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2021-02-13 15:59:23 0点赞 2收藏 0评论

[侍神令]大伙都看了没,陈坤饰演的晴明,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啊,气质绝佳啊。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如此帅哥,阿看自然不会放过(其实是编辑部姐妹们不会放过),采访了百忙之中的陈坤老师。

听听他对“晴明”的理解,谈谈他对于电影的想法,看看他最近又追了哪些漫画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在拍摄[侍神令]之前,是否是手游《阴阳师》玩家?

陈坤:刚刚开服的时候玩过一点。

■:晴明有着半人半妖的角色背景,从表演者角度如何处理这样的角色?

陈坤:就相信吧。

首先你得相信,先不找外在的方式。

从你创作一个角色的本体来讲,我是否自己坚定地相信,你是不是晴明。

你是晴明,你就是半人半妖。

你相信了之后,你的流露会有一种自信感。

再加上如果我相信我自己演的角色,首先前提是我自己相信我自己是晴明,我已经是半人半妖了。

但是我特别想成为人所接受的这样,我不愿意接受我的妖性,我觉得不是为了表达一个表演结果,去演一个大家想看到的半人半妖这样一个结果。

我在创作他的时候还是要从体验开始,这个过程就得花很多时间去帮助自己相信他。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刻画这样的多重属性角色,表演者如何在本我和角色间进出?

陈坤:我觉得不用出来吧。

你看我们一整年都在拍戏,有些时候,虽然我不是这样的,但你每演一个角色可以触及,你在生活层面里面你触碰不到的某些东西。

等你学到某些东西,你就不用出来。

我不懂很多人老是讲什么进戏出戏。

我觉得有可能演一些角色是让我学得到东西的。

有些场景就是现实生活中不会面对到这样的一个攻击,不会演这么一个有诡计(的角色),或者是不会演这样飞来飞去(的角色),你其实就是在那个角色里面。

我觉得其实就是要你内在相信你的容量足够大,你要想学更多东西。

因为演戏不是单一的,就像我们的身体和我们的脑子是个容器,我们在用我们存储的这些语汇和词汇量,还有经验和感受去表达。

就小时候会拍完一个戏,前人、前辈都说你进戏了你要快出来。

我们那时候就说,‘好好好’。

其实到后面我觉得干嘛要出来,它该走的自然就忘记了,该留下来就自然在心里留下了。

就有一些感情啊,就好像我自己没有谈过,小时候那种像在电影里面的恋爱,你就把它保存在那多好。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这样的表演认知于个人而言是否更脱离技术性的阐释?

陈坤:有一些东西我还是感觉不到的,我感觉不到的我表达就比较糟糕。

比如就算整个团队、整个环境都在帮助你去适应一个杀人犯的角色,但如果你真的心里体会不到,其实你还是在用借鉴的方式,你看过的什么作品里面,他们怎么表达来表达。

所以我就觉得现在可能更多的需要重新像小时候一样去做真正的观察人物练习。

就真正地去体会,因为有些东西是可以去真正地共情和体会得到的。

但是现在我所饰演的晴明,他有些东西是我能感受得到的。

比如就是他拥有半人半妖这样一个故事里面所设定的一个属性,他不愿意承受、承认自己是有妖性的。

从晴明的角度里面,他很希望能够被人、人类的社会认可和接纳。

我也会有这样的一个过程,我在小时候长大的过程里面也会有我特别希望某一个族群的人认可我。

哪怕拧巴了我自己,我就很希望他们认可我,但是这并不一定是最完美的。

因为真正同道、气味相投的人,它是一个自然形成的东西,阴阳师好像自然就应该是‘人’才会聚集在一起。

你这个半妖,你再怎么努力,我还是接受不了你。

就跟我小时候,比如说我很想投射进一个族群,我再怎么努力地去扮演,我也累,对方接受起来也尴尬。

那到了晴明后面,他终于接受自己那一刻。

其实他一直在逃避的东西,反倒成为最大的力量的那一刻,其实好像就是我们的成长。

我们逃避,我们拧巴了自己,到最后,我们跟自己的身体,和我们拥有的所有的元素和属性,你自己先接纳自己之后,你会发现你接纳了整个世界,你成为一个可以单独存在的个体。

可能演的晴明虽然是一个类型片的一个角色。

但是实际上有很多共情的东西,你其实可以在你生活的某个层面,或者你感受的某个层面找到一种关系,我觉得是这样的。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从您个人角度,现在获得了小时候想要的那种认可吗?

