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篇二: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2019-05-19 17:43:03 6点赞 35收藏 6评论

Le Château des MoyeuxLe Château des Moyeux

从卢瓦河谷往大巴黎开,我们将要去参观另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城堡和花园,而这个城堡最有意思的参观方式是在晚上。在参观前,我们先来到不远处要入住的B&B。

这座别墅的地址,按地址显示的是在小镇里,但是我放大了谷歌地图觉得跟网站照片有差距,就只能一公里一公里在地图上找,终于在镇外找到一个形状类似的建筑,做好标记。以致当车子越开越荒凉的时候阿南问我地址对不对,我只能说:“应该。。。好像。。。可能。。。对吧。。。”

导航带我们来到一座大花园面前,高大的铁栅栏门锁着,没有一个人,我顿时又有点懵,不会真的找错了吧。

最先觉察到我们的到来的是一条大黑狗,在门内朝我们叫起来,接着摇摇摆摆从旁边小房子里走出来一位大爷,胡子邋遢,脸颊和鼻头红通通的,明显中饭就已经喝过了酒,看起来像是门卫,笑呵呵的跟我们说起话来,不会英语又酒意含混,一通连比划带猜,彼此都只有尴尬傻笑的份儿了,大黑狗看我们有说有笑,知道并无歹意,也就开始摇着尾巴抬头看我们。

拨通了邮件里给的电话,对面老奶奶听着也不太懂英语,不过好歹让她明白了我们在门口,马上一位穿着蓝色Polo杉的白头发老大爷开车来到了大门口,热情的询问确认过后,让我们跟着他的车,碾过沙沙作响的石子路来到了别墅面前。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虽然在网页上已经看过照片,但是站在这座别墅面前还是不由得惊讶于她的美丽。典型的18世纪法国建筑,得到了妥善的保护,经过精心的装潢,奶黄色的墙和青色屋顶被大花园衬托得高贵典雅。进到屋里更是让人惊艳得WOW~,乡村狩猎别墅特点的大量鹿和羚羊的头标本排开在墙上,还有主人收藏的油画和雕塑,古典精美的家居,竟然还有一台小轿在进门处。

我们的房间在楼上,古老的木头地板铺着地毯,老大爷不知道是客气还是担心拖坏地毯,主动帮我把大行李箱提进了房间,他额角微涔的汗珠让我万分过意不去。两个房间各自有通往过道的门,但是彼此之间又通过一个卫生间连在一起,其中一个房间有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另一个房间两张小床,非常合适一个大家庭。巨大的实木落地窗,窗帘和墙纸有般配的洋红色花纹,床罩压花显得非常精致。卫生间的有复古的浴缸。

放下行李,老爷爷带我们参观了一下房子,从书房到餐厅无不透露着老牌的沉稳大气,还有个带玻璃顶棚的温水游泳池,正有一对法国情侣穿着泳衣坐在旁边的躺椅上聊天,来这里度假放松确实是很安逸。别墅的另一边,还有一片巨大的花园,草坪也被修建出规则的线条。

第二天的早餐也非常好,有来自邻近农场的酸奶,新鲜羊角面包,奶油蛋卷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卧室的床头很贴心的摆着几本书,可惜看不懂,也就无从知晓主人家以及墙上那些肖像油画,与拿破仑 波拿巴有没有什么渊源了。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Le Château des Moyeux距离和枫丹白露和我们要参观的沃子爵堡都很近,开车在乡间公路开了十几分钟以后,赶在黄昏降临前来到子爵堡。

这是一个令国王暴怒的花园,它是凡尔赛宫的灵感和原型,运用了花园、古典雕像、喷泉几乎所有造园技巧,是法国园林建筑的教科书,在巴黎以南50公里,它的主人,是路易十四的财政大臣:尼古拉斯 富凯。

城堡官网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年轻的尼古拉斯•富凯 (Nicolas Fouquet) 投石党起义时效忠首相马萨林,之后被飞速提升到财政大臣,财商得到极大发挥,挪用皇室金库借贷,盘活资金,极力满足马萨林和国王路易十四的需求,当然,自己腰包爷鼓了起来。

