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详情
资讯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以前的人居然还要靠杀掉活的动物来吃肉,真落后!”

2020-08-22 17:00:00 43点赞 134收藏 66评论

本篇内容来自#吃货快报#美食资讯话题,关乎吃货的大事小事——品牌动态、行业新闻、最新资讯......>抢先了解<

现代社会,我们真的衣食无忧了吗?

可能未必。 在FBIF2020食品饮料创新论坛产品创新A分论坛上,阿法拉伐全球资深工艺工程师Bent Ludvigsen在“蛋白质革命”主题演讲中分享了这样几组数据:

  • 30年后的2050年,世界人口预计会增长至97亿,这意味着人类需要每年多生产2.6亿吨蛋白质,才能满足需求。但不论是我们现有的资源还是大多数加工技术,都无法弥合这一差距。

  • 中国每年猪肉产量约为4000万吨,相当于840万吨蛋白质,却需要消耗7200万吨大豆饲料和更大量的土地、淡水资源。

  • 目前人类每年生产的5.25亿吨农业蛋白质中,有15%,也就是近8000万吨会被以各种形式浪费掉,没有得到有效利用。

Ludvigsen先生在食品加工行业有着三十年丰富经验,拥有专业级蛋白质提纯知识。而阿法拉伐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更先进的生产、加工设备及工艺流程的研发与制造。从中国最传统的酱油食醋酿造,到最时兴的OATLY燕麦奶,阿法拉伐的产品遍布100多个国家的食品加工行业。他提出的警示,值得我们注意。

在这样的警示面前,我们突然发现,过去几千年里,人类几乎最稳定且高效的蛋白质获取方式:畜牧业,似乎无法满足需求了。

我们需要寻找新的蛋白质来源,弥补逐渐扩大的蛋白质缺口,同时尽量降低这个过程对环境造成的不可逆损害。我们亟需一场蛋白质“大革命”。

01

变革:蛋白质大革命下,

畜牧业成了那个“路易十六”?

英文中蛋白质“Protein”一词来自希腊语“proteios”,意思是“首要”、“优先”。蛋白质作为生命基本物质之一,与每个人的生存息息相关。

而回想我们的历史,畜牧业,几乎是人类最稳定而高效的蛋白质获取方式,它提供的肉、蛋、奶在几千年里帮助人类延续着文明。可到了新时代,这个“老家伙”遇上了一些问题。

一方面,世界人口数量和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都在指数级增长,对蛋白质的需求量也在不断增长。可畜牧业的增速却是线性的。数据显示,2004-2014这十年内,全球猪牛鸡肉总产量每年都只有2%-3%左右的增长。[1]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另一方面。即使能生产出足够的蛋白质,这一过程中产生的资源浪费和温室气体排放也是惊人的。如今,畜牧业占用了全球约1/3的土地[2]和约1/4的淡水[3],并释放了约15%的温室气体[4]。

这场“蛋白质大革命”中,陪伴我们几千年的畜牧业,可能会不幸成为那个“路易十六”。你可能听说过今年大热的人造肉风潮,可能听说过昆虫、海藻等原本不被当成蛋白质来源的食材,如今被摆上了餐桌。如果你对前沿科技比较关注,可能还会听说过分子生物学等前沿科技,为未来的蛋白质世界带来无限可能。这些新技术、新趋势在开辟着新的蛋白质获取方式,“革”着畜牧业的命。

或许生活在几十年后的孩子们翻开历史书,会惊奇的对我们说:“爷爷奶奶你们看啊,以前的人居然还要靠杀掉活的动物来吃肉,这也太残忍了!”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图片来源:Pixabay

当然,革命也并不一定是要推倒重来。越来越多的生物、化学新技术,甚至是基因编辑和人脸识别这样的“黑科技”,都在改变着畜牧业,提高它的效率、降低它的损耗。总之,蛋白质正踏上一条“革命之路”,畜牧业也将会迎来剧变。

02

替代:不养猪牛羊,

我们还能从哪里获取蛋白质?

