做他的徒弟,好光大本门。我把我的观点告诉风见,渐渐地改变了她的看法。

 

直到我十七岁那年,终于从山崖上掉下了一个生物。那日,艳阳高照,水清树荣,天簌人簌。“嚎——”一声狮吼,一头深黄色的狮子从山崖上坠了下来。它本想飞跨过山崖,到了半空,爪无倚靠,便像被射中的鹰,笔直跌落下来,由远到近,由小到大。我与见风一直呆呆地看着,眼睛随着它移动。我们没有心思去救它,更没有必要去救它,因为那儿有一棵大得出奇的树。果然它被埋在了柔软多枝的树叶中,随后几枝箭从山崖上落下,打在岩石上解了力。

我用师父教给我的百里息听功,听到山崖上的人在对话——

“妈的,半大个狮子也没猎到,回营怎么向大帅交代。数十万蒙古军连肉也吃不上,怎样打宋军。都怪你,刚才那一箭没有射中要害。”

“都怪你,你要是不跑快点,能抓不着吗?”

两个士兵互相埋怨着走了。

我起身向大树走奔去,手拉着风见。我看见她在笑,笑得那叫一个喜庆,这丫头不是想吃狮子肉吧。

风见说:“太好了,今晚可以吃狮子肉了。快些,师兄——”脚上使了劲,倒快过了我。

师父听见了动静,也从房中出来查看。脸上笑得比风见还喜庆,我猜他定以为有人下来了,好收他为徒,光大本门。

结果是一只半大的狮子,换句话就是刚进入青春期,它腿上受了一箭,背骨被岩石摔折了。胸口在一起一伏地动着,证明着它还没死,口中有气无力地呻吟了几声,像是在求我们救它。

“师父,我们得救它。”我向师父提议道。

“师父,不如我们吃了它吧,也好改善一下咱们的伙食。”师妹道。

师父面无表情,心情苦闷,无奈,无助。当然了,一个人从希望到失望就会这样。但师父必竟是师父,我相信他,定是在想如何救它,不像风见吃心不改。

“把它抱到我屋里来吧。”师父说。

师父其实本领挺大的,会对弈,会骑术,会射术,会医术,唯独语文不行,做不了诗词,而我却还不错。

这日清晨,天空万里无云,碧蓝的天际之间,时而掠过几对恋鹰,它们相互鸣叫,像在打情骂俏,风崖也不失时机地亮几嗓子。

突然,我听见了马蹄之声由远到近袭来,是骏马从山脚向山崖骋来。马性子倔得很,马背上的人不断击打它,叫它停下。它反而跑得越较劲,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马向悬崖跑来。那人知道了危险,更加严厉地训斥马儿。马却不管那些还在向前冲,直至崖边,前蹄踩落了边缘的石头,一声嘶鸣,方才停下。而背上的人却由于惯性反从马的前方掉了下来。幸好右手抓着马缰,这才没有跌落下崖。只见那人悬在空中,左手中的长枪不助地在石辟上敲击,想插进去,再求生路。岩石坚硬无比,插是插不进去的,但枪也是把好枪,竟没有被折断,换作旁物早已崩了尖子。于是那人便骂开了那头马,说的不是汉人语言。马儿虽然不知他在说什么,却也知道是在骂自已,于是低下了头,悠闲地吃了崖边的草儿。这下把那人吊得更低了。那人知道了历害,开始劝说马儿,语气中随和了许多。马儿不再理他。就这样吊了很久,那人实在忍不住了,一枪刺向马头,马头一闪,径直地刺穿了马颈。这一枪力劲太大,定然是要了它的命,马一嘶长鸣,失去重心,笔直跌落了一来。那人大叫一声,也随之掉了下来。同样掉在那棵大树之上。惊得鸟儿乱叫乱飞,一人一马,面积大,份量重,折断了树的几根主杆。

