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详情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2020-09-18 14:03:26 152点赞 171收藏 247评论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 闲人电影 ID:idlemovie授权发布,原标题: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作者:闲人电影,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2002年,是中国电影发生巨变的一年。

这一年,华语电影由小变大,而推动这一进程的电影,则是张艺谋的《英雄》。

两年后,该片在北美上映,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04年度全球十大佳片第一名,这是华语电影首次被《时代》杂志评选为第一名。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英雄》的故事很简单却不单调。

长空、残剑、飞雪为赵国三大刺客,秦王对他们忌惮已久。

遂下令,若秦人刺死他们,赏千金、万金,还可上殿领赏,与他十步之内饮酒。

镜头一转,秦人亭长无名,身携长空的银枪枪头及残剑、飞雪所使双剑,上前听候秦王封赏,与他诉出勇夺三人之事。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以无名视角,故事是这样的。

无名和长空战于棋馆酒楼间,以长剑相交,雨落琴音起,意念破枪剑,斗败长空,斩下长空银枪枪头。

再以挑拨离间之计,红杏出墙加之,使残剑、飞雪二人产生隔阂,气急败坏之下,飞雪一剑刺死残剑,遂赴无名之约。

二人于秦军大帐之前,万人围攻之下,一决高低,无名以“十步一剑”将其挑落,随后带着三人兵器刺秦。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以秦王视角,故事是这样的。

秦王识破无名计谋,以他之口道出这番计划,无名与长空相识,将性命托付于他,助他刺秦。

为成大计,还需残剑或飞雪一人献祭,无名慕名而来,以杯飞水息,弹指杀人之计,折服二人。

奈何二人有干将莫邪之情,飞雪只得刺伤残剑,只身前往秦军大军之前,与无名三两回合之下,身亡倒地。

残剑夺回尸身,无名以侠者相惜之情,送飞雪最后一程,而后赴秦、刺秦。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以残剑视角,故事是这样。

残剑和飞雪之间确有间隙,却非因飞雪与长空温存一夜,这样的无稽之谈。

而是三年前,两人破秦军千人之阵,直入秦王宫,将要功成之际,残剑以“天下”二字退缩,随后二人的家国大义相悖,三年无言语来往。

待到无名说出刺秦谋划,飞雪深觉时机已到,不顾残剑阻拦,求于无名,伤于残剑,后与无名决战于秦军阵地。

败后,无名骑三乘,带着残剑以剑做笔,以沙做纸,写出的“天下”二字,纠结赴秦。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最后的结局,是这样的。

无名终被残剑的天下苦战已久,该有人一统天下,还百姓安居乐业之志说服,放弃刺秦大计。

孤身走出大殿,心怀和平大愿,在秦军万箭之下,为“和”而死,秦王以英雄相待,悲悯送其出殡。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刺秦落空传来,怒火攻心之下,飞雪不听残剑解释,挥剑断情义,岂料残剑并未还手,以死表明心意,也为“和”献身。

飞雪见状,诧异良久才明白过来,于石芽之顶,与残剑一同赴黄泉,回到曾朝思暮想的小桥流水。

刺秦四人皆殒命,秦王以“和”为大任,数年间,扫六合。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在《英雄》中,张艺谋几乎动用了自己青睐的所有色彩,将色彩的视觉效果发挥到了极致。

影片整体色调是黑色的,黑色是所有色彩中明度最低的色彩,象征着黑暗、迷茫和罪恶。

这样的色调不仅容易使人联想到死亡和忧愁,而且能够引发低沉、凝重和庄严的情绪 ,如在《英雄》中,黑色是整个王宫的主色调。

黑色的盔甲、黑色的服饰、漆黑的城门,整个王宫都笼罩在黑色中,使人明显地感觉到阴暗和压抑,以及王权之下额肃穆。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除了黑这种主色调之外,还有蓝、黄、红、白、绿等明度较高色彩的使用,整体造型感强烈,色彩结合非常融洽。

如在赵国,众人皆身着红色,有蛊惑心智、意乱情迷之感,还附带一种哀伤,因爱人之死的悲。

还有象征着希望、安逸的蓝,与纯粹、纯真的绿,以及洁净、无暇的白,这些色彩的运用,不仅营造出令人震惊的视觉画面,而且赋予了色彩意识形态的内涵。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再者便是电影中的决斗场面。

与写实类的中国传统武侠不同,张艺谋突出的是意和诗,有三场决斗最能体现这种诗意。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第一场是无名和长空的对决。

开篇琴音起,雨滴落,无名以凛然之姿捉拿长空,长空交手之前并未将小小亭长放在眼里,一番比试后,遂使出全力。

二人之后的对决便进入意念,无名一剑横空,剑气寒光震天彻,长空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迎来琴弦断,无名快步向前一刺,长空躲闪不及,随着枪头掉落,他也应声倒地,这一战,无名侥幸取胜。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第二场是无名和残剑的对决。

云雾缭绕的高山之间,无名和残剑在水波不兴的湖面,激起阵阵涟漪,剑气相迫。

二人暂时抛开家国天下,只为情和敬决斗,与青山绿水为邻,把鸟语花香做友,空灵的江湖意境已然形成。

这里有喷涌而出的爱恨情仇,浩然正气的家国情怀,挣脱束缚的血肉之躯以及沧海一笑的极致浪漫。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第三场是残剑和飞雪的刺秦。

这场对决,与前两场的小意境不同,突出的乱而有章法,大而不空洞。

不论是此起彼伏的长矛摩擦声,此消彼长的盾牌落地声,还是布帛随风的摇摆声,长剑对碰的急促声,以及最后的片刻寂静。

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却形成了有序的推进,从声声入耳到王者孤独,也是残剑心态的转变,以及他对“天下”的悟。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当然,《英雄》所带来的影响力不止于此。

华语电影的每一次改革都有张艺谋的身影,并且每次都走在最前列接受“炮火”冲击。

同期的导演和后辈都在模仿张艺谋拍一些乡土题材,没人去在意票房,更看重个人荣誉的加身。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英雄》就在这一艰难变革时期应运而生,开启了中国电影的大片时代,推进了华语电影的商业化。

如果没有张艺谋不计较个人毁誉的风险以及对中国电影的责任心,大陆电影市场将会步台湾和日本电影的后尘。

国内的艺术片在国外屡屡获奖,可在国内却没有市场,电影院接连倒闭,市场份额被好莱坞逐步蚕食。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可当年的公知和媒体给张艺谋的评价又是如何?

大都是一片谴责之声,抨击他放弃了艺术理想,只为赚钱,屈服于权力和资本,甚至有些媒体人以批评张艺谋来彰显自己的个性。

当华语电影在不断地发展中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票仓的时候,许多人又翻看当年的张艺谋,对他的功绩歌功颂德。

《英雄》也由烂片的口吻转成了经典的口耳相传。

张艺谋最被低估的电影,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

这是一个电影人的良心。

而且张艺谋对华语电影的贡献不是一两句刻意抹黑就能擦去。

他的成就不需要那些所谓公知的认可,国内外创历史的奖项就是最好的无言回击,“国师”这匹“老马”志在千里,并且壮心不已。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247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71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