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乎笔记 篇二十二:谢谢你的捐赠,保住了我的两套房和一台车

导读:我想说说下众筹背后的那些事 

前段时间,德云社吴鹤臣脑溢血众筹事件,已经变成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给患者及其家属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

--“谢谢你的捐赠,帮我保住了两套房一台车”

上面这句话基本上成为普罗大众了对这件事情的总结,我们在敲打大病众筹平台的审核机制的同时,也引发了一场关于善良和人性的价值观讨论。 

精算君今天也想跟大家来简单分享一些自己的看法和观点。

一、大病筹款真的是没成本吗?

谢谢你的捐赠,保住了我的两套房和一台车

大病众筹的模式有没有价值,精算君觉得是有的,存在即合理! 

从社会效益的角度说,它真的在一定程度上帮助ZF解决了一些“因病返贫”的问题。这种模式也提高了我们因为“红会事件”对公益事业的参与度。 

另外,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看似低门槛甚至无门槛的大病众筹模式,非常符合人性的需求。当一个人在面对大病或者严重意外时,求生是第一本能,深层次里可能还有一个潜在想法:“我会好起来的,还能回到过去,现在想要努力保住财产”。 

山穷水尽时,求生的意愿驱使我们走上众筹平台。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会批评,甚至主动解囊捐款。 

但如果是为了日后康复、维持生活,而不愿意牺牲当下,而是通过众筹筹款。这种情况很容易引起公愤,为什么?

精算君认为是这样的:

中国的贫富分化是很严重的。在某个人看来,德云社吴鹤臣的这次众筹,可能真的是救急之举,在事后,由当地居委出具证明我们看到,吴鹤臣的两套房的确分别在父母和爷爷的名下,属于公租房,公租房并不具备财产性质,的确是无法出售。所以,吴称自己无房并无欺诈。此外,吴的父母均已退休,名下并无财产,存款15万元也已全部用于儿子治病。至于车辆,吴父瘫痪,且住在昌平,吴的妻子现在要来往奔波,的确是生活所需。

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的眼里,这种“有房有车”还众筹,其实就是为了“回到原来生活”,而且众筹目标还写着100万,就是为了“致富”。加上本身吴就已经属于小有名气的相声演员,还有“德云社”加持,大众印象收入应该不低,所以,会让人无法相信和接受他的众筹真的是出于“救急”需求。 

精算君对于这次众筹事件的第一个观点是:


公开的众筹,看着是免费的,但是实际上你是用了你一辈子的社会关系来为这个筹款背书。

而且在这种公开的聚光灯下,因为捐赠者的亲疏有别、社会背景甚至贫富都有别,大家对事件的看法会出现很大程度的偏差,最后发起众筹的人,不仅危机没能解决,可能会落得一个“败光人品”的后果。这可比你提前做好风险防范预案(例如购买商业保险)所付出的成本要高得多。

二、慈善的本质

谢谢你的捐赠,保住了我的两套房和一台车

既然说到众筹,精算君还想说说众筹背后“慈善”的那些事!

慈善,是一项系统工程,参与者分别有: 

慈善物质的提供者(金主)

慈善行为的推行者(中介)

慈善行为的受益者(受益人)

在慈善系统中,金主通过中介将物资送到了受益人手里,是一种典型的支付转移行为。

从政府层面成立慈善机构,是为了国家和社会的稳定性,是一种主动干预财富再分配、缓解贫富悬殊问题的办法,所有这些慈善组织的运作过程,往往带有一种不能言语的“强制性”。

如果是个人或民间组织去做这件事,其目的是什么?如果仅仅从虚无缥缈的道德或者人性光辉去考虑,明显理由不足。因为,通常来讲,人们不会把自己辛苦挣到的钱随便无偿地捐献给其他人。 

那究竟是为什么?我们不妨来看看。

1. 金主获得了什么?

国家的法律是鼓励慈善的,因为慈善与一种公共品,是政府所倡导的,也是藏于我们心中、希望人人都能具备的优良品质。相关的法律也按照能最大化社会慈善的方向来设立,比如税法中对于捐赠的税收减免,隐性的政府关系维护等等。

我们经常听到新闻说,某某某巨富死前要将全部财富捐赠给慈善基金,但别忽视了这个问题,慈善基金也是有主人的,它们除了做公益和慈善外,也在做很多研究和项目,最终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这就相当于,这种研发机构由商业公司内部搬了出来,改头换面由独立机构承载而已。 

因此,对于金主,他们运用慈善,交换到了,例如政府的减税,政府关系的建立或者社会声誉。 

大金主有大金主的诉求,那么作为参与民间公开众筹的个人捐赠者,我们多数得到了一种心理安慰和愉悦。而且如果是帮助熟悉朋友,更是一有担当的体现。能在这个焦躁的社会中,通过一点点的付出帮助别人,从而收货一份安慰和愉悦,真的是一件很超值的事情。

无论是金主还是受捐赠者,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人性上的满足。

2. 慈善中介得到了什么?

