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2021-03-31 19:35:29 0点赞 1收藏 0评论

司藤和白英本来是一体,只是在面对和邵琰宽的感情时,内心截然相反的态度使得她们一分为二。作为司藤的那部分无比清楚邵琰宽的虚情假意,不愿接受他的求婚;而作为白英的那部分,则十分相信邵琰宽是真心爱她,期待能与邵琰宽一生一世一双人。

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01 白英是司藤的人格阴影,是内心痛恨厌恶的部分

司藤说,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心想做苅族的自己会败给一心想做人的白英?直到后来,司藤回想起自己经历的种种,和秦放之间感情的滋生,才终于明白:归根结底,是自己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才有了白英。白英是司藤无法面对和接受的那个自己而已。

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早在邵琰宽看她现出原形惊慌失措之时,理性的她就意识到这个男人并非真正爱她,不能接受真实的她。可因她从小被丘山虐待,在情感上一直有缺失,邵琰宽是那时唯一给过她温暖的男人。虽说这份温暖也并不那么真实,可心底渴望爱的那部分她,仍然想要去相信,不顾一切去追寻。这就造成了两种完全矛盾的心理。

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从司藤复活后和秦放、颜福瑞以及其他人的相处中可以感觉到,司藤是一个很理智、洒脱同时也是在情感上有些疏离的人。这样的她是看不起那个“为爱痴狂”的自己的,她无法接受那个想要做人,依赖他人获得情感温暖的自己。

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著名心理学家卡尔·荣格有一个“人格阴影”理论,他把阴影定义为“负面的人格,也就是所有我们痛恨、并想隐藏起来的令人厌恶的特质,阴影也是我们未充分发展的功能和个人潜意识的内容”。

对于司藤而言,白英就是那个“阴影”,是自己痛恨、厌恶的部分。

02 人格阴影的本质并非“不好”,需要充分认知

每个人的人格中都有阴影的存在,我们会无意识地去压抑那些自己不喜欢的部分,这也是一种防御机制。恰当地使用防御机制,可以减少个体当下的痛苦,更好地适应社会生活。然而,过度使用则会对身体和心灵造成伤害。譬如和自己的感觉断联,情感上的麻木以及一些心身疾病的产生。严重的话,甚至会造成“人格分裂”。

司藤和白英的分体其实就是一种人格分裂。这造成了司藤力量的削弱。在现实中,人格分裂会使个体失去基本的社会功能,本质上也是一种力量的变弱。

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那么,人格阴影就一定是不好的吗?其实并不是。它看起来与我们现实环境持有的看法及价值观有所冲突,但它的本质并非是坏的。这个取决于我们对阴影的认知,比如善和恶,我们认识到什么是恶,就可以提醒自己守好底线。

所以同理,当我们能够充分认识阴影时,阴影的积极作用就能发挥出来。不仅如此,在面临危险时,由于长期服从规范,对于突如其来的危机我们可能会束手无策,此时阴影的出现和发挥作用能够帮助我们摆脱困境,这就是所谓的打破常规的“灵机一动”。

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白英的立场与司藤的立场相冲突,但并不代表白英渴求爱的需求和欲望就是错的。这种对爱的渴望本身并没有错,只是因为所遇非良人,才从结果上看起来当初白英的选择是错误的。

而白英身上,也有积极的部分,譬如她的狠辣与心计,从道德上看,这个人是坏的。但是如果没有这部分的话,她们恐怕早就被丘山灭绝了。司藤太过“光明”,白英的存在,让她可以利用这部分能力死而复生,在绝境中寻得生机。

03 试着多去“允许”自己的不可爱,与阴影和解

在面对自己的人格阴影时,不要去压抑和拒绝它。我们要试着去接纳自己不那么可爱的那一面。

不被浮现,未被察觉的部分才是造成痛苦的根源。压抑常常会导致僵化的思维和行为方式,让我们内心感到不适,甚至会产生永久性的易怒、无法控制的焦虑和弥散性的抑郁感。

如果你平时已经习惯去压抑自己的想法和念头,那么现在开始不妨试着去倾听自己的心灵。每天抽出10分钟左右的时间,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慢慢地深呼吸,然后专注地去看心中涌现出来的那些念头、想法,让它们自然地发生,不去评判,不去指责,无论那些念头有多“坏”,试着去接受它们的出现。接受它们的出现,并不意味着一定要照此去做。

司藤的“人格阴影”:是我无法面对想做人的念头,于是才有了白英

当你越来越能“允许”自己时,身体和心理、情感和认知就越能达到整合的状态,如此,我们就能与阴影和解,获得更强大的生命力。

展开 收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