师父与风见同时抢出门来,看个究竟。此人满腮虬髯,双目紧闭,师父探了他的鼻息,尚有一命在,只是昏边过去了。虽然如此,神情依然威武,让人心存敬意。他身着盔甲,自是又加了几分神勇魁威。衣履之间已被岩石,树枝勾划得血迹斑斑,破烂不堪。看他的样子,知他伤得不轻。师父忙抱他回房,给疗伤。不知师父是否有意收这么个彪尺大汉做徒弟。想到他叫我师兄的情景,不禁好笑。

我转身看那匹马,毛色柔软,骨肉坚硬,实乃宝中珍品。只可惜已经断气。插过马颈的长矛,也是精铁打造而成,想去此人定是个大财主。

转念之间,风崖便扑了上去,撕咬马肉。我本想阻止,但马是此人所杀,定不会怜惜一具马尸,便没有管止。

 

师父与那壮士入房已经几天了。每日师父须用内力给那壮士续命。他二人的伙食全全由我负责。蜂蜜,玉液,鹿肉,鱼汤,天天打牙祭。看来那壮士伤得不轻。

到了第五天,师父从屋里出来,面色沧白,神情幽悠,黑发之间多了几丝银发,犹如老了几十岁。

“快扶为师回房休息,我为那壮士疗伤,五天五夜没有合眼了。”

“是,师父。”我扶着师父上了床,躺好。说道,“师父,那壮士有恩于你吗?”

“没有。”

“你有何事对不住他。”

“我与他素未谋面,怎又对不住他了。”

“那师父为何要毫力救他。”

“好了。风寻,出去吧。”

说完便睡着了,直睡到了第六日的早晨。

早晨,那位壮士也醒了。

“兄台早,你已昏睡了六天六夜。你的伤势如何。还疼吗。”说完此话,我一时间想起当日在悬崖上他说的并非汉语,也不知他是否懂得汉语。

他听到了我的问话,先是一愣,接着便回答道:“好多了,是你们救了我吗?”说的却是汉人语言。

“那还有假,这山谷之中难道还有别人吗?”风见这个小丫头抢去了话语。

那人见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妮子,脸上微微一笑,接着道:“不知恩公姓大名,在下日后必有所报答。”

“在下风寻。”“在下风见。”我们也学着他在下.在下的说,江湖味十足。

 “ 这般美丽的姑娘,为何取了这么难听的名字?”

风见向我苦笑似的吐了吐舌头。

“噢,对了。不知在下的那匹马?”

“嘿嘿。”风见笑着指了指树边的那具马骨,马骨旁边蹲坐着风崖。

那人看后,先是一笑,后又现出惊恐之色。我想他笑是因为他看见了重伤自已凶手如今以成为一具干骨,他恐惧的是坐在一旁的狮子。

风崖起身向他跑来,他转身就逃。但他是跑不过狮子的。没跑两步便被狮子扑倒在地,吓得他顿时汗珠大滚。而更让他怕的是风崖既然张开了嘴,向他脸上头面人凑去。在与风崖生活的日子里,我们相信它决不会做出让我人后悔的事,所以我们没有制止它。它伸出了舌头在使劲地舔那人的脸,表现得极为友好,像是在说,谢谢你的马肉。那人这才露出笑容。

这时,师父从屋里出来。

“壮士,让老朽看看你的伤。”说着迎了上去,搭住那人的手脉,片刻之间,师父微笑道,“壮士,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话还没有说完,那壮士使跪倒在地,说:“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唉,快快起来,老夫受不起。以后别叫什么恩公,我听不惯。咳咳。”话还没有说完,一口鲜血便吐将出来,马上就要昏倒。

“师父……”“老爷子……”我与风见上前搀扶,同壮士一起把师父扶回了床上。那壮士不再叫恩公,改成了老爷子。于是我看眼前师父,头发已经白了,皱纹也一条条的。算了算他的年龄大概也快七十了。前些天用功给壮士疗伤。定是费了元气,我看离大限之期不远了。

