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2019-06-28 13:20:46 5点赞 12收藏 4评论

创作立场声明:真诚的分享一款佛系游戏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我希望这是一款

玩家可以和亲人朋友一起玩的游戏,

能让他们爱上玩游戏的游戏。


—— 陈星汉


《Sky·光遇》上架 App Store 已近一周,相信各位对这款游戏也早有耳闻: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一方面,游戏因为有「知名游戏设计师」和「苹果官方推荐」两大金字招牌加持而备受关注,对它画面、意境和音乐的赞誉也如潮水般“刷爆”评论区;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另一方面,游戏上线快一周了,部分玩家对游戏玩法和风格的质疑也慢慢浮出水面。


《Sky·光遇》究竟是一款怎样的游戏?它的创作者陈星汉又是为什么会打造出这样一款游戏呢?


希望看了今天这篇文章,你能了解一个清晰的脉络。




「云之彼端」的冒险


相信任何玩家只要简单试玩《Sky·光遇》10分钟,都会为它的画面所惊叹。


大块大块如花团锦簇般的云朵,清澈空灵的蓝天草原;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无处不在的璀璨如水晶的光芒;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各种各样来自异世界一样的神奇生物。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这是个宛如宫崎骏动画般的美妙世界,在这里,你扮演一个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和未知的探索者。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游戏一开始,你首先要学习的是——飞翔。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穿过云端,斗篷掠起波浪;翱翔天地,从海岛到雨林......飞,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交通方式。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第二件事则是点亮光芒——确切的说,是以点亮蜡烛为主的一切和环境中的元素交互的方式。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你会通过收集光芒等方式获得蜡烛,它们可以帮你点开封闭的石门,走向下一个未知;点响云端的钟塔,召唤飞翔的鲲鹏;点亮神坛的火焰,唤醒远古的神祗。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在操作方面,《Sky 光遇》也堪称极简。


除了手游常见的左手移动右手切换视角外,几乎没有任何可见的操作按钮,一切交互都只有在玩家走到指定的地点或人物面前后才会显示。


唯一的操作菜单是顶部的飞行能量——但这也仅仅是一个寥寥几个按钮的动作页面,而且在绝大多数场合不需要主动打开。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这样的画面,加上淡雅祥和的 BGM。


惊艳,宁静,禅意,温暖……一切小清新的词汇用在《Sky光遇》上都不为过。这也是很多人对这款游戏的第一上手印象。


但……在玩了超过半小时后,相信这些人中相当一部分会产生同样的三大疑惑:


我是谁?我在哪?我该干嘛?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没错,这也是《Sky光遇》与其他游戏的最大不同(和争议焦点)——这是款绝大多数玩家都不知道自己在玩什么的游戏。



△ 游戏中的玩家对话△ 游戏中的玩家对话



游戏虽然也有一条主脉络:在七块大陆探索并收集道具。游戏中也可以向神明学习,升级自己的表情树,或者是收集「光之翼」让自己飞得更远。


但实际上,关于这方面的任务提示几乎没有,很多玩家在论坛里才搞明白自己能做什么。


游戏官方、包括陈星汉本人都表示:这游戏并不存在一个「正确」的玩法。


苹果商店的官方宣传是:


「你可以在悬崖边一跃而下在云端中翱翔,你可以独自在雨林中漫步,你也可以和朋友坐在长椅上欣赏风景,或是和小水母们打个招呼......


无论是探索远方,还是坐下看一天海,都随你。」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可以想见,这个有些另类的设计必然会引发受众的截然不同评价:


有的玩家就直截了当地说「这游戏什么都好,就是不好玩」,但也有的玩家如获至宝般地表示「找到了自己心灵的避难所」。


「游戏禅师」陈星汉


「游戏禅师」——这是苹果官方给给陈星汉的人设。


苹果在官方微信公众号酷炫的横屏推文中写道:「在强调竞争的主流游戏中,他开辟出关注内在情感的禅意风格」。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这也是陈星汉与众多游戏人最为不同的地方,游戏在他手中不是一件工业化的产品,而更像是他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陈星汉1981年出生于上海,父亲从事软件开发行业。在父亲影响下,陈很早就涉足编程领域,高中时,陈星汉开始对游戏开发产生兴趣。


2003 年从上海交大毕业后,他进入了知名的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攻读互动媒体专业。



△ 陈星汉 图片来自:Verge△ 陈星汉 图片来自:Verge



陈星汉的首部作品,就奠定了他「禅意」的个人风格。


2005年某天上学路上,陈星汉无意中抬头看到了一览无余的白云和蓝天。


「白云那么好,怎么就没有一款游戏是跟云相关的呢?」当时的陈星汉这么想。


在教授的鼓励和指导下,他的团队用了十个月时间开发了一款名为《云》的独立游戏。



△ 《云》游戏封面△ 《云》游戏封面




仅仅半年时间,游戏下载量就突破了 60 万,在线人数则是十倍于此。陈星汉也借此开启了自己独立游戏制作人的征途。



△ 陈星汉和制作《云》的小组成员△ 陈星汉和制作《云》的小组成员



四年后,陈的第二部作品《花》在PlayStation Network平台发布,当周即刷新PSN首周新游下载量记录。



△ 《花》游戏封面△ 《花》游戏封面



《花》不仅获得了媒体和玩家的一致好评,还作为首部代表游戏的「艺术品」,被华盛顿史密森学会博物馆典藏。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在那之后,陈星汉将目光投向另一个题材。


