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详情

重疾险理赔诉讼案例(二)

2020-05-17 15:38:15 0点赞 0收藏 0评论

重疾险是我们购买保险时,保费开销最大的险种,重疾险以高保障为特色,为我们在罹患大病时,筑起最后一道经济防线。

很多人购买重疾险时,对于健康告知的问询相对不重视,为日后理赔留下隐患。

重疾险理赔诉讼案例(二)

今天跟大家讲的案例中,还包括了争议比较大的等待期出险的责任划分,故事都很具有典型性。

01新华人寿

福建陈某在2008年患有甲状腺癌并接受了手术治疗,2012年购买了新华人寿的防癌险,但是在健康告知中,对于“是否患有癌症而接受检查或治疗”的询问时,选择了“否”。

2016年,陈某发现其淋巴结肿大,在福州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住院治疗,接受甲状腺癌扩大根治术,出院小结记载的诊断内容是:

1.左侧甲状腺癌伴左颈部淋巴结转移

2.甲状旁腺功能减低症

3.右侧甲状腺癌术后

陈某出院后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被以“不如实告知”为由拒赔,但是在拒赔之后,新华人寿在保单每年的缴费日,划走了陈某次年的保险费。

经过双方举证,陈某陈述《个人业务投保书》是业务员代为填写,不清楚健康告知,但是法院认为其早年在医院经过癌症治疗史确凿,未采纳其意见,认定陈某未如实告知。

但是保险公司同样未能证明其实际履行过询问义务,法院无法排除保险公司因其自身原因,导致被保人因重大过失而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可能。

保险公司出具了拒赔结论之后,仍然收取相应保费,在明知已不可能出现保险合同约定的初次癌症确诊的情形下,新华人寿本应该解约,但仍选择继续履行合同,这一做法视同主动将保险责任调整扩大为不再局限于初次患癌。

法院最后判决,新华保险赔偿陈某保额理赔金全款,共32.18万元。

这件事情,原本保险公司很占理的,但是由于系统扣款未能及时人工干预,导致客户保费被划走,这一动作让保险公司陷入非常不利的局面。

如果法院支持保险公司拒赔主张,那就意味着保险公司明知不会赔偿的情况下,还继续收钱,违背了保险宗旨。

这起诉讼案例,也列入了“2017年度福建法院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

援引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闽01民终2803号民事判决书

02中国人寿

2006年8月,江苏王某因皮肤紫癜在淮安第一人民医院治疗,10月被诊断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RAI)?”,11月14日的出院诊断为“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2006年11月3日,在住院期间,王某购买了中国人寿的重疾险,保额4万;2007年9月再次购买该保单,保额4万,前后保额共8万。

2015年1月,王某被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保险公司以该病不满足保险合同中重大疾病的认定标准(ICD-10)为由拒赔,双方协商不成诉诸法院。

ICD-10的医学标准是1983年修订1993年生效的,在ICD-10中将MDS归属于“动态未定或动态未知的肿瘤”,并未列入恶性肿瘤范畴。

但是随着医学发展,该病已经得到了目前医学界的普遍认知,即MDS属于恶性肿瘤。

重疾险理赔诉讼案例(二)

法院认为,虽然保险条款中注明重大疾病定义根据ICD-10的认定标准,但是该标准具有较强的专业性,且保险公司在投保时未就专业术语做出详细解释,使得投保人很难准确理解疾病的真实含义,在主观上并无过错。

考虑到医学发展的进步,该疾病不管是从医学定义还是普通消费者的日常认知,均属于重大疾病范畴,故判保险公司败诉,需要赔偿8万元。

援引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连商终字第00426号民事判决书

03平安人寿

2017年3月8日,北京闫某为自己购买了平安福16重疾险,保额15万,该保单的等待期为90天。

4月21日,闫某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在北京大兴区人民医院的体检报告有以下记载:

1.左乳外侧导管局限性增宽,约9.7*2.7mm

2.右乳结节,BI-RADS:3级,建议进一步复查

5月18日至5月26日,闫某进行住院治疗,医院出具的诊断为:

1.乳腺肿物(右侧):乳腺癌?乳腺纤维腺瘤?乳腺增生?