这日清晨,天空万里无云,碧蓝的天际之间,时而掠过几对恋鹰,它们相互鸣叫,像在打情骂俏,风崖也不失时机地亮几嗓子。

突然,我听见了马蹄之声由远到近袭来,是骏马从山脚向山崖骋来。马性子倔得很,马背上的人不断击打它,叫它停下。它反而跑得越较劲,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马向悬崖跑来。那人知道了危险,更加严厉地训斥马儿。马却不管那些还在向前冲,直至崖边,前蹄踩落了边缘的石头,一声嘶鸣,方才停下。而背上的人却由于惯性反从马的前方掉了下来。幸好右手抓着马缰,这才没有跌落下崖。只见那人悬在空中,左手中的长枪不助地在石辟上敲击,想插进去,再求生路。岩石坚硬无比,插是插不进去的,但枪也是把好枪,竟没有被折断,换作旁物早已崩了尖子。于是那人便骂开了那头马,说的不是汉人语言。马儿虽然不知他在说什么,却也知道是在骂自已,于是低下了头,悠闲地吃了崖边的草儿。这下把那人吊得更低了。那人知道了历害,开始劝说马儿,语气中随和了许多。马儿不再理他。就这样吊了很久,那人实在忍不住了,一枪刺向马头,马头一闪,径直地刺穿了马颈。这一枪力劲太大,定然是要了它的命,马一嘶长鸣,失去重心,笔直跌落了一来。那人大叫一声,也随之掉了下来。同样掉在那棵大树之上。惊得鸟儿乱叫乱飞,一人一马,面积大,份量重,折断了树的几根主杆。

师父与风见同时抢出门来,看个究竟。此人满腮虬髯,双目紧闭,师父探了他的鼻息,尚有一命在,只是昏边过去了。虽然如此,神情依然威武,让人心存敬意。他身着盔甲,自是又加了几分神勇魁威。衣履之间已被岩石,树枝勾划得血迹斑斑,破烂不堪。看他的样子,知他伤得不轻。师父忙抱他回房,给疗伤。不知师父是否有意收这么个彪尺大汉做徒弟。想到他叫我师兄的情景,不禁好笑。

我转身看那匹马,毛色柔软,骨肉坚硬,实乃宝中珍品。只可惜已经断气。插过马颈的长矛,也是精铁打造而成,想去此人定是个大财主。

转念之间,风崖便扑了上去,撕咬马肉。我本想阻止,但马是此人所杀,定不会怜惜一具马尸,便没有管止。

 

师父与那壮士入房已经几天了。每日师父须用内力给那壮士续命。他二人的伙食全全由我负责。蜂蜜,玉液,鹿肉,鱼汤,天天打牙祭。看来那壮士伤得不轻。

到了第五天,师父从屋里出来,面色沧白,神情幽悠,黑发之间多了几丝银发,犹如老了几十岁。

“快扶为师回房休息,我为那壮士疗伤,五天五夜没有合眼了。”

“是,师父。”我扶着师父上了床,躺好。说道,“师父,那壮士有恩于你吗?”

“没有。”

“你有何事对不住他。”

“我与他素未谋面,怎又对不住他了。”

“那师父为何要毫力救他。”

“好了。风寻,出去吧。”

说完便睡着了,直睡到了第六日的早晨。

早晨,那位壮士也醒了。

“兄台早,你已昏睡了六天六夜。你的伤势如何。还疼吗。”说完此话,我一时间想起当日在悬崖上他说的并非汉语,也不知他是否懂得汉语。

他听到了我的问话,先是一愣,接着便回答道:“好多了,是你们救了我吗?”说的却是汉人语言。

“那还有假,这山谷之中难道还有别人吗?”风见这个小丫头抢去了话语。

那人见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妮子,脸上微微一笑,接着道:“不知恩公姓大名,在下日后必有所报答。”

“在下风寻。”“在下风见。”我们也学着他在下.在下的说,江湖味十足。

 “ 这般美丽的姑娘,为何取了这么难听的名字?”

