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2021-04-07 16:00:00 167点赞 643收藏 249评论

本文经(公众号: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授权转载,作者:木子,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我叫木子,一直以来文文静静的外表迷惑了太多人,但高二那年,我被迫撕下了这层面具。人生第一次手术,穿着拖鞋穿梭在校园里,我觉得那一整年真是活出了自我。

我的抗造能力,终是败给了甲沟炎

我自认为是个比较抗造的人,用家乡话说就是“皮实得很”,但我的脚肯定沾了不是,经常受罪。

高二的时候,我脚趾偶有不适,脚趾头撞到鞋子上会疼。发现好像是趾甲硌着肉了,我就自己剪剪,也没当回事。

结果寒假里,我就疼得受不了了,钻心的疼。左脚大拇趾内侧已经红肿,右脚大拇趾相对好点,用指甲剪困难至极,我忍着痛也只减掉了一丁点。我妈甚至专门给我买了斜角的指甲剪,可惜依旧没用。

去了修脚店,修脚师傅淡淡地看了看:“你这都发炎了啊,得把里面的趾甲减掉,矫正下趾甲长势。”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图丨图虫创意

说完师傅就出去了,再回来时端着一个木盆。他慢悠悠地先给我泡了脚,等趾甲软了点后,拿出了他的武器。我忍着快夺眶而出的眼泪,看着他挥舞手里的修脚刀,心想:“这师傅也太狠了,是不是拿刀的都这样啊……”

不到半个小时,结束了。

“回去了有高锰酸钾,就化水泡泡,还疼的话去医院吧。”师傅边收拾他的武器,边抬头对我说。

我穿上鞋走了几步,除了左脚已经发炎,倒是没有了钻心的疼痛感。

“25块钱,倒是值了!”我内心一阵欢喜,差点跳起来。

推开修脚店的门,一股冷风袭来,冬天就是这样,在你笑出声之前先让你来口西北风。

人生第一次手术,跟闹着玩似的

别以为这就完了,寒假还没结束,我两个脚趾头又开始疼,尤其是之前发炎的左脚。我心想,是不是因为年龄大了,抗造能力就弱了?

后来,我妈带我去了医院。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但看看自己那再次发炎的脚趾头,还是忍了。

挂完号来到医生办公室,说了自己的情况,医生听完后就叫我脱鞋。两个脚就这样被盯着,怪不好意思的。

是甲沟炎,”医生指了指我的左脚,然后看向右脚,“这只还行,不是很严重。”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甲沟,是趾(指)甲和肉相接部分的沟。如果甲沟感染发炎,就是甲沟炎。丨grepmed.com

“为啥会这样啊?”我非常诚恳地看向医生,就凭我这么勤快地修剪趾甲,还能让它钻进肉里,我是双脚被施了咒吗?

“不是鞋子太挤脚,就是你剪趾甲太勤快,剪得太深了。”

好吧,两个我都占了。38码的鞋子对我来说宽松,37码的稍微有点紧,但我不喜欢走路掉脚后跟的感觉,所有好几次都买了37码的鞋,觉得穿着穿着就不紧了。果然,出问题了。剪趾甲太勤快,我也承认,看来以后还是懒一些吧,懒人有懒福。

“那这能彻底治好不?是不是要动手术啊?”我妈听了医生说的,多少放心了点,起码没到严重的地步。

最好手术吧,趾甲重新长出来就好了。以后趾甲别剪太深,鞋子也穿宽松点。”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正确的剪趾(指)甲方式丨原图:estberkshirefootclinic.co.uk

接下来,我妈去办住院手续,护士带我去了病房,给我套了身病服,然后就带着我往手术室走。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开了,我看到刚给我瞧病的男医生,还有一位女医生,俩人一起走进了手术室。我躺上床后,他们开始消毒、打局部麻药。

过了一会儿,女医生捏了捏我的脚趾头:“有感觉吗?”

“啊?”我反应过来后摇了摇头,“没感觉。”

是真的没感觉,我只听到刀割肉的声音:“医生,要整个趾甲取掉吗?”