陈坤:已经不太重要了。

小时候为什么希望被人认可,是因为我想通过他们的认可找到我的自信,而现在我自己不自信和自信的状态都接受了。

他们说的话,他们认不认可,对我来说我只是很感谢而已。

就每个人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接受自己很重要。

那如果您喜欢我,我也非常的感谢。

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但小时候就觉得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希望你喜欢我。

所以其实我觉得在晴明身上,我们可以理解到是他很想彰显他好的那一面,他认为人性是对的,但是人里面也有妖性,妖里面也有有人性的。

等于就是从我的个人体验里面,我的感受里面就是,我的自信,包含着我的不自信。

我的骄傲来自于我,我可能很脆弱,很自卑。

它是一个丰富的、二元对立形成的一个丰富感。

那小时候,很希望就认识一些新的朋友,很希望展现最美好的东西给别人看,这些想法都是错误的,但年轻的时候认为这是唯一对的思维。

而现在是我成为我自己,我赤裸裸地把我现在所体会到的状态正常地流露出来。

对方能接受和不接受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对标的结果,你自然流露自己是最重要的,所以其实我觉得是这个话题。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会不会觉得人长大希望获得成功,是人想获得小时候曾经渴望的事物?

陈坤:我非常赞同。

我就看那些小朋友,就是我侄子两岁,我从八个月就看了他,其实他对我的帮助特别的大。

他那么鲜活,他做很多我们认为他不应该做的事,但他做的那么自然,充满那么大的魅力,充满着不可辩驳,他都不会到自信和不自信这个层面,就是很自然地就做了。

其实我们老是看到有一些前人的书,或者是长辈会说很希望你自在自然。

但是那是什么呢?

就是请你由心而发去做事情,不要为了达到一个目的,你为了达到表演这个目的,你拧巴了自己,为了让你喜欢我,去揣摩你喜欢的我是什么,完了我尽量去做到这个结果给你。

对我们的表演是同样的。

那我们刚开始学习表演的时候,都是剧本已经是表演的结果。

在这个地方,晴明转过身对你说,‘拜拜’。

你就演这个,走过去转身,一定要转身,说‘拜拜’。

但是呢,我们是可以体验过程的,我们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真正的体验和假想感受去完成这个结果。

我们既可以完成这个体验的过程,又能达到这个表演的结果。

其实我们的生命也是同样的,就是长大了,所以我很认同刚才说的长大是什么,就回归到像小时候的样子,接近小时候的样子。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晴明在故事结尾的选择,有一点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悲壮,如何看待这样的选择?

陈坤:剧情上面会呈现这样的结果,但是对于晴明本身的体验来讲,他在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他想要守护他可以交换的东西,达到他想要的目的。

什么意思呢,就是他最后接受了自己黑化和妖性这一部分的原因,来自于他想去保护他爱的人。

其实某种意义上是另外一种自私的呈现,但最后展现的结果显得那么的无私和伟大。

我觉得人其实不用去讨论自私和无私这种太形而上的话题。

你要找到原因,为什么去做这件事情。

虽然表象上面会呈现出你为所有人承担了这样的一个大的责任和牺牲,但是核心是你,真的触动你去做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

我觉得晴明身上是特别有活生生人性的东西。

我就是为了想交换。

第一个,骄傲

是我不会成为你的奴隶,你这个妖皇,你要让我成为你的侍神,‘怎么可能我要成为你的侍神’,完满了他的骄傲感。

第二个,我有想要去交换,我可以通过我的交换,保护我想爱的人

百旎,还有那些侍神,我的兄弟姊妹们。

我觉得值得换啊,你换啊。

满足了我两个愿望为什么不成?