风见向我苦笑似的吐了吐舌头。

“噢,对了。不知在下的那匹马?”

“嘿嘿。”风见笑着指了指树边的那具马骨,马骨旁边蹲坐着风崖。

那人看后,先是一笑,后又现出惊恐之色。我想他笑是因为他看见了重伤自已凶手如今以成为一具干骨,他恐惧的是坐在一旁的狮子。

风崖起身向他跑来,他转身就逃。但他是跑不过狮子的。没跑两步便被狮子扑倒在地,吓得他顿时汗珠大滚。而更让他怕的是风崖既然张开了嘴,向他脸上头面人凑去。在与风崖生活的日子里,我们相信它决不会做出让我人后悔的事,所以我们没有制止它。它伸出了舌头在使劲地舔那人的脸,表现得极为友好,像是在说,谢谢你的马肉。那人这才露出笑容。

这时,师父从屋里出来。

“壮士,让老朽看看你的伤。”说着迎了上去,搭住那人的手脉,片刻之间,师父微笑道,“壮士,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话还没有说完,那壮士使跪倒在地,说:“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唉,快快起来,老夫受不起。以后别叫什么恩公,我听不惯。咳咳。”话还没有说完,一口鲜血便吐将出来,马上就要昏倒。

“师父……”“老爷子……”我与风见上前搀扶,同壮士一起把师父扶回了床上。那壮士不再叫恩公,改成了老爷子。于是我看眼前师父,头发已经白了,皱纹也一条条的。算了算他的年龄大概也快七十了。前些天用功给壮士疗伤。定是费了元气,我看离大限之期不远了。

从此以后,师父大病,卧病不起。我整日查阅医书,满山谷的找草药,给师父治病。

这一日,师父把我.风见.那个壮士都唤到床前。我与师妹跪在床前,壮士在一旁站着。

“风见你日后,咳——要听你师哥的话,你的婚姻大事由你自已作主,你师哥他也挺好。嗨——”

师妹早已泪如土雨下,泣不成声。

“风寻,你要照顾好你师妹。咳——最重要的是要光大本门,使本门在江湖上有一席之地,不要落于其他门派之后。嗨,罢了罢了,事到如今,我又何必要求你什么呢。”

“这位壮士,你身坠山谷,你我也算有缘,老夫有件事想求你,不知你可否答应。”

“你救了我一命,恩公之令岂敢不从。”

“好,我把这两个徒儿交给你,望你日后带他们出谷,好好做一悉大事业。”

“在下定会办到。”

“噢,老夫还不知阁下姓名。”  

壮士略一迟疑道:“我叫……叫丁豪。”

“你姓丁,那自然是汉人了。”话音刚落,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师夫倒在床上,便……

“师父――-师父―――”

 

师父去世后,风见常在夜里守着灵墓哭,我也常去陪她。

丁叔叔问起我们的身世时,我说:“我没爹没娘,从小被师父养大,这谷中也就我们仨。”

“不如我收你为义子,你可愿意?”

“义父在上,受孩儿一拜。”

 

这日清晨,义父抓着了一头肥鹰,我以为义父是要吃的。但他却找了一张小纸条,写上:“帅在谷底,速来营救。”系在鹰爪之上,他的意思我也猜得一二。

义父说:“我答应过你师父要带你们出去,总不能一辈子在山谷里吧。这头鹰笨得很,我的士兵定会猎到,便会来救咱们上去。”

果然,傍晚时分,有人在崖上朗声叫道:“将军,你在谷底吗。”一连叫了几声。

“我在,快救我们上去。”他决然不知“我们”有些谁。义父是他们的将军,他自然不敢多问。

“将军放心,我等这就去造梯锁,明日一早便救将军上来”

谷底离悬崖,高有万仞。一夜之间要造好如此长的梯锁,实是不易,但义父还暗自责骂他们慢。

我与风见为了是否带风崖这头狮子上去,想了一夜。最终决定带着它,毕竟它也是我们的师弟。

而更让我们苦恼的是,第二天早上,风崖却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整个谷也没找到,像是它夜里先上去了似的。就这样,我们仨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山谷。

                                

我们爬上山谷,站在崖边向下望,下面云逢雾锁,什么也看不见。我对风见说:“不如为此崖取名字吧?留作纪念,日后也好来寻找。”风见兴奋地笑道:“就叫风见崖吧。”

“小姑娘,别那么贪心,干吗非用你的名字?”

