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董家溪凭什么火?我们和老板们聊了聊,找到了珍贵的东西

2020-07-04 17:59:31 5点赞 10收藏 0评论

本文首次发表于2019年9月16日。

凭什么是董家溪

让重庆本地人难以理解的事又来了:董家溪跳蚤市场在互联网上火了。

在“我逛旧货市场的见闻”这一讨论话题下,《重庆旧货市场魔幻遊記》一文突出重围,斩获最高转赞。

重庆董家溪凭什么火?我们和老板们聊了聊,找到了珍贵的东西

互联网的弄潮儿们纷纷跟帖,对董家溪爱不释手:

“朋友看上一个腌咸菜的巨大个的老玻璃罐子,愣是扛回了北京。”

重庆市区实际不止董家溪一个二手交易市场,在位置更优越的渝中区,一有毗邻重庆大礼堂的三峡古玩城——卖名人字画、陶瓷玉器、古钱旧币。

三峡古玩城的铺子三峡古玩城的铺子

二有中兴路,在较场口四号出口附近,1999年开办,至今已有20年历史沉淀。商家经验丰富,客户群稳定。

中兴路交易市场中兴路交易市场

董家溪有三层,在年轻人之间火起来,是卖“日用百货收藏品发烧音响和手表相机”的B区。

比起前两个二手交易市场,董家溪一无品类上的特色,二无地理优势,与拆迁中的楼盘比邻,挂个寒碜的小牌就算营业。

拆迁的楼盘拆迁的楼盘

那为什么是位于江北的董家溪?年轻人在董家溪里寻找的,到底是什么?

寻寻觅觅的年轻人寻寻觅觅的年轻人

“中兴路的跳蚤们跳过来了”

董家溪的前身叫 “中兴路跳蚤市场”,原先是中兴路二手交易市场的一部分,是下回水沟巷里绵延百米的露天游摊和预制板房。

2011年,十八梯面临改建,跳蚤市场被迫迁移,100多位二手店主,从原先一分不要的太阳坝下迁进了月租300块的董家溪里。

中兴路的铺子中兴路的铺子

董家溪的摊主们,在原先的中兴路二手市场属于无法站定、跳得最急的群体,自然不能期待他们的二手货有多“尖"。甚至可以这么说,与前两者相比,董家溪只是个仓库。

董家溪的铺子董家溪的铺子

而在中兴路,各家老板对自己的古货都有着十足的自信。

一个拿出一台舵牌的精工钟表,介绍道:“这是上海舵牌的表,五六十年代的物件了,表壳的材质是竹子。表面饰以花鸟浮雕装饰,放在当时可是相当奢侈。”

舵牌钟表舵牌钟表

精细的浮雕装饰精细的浮雕装饰

一个从玻璃展柜里骄傲地拿出自己刚刚收购的山城画册,要叫我拍下几张图片

长江索道和嘉陵江索道长江索道和嘉陵江索道

在听我提起董家溪之后,中兴路的老板们都露出了微笑。

“没关系的妹妹,买货要看三家,但董家溪的货绝对不可能有我们这边好。我们摆出来的,好歹都是有些历史意义的,但在董家溪,他们是什么旧货都往里头摆。”

什么旧货都往里头摆

来到董家溪,我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各种各样的二手旧货,像瀑布一样沿着阶梯流下来:衣服、相框、插线板、首饰、台灯、竖笛、洋娃娃、钱包、奶锅、篮球和足球,它们在一个摊位上和谐共存。

如瀑布一般的二手旧货如瀑布一般的二手旧货

董家溪的老板并不像中兴路的老板那样骄傲,他们的特点是实诚、松弛和谦逊。

正在看书的老板正在看书的老板

这位老板正专注地看书呢,我走过去,想让他对店内的“宝物”进行一番介绍。

他抬起头来,环顾店内:“我这儿现在还没有镇店之宝呢——要不就是大路货,要不就是外国回来的新货。你要不要去那边儿问问刘老板,他的货很新奇。”

一店主在董家溪转呼啦圈一店主在董家溪转呼啦圈

刘老板的货确实很新奇

我从铺得满满当当的桌子上抽出一件造型别致、作用不明、时代气息浓厚的工艺品。刘老板看了看,开始解释:“看货啊,首先看这么几点。一是时代,这件东西应当是70、80年代的物件。”

不明的工艺品不明的工艺品

“二是要看它是个什么,看它的造型。左边一只青蛙,右边是一朵莲蓬,原先还有朵莲花的,但折了。”

“那它有什么作用吗?”我试图挖掘出更多的历史回忆。

“没作用,就是看着好看,”刘老板把青蛙往板凳上一放,“这样摆着多好看啊,就是用来看的嘛。”

我似乎下意识地露出了不满足的表情。

“要不要去问问陈老板?他的东西有故事。”

有故事的陈老板

陈老板的收藏是装在相框里的,有火柴包装、旧车票、旧发票,等等等等。

相框中的各种票据相框中的各种票据

听说我要看,从里面选了一张便提过来了。

东风食品厂的菠萝糖纸东风食品厂的菠萝糖纸

“东风食品厂的菠萝糖纸,这是60年代的东西了。那时候我才刚出生。这家东风食品厂倒了,它们又起了一家叫重庆冠生园的,开在石坪桥,原先的重庆油漆厂那边,我具体也不清楚。”