富凯让园艺设计师勒诺特建造更令人瞩目和激进的花园,勒诺特天才的设计使花园通过宏伟的中轴线延伸,从城堡入口一直铺陈到遥远的地平线,他以前所未有的尺度来裁剪景观,通过规模打破常规,用毫不费力的方式把花园打开,呈现给参观者,精心设计过的细微变化,用小径、池塘、瀑布把这个地方一分为二,在漫步其间时,景色会逐渐呈现在面前。一万八千名工人,开创性的利用了火药爆破,清除了原有一个镇两个村,还顺便改道了一条河流,以这些大动作,创造了尼古拉斯 富凯的花园。花园的下面还有六个水库,天才的被设计成利用重力来供应喷泉。花园至今仍用17世纪相同原理的水泵,将几千吨水收集然后喷薄出来供贵族们观赏娱乐。

“松鼠”(安茹方言富凯之意)作为富凯的家族纹章,出现在子爵堡显要位置。松鼠骄傲的坐在象征荣耀和胜利的桂冠中央,两只狮子拖着桂冠,在松鼠之间有写在羊皮卷上的座右铭:Quo non ascendat(他要爬到多高为止)?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五月到十月每逢周六的夜晚,子爵堡会点燃几千根蜡烛,成了绝顶浪漫的烛光花园。来求个婚什么的最合适了。

看介绍,城堡在每年夏天“大世纪日”还会举办束腰礼服聚会,参加聚会的宾客全部17-18世纪装束(斯图亚特王朝?),礼服、礼帽、羽毛、小伞,各种洛可可风格的造型,云鬓衣香,环佩叮当,男士们也画着白粉浓妆点痣,丝袜、高跟鞋、假发。还有一些走秀、传统马术、剑术之类表演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正好是7月14日的巴士底日(Bastille Day ),也就是法国国庆,1789年的这天,成千上万的革命民众攻陷了象征王权和旧制度的一座巨大的石头城堡——巴士底狱。当他们攻入监狱,并没有如愿的找到大群的政治犯,也没有找到传说中残暴贪婪的狱卒,偌大的监狱只关押了7名犯人,其中四个是办假证的、两个精神病人和一个性变态。战斗结束后,革命群众在押送途中改变主意,杀了已经投降的的六名监狱守卫和监狱长洛奈侯爵,割下头颅挑在枪尖游行。

暴力革命往往并不是发生在最残暴最专制的时刻,在路易十四、十五时期,一切革命的可能,都被残酷压制了,偏偏是压力减轻、渐进改革进行到最后关头,似乎是可以避免暴力革命的时刻,它却爆发了。

之后法国的各个城市纷纷效仿巴黎人民,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激进而浪漫的革命运动。

对于光荣和自豪的法国革命人民来说,对于今天所有狂欢着庆祝国庆的人们来说,可能从来不知道温和派路易十六试图重新召开三级会议,可能也不知道“网球场宣言”,能记住的,就只是已经消失了的巴士底狱。

在这浪漫的烛光花园里,又观看了一场盛大烟火表演。夜色微凉,我这单身狗,紧紧抱住自己肩膀。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1661年那个夏季的夜晚,富凯举办聚会为自己的新城堡的完工庆祝,邀请了六千宾客,其中,就包括了22岁的路易十四国王。

嘉宾们被花园震撼了,宴会甚至有壮观的烟火表演和喷泉,甚至邀请了戏剧和芭蕾表演。这无疑是盛大的成功,然而却也点燃了国王的妒火。嚣张的富凯显示了他甚至比国王还要富有和更有权力。仅仅几周后,路易国王就找了个借口逮捕了富凯,并使他在监狱里度过了余生。

随后路易国王把花园里的雕像搬走、把花园里的植物挖走,甚至带走了设计师勒诺特团队。命令他们以此为蓝本,建造他的:

凡~尔~赛!


凡尔赛宫凡尔赛宫

路易十四开创性的建造了这座宏大的宫殿,据说在它最热闹时候聚集了四千家贵族。国王用奢华而时髦的生活方式吸引他们来到凡尔赛宫,悄悄地打破了权力的均衡,贵族们离开自己的领地,涌入京城,就逐步失去自己的采邑,失去他们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势力,越来越多的依附于君主,就不能作为一个社会集团有效制约王权了。

路易十四终于可以大声说出:“朕即国家!”