最后呈现出来的结果大家认为我,‘很伟大,负责任’,这是三层不同的意思。

但对于我这个创作者本身来讲,我不会想高大上的问题,我只想,‘晴明,我想要什么’。

其实人就是在最后做决定的时候,会非常自私。

我小时候不喜欢那个自私感,变成了非常重要的一个能量。

我能体会这个角色的自私感,非常重要,他用对的地方是很美的。

我就很自私,我想保护我爱的人。

毕竟我很骄傲,就是不喜欢被你奴役,你要我成为你的侍神,我希望你成为我的侍神。

那就抗呗,battle呗。

因为我觉得,他跟我们生命中的很多东西有很多关系,算是一个类型的一个角色。

但是我自己演他的时候,我没把他当类型片角色去思考,但我觉得还是挺好玩的嘛,毕竟几个月。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晴明身上有一种挣扎感,这种感觉与力度在您此前饰演的角色中似乎一直存在,是更偏爱这样的角色吗?

陈坤:我喜欢拧巴,我喜欢通过拧巴而找到某种统一感的东西。

这种对于我来讲,这是我心里喜欢的戏剧。

■:在出演过的作品中,有哪些角色让您发现了自己身上不具备的特质

陈坤:[火锅英雄]有。

因为首先,它(指重庆话)是我的母语。

它很让我有母语带来的创作的自由度,语言很重要。

我现在骂人都用普通话了,但是我还是觉得骨血里面,下意识我能明白母语,就是从小听到长大,那个母语带来的语言背后的含义。

所以我在用母语,就重庆话演戏的时候我有种自由感。这个首先是语言带来的。

第二个是我从演的那个角色里面,虽然不一定结果我演的多么好,但他打开了我一扇门。

就是我发现刘波这个角色,是为了一个他自己认定的理由,‘抗争到底’

这点是他开发了一个我,其实我平时很多事都是无所谓的,别人很在意的时候我都不在意,但是别人都不在意的、一个特别莫名其妙的、一个鸡毛蒜皮的事,我都特别在意。

那个点是什么,那个理由是只有在我自己这里是特别充分的。

所以我就通过演刘波,发现了我有这样的东西。

就别人看的点不一样,我看的点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也跟我不一样,我觉得我接受这种不一样。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也不一定是丰富就是独特吧。因为所有人都可以演晴明。

我赋予他的,是我来解读他的一个(方式),我着力的点在哪里。

我觉得让我爽的,晴明的这个点,就是我的生命我来控制。

我小时候不想当妖,我长大了我可以跟你交换当妖。

就晴明身上有一个东西是跟刘波身上有点相似,就是我演的很多人物身上,我很喜欢的是我的生命我做主的感觉。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您身上有着非常强烈的自信感,这种自信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建立起来的?

陈坤:就是接受我自己自卑这一点开始。

它不像开关,进门了就开。

因为我们长大的过程里面,知识层面和世界观还不完整的时候,特别希望融入一个陌生环境的时候,展现自己解读的好的那面给大家。

这样太累了,要花很多能量隐藏我个人认为不好的东西。

但当我的职业是演员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我们演的人物,他不是单一的好跟不好的话题,是太丰富的层面。

同样都是爱情,怎么解读爱情的这种丰富度?他的脆弱感?