“不过那边差不多全部垮了,全部垮完了。”

相框中的糖纸相框中的糖纸

“我都还太年轻了,”陈老板用下巴指指,不远处有一位老妇人,“问问她嘛。”

正在拉琴的老妇人正在拉琴的老妇人

走近一看,老太太对照着乐谱,正在学拉手风琴。一首《找朋友》摇摇晃晃地从琴箱里飘出来。

重庆董家溪凭什么火?我们和老板们聊了聊,找到了珍贵的东西

找啊找啊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

“我免贵姓陈,”老太太很漂亮,和人交谈时脸上总带着微笑,“刚才的陈老板是我的侄子。”

我将挑选好的明信片递到她手上,她立刻说开了:

年代久远的明信片年代久远的明信片

“我是五十年代的人,明信片火起来的时候,我已经过年纪了。那些五十多的人肯定知道,当时的中学,就流行送这个。”

“这些都是我们去各家收来的:有的搬家,把这些东西当废纸卖,有时候我们亲自去买,有时候收荒匠也拿来给我们。”

明信片大多都是写过的,不过也有一些空着。

空白的明信片空白的明信片

“当时的邮票四分、八分,太贵了,有明信片也舍不得写。”

“我们一个月才挣十八块五——其实是十七块钱,有一块五是粮补。当时的日子真不好过,我80年从乡下回重庆,工作不好找得很,所以我们一旦有个工作,总是加倍珍惜。”

笔记本后的竖式笔记本后的竖式

“两个人的月工资凑一起是三十七块,还得养孩子。但工作必须认真,孩子只能托给当时的老年人。

有“白托”,只管照顾白天的,一个月8块;还有全托,随时都照顾着,十几块钱,但挺放心。老人家照顾得好,孩子都养得胖嘟嘟的。”

我在陈老板的店里买了一张空白的明信片,临走时,她叫住我:

“对了,罗老板的铺子里东西也好,要不要去看看。”

罗老板的铺子

罗老板的铺子里人多,我两次去看,他都忙着做生意,和年轻人一起五块十块地点着数。

正在点数的罗老板正在点数的罗老板

罗老板的店的确像个宝窟,钟表、点唱机、挂轴、老电视、老海报,什么都有。说不定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腌泡菜的老玻璃罐子,也是在他这儿买的。

人生如戏人生如戏

店里销路最好的是“中国唱片”,5块钱一张,几乎每个年轻人都要带一张走。“中国唱片"是成都唱片厂印制的,这是一家以生产薄膜唱片为主的重型唱片厂。

1971年,成都唱片厂正式投入生产,后经过几轮改组,于1992年更名为中国唱片成都公司。

中国唱片中国唱片

刘老板店里有一台录音机正吱吱呀呀地唱着歌。看见我在听,他赶紧走过来:

“带子松了……”说着便换了一盘

老式录音机老式录音机

“董家溪生意最好的一定是您了吧。”

“不是不是,来来来,你看刘老板的铺子生意才好嘛。”

刘老板?好嘛,我又绕回去了。

潮人的董家溪

位置偏僻,货品不尖,可年轻人凭什么就爱董家溪?

这些年轻人都打扮入时,看起来并不像一穷二白,买不起新品必须靠二手撑的人群。他们去董家溪淘货,不图它经久耐用,也不图它实惠超值。

衣着时尚的年轻人衣着时尚的年轻人

在二手交易的世界里,有一个词叫做中古。

“中古”与中国传统文人雅士所热衷的“古董”有所区别。中古,其实是一个舶来的概念,是个和制词(即由日本发明、使用的词语),在日语里的意思是:“二手的”。

二手的洋娃娃二手的洋娃娃

但经过演变与发展,“中古货”一词在中国已有了区别于“二手货”的含义。

二手一词所描述的,不过是一个物品曾遭使用的状态,而在“中古”的背后,是此时此刻的年轻人所想找回来的,某种旧时的价值观。

能砸核桃的诺基亚能砸核桃的诺基亚

所有“新”和“旧”都在历史的发展中不断改头换面地重来。从前人们所追捧的那种,“霹雳雷霆”一般激烈炫目的生活想像都已坠进历史的深处。2019年,“老干部风”仍然是一种方兴未艾的潮流。

VCD播放机VCD播放机

可以说他们是抱着某种怀旧的愿望而来,渴望在这所有不合时宜、笨拙、严肃却又含有些幽默感的物品中,找到某种安慰。

蜘蛛侠文具盒蜘蛛侠文具盒

这就是董家溪被年轻人所爱的原因。

假如去一趟董家溪,说不定你也会爱上它。

成都·“天霸杯”全国健美精英赛成都·“天霸杯”全国健美精英赛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爱上董家溪了 。

展开 收起

三亚·亚特兰蒂斯(携程)

三亚·亚特兰蒂斯(携程)

2647元起

三亚海棠湾喜来登度假酒店

三亚海棠湾喜来登度假酒店

3499元起

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

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

2124元起

阳江海陵岛保利皇冠假日酒店

阳江海陵岛保利皇冠假日酒店

暂无报价

三亚海棠湾万丽度假酒店

三亚海棠湾万丽度假酒店

2176元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0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