然而,就像历史上每一场大革命一样,砸碎了旧制度,新制度并不会自行产生。我们可以彻底“革”了畜牧业的命,解放猪牛羊,看着它们在大草原上自由奔跑。可是,谁来填饱我们的肚子?我们该去哪里寻找新的蛋白质来源,填上越来越大的缺口?

别担心,人类自有办法。

1、昆虫:人类新朋友?

用昆虫当食物,乍一听有点恶心,其实昆虫是非常优质且高效的蛋白质来源。有资料显示,蟋蟀的蛋白质含量高达69%,相比之下牛肉最高也不过29%。同时,昆虫对资源的消耗量也非常低,每100加仑(约378.5升)的水如果用在畜牧业中,只能生产出6g牛肉蛋白或者18g鸡肉蛋白。但如果用来养殖蟋蟀,可以生产出238g的昆虫蛋白。[5]

在专业的食品圈子中,“昆虫基”食物已经不算太新鲜的概念,已有大量应用产品面试,在国外甚至成为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常规食品选择,Cision预测显示,到2021年,全球食用昆虫市场预计将达到15.3亿美元。[6]

专门生产昆虫基食品的初创公司也已经出现,例如新西兰公司Eat Crawlers,名字直译成中文意为“吃爬行者”,非常直观地说明了公司业务。该公司开发出了一系列昆虫基零食,包括蚂蚁、蝗虫、蟋蟀、甚至是狼蛛和蝎子。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Eat Crawlers昆虫巧克力系列,从左至右依次添加了:蟋蟀、蝗虫、蝎子、狼蛛

截图来源:Eat Crawlers官网

而在国内,昆虫基食品刚刚起步,但也已经有了相应产品。例如曾当过一段时间“网红食品”的馋巴拉蚕蛹蛋白脆,采用蚕蛹作为蛋白原料,生产出的脆片与薯片口感类似,却有着更高的蛋白质含量。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馋巴拉蚕蛹蛋白脆

图片来源:微博@馋巴拉蚕蛹蛋白脆


FBIF2020论坛中,Ludvigsen先生还为我们介绍了昆虫的更多优点。例如,昆虫不需要像猪牛羊那样专门准备饲料,他们的食物就是食品工业中产生的蛋白质废料。目前整个食品行业每年会产生超过10亿吨蛋白质废料,这些原本只能白白浪费掉的资源,如今可以通过昆虫这种神奇的小生物,实现再次利用。

Ludvigsen先生还为我们介绍了一种特别的昆虫原料:黑水虻幼虫(Black Soldier Fly Larva)。与鸡相比,黑水虻幼虫的养殖减少了92%的土地消耗、85%的淡水消耗和82%的二氧化碳排放。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Bug Bacon公司的黑水虻幼虫原料食品

图片来源:Business2Business

同时,阿法拉伐还有一整套昆虫幼虫加工工艺,将黑水虻幼虫转化成昆虫蛋白粉、昆虫油与冷凝水,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任何浪费。只要技术得当,小小的虫子也能肩负起保护地球的重任。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阿法拉伐昆虫幼虫加工流程

图片来源:阿法拉伐

2、藻类:古老的物种,新时代的原料

藻类作为地球上最原始而古老的物种之一,早在人类出现前数十亿年就生存在了地球上。几十亿年来它默默地靠光合作用养育着自身,几乎从未引起人类注意。而到了这个时代,藻类的价值被突然发掘,一跃而成极具潜力的“新原料”。

藻类引人注目首先是因为它极高的蛋白质含量。研究显示藻类干重的蛋白质含量通常能达到40%-60%。[7]但除此之外,藻类生产过程中的优点更是巨大:

理论上说,藻类几乎可以在任何环境,哪怕是恶劣环境下生长,而不占用宝贵耕地资源。从广袤海洋,到淡水湖泊或池塘,甚至是荒芜的盐碱地、废弃的沼泽,藻类都可以在其中生长;其次,藻类产量极高。常见农作物一年只能收获一到两季,猪、牛、羊等常见家畜生长周期也长达几个月甚至几年。而藻类只需要几天就能收获一代;最后,藻类本身生长只需要极少淡水,海藻的生长甚至完全不需要淡水,却可以通过光合作用捕获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整个生产过程非常清洁而环保。[8]