风见向我努了努嘴,像是生我的气,但样子实是乘巧可爱。我又一次下决心,等义父得了空,必向义父禀明此婚事,将她娶了过来,免得她变了心。

“不如将我们仨的名字都加上。”我指得是:我,风见,那头狮子风崖。

“就叫做寻见崖。”小妮子忙叫道。

“什么呀,叫人自寻短见的崖?那不是给寻短见的人提供了一个好场所?依我看,就叫风觅崖吧”

风见点头称是。

于是,我拔出佩剑,那是一柄师父用过的剑,有一定的纪念意义,所以我带出山谷来。在崖边的一块臣石上刻了三个字———寻觅崖。

 

我们随义父来到了他的军中大营。大营由数十个军帐组成,占地面积庞大,常有军兵在其间巡逻,放梢,站冈。我们来到营中最大的帐篷之中。其间已备有宴席,几个中年壮士,个个虎背熊腰,身付铠甲,见到义父便向义父问好,说的不是汉语。义父也应答了他们。分等级落座,义父坐在最上面。开宴了。义父用手指着我与风见,向他们介绍着我俩。几位壮士微笑着看我们,面目之间存着敬意。风见在一旁不停地吃着一只烧羊。义父说着说着,下面的几位壮士由先前的笑容可拘变得愁眉,不展,神情彷徨,无奈,苦困。定是在商讨军国之事。我俩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吃饱了肚子,辞了义父,回了各自的帐篷,入睡。

一夜安好。

次日,天刚亮,我听得号角连起,定是在催兵作战。时间帐外乱作一团。我马上起来,出帐,寻了风见,牵了匹马随着大军前去。军队阵势摆好,帅旗之下一人骑马端详。此人便是义父,我与风见催马前去。义父见了我,只是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又向前望去。神情严肃得很。前方是一座城池,城门之上深刻着三个大字——合州城。-时间,我想起了师父曾说过这合州城。它雄据在嘉陵江岸的钓鱼山上。嘉陵江自北汹涌直扑钓鱼山而来,绕山屈曲环西拆南而流,形成了这里一山拔地,三面环江的险峻形势。余 帅蜀时,他的幕士播州人冉琎,冉璞兄弟亲在策划,筑城于钓鱼山,以为合州治所,成为蜀中的坚强屏蔽。现下望去大体与师父所说的一致。

义父一声令下,一组小队迎攻上去,有的背付云梯,有的手持弓箭,奋力向城门冲击。城头之上站着一员大将,朗声叫道:“放箭”。一时间,万弩齐发,箭如雨下。惨叫声中,众兵纷纷中箭而亡。士兵们也不停地向城头上放箭,但地势不及敌方,箭都打在了城墙之上。义父又唤了一队人马冲将上去。这时,足足有四五千人在攻城。但仍然死伤无数,无法逼近城池。现下,敌军与我军死亡人数之比大致为1:7,换句话就是我军死上七个,敌军才死一个。城墙高有丈许,易守难攻。我军的士兵被逼在离城数丈之外,无数再攻近了义父又令一个千人队冲将上去。只听得号角声响,马啼奔腾,千名勇士疾冲向城,又离城近了些,眼看就要上城了,敌军地改用火箭了。城头的那员大将,又令道:“放箭”。一时间万箭齐射,多如牛毛,像是阴了天。惨叫之声又起,眼前犹如火场,长烟四起,骏马衰鸣,士兵在火中打滚,痛不欲生。