当然,仅仅有慈善的源头,是无法形成一个系统的,于是,中间环节的出险,对于慈善工作的完成就非常重要了。

中介,就是要去发现需要救助的对象,然后把相应的物资和钱送到救助对象手里,然后将救助对象的信息公布出来,并且对救助对象做后续跟踪,反馈给捐助者们,你们的捐赠有什么效果。 

中间环节一定会产生成本(无论是众筹平台还是红十字会,都会有运营成本),他们也许靠国家拨款,或者是从慈善捐款中抽成,或者两者都有。

而我们看很多民间大病众筹平台,他们并没有上述财政拨款,甚至也不从筹款中抽成,那为什么有民间机构要成为慈善渠道,帮组社会的善心人找到有需要帮助的人。那么我们就要看他们通过实施慈善获得了什么。 

精算君简单总结就是一个:流量。 

有了流量,自然就可以转化成商业运作和商业利润。 

例如现在很多众筹平台背后,都是一个集团在运营,集团除了做大病众筹服务,还有保险销售牌照,通过众筹获取的流量做保险销售。因为这些众筹平台都发现,众筹流量太精准了,被悲惨事件教育后的流量,对保险的接受程度大大提高,这些人也就最能转化成终端客户。

精算君的第二个观点是:

金主、中介、被助者,都有自己的实际诉求,通过慈善机制完成了诉求的满足。作为民间众筹平台,他们也可以通过流量的进一步转化,做到他们盈利的目的,最后也有助于这种非营利性的众筹持续运营下去。

三、大病众筹机构的通病

谢谢你的捐赠,保住了我的两套房和一台车


民间众筹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很好,既能帮人,也通过帮人的场景给自身平台造血,维持经营。

但是总感觉忽略了什么! 

精算君认为,往往被忽略的,是众筹平台的根本:信任度的建立和维持! 

要知道,传统的慈善机构,为了建立和维持这种信任关系,是做出了庞大的投入。这些投入,为了就是去挖掘救助者最真实的信息以及对救助者做持续的跟踪。

正因为慈善机构有动力要完成并且做好这件事,所以慈善机构本身是要从募集的资金中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的。而且,传统慈善机构发起募捐的成本极高,因为信息传播比较闭塞。 

目前的大病众筹平台,利用互联网甚至变成了“指尖众筹”,点一点看一看,就能完成,在筹款变得容易、获取的流量又如此精准能转化出其他商业价值的情况下,他们往往会忽视信息挖掘这个环节。

目前,几家头部大病众筹平台都宣传是零收费,这既能侧面反映出某个环节被省掉了,同时也意味着平台缺乏动力去做这件事。 

其实,这次德云社筹款事件,再次暴露目前众筹平台审核不严的弊端,甚至有媒体做了亲测。 

他们“伪造”了一些虚假的诊断证明,也能轻松通过了众筹平台的验证,而在德云社事件中,申请人说自己是“贫困户”,竟然也通过了平台审核。虽然吴鹤臣的家人说“贫困户”是误操作,但是审核不严的事实已然非常明显。

精算君的一位亲人也在癌症病房中遇到过某大病众筹平台的地推人员,后来还咨询过精算君是否应该用。当时地推人员给她展示的筹款过程非常简单,对着患者病例和本人拍照,上传简单身份信息,即可开始筹款,完全没有任何背景和财务调查。 

甚至,还有记者曾经向这些大病众筹平台的客服咨询,平台客服表示,可以一边筹款一边补充相关材料,甚至是“先集资,后审核”。 

这种审核不严谨的风气一旦蔓延,而且还给地推人员加上所谓“上网筹款人数KPI考核”,就很容易助长各种“钓鱼”甚至骗筹的风气。

虽然现在很多众筹平台都有所谓熟人担保模式,但这种背书却不具备担保实质,即便后来筹款出现了问题,发生了很多负面报道,担保人最多说一句“我看漏眼了,给大家认真道个歉”,然后还是相安无事继续生活。

所以,既然要担保,就要付出成本,最直接的就是给钱,给押金,万一出问题,担保费就会被用于偿还捐赠人,这样就会强迫担保人去对救助事件做甄别,做更深入的真实性调查。

精算君第三个观点是:

老话说的对,信任感建立难,摧毁可是太容易了,且行且珍惜。 

大病众筹平台很好,有商业造血能力,也能帮助人,但是一定要做好前期风控和后期跟踪,珍惜社会这份善心。

保乎·小结  

最后,精算君做一个小小总结: 

1. 免费众筹,实际是有成本的,花的是人品,花的是未来

2. 众筹平台既然找到了自我造血的商业模式,就多练练内功吧,做好自律,珍惜社会这份善心

推荐关注:
购物攻略
话题:购物攻略 +关注
保险补习班
话题:保险补习班 +关注
保险
分类:保险 +关注
保乎笔记
系列:保乎笔记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0

发表评论请 登录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3 0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