不知道各位读者看到这里是什么感受,我的感受是:这简直就像是上帝送给人类的礼物啊!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可口可乐投资的果汁公司Suja生产的添加了微藻的系列果蔬汁

图片来源:Suja官网

于是,藻类市场也在被逐渐打开,Global Market Insights今年的一份预测显示,未来6年间藻类蛋白市场将稳定保持每年6%的增长速度。到2026年有望突破10亿美元。[9]

各种应用产品自然也随之出现,例如美国食品科技公司Iwi Life就以海藻为原料,开发出了多款保健产品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Iwi Life海藻保健品

图片来源:Iwi Life官网

而藻类家族的另一重要成员微藻(microalgae ),更是已被百事、雀巢、亿滋等多家食品饮料巨头看中,运用在旗下公司的产品中,

FBIF本周的推文《玛氏、雀巢、联合利华都看好的微藻,会是未来的明星原料么? 》曾对这一原料有过详细解读。

3、甚至是....空气?

昆虫和海藻,虽然少见,但起码还可以纳入人们印象中的“食物”范畴。接下来说的这项新原料就有些奇怪了,那就是:空气。

去年11月,美国Air Protein公司宣布他们研发出一款“空气蛋白质”,是真的从空气中生产出来的蛋白质。

据Air Protein公司CEO丽莎·戴森(Lisa Dyson)介绍,她们利用一种叫做氢营养菌(hydrogenotrophs)的特殊微生物,以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氧气和氮气为原料,发酵转化成为可以食用的蛋白质。丽莎还介绍,这种蛋白质“具有与动物蛋白相同的氨基酸谱。它还富含维生素和矿物质,包括纯素食中缺乏的维生素B12。”[10][11]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丽莎·戴森图片

来源:The Spoon

今年1月,芬兰一家食品技术公司Solar Foods也宣布研发出了自己的空气蛋白质“Solein”。Solar Foods表示,他们的方法可以通过空气和电力在任何地方生产蛋白质,并且十年内价格就有望与大豆蛋白相竞争。

当然,这些“空气蛋白质”目前都还处于研发阶段,没有相应产品上市,但这一轮的技术创新往往会成为下一轮的技术基础。这种新技术值得我们关注。

4、还有……难以描述的东东

如果你以为空气已经是最奇怪的蛋白质来源,那你可就天真了。人类在“吃”这条路上永远没有最奇怪,只有更奇怪。现在如果您正在吃饭,建议您暂缓查看这一段,因为我们要介绍一种有些重口的蛋白质来源:粪便。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可能都是震惊,为什么要用便便来做食物?难道食物真的缺乏到了这种程度吗?没错,这种新技术就是为一群可能面临食物困境的人制造的:宇航员。

对于航天工程来说,哪怕几十克的重量,都意味着成本的增加。而人类的排泄物中有着大量未消化的营养物质。如果能重复利用它们,就可以减少食物携带量,降低发射成本。

于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研究团队开展了一个研究项目,用特殊的微生物处理宇航员排泄物,提取微生物分解出的营养物质,然后制作出可以食用的食品[12]。或许等到埃隆·马斯克带我们飞往火星的那一天,我们都会吃上....算了,还是不要设想了。

5、黑科技,人类的未来是星辰大海

接下来要说的技术就有些“硬核”了。俗话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如果我们把目光放远一些,跳出食品饮料领域,会发现有一些最新最热的蛋白质“黑科技”已经悄然出现。假以时日,这些新技术逐渐成熟,再走进食品饮料领域,可能会成为下一场“蛋白质革命”的生力军。

例如合成生物学技术,21世纪早就被预言为“生物的世纪”。如今,在合成生物学的帮助下,人类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基因元件”直接搭建出想要的蛋白质产品,甚至是自然界中并不存在的蛋白质种类。