“嗯,两个都拔掉,之后会长出新的。”说话的是那个男医生。

手术结束后,我穿上了护士给的拖鞋,出去就看到老妈在外面等着。没轮椅,我就被她搀着,跟在医生后面,一路走回了病房。一点都不疼,因为麻药还没过。

“医生!出血了!”刚到病房门口,我一低头就看到包着的纱布渗出血。但医生说不要紧,让我先躺床上休息,之后会有人给我换药。

果然是小手术,不值一提。大概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我就出院了。出院那天超级冷,我穿着拖鞋,努力用脚后跟走着路。坐上公交车,冷风顺着车门缝隙呼呼地吹进来,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回到家,就是好好躺着,果然家里就是舒服。

再次复发,穿拖鞋的我感觉像是失恋了

手术后不到半年,左脚脚趾甲沟炎复发,我实在受不了,跟老师要了假条,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医院。当天医生就给我动刀了,做完手术踩着鞋子站在电梯里的时候,麻药劲儿过了,我疼得想把自己打晕。

一回到宿舍,我就甩掉鞋子,一屁股坐到床上。舍友看着我晃荡的脚:“挨刀了?”

“嗯,一路上疼死了。这麻药过得也太快了,比第一次都疼。”我吃了几口桌子上的零食。

“不用出早操了,幸福啊……”舍友投来羡慕的目光。

我白了她一眼:“班主任那眼神,请一天假,仿佛我高考就要少100分似的。临近高三,除了学习,其他都是身外之物。”

那时高中住宿,每天三点一线,我就穿着拖鞋去上课,还是红色的拖鞋,走哪儿都会迎来周围人的注目。遇到熟悉的同学,他们总是先惊讶地盯着我的脚,然后问咋了。楼道里遇见老师,他们也会问候一下我的脚。去洗澡时,我也只能用塑料袋包住脚,走进去那一刻都能感受到背后投来的目光。

大好的高二生活,青春悸动。在喜欢的男孩子面前,我穿着红色的拖鞋,脚趾包得像个粽子,毫无形象可言。那个夏天,我文静淑女的形象不再,感觉像是失恋了。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那个夏天,我毫无形象可言,感觉像是失恋了。丨Pixabay

后来倒是没再复发,只是可惜了左脚,两次手术后,我左脚趾丑得不忍直视,趾甲也变厚了。此后,一到夏天,我就只穿包头凉鞋,丑丑的脚趾让我放弃了好多漂亮鞋子。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医生点评

刘韬滔 | 北京医院外科ICU 副主任医师

甲沟炎是趾甲(指甲)周围皮肤皱襞因感染导致的炎症反应,嵌甲、倒刺和外伤是常见病因,尤其是嵌甲。同时作为前整形外科医生和嵌甲症患者,我有资格来谈一下嵌甲型甲沟炎。

嵌甲症患者,趾甲横向生长,严重者向下方卷曲,犁入皮肉,容易造成脚趾局部反复红肿疼痛,引发甲沟炎。修剪趾甲不当只是诱因,嵌甲症发生的本质主要还是与甲基质(位于趾/指甲后方,负责甲生长)的解剖结构有关。另外,不适当的趾甲修剪只能获得一时的轻松,之后可能会愈加严重。

在嵌甲型甲沟炎的治疗上,拔甲术有助于引流脓肿,控制严重感染。但是这种方法不会改变甲基质的解剖结构,所以容易复发。

部分甲基质切除术,会连同一侧甲床、甲沟以及慢性炎症导致的肉芽组织一起楔形切除,通常可以彻底解决嵌甲问题。但这种方法患者疼痛明显,愈合后趾甲也会变窄,失去了正常甲沟的形态。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以Winograd术为代表的部分甲基质切除术丨参考文献

另外一种手术思路是治理包埋趾甲的皮肉,楔形切除软组织后在趾甲下方重新缝合,创伤较小,可以最大限度保留甲沟处正常解剖形态。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另外一种手术思路是治理包埋趾甲的皮肉,比如knot术。丨参考文献

当然,手术治疗主要还是针对比较严重的嵌甲型甲沟炎。为了避免脚趾局部反复发作的红肿疼痛,嵌甲症患者最好穿着宽松透气的平底鞋。轻微的嵌甲其实可以通过多次专业修剪得到一定矫正,但医生往往不会修脚。所以如何早期干预嵌甲症,也许还只能依赖修脚师傅,不过修脚店水平参差不齐,顾客需要了解的是其技术如何、器械是否干净等。

参考文献:

Bilsev Ince, Mehmet Dadaci, Fatma Bilgen, et al. Comparison between Knot and Winograd techniques on ingrown nail treatment. Acta Orthop Traumatol Turc. 2015;49(5):539-43.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木子

编辑:黎小球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拔完两个脚趾甲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造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249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643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