“义父,孩儿为你攻下此城”。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向义父提议道。

不等义父答允,我便随意提起身边一名士兵的长矛催马上阵。

“寻儿小心。” “师哥小心。”他们说话之时,我已奔出了数丈。

敌军见我一人攻城,羽箭纷纷向我掠来,嗖嗖之声不绝。当即不敢怠慢,用长矛护身。一矛挡去数十箭,一矛又划掉数十箭。但因手持之矛是一小卒的,自然不会坚硬到哪去。当中一箭给折断了。我将矛一扔,赤手搏箭。我用上师父教给我的“秀指敌千”之技,不撞箭头,只拔箭身,来箭―――拔落。数百枝箭竟然难近我身。背后,义父之军号角连起,士兵呐喊,为我助威。心下暗喜,昔日师父传受我武功,我便勤学苦练,加上我的聪明才智,功夫已有小成,当下警惕之心有所懈怠。一箭向我胸口掠来,我身子一闪,从我肩头射走,划破了衣衬,露出了那个刺在肩头的“寻”字。“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智者千虑,他还必有一失。常在河边走哪还有不湿鞋的。小小一箭,小事小事。”我自我安慰道。

我一低头,跨下的马已经被扎成了一只刺猬。当下蹬开了马,在地上施展开轻身功夫,疾驰到了城墙之下,箭射得更猛了。

 。

我凌空辟出一掌,将来箭反射回去。“啊哟”射死了数名弓弩手。又辟出一掌,又打死几个弓弩手。

“寻儿——”城头的那员大将猛叫道。但我挡箭要紧,却不去管他。

“不要放箭了,不要放箭了——”顿时间弓弩手都停了手,原地侯命,看他有何令。他却下得城来,开了城门出来。后随着几名护兵。

身后大军不知原由,见城门打开了,欢呼愉悦之声大作,向前冲来。只听得义父喝了一句,大军便不敢再欢呼前进了。

再看此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神情严肃却又透着些喜悦。一看就知此人乃仁侠慷慨,英俊勇武的精忠报国之士。

他大步向前走来,不看我正脸,只是盯着我左肩的那个“寻”字。他双手一扯,将我的衣扯得更烂了,使他更完整地看清那个“寻”字。他如获至宝,脸上喜庆之情不可言语,双手拍着我的肩膀,大声说道:“寻儿,我的儿,爹爹足足找了你十八年啊。”

“爹?你是我爹?”

“你可是八月初六所生?可还有一个叫觅儿的妹子?”

他这一说,让我想起了我懂事时,师父给了我一匹血迹斑斑的褓布,说是我婴孩时包的,上面绣着我的生日。

“不错,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真是我爹?”

他强忍着泪水不助地点头。

“爹,孩子给您磕头了”。当下跪倒磕了三个头。

“对了,爹。那这何包裹孩儿的布上血迹斑斑的,那是谁的血,是不是娘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久,此人是我父亲定会知道。

他忍住了泪水,说道:“孩子,你们刚出生不久,蒙古人便大举进范。咱家乘车逃走。途中遇上了蒙古兵,便在崖上展开了撕杀,我与四五名蒙兵打斗,一人趁我不防,一刀杀了你娘,将不到满月的你俩仍下了悬崖。孩子啊,那血便是你娘的,这杀母之仇,咱报是不报?蒙古鞑子该不该杀?”

“杀母之仇,焉能不报?”

“好,孩子,你身后这百万大军便是蒙古鞑子,那位将领便是蒙古大汗蒙哥”。说着用手指了指义父。

什么?义父的军队竟是蒙军?义父便是蒙哥?我怎会认大仇人为父,帮蒙古人杀汉人?这样我就成了一个大奸大恶之人了吗?