2.乳腺良性肿瘤(左侧)

3.双乳增生

6月27日,大兴医院将病理会诊报告单送检至北京协和医院,6月30日确诊为右侧实性乳头状癌。

7月26日,闫某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被以“本次事故属于等待期情形”为由拒赔,双方争议不下诉诸法院。

法院审理认为,平安福16重疾险的等待期为3月8日至6月6日,在此期间大兴医院对闫某乳腺肿物(右侧)的诊断列明三项,且附有问号的标点符号,均非最终确诊;6月30日最终确诊患有乳腺癌已经超出等待期约定,故判平安败诉,赔偿15万理赔金。

从这起判决中我们可以看出,对于疾病确诊,法院是认可最终诊断书的,对于中途的体检报告、病历疑似、可能情形,都不算做确诊范畴。

援引原北京铁路运输法院【2017】京7101民初948号民事判决书

重疾险理赔诉讼案例(二)

04某某人寿

2014年10月31日,河北冯某购买了一份重疾险,保额10万,保费6000元,该产品约定等待期为90天。

2014年12月29日,冯某接受宫颈癌(原位癌)筛查,检测报告单显示:

1.高度鳞状细胞病变(HSIL)

2.腺细胞病变:疑肿瘤的不典型子宫颈内膜细胞

2015年5月4日,冯某去某某国际医院进一步检查,最后确诊为宫颈上皮内瘤变CINIII级(原位癌);5月12日经手术后出院,随即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被保险公司以等待期内出险为由拒赔。

法院审理认为,这份重疾险的等待期为2014年10月31日至2015年1月29日,冯某在等待期内进行的TCT检查是外送检测标本,冯某本人并没有到医院进行就诊,且该筛查结果具有体检性质,也不是最终确诊。

冯某最终确诊的日期应为2015年5月4日,该就诊行为已经超出了等待期约定范畴,法院最终判保险公司败诉,赔偿冯某10万元。

从这起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出法院对于外送标本筛查的态度,认为筛查根本没有接受治疗的意思,只是具有参与这项检查的意思,而筛查不同于因得知自己患病而去医院接受治疗,即接受筛查不等于就诊。

援引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1民终972号民事判决书

展开 收起

好医保 终身防癌医疗险 400万保额

好医保 终身防癌医疗险 400万保额

7.42元起

众安 尊享e生2020版

众安 尊享e生2020版

136元起

信泰 超级玛丽重疾险2020Max

信泰 超级玛丽重疾险2020Max

137.5元起

平安e生保(保证续保版)

平安e生保(保证续保版)

217元起

信泰 超级玛丽重疾险2号Max

信泰 超级玛丽重疾险2号Max

141.5元起

好医保·长期医疗2020版 最高400万保额

好医保·长期医疗2020版 最高400万保额

暂无报价

国富人寿 定海柱1号定期寿险

国富人寿 定海柱1号定期寿险

17.24元起

瑞泰 瑞和(升级版)定期寿险

瑞泰 瑞和(升级版)定期寿险

1513元起

百年人寿 百惠保重大疾病保险

百年人寿 百惠保重大疾病保险

949元起

百年 康惠保(2.0版)重大疾病保险

百年 康惠保(2.0版)重大疾病保险

367元起

复星 优越保百万医疗险

复星 优越保百万医疗险

120元起

复星联合 妈咪保贝少儿重疾险

复星联合 妈咪保贝少儿重疾险

294元起

小蜜蜂 全年综合意外保险

小蜜蜂 全年综合意外保险

29元起

微保 护身福少儿意外险

微保 护身福少儿意外险

6元起

横琴人寿 擎天柱定期寿险2020

横琴人寿 擎天柱定期寿险2020

24元起

众安 孝欣保恶性肿瘤医疗险特惠版

众安 孝欣保恶性肿瘤医疗险特惠版

379元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