你可能听说过蜘蛛丝韧性高、强度大,是非常优质的纺织蛋白来源。但蜘蛛很难大规模人工养殖,蛛丝也就一直难以商业化应用。但美国一家科技公司Bolt Threads,用合成生物学技术,利用酵母菌合成人造蛛丝,产品可以被用来制作领带、衣物、甚至是防弹衣。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Bolt Threads合成蛛丝原料

图片来源:Bolt Threads官网

分子生物学的威力还不光在蛋白质领域有所应用。角鲨烷(Squalane)是一种化妆品中常用的保湿物质,过去只能从鲨鱼肝脏中提取,生产1吨角鲨烷需要杀掉3000条鲨鱼。而有了分子生物学,人们可以在酵母菌中直接合成角鲨烷。

另一项最新技术是获得了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噬菌体展示(Phage Display)技术。简单来说,就是先在噬菌体中插入能表达蛋白质的基因片段,再通技术手段使噬菌体产生大量基因突变,最后筛选出所需的有特定功能的蛋白质。目前这种新技术已经在制药等前沿科技领域有了一定的应用。例如在2018年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PD-1/PD-L1免疫疗法,就利用了噬菌体展示技术。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中间及右边为噬菌体展示技术的两位获奖者乔治·史密斯与格雷戈里·温特

科技为人类插上了一双翱翔的翅膀。这些最新最酷的科技是未来的方向。

6、说了这么多,人造肉哪去了?

看到这里,你可能想问:人造肉呢?怎么到现在都没提到人造肉?的确,如今提到蛋白质革命,人造肉是绝对绕不过去的一环。但各类人造肉文章早已刷遍食品人的朋友圈。

所以今天我们不会泛泛地谈人造肉,而是特地把人造肉留在了这一部分的最后,将大家从美好的未来拉回现实,来讨论一个大多数人,甚至一部分专业人士都会落入的人造肉误区。

观察一下如今的人造肉市场,会发现,两种截然相反的现象同时存在着。

一方面,人造肉概念异常火爆,即使是普通消费者也很可能听说过这种新概念。各大人造肉公司也纷纷获得资本热捧。去年5月,“人造肉第一股”别样肉客(Beyond Meat)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上市首日公司股价便暴涨163%,创造了21世纪以来美国公司(市值2亿美元以上)IPO首日最佳表现。就在上周,另一家美国人造肉明星企业Impossible Foods再获2亿美元融资,自2011年公司成立以来,Impossible Foods总计已经获得15亿美元融资。包括肯德基、星巴克、喜茶在内的餐饮企业也都先后试水人造肉。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图片来源:别样肉客官网

同时,人造肉也多次得到权威科技媒体的认可,被认为是可能改变世界的新技术。2018年9月,《科学美国人》将人造肉(Lab-GrownMeat)评为“2018十大新技术”之一[13]。2019年,人造肉汉堡(TheCow-free Burger)又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选为“2019十大突破性技术”之一[14]。要知道,一起入选这两份榜单的还有定制癌症疫苗、可流利对话的AI助手、增强现实技术(AR)等极有可能为世界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新技术。

另一方面,也有很多人对人造肉不屑一顾,他们的质疑听起来也很有道理。在知乎、微博等平台上经常能看到这样一种质疑:人造肉有什么新鲜的?我们从小吃到大的素鸡、面筋、甚至是辣条,和人造肉有什么区别?

而人造肉的那些优点,仔细看来也有点经不起推敲。如果说人造肉营养丰富,但各种营养物质早就可以制作出高浓缩版的营养补充剂。蛋白质有蛋白粉、维生素有维生素片、矿物质有矿物质胶囊,它们更方便搭配出完美的营养配比。但为什么没有人会在家里摆着一堆瓶瓶罐罐,每顿饭拿出几包粉几片药几粒胶囊,用水泡一泡喝下去?