虽然这对中国人看来似乎有点理所当然,但是在欧洲封建采邑制度,权力随领土分隔,土地分封通过联姻和继承甚至在不同国家的王公贵族中穿插进行,国王只是一个特殊一点的贵族罢了。

但是住的人多,在华美的装饰下,卫生状况就十分糟糕了,凡尔赛宫没有厕所,于是常常会有贵妇小姐们们蹲到走廊、大厅角落,借助裙撑的遮挡偷偷直接在边上小解就地放矢(这是真的),女士们甚至给衣裙镶上棕色褶边,才不至于显脏,只有玛丽王后在自己的卧室装了暗门隔出专用浴室和卫生间,享用来自英国的便利设施:马桶。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金匠克劳德巴林曾为路易十四在凡尔赛宫用20吨银子铸造巨大的花瓶、餐具和熏香炉,经典的意大利古典巴洛克风格,布满古代神话的场景、阿波罗以及皇家徽章,此前从没有一个宫殿拥有过如此丰富的物品,华美到令人炫目。这也在欧洲贵族和皇室中,开启了奢华美丽与实用相结合的银器装饰艺术之路,

然而在1689年年底,为了筹集战争资金,皇帝又把这些花了二十年时间打造的纯银艺术品在用了不到六个月后就熔了用作军饷,他说“战争是一种摧毁所有东西的艺术”。

我试图去找路易十五的帕斯芒天文摆钟和国王御桌未果,遗憾。

在路易十六和玛丽皇后被砍头后,宫殿门口贴出海报,国家委员会任命的临时艺术委员会向公众出售凡尔赛的家具,清点工作用了几周,而拍卖持续了一整年,当然宫殿中一些例如皇后首饰盒之类的精品被保存去了卢浮宫,让后人学习这段历史。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镜厅,最早这里的名字叫“幻影长廊”,光线被三百五十多面镜子捕捉然后放大。

如果我们有一种能力,让镜子们捕捉到过的影像,像录像一样再次播放,我们会从四百多块镜片构建成的十七面大镜子里看到什么?

我们会看到1678年芒萨尔将利用法国工匠们从威尼斯人那里偷学来的技艺,制作出明亮镜子嵌上墙面时的满脸兴奋

我们会看到这里曾陈列的古代雕像,著名的“ 阿尔忒弥斯和母鹿“和“ 阿尔勒的维纳斯“

我们会看到1684到1689年间,令人叹为观止的舞会和社交活动,无数的蜡烛和镜子交相辉映。路易十四在坐在他的纯银宝座上接见各国使节,以奢华情调彰显国力。参观过这里的暹罗大使回去后写到:“在人类、上帝和天堂的三个伟大的词后面,他现在知道了第四个词:凡尔赛宫“

我们会看到1745年2月,路易十五在这里为皇太子的婚礼举办的假面舞会

我们会看到1783年1月美英两国在这里签署了承认美国独立的《美英凡尔赛和约》。

我们会看到1789年6月20日,神色匆匆的人们走过镜厅,紧张地谈论那些聚集在旁边室内网球场内“三级会议”里愤怒的第三等级代表。

我们会看到1871年1月18日获得普法战争胜利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耀武扬威地在镜厅内加冕成为德意志帝国皇帝。

我们会看到梯也尔政府在这里策划了镇压巴黎公社的行动。

我们会看到法兰西第三和第四共和国的总统也是在这里选举产生的

我们会看到1919年6月28日,赢得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的协约国于在镜厅与德国签订了《凡尔赛和约》。正是这个和约,在遥远的东方,掀起了引发一个民族觉醒的——“五四运动”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这是凡尔赛宫花园里的狩猎女神,最初的凡尔赛只是一个狩猎小屋,富凯倒台不久后,勒诺特和他的建造团队,就着手开始把它变成一个适合国王的宫殿和花园。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勒诺特天才地利用现有地貌特征,扩展并改建,拓宽林荫道,引入这条两边有修建树篱的河流,平缓的河流,整齐的树木,是对统治自然完美的表达,无不彰显秩序、和谐和和平。

勒诺特使用几种小心机来创造规模和惊喜的感觉,水系是最重要的,巨大的池塘反射光线,非凡的喷泉成就一个个标志性景观,紧密修建的树木构成梦幻数列,角树是最合适的树种,长得高还能被修建的很窄