我小时候认为脆弱就是不对的,一定要更阳光才是对的。

我认为爱情应该是伟大的,而不是自私的。

而当我们慢慢长大了之后,会多懂一点东西

我发现我们身上所具备的所有的品性、所有的优缺点,它用对了地方都会成为魅力。

都会成为我会去流露和帮助角色变得更丰富的一个要素,我觉得这很重要。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所以我觉得当演员其实是在释放我内在的某种东西,不一定是会让我在生活层面有多么丰富,因为没有这个舞台。

但我觉得在一些角色里面,它就会释放,帮助你释放和解读。

因为你知道自己在感受什么的时候,就很好。

同样的,我觉得我为什么成长了,是因为我小时候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会硬尬说话,而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就不说了。

就是我接受我自己‘不知道说什么我就不说了’的时候,其实我成长了。

我想说,我就说。不想说,我就不说。

我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真正的成长,就是不行就是真的不行,我接受不行。

我小时候就不行还要硬撑着行,我觉得是另外一个我。

我当时希望我自己表现得更坚强,但是有可能表现得更脆弱。

当然也不一样,因为我们今天做的采访也是突如其来的一个探讨,就很当下。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有哪个角色,让您突然觉得表演其实还可以有另外的可能?

陈坤:我这一次拍了一个电视剧,就是张黎导演的《输赢》

我是拍完[侍神令]之后就拍的这部剧,它是现代题材。

我就觉得我应该越早遇见黎叔越好,因为他是一个很懂创作的人,很懂创作作品的人。

他理解人,理解人的为什么,还不是只有一个为什么,而是有无数个为什么。

同时他教会我去谈恋爱,因为我长大的过程里面不怎么谈恋爱,不知道演爱情戏怎么样,我演的爱情戏都是从别的戏里面大概齐搬过来的。

但我通过跟黎叔去拍戏,他懂爱情,他讲给我听,从刚开始我抗拒到最后我觉得有道理。

我慢慢地说:‘我还可以这么理解,哦,是这样的。’到最后我就觉得我特别想拥抱他。

所以其实表演者是终身职业学习者。

而以前我们出了校门之后,就用我们当时学到的有限东西,或者是剧组里面摸爬滚打沉淀下来的经验在那儿感受。

但我觉得现在其实是全开放的,没有一个人不能教会我们什么叫表演。

因为表演是什么?

表演来自于生活嘛,来自于活生生的流动。

只是我们在艺术作品上面,把这种流动放到一个具体的情节里面。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拍戏,我当时就傻了,有一个摄影从上面掉下来了。

我以为全场会怎么样?

所有人没有遇见过这样场景的反应,我也很惊讶,我也不知道做什么。

如果是在电影和电视剧,戏里面大概都会变成大家大叫,‘啊’,拥上去。不,不是,真实的是这样的。

包括前段时间游族的事情,剧本都不敢这么写,但是它是发生真实的。

所以无数的巧合和戏剧,我们一边在编,但实际上我觉得还是要来自于我们自己真正的理解和懂,或者在生活里面有所体验。

有很多戏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演的,所以我觉得黎叔教会了我这个。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所以《金粉世家》演得好的原因,是因为您不会谈恋爱吗?

陈坤:对

我觉得我小时候演爱情戏,不是在像别人演爱情戏那样是‘我想拥有’,而是像小朋友说,‘我想要这个东西,我就拼命想要’。

当我不想要的时候,我也就放下了。

■:很多观众也觉得您演的金燕西特别动人。

陈坤:那时候我觉得演的不好,只有那个年纪才会有的,二愣二愣的。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您有很多身份,歌手、演员、文字作者、公益项目发起人,这些所有的身份当中您最享受的是哪个?

陈坤:我也没有什么享受的,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每做一个事情我都挺开心的。

享受,我不懂。享受是什么?