人造肉常被提起的另一大优势是环保。但实际上,大多数人只愿意在不影响生活质量的情况下支持环保事业。一旦影响到真实生活,他们就不愿意了。就如同没有人会为了减少碳排放而放弃去巴黎度假的机票。

为什么这两种看起来截然相反的现象会同时存在呢?答案是,人造肉想要取代真肉,关键并不在“人造”,而在“肉”。人造肉的口感必须足够接近真肉。传统的素鸡、面筋、辣条,口感与真肉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一吃就能尝出来,因此他们算不上“人造肉”。而将别样肉客和ImpossibleFoods两家公司的专利分析一遍,就能发现它们的大量精力都花费在制作口感更像真肉的植物蛋白、植物脂肪与植物添加剂。Impossible Foods甚至专门研制出了一种通过特殊酵母生产的大豆血红蛋白,以模仿真肉中的血丝。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图片来源:Impossible Foods官网

说到这里,你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不光是人造肉,而且此前提到的昆虫、海藻等蛋白质原料共同存在的问题。我们此前的推文中曾经说过:人类花了几百万年爬上食物链顶端,并不是为了嚼蜡。这些年的食品圈出现了太多只顾着炒概念,却忽略了“好吃”这个“食品之根”的新产品。在这条蛋白质“革命之路”上,不忘初心,才不至于跑偏。

03

改造 畜牧业还能“再抢救一下?”

说了这么多要“革了畜牧业的命”的新产品、新技术。但至少目前,猪、牛、羊还是我们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假如有办法放大畜牧业的优点,改进它的缺点,将畜牧业“再抢救一下”。似乎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办法还真有。

1、节流:钱不是省出来的,但蛋白质是省出来的

序言中提到,每年被浪费掉的农业蛋白质近8000万吨,几乎等于中国10年的猪肉蛋白质产量。相比投入大量科研资本,从虫子、海藻中获取新的蛋白质,如果能有办法降低蛋白质浪费,或者将副产品中的蛋白质再次利用,蛋白质缺口就能被大大弥补。

说到这里,我们要再次请出Ludvigsen先生和他的阿法拉伐。在过去的鱼类、肉类生产过程中,副产品只能被加工成低价值的饲料产品。但阿法拉伐开发出了一套“CentriFlow”湿法提炼系统,可以从副产品中提取出食品级的蛋白质和油脂,大大减少浪费。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阿法拉伐CentriFlow湿法提炼系统

图片来源:阿法拉伐

2、搭配:分“三六九等”的蛋白质

除了前面提到的寻找新蛋白,还有一种思路是,改变已有蛋白质的配比,使之更适合人类食用,从而提高蛋白质的利用效率。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蛋白质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目前为止,人类发现了20种天然氨基酸,其中12种可以由人体自身合成,剩下8种必须从食物中获取。这8种氨基酸也就被称为“必须氨基酸”。评价蛋白质的好坏,就是看蛋白质种这8种必须氨基酸的种类与含量。

有了这个思路,就可以通过改变不同种类蛋白质的配比,使氨基酸组合更加丰富、多元,从而改进蛋白质了。

例如养生堂推出的蛋白质粉,就是主打“4:1”的黄金配比,用乳清蛋白和大豆蛋白的合适比例,让蛋白质粉含有全部8种必须氨基酸,更适合人体食用。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图片来源:养生堂天猫旗舰店


再比如轻养蛋白脆片,也是通过豌豆蛋白、大豆蛋白、微藻蛋白的配比,使氨基酸组合更合理。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图片来源:轻养

还有上月刚刚获得融资的ffit8 蛋白棒,则是利用从牛奶中提取的WPI分离乳清小分子蛋白,通过蛋白质小分子缓释吸收技术,提高人体吸收效率,并且解决国人乳糖不耐受问题。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图片来源 :ffit8