像富凯的沃子爵堡一样,花园从隐秘私人的文艺复兴形式,被开放并被广阔的前景代替。这样的花园是关于规模和野心而不再是安全港,如此阳刚,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法国有两个真正的王宫,一个是卢浮宫,一个是凡尔赛。卢浮宫的全称现在叫卢浮宫博物馆,所以我们到卢浮宫是看艺术品,跟着人流在《蒙娜丽莎》、《维纳斯》面前看了很久,出门转回一想,好像都没记住卢浮宫本身的样子。而到凡尔赛宫,我们是来看真正的王宫的,虽然室内对游人开放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但是都是用来告诉你皇帝生活的精致和排场。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花园实在太大,用步行几乎是不可能的,幸好有电瓶车可以租用。小哥哥耐心讲解车上语言导览设置,有中文哦

凡尔赛宫的官网 

我们租了一小时的电瓶车也只是跑了其中一小部分,参观了皇家之路大草坪、橘园、音乐喷泉花园和小妞因为在玩《Fate Grand Order》心心念的玛丽 安托瓦内特的小特里亚农庄园,连罗格夫斯也只看了下奢侈品牌们走秀钟情的柱廊,没来得及去里面的花园庭院小剧场。官网可以直接买票,也可现场买票,根据自己的情况,买指定时间票、花园宫殿套票、两日票之类,以及预约导游,不过好像还没有中文的,所以放弃了。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小妞告诉我,因为玛丽 安托瓦内特那句有名的“平民们既然没有面包,可以吃蛋糕呀”的天真言论,在游戏里被直接称呼为“蛋糕”,她委托乔治 雅各布给她的特里亚农庄园打造了麦穗系列家具,这些桌椅床榻被雕刻成小麦和柳条交织,直到现在,它们还是最当初的面料,里昂工人一丝不苟地绣着田野花,为她的田园梦营造出豪华又简单的风味。她的卧室看起来更像一个宁静的避风港,这里没有镀金和丝绸,是玛丽个人的另一种风格体现

我们把电瓶车开到还车点,忽然收车的小哥哥从斜刺里窜出来大喊:“进球了!进去了!!进球了!!!~~~”对哦,世界杯的总决赛已经开始了,必须出花园找地方看比赛去。

等我办还车手续出来,爷们儿已经在这么聚集看球了。等我办还车手续出来,爷们儿已经在这么聚集看球了。

从凡尔赛宫大门出来往前走,就能够听到不远处有大喇叭在解说比赛,和人群时不时发出欢呼的声音,寻声而去,警察早已经用大卡车把通往圣母市场( Halles Notre Dame Market)的福克元帅街(Rue du Maréchal Foch,)拦成步行街,方形的市场成了红蓝白三色海洋,而这条街妙在有一些朝向市场的倾斜,使得人们站在长长的街道上,也能看到大屏幕,扩大了观看区域。

俨然是另一个节日俨然是另一个节日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就在之前我们从卢瓦河谷开往巴黎的高速公路上,我们就能看到一些矫健的摩托车手,戴着头盔,身后双肩背包系着国旗,旗子猎猎招展,轰隆隆从我们身旁快速超过,直奔向巴黎而去,满是热血和激情的颜色。

街道成了欢乐的海洋街道成了欢乐的海洋

到了后来,场面逐渐失控,兴奋的人群跳上各种高台、公交车站台顶棚、拦下汽车不停摇晃,爬上车顶蹦跳,每个路口都被人群拥堵住无法通行,汽车长时间鸣笛。我开始紧张起我停在路边车位的车了,我买的保险,不知道是不是能够覆盖这种兴奋人群造成的破坏。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我们赶紧回来酒店,帮我们Check in 的小哥哥说上一次法国拿到世界杯冠军时候他才1岁,今年他20岁,法国又赢得了世界杯,他非常高兴。不过有了在尼斯的经验,我们拜托他把我们房间安排的尽量远离街道。不出所料,这一晚上,街上就没有停止过喧闹,救护车与警车也似乎忙了一整宿。不知道的,还以为法国人民又闹革命了。

莫奈花园莫奈花园

如果要用油画给舒缓的古典音乐拍一支MV,克劳德*莫奈的花园一定是最合适的,吉维尼位于巴黎西北约90公里,1883年莫奈坐火车经过这里时,被小镇景色迷住了,租下了这里的一个苹果农庄,和他第二任妻子爱丽丝把家搬来这里,43岁时,他已经成为一位经验丰富的园艺师,并且将余生的43年都沉迷在这个花园里 。 花园四月在郁金香盛放起开放参观,在十月菊花开过以后就闭馆了,这使得你只要去到那里,就会被它满园的鲜花打动,绚烂的色彩在地面翩翩起舞。