我觉得享受可能对于我来讲是很片段式发生的,它不是某个身份。

比如说,我今天接受十个采访,有一个人,假设是您,聊到一些我感兴趣的,其实也不是准备好的,而是磁场特别合,可能这几分钟聊的话题我很开心,我现在就很享受。

但同样的,我也会有可能不享受,它是很片段的。

我拍晴明这个戏,拍到我杀镰鼬的时候,虽然是很少的戏,但是我当时就哭了。

因为我觉得(它)好像我自己养的,我养狗和乌龟,有只乌龟丢了的时候我难过了好久,更别说我要杀了它。

那一刻它会触动我,我特别难过。

有些时候我很喜欢演戏,但有些时候呢,我特别讨厌去现场。

因为我就是这样,就很当下。

因为我就是很直接在体验,我现在怎么想的就是怎么想的,我不会放大它。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步入这个行业,包括取得今天的成绩,您认为最重要的先天因素是什么?

陈坤:先天因素?

借势而发,我觉得我小时候就是不太会演戏,只是长得好看,所以我拥有了足够的成长机会,我觉得老天赏饭吃吧。

但是大部分老天赏饭吃的人呢,就停步在老天赏饭吃了。

我的借势而发是因为其实我心里更希望成为一个好的体验者,它给了我一个成长时间段,所以叫借势而发,借老天赏的这碗长得好看的饭。

我小时候还曾经想丢掉呢,我到现在才明白那时候多么幼稚。

(这种想法)是被社会的某些标签洗脑了,因为有个标签叫长得好看就没演技嘛。

人生就是这样的,拥有这个,就想要得到另外一个,都是这样的。

像我想住大房子,住了后我觉得小房子其实更好。

住的小房子,就想大房子,人就是很贱嘛。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中国电影进入到一个非常高速的发展阶段,很多人都在疯狂地接各种工作,一方面要展现自己,一方面有其它各方面需求。

您相对于那些人来讲好像不太在意这些,那您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和演艺事业之间的关系呢?

陈坤:每做一个事情,就是很当下的决定。

我也不觉得多拍是不好的,或者少拍就好。

我有点随性,就是不想拍或者没感觉你就先别拍。

因为你不能勉强自己,但喜欢了你就多拍呗。

做任何事情我觉得就是由心而发,环境是不断在改变的,因为我觉得人长大都是从心随境变到境随心变的过程。

因为从小长到大环境很重要,环境很强大。

环境有些时候会帮助、会左右我们的决定。

但是有些时候,如果你慢慢地能够去了解环境,并且了解你自己的内心想要的是什么,你就可以有新的改变。

你可以创造环境,创造有利于自己成长的环境,或者是你可以找到你自己,最有利看这个环境的视角。

但同时呢,我觉得我也不否定人是多变的,因为与其你20年保持一个状态,突然到另外一个时候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样的事情大有人在。

所以我觉得与其这种20年之后再变化,你还不如一直让你自己保持在不断地改变当中。

因为在不断地改变当中,你反倒会有一种稳定感,常动反倒是一种恒定。

所以我不定什么flag的,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定短期计划。

我要怎么样?我的生命怎么样?我觉得那时是因为孩子气嘛。

而现在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和平地跟变化相处,也跟我的情绪和需求和欲望相处吧。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也没有想到您会把《行走的力量》做了这么多年。

陈坤:巧合吧。

反正做着做着就到了十年。不爱做的事吧,你一年都坚持不了,你会难受。

你喜欢做的事吧,眨眼十年就过去了。

其实这个事也教会我这个,所以我总觉得不能够勉力而为。

■:看您做《行走的力量》,作为一个旁观者,有一种小时候和一帮朋友上学放学的感觉。

有时候让人感觉到一种脱离原来生活,很短暂地回到一个舒服的状态。

陈坤:是,抽离很重要。

我觉得因为我们现在就在这样的一个客观条件下嘛,我们的环境有些时候会让我们不愉快了,这个时候保持良好的心态,或者对内外环境的调节特别重要。

你要在同样的环境里面换一个心态其实是蛮难的,有些时候你可以换一个环境吧。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您也和好多当时不太有名的导演合作过,和曾经合作过的导演相隔数年再度合作有怎样的原因?