3、黑科技,又是黑科技

最后又来到了黑科技部分,科技再一次向我们展现出它的神奇力量。

首先出场的是基因编辑技术。《连线》杂志去年4月刊的封面文中,用一整篇长文详细介绍了基因编辑技术会给畜牧业带来哪些改变。

传统畜牧业工厂中,不同企业会对不同性别的动物有偏好。肉牛养殖场希望后代多生肌肉厚实的公牛,乳牛养殖场则希望多生能产奶的母牛。为了节约成本,养殖场通常会将不需要的性别在幼崽阶段就直接宰杀,不仅浪费,更会让每一个有爱心的人都觉得“太残忍”。而如今有了基因编辑技术,养殖场可以直接在胚胎阶段就决定动物性别,从而避免“屠杀”惨剧。

而现代养殖场中了提高效率,动物之间往往极度拥挤,一旦爆发传染病,可能就是整栏动物的“灭顶之灾”。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图片来源:Pixabay

而基因编辑技术可以让动物带有特定抗病基因,大幅减少动物传染病造成的损失,也杜绝动物将传染病继续传播给人类的进一步隐患。例如,一种叫“猪繁殖与呼吸综合症”,俗称“蓝耳病”的疾病,每年会给美国养猪业带来超过5亿美元的损失。而如今,美国密苏里大学的遗传学家兰德尔·普拉瑟(Randakk Prather)已经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培育出了对蓝耳病有抵抗力的猪。

澳大利亚科学家范·埃宁钠姆还曾培育出一种经过了基因编辑的母羊,这种羊产下的奶中带有一种叫“溶菌酶”的人类蛋白质,可以降低人类患腹泻的几率。[15]

除了基因编辑,另一种可以“改造”畜牧业的黑科技是人脸识别技术,没错,就是那个你每天在用来解锁手机屏幕的技术。爱尔兰有一家创业公司Cainthus,专门从事用人脸识别技术提高奶牛产奶量的生意,还获得了美国第一大非上市公司嘉吉集团的投资。具体方法是在养殖场中安装大量摄像头,再利用人脸识别技术追踪每一头牛的“牛脸”。这样就可以精准跟踪每一头牛的活动轨迹、吃草量、产奶量等信息。快速找出有异常情况的奶牛,提高整个养殖场的运营效率。

蛋白质革命,革的是谁的命?

Cainthus的“牛脸识别”

图片来源:Flykit

Blog 最后,我们来说说转基因技术。利用转基因技术,从动物身上生产药品,已经是制药业的“常规操作”。2009年,用转基因山羊奶生产的抗凝血药Atryn就获FDA批准上市。2014年,用转基因兔生产的一种治疗遗传性血管性水肿药物也获得了FDA的认可。谁知道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制药业与畜牧业成功合并,开药厂和开养猪场是同一回事了![12]

好了好了,再说下去就是科幻了。

04

结语

现代社会为我们带来了光荣与梦想,也带来了困难与挑战。畜牧业在过去几千年里为我们持续地提供蛋白质产品。但在如今这个时代,它体现出了一丝“老态”。但人类前进的脚步并不会因此停下,我们在用着各种各样的新方法、新技术,或变革、或改造,推进着这场“蛋白质大革命”。

就如同Ludvigsen先生所说:尽管世界总体上面临着蛋白质供应可持续性的严峻挑战,但解决方案已经找到,我们要做的就是迎接挑战,引领新时代!

你还知道哪些新奇的蛋白质创新产品?或者你对这场“蛋白质革命”有怎样的看法?在这一领域,专家们还在不断探索,昆虫蛋白、人造肉、细胞培养肉是人们注目的焦点。更多精彩,敬请期待FBIF2020会后报告!

参考来源:

[1]畜牧业市场空间巨大 总产值呈周期型上涨趋势,2018年5月25日,前瞻产业研究院

[2]Livestock a major threat to environment

[3]A Global Assessment of the Water Footprint of Farm AnimalProducts

[4]Rising global meat consumption 'will devastate environment',2018年7月19日, The Guardian

[5] The Explosion ofInsect Protein,2019年3月30日,interestingengineering

[6] Global EdibleInsects Market to Reach $1.53 Billion in 2021 ,2017年2月22日,Cision

[7] Algal proteins -ScienceDirect[8] 《高端农业生态论:探研中国农业现代化前景》,杨承训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9] Algae ProteinMarket revenue to hit $1 billion by 2026,2020年2月19日,Global Market Insights