脑海中浮现出当日蒙古兵杀母亲的场面。那一个个丑恶的嘴脸燃起了我心中报仇之念。

“啊———”我转身向蒙军杀来。顿时,蒙古号角又起。数百名勇士冲上来。我赤手战击群雄,使着师父教会我的绝世功夫。掌掌击中,掌掌毙命。百名勇士竞挡我不得。

蒙古兵的血溅洒在我的脸上身上,让我想起了母亲的血溅在我身上。我开始闭上眼,我杀疯了。一起乱打。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脑中想起师父曾说过蒙古鞑子作恶多端杀我汉人同胞,简直是恶贯满盈……

片刻之间,我已杀到了义父面前。义父面容依然严肃,毫无畏惧之意。他的护卫们拔刀想向我下手,义父手一挥,他们便不再动了。

义父下得马来,走到我的面前,两眼看着我。面前这位便是蒙古大汗蒙哥。我想起了射中风崖的那枝箭上刻着的“蒙哥”二字;又想起他在师父临终前说自已的名字叫丁豪。

我说道:“丁豪,蒙哥,呵,你当日已表明了身位,倒是我糊涂得很,认你这大奸人为义父。我乃宋朝汉人,合州城护帅便是家父。今日明了身世,便不能再做你蒙古国儿子了。你我父子之情就此断了吧

“寻儿——”他向前走了一步,面存惋惜之意。

我不待他靠近,抽出了他腰间的佩剑直指他的咽喉。他立刻不动了。

他朗声向我爹说道:“王坚,我看你是个帅才,宋朝大势已去,你不如早日降于我大蒙古,高官厚禄指日可待了,何必为宋狗枉死了性命?”

我爹原来叫王坚。

爹爹也朗声说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宋朝留得住也好,留不住也罢。到头来,我能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就够了。”

我转身面向父亲,手臂斜向上伸直,倒持剑柄,剑尖顺势指在我的咽喉上。大声说道:“父亲。寻儿不孝。认贼作父,杀汉人同胞,自得一死,以谢天下。”

“不要啊,寻儿——”父亲向我跑来。

“寻儿,你又何必如此?”蒙哥紧靠在我身后,一手想去夺我手中的剑。我手中的剑向前一躲,剑尖依势在我的胸膛,他身又是向前,紧紧靠在了我背后。手中一使劲,长剑穿心而过,直至剑柄。来势之快,蒙哥来不急躲避,这一剑定然穿透了他的胸口,想必也活不成了。

“师兄——”风见向我跑来,一把推开蒙哥,把我抱在怀里。她已经泣不成声,衣服已湿透了。她把我抱得很紧很紧。

主帅一死,两名士兵上前速速托回了蒙哥,想计医治。他一剑穿心,又受风见一推,血脉崩射出来,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蒙军上来攻我,风见一扬袖,数枚“破魂针”飞撒出去,射死了数名士兵。父亲手下的弓弩手也放了数箭,稳定了战线。副帅见蒙哥已死,人心已灭,不如退兵再议战策。当即令下众兵回营。

“好妹子——蒙古大军退了吗?”

“嗯嗯……”她不助地点头,现下已是哭得说不出来话了。我想我心爱的小丫头竟是我的亲妹妹,不禁好笑。

突然间,长风大作,吹起了滚滚的黄沙。只听得哇哇之声由长风送将过来,一排鸿雁在钓鱼城外飞了过去……

“呜哗——” 狮吼长鸣,响破云霄,是风崖,不知它如何上得崖来。

 

 

后记:余生十又七年矣,人生阅历极少,独爱武侠,愿有此为伴。愉悦之极,小作此文。文篇行章,尚显稚嫩,毫无经典可言,但此皆余之胆心所创,十七通夜所写。乃余之至宝。望读者敬观。



推荐关注:
开箱晒物
话题:开箱晒物 +关注
原创新人
话题:原创新人 +关注
我的怀旧之路
话题:我的怀旧之路 +关注
放下手机 看本好书
话题:放下手机 看本好书 +关注
追忆大师金庸
话题:追忆大师金庸 +关注
文化艺术
分类:文化艺术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4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