异国他乡的生活并不轻松。刚到美国的时候,陈的日子过得很艰难,白天上课,晚上打工,加之语言和文化隔阂,很难交到什么朋友。


这段经历,让他对人与人之间的心灵交往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和需求。


「所以我希望,能有一个不在乎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什么种族,什么背景,纯粹的人与人交往的游戏」。在采访中,陈星汉这样说,


2012 年,陈的愿望最终成真。


他和同学联合创办的游戏公司「thatgamecompany」推出了《风之旅人》,一举拿下包括格莱美和 IGN 最佳游戏在内的多项大奖。



△ 《风之旅人》游戏封面△ 《风之旅人》游戏封面



陈星汉也借此跻身世界一线独立游戏制作人行列。


在《风之旅人》中,玩家扮演一名无名的旅人,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向着远方山峰前行。


在这个过程中,玩家可以在路上结识一名其他陌生玩家作为旅伴,但两人之间无法产生直接联系,只有一些简单的互动;


就这样一路搀扶,互相帮助,最终抵达终点。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风之旅人》在艺术和商业上的成功,让陈星汉终于可以彻底「放飞自我」,开始放手做一款自己真正想做的游戏,它就是——《Sky·光遇》。


从 2012 年开始,他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这款游戏的开发中。经过七年打磨,游戏终于在今日与所有玩家见面。


「我不希望玩家因为语言的东西,而错失了互相认识的机会」陈星汉说。


正是基于此,他在游戏中设计了一个与绝大多数网游都不一样的「慢社交」机制。


《Sky·光遇》没有任何可见的好友系统。


在游戏中,你唯一添加其他玩家的方式是向对方赠与一根蜡烛,正如两个在游乐园里的陌生人的第一次搭讪一样;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在那之后,通过互相取名,两人有了进一步的认知,可以在众多玩家中将对方一眼认出,从路人变成点头之交;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玩家间通过击掌,拥抱,拉手等动作,一步步叠加好感;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无论是联手走过一段路程,还是合作完成一个任务,或者是老人带新手避开坑,玩家彼此间在冒险中有了共同的经历,故事和回忆。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直到最后,游戏才能解锁文字交流功能,互相说出那一句其实早已无必要的「你好」。


「我并不是为了做一个社交游戏而做的社交游戏,我想做的,是一个打动人心的游戏」。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探索「第九艺术」


游戏究竟是什么?这是个哲学问题。


在陈星汉这,答案很简单,游戏于他就是一种艺术——但又不是那种只能挂在墙上让人远观的「艺术」。



△ 图片来自:interviewwithanartist.net△ 图片来自:interviewwithanartist.net



陈星汉举了一个例子:在 90 年代初,几乎所有人都认为,CG 动画是一种难登大雅之堂的花哨玩意,充其量只能做点广告短片。


直到 1995 年,皮克斯以一部《玩具总动员》横扫全球电影市场,2 亿美元的票房不仅震惊了业界,也证明了 CG 其实是一种前途无量的影视形式。


从那之后,越来越多的精品 CG 电影不断涌现,成为动画电影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这也正是陈星汉想要做的事情:他想要证明,文艺游戏并不只是学院派的自说自话,或是曲高和寡的个人表达。


文艺游戏也可以有自己的市场。


游戏并不一定只有对抗,杀戮,无穷无尽的打怪和抽卡。


游戏,一样可以有自己的内涵和表达,成为游戏人一直以来标榜的「第九艺术」。



创作者与一束光的七年之约:陈星汉的《Sky·光遇》详解



这一次,陈星汉以七年时光打磨了一款既为自己,也为众多心存温暖的玩家的作品。


或许这种「小清新」的风格并不适合所有人,但这样的探索,无疑对丰富当下日渐兴旺的游戏行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展开 收起

《饥荒》iOS数字版游戏

《饥荒》iOS数字版游戏

1元起

《票房大卖王》iOS数字版游戏

《票房大卖王》iOS数字版游戏

1元起

《杀手:狙击》iOS数字版游戏

《杀手:狙击》iOS数字版游戏

1元起

《超进化物语:怪兽小队再集结》iOS数字版游戏

《超进化物语:怪兽小队再集结》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忍者:岚》iOS数字版游戏

《忍者:岚》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纪念碑谷2》iOS数字版游戏

《纪念碑谷2》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侠盗奇兵》iOS数字版中文游戏

《侠盗奇兵》iOS数字版中文游戏

1元起

《Happy Glass》iOS数字版游戏

《Happy Glass》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旅行青蛙》iOS数字版游戏

《旅行青蛙》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专注森林》iOS数字游戏

《专注森林》iOS数字游戏

12元起

《自由幻想 》iOS数字版游戏

《自由幻想 》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死或生5 最后一战》PC数字版游戏

《死或生5 最后一战》PC数字版游戏

59元起

《阿瑞斯病毒》iOS数字版游戏

《阿瑞斯病毒》iOS数字版游戏

1元起

《圣斗士星矢》iOS数字版游戏

《圣斗士星矢》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万王之王3D》iOS数字版游戏

《万王之王3D》iOS数字版游戏

暂无报价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数字版手机游戏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数字版手机游戏

暂无报价
4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2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