[10] Can You ReallyMake 'Meat' Out of Air? 2019年11月18日,LiveScience

[11] Lisa Dyson Saysto Reduce Your Carbon Footprint, Eat “Air-Based Protein”, 2019年9月30日,The Spoon

[12]Scientists Are Figuring Out How to Get Astronauts to Eat TheirOwn Poop,2018年1月30日,Science Alter

[13] 10 BreakthroughTechnologies 2019, 2019年02月27日,MIT Technology Review

[14] The Top 10Emerging Technologies of 2018, 2018年9月14日,MarietteDiChristina, Bernar S. Meyerson

[15]A More Humane Livestock Industry, Brought to You by Crispr,2019年3月19日,Wired

[16]美国批准转基因鸡加入制药队伍:应对罕见遗传病,2015年12月15日,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馋巴拉蚕蛹蛋白脆片45g*4零食大礼包锅巴网红休闲膨化

馋巴拉蚕蛹蛋白脆片45g*4零食大礼包锅巴网红休闲膨化

¥55.86 去购买

养生堂牌蛋白质粉400g便携包装快速溶解赠140g

养生堂牌蛋白质粉400g便携包装快速溶解赠140g

¥428.00 去购买

【罗永浩定制款】ffit8代餐能量蛋白棒乳清粥粉饱腹早餐食品

【罗永浩定制款】ffit8代餐能量蛋白棒乳清粥粉饱腹早餐食品

¥169.00 去购买

Arla/爱氏晨曦 全脂纯牛奶 200ml*24瓶

Arla/爱氏晨曦 全脂纯牛奶 200ml*24瓶

44.95元起

茅台(MOUTAI)飞天茅台 酱香型白酒 53度 500ml (带杯)

茅台(MOUTAI)飞天茅台 酱香型白酒 53度 500ml (带杯)

1499元起

凤牌 经典58 特级工夫红茶 380克

凤牌 经典58 特级工夫红茶 380克

70元起

金龙鱼 臻选长粒香大米 10kg

金龙鱼 臻选长粒香大米 10kg

56.42元起

金龙鱼 精炼一级 菜籽油 5L

金龙鱼 精炼一级 菜籽油 5L

49.9元起

RIO 微醺系列 鸡尾酒预调酒 330ml*8罐(微醺4种口味*2)

RIO 微醺系列 鸡尾酒预调酒 330ml*8罐(微醺4种口味*2)

42.4元起

三元 小方白纯牛奶 250ml*16盒

三元 小方白纯牛奶 250ml*16盒

36.52元起

剑南春 浓香型白酒 500mL

剑南春 浓香型白酒 500mL

149元起

福临门 浓香压榨一级花生油 5L

福临门 浓香压榨一级花生油 5L

92.9元起

茅台集团 53度茅台迎宾酒(2013款新迎宾)500ml *6瓶 酱香型

茅台集团 53度茅台迎宾酒(2013款新迎宾)500ml *6瓶 酱香型

539元起

Swisse 瑞思 柠檬酸钙片+维生素D 150粒

Swisse 瑞思 柠檬酸钙片+维生素D 150粒

47.79元起

今麦郎 饮用水 凉白开 500ml*15瓶

今麦郎 饮用水 凉白开 500ml*15瓶

21.44元起

汾酒 玻汾 42度 清香型白酒 475ml

汾酒 玻汾 42度 清香型白酒 475ml

40元起

柴火大院 香稻贡米 5kg

柴火大院 香稻贡米 5kg

39.5元起

TAETEA 大益 经典7572 普洱熟茶 150g

TAETEA 大益 经典7572 普洱熟茶 150g

48元起

Anchor 安佳 轻欣 超高温灭菌脱脂牛奶

Anchor 安佳 轻欣 超高温灭菌脱脂牛奶

59元起
66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天猫超级红包
距结束::
天猫双11超级红包 每天领3次 金额可叠加
红包按钮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34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