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详情

浅谈香港保险——权益资产下滑曲线与养老金配置

2019-06-04 16:57:24 2点赞 13收藏 0评论

小编注:此篇文章来自#原创新人#活动,成功参与活动将获得额外100金币奖励。详细活动规则,请猛戳此链接!

创作立场声明:欢迎交流

目前,在海外的养老金设计和配置中,有一种设计方式很受市场追捧,其核心即权益资产下滑曲线(Glide Path)。它的意思很简单,在养老金的资产配置中,权益资产的比例会随我们退休年龄的临近而逐渐下降,固收类资产的比例则与之相反。


用更通俗易懂的话来讲就是,在我们年轻时,把养老金资产中的多数资金配置以权益类资产,少数资金配置以固收类资产。同时,在我们逐渐临近退休日期的过程中,将养老金资产组合中权益类资产的占比不断下调,固收类资产的占比不断上调,从而达到最终的目的——在我们退休时,退休金资产组合整体风险较低,收益适中,且能产生长期稳定的收入。

浅谈香港保险——权益资产下滑曲线与养老金配置

                                                               (Vanguard设计的下滑曲线)


这种设计方法背后的逻辑也很简单,我们在年轻时能承受较大的风险,也需要稍高的收益来帮助我们促进养老金规模的增长,所以需要配置较多的权益类资产,剩下的固收类资产则可以帮助我们来平衡一定的风险。而当我们逐渐年长,养老金的规模越来越大时,资产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就愈发重要。所以安全稳健的固收类资产自然就成为了养老金中的中流砥柱,部分的权益类资产则让我们的资产组合更多元化。所以遵从这种设计和运营方式的养老金,其风险与收益在投资者的各个生命阶段都有较优的匹配度。总体来讲,在风险适宜的情况下,该资产组合能完成中长期每年7%左右的收益就已经相当圆满(30岁开始准备,到60岁退休时资金变为原来的7-8倍)


权益资产下滑曲线(Glide Path)的概念和逻辑很简单,但具体涉及到实操范围,其实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如何设计下滑曲线,即在这长达几十年的配置周期中,我们应该怎样去动态调整权益类资产和固收类资产的比例。比如是按直线型调整,还是按阶梯型调整。这个问题的背后会涉及到诸如投资人生命周期、长期经济趋势、股债市场波动率、预期收益率等参数的假设,我们需要整合所有假设的参数才能最终得出一个下滑模型。另外,在养老金的实际运营中,还有一些“场外”因素需要考虑。总的来说,在实操层面上,如果我们自己不是金融类的专业人士,抑或是本身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去专门做这件事,我们就可以直接放弃自己设计和运营了。


不过其实我们也并不需要自己去设计和运营养老金,在社会分工如此精细的现代,我们完全可以,也应该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比如我们可以配置相应的养老基金,像下滑曲线就经常被设置在目标日期型退休基金中,所以我们就可以购买目标日期型退休基金。不过此类基金今年才被引入到国内,本地化的设计和运营还需要有一个探索和进步的过程。再比如我们也可以配置相应的储蓄保险,虽然储蓄保险并没有下滑曲线的设计,但是它和养老金下滑曲线的概念和运营非常相似,比如都是要求投资人中长期持有,比如它们最终目的都是产生长期稳定的收益,比如相应的资产组合也都是在动态调整(权益资产和固收资产随投资策略、经济预期和市场变化等因素,在各自的比例范围内相应调整)。另外,储蓄保险也在税务、债务规避、财富安全传承、婚姻资产配置上更有优势。


现阶段,在养老金的三大支柱中,以养老保险为第一支柱的覆盖面较大,但效果也是很“合理”的差强人意(毕竟人口基数大,其本来也就是一个基础保障。即便一切都很完美,最后最多也只能有一个在社会平均线上的生活水平);以企业年金为第二支柱的养老保障,覆盖率非常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个人养老金为第三支柱的养老保障,也才随着老龄化危机的到来刚刚开启。


所以现在的结果是,我国的养老金替代率不足70%(退休前一个月1000,退休后只有700),部分养老金的运营有较大亏空,社保基金持续的支出增长率大于收入增长率,社会也存在着较高的通胀率。于是面对养老这种刚性需求,越来越多的人都已经开始配置了个人养老金。

   

展开 收起
0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3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