一早开车过来,镇外和镇区,包括花园门前都是有停车场的,路都很窄,需要慢行避让一样慕名前来参观花园的络绎不绝的游人。等我们中午参观完出来时候,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如今这里大约半个小镇的居民都多多少少以此项旅游周边服务为生,开餐馆的,开民宿的,当园丁的,卖纪念品的......  我们吃午饭的餐厅甚至有莫奈菜谱,据说是效仿当年画家一周里每日不同的晚餐。另外一半居民大约就是艺术家了。

莫奈花园里的日本桥莫奈花园里的日本桥

莫奈将农庄前的果园改造成满目苍翠、五彩缤纷的诗意田园。后来卖画让他赚到了一些钱,他渐渐把农庄买下来,又买了小路对面另一块地,打造了花园的另一部分--水园,两个花园形成了阴阳两极,是莫奈对他所喜爱的东方文化的致敬。

《日本桥》莫奈《日本桥》莫奈

莫奈在花园中布置了许多错落有致的色彩区域,就像他作为画家的调色板。这些美丽各色的花同时也成为他画板上的纹理和色彩。

莫奈故居莫奈故居

莫奈故居的室内也是开放参观的,你能在里面看到很多他个人画作的复制品(包括很多早期以第一任妻子卡米尔为模特画的大量作品),也能一窥画家生前居住摆设,以及他自己喜爱的各种风格画作。

居住在吉维尼的莫奈,遵循严格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规律,到花园的各处捕捉不同的光线,致力于探寻花园的灵魂,他在不同位置都架设了画板,经常性穿梭在它们之间,及时记录光线的变化。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从居室的窗户望出去,就是满园的鲜花。莫奈一边用园艺术的眼光用不同类型植物  同时又从艺术家的视角以不同的画笔运动和色彩形状搭配,寓情于景,所以他更了解他笔下的色彩,知道怎样融汇和调遣它们,两种技巧在最终趋向接近。

莫奈花园莫奈花园

吉维尼给了莫奈无尽的创作源泉,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和冲动,让他不断进行绘画创作。莫奈的花园在二战后基本已经被荒弃了,直到1970年代,人们请来了园丁施以援手,加以重建,目前有十位全职园丁,每年接待几十万游客。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被精心打理得充满生机。我一直觉得莫奈在同期的一批画家里还算幸运的,虽然没有塞尚家有钱,但也没有像巴齐耶死于战火,前后两任妻子,活到86岁,终老在自己心爱的花园里。

随后,我们去到瓦兹河畔欧威 Auvers-sur-Oise(奥维尔),来寻找另一个悲伤的画家最后的和永远的栖身之地。他就是:

文森特  梵高

奥维尔和阿尔勒是梵高近乎荒诞的一生最后的两个驿站,也是他一生杰作最密集的两处。我跨越这一千多公里,来追究这艺术史上最可不思议的灵魂。

梵高塑像梵高塑像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奥维尔教堂》,教堂正在整修,原画在奥赛美术馆。

拉乌客栈拉乌客栈

梵高最后居住的拉乌客栈,每天租金3.5法郎,最后中了枪伤的他,在二楼5号房间那小小的7个平方的房间里孤寂的躺了两天,最后死在了赶来的弟弟怀里。

市政厅市政厅

《奥维尔市政厅》梵高《奥维尔市政厅》梵高

拉乌客栈对面的市政厅。

特地买了一束雏菊,寻到了小镇郊外梵高和他弟弟提奥的墓地献花。两个人的墓在整个墓地的北墙边,为了便于祭奠,特地在北墙开了一扇小门,两个人的墓并排在一起,墓碑也一样,方形灰色石板,半圆拱顶,极其简单的刻着他们的姓名与生卒年月,没有任何雕饰。弟弟提奥是在梵高死后半年去世的,守护了哥哥一生后,应该是害怕他在天堂也缺少理解所以匆匆赶去的吧。一片浓密的常青藤想一块厚厚的毯子,把他俩的坟墓严严实实遮盖着,岁月已久,,墓碑满是苔痕。

女司机带你去巴黎郊外看凡尔赛、世界杯和印象派

伫立良久,告别转身,我们,要往巴黎去了。


展开 收起
评论9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35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