陈坤:有一部分来自于缘分吧,有些是项目使然。

因为当时跟乌尔善导演的合作,是来自于陈国富导演已经确定乌尔导演来拍[画皮2]了,所以这是项目在推动。

但是没想到一跟他拍,我竟然非常地爱他。

因为他是一个人格魅力和创作魅力极大的人。

我和杨庆再合作是因为我推了他(的戏)之后,他两三年之后还来找我,我觉得这个不接就说不过去了。

完了之后心里也有一种感动,我说那我努力吧。

因为我没演过这样的角色。我也没有太大的勇气,因为他对我的信任,那么就做呗。

李蔚然是我们从很多年前就认识了,这次就是自然而然。所以我就觉得我命挺好的,老是能遇见他们。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您最近做了什么比《博人传》更燃的事情?

陈坤:我更喜欢看《火影》,爸爸比儿子要更热血。

■:这就像宫崎骏和宫崎吾朗的作品之间差异也很大?

陈坤:对。表象看起来好像一样,但是实际上里面血性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血性不是硬熬。

■:除了“扫楼”,最近学到的网络词语是什么?

陈坤:yyds。叫阴阳大师。

■:刚刚听到这个词,你以为是什么意思?

陈坤:我一下就猜对了阴阳大师,并且我只相信这叫阴阳大师,就是晴明。

深度对话丨“阴阳师”——陈坤

■:直播间两万张电影票秒没,您的内心活动是什么?

陈坤:就是我相信这个人民群众的力量是大的。

■:您觉得和哪个侍神的气质最接近?

陈坤:我适合的侍神还没出现呢,到下一集吧。

■:如果穿越进您最近看的一部番,您觉得会过得怎么样?

陈坤:最近看的一部番,我其实现在在看《黄金神威》,我喜欢这个角色。

第四季还没有完,但是我觉得我喜欢那种打不死的精神。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涂梦珊:最美声音课堂》音频节目

《涂梦珊:最美声音课堂》音频节目

99元起

小小优趣 狂欢限量 年卡VIP会员

小小优趣 狂欢限量 年卡VIP会员

暂无报价

《旅の日本語:不用学的旅游日语》音频节目

《旅の日本語:不用学的旅游日语》音频节目

99元起

《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 音频节目

《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 音频节目

99.5元起

《30天旅游英语特训营》音频节目

《30天旅游英语特训营》音频节目

99元起

《日本超人气の金钱整理课》音频节目

《日本超人气の金钱整理课》音频节目

49.5元起

《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音频节目

《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音频节目

99元起

《给宝宝的第一堂启蒙英语课》音频节目

《给宝宝的第一堂启蒙英语课》音频节目

99元起

《儿童时间管理:8堂课秒杀磨蹭》音频节目

《儿童时间管理:8堂课秒杀磨蹭》音频节目

49元起

《跟德国总理的师妹学德语》音频节目

《跟德国总理的师妹学德语》音频节目

99元起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二季》音频节目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二季》音频节目

88元起

《孩子必听的100集中国历史故事》音频节目

《孩子必听的100集中国历史故事》音频节目

64.68元起

《学而思有趣的精品数学课》音频节目

《学而思有趣的精品数学课》音频节目

128元起

《安宁老师的日语课【0-N1》音频节目

《安宁老师的日语课【0-N1》音频节目

998元起

《田艺苗:听着巴赫去跑步》音频节目

《田艺苗:听着巴赫去跑步》音频节目

9.9元起

《熊浩哈佛谈判术:生活无处不谈判》音频节目

《熊浩哈佛谈判术:生活无处不谈判》音频节目

99元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看电影杂志

《看电影》杂志,以“为读者服务”为第一原则,率先在中国传播迷影文化,培育了中国目前数目巨大的新一代影迷。在中国同类期刊中,率先参加并全面报道奥斯卡颁奖礼、戛纳、威尼斯等电影节,被誉为“中国影迷第一刊”。

影视领域媒体号

发文累计获赞3938,文章被9823人收藏

关注 打赏
作者其他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2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