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茶事 篇二: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篇一后记:寒冬煮茶需要注意些什么的随想。

大家,去年冬日的时候,写了第一篇,寒冬煮茶需要注意些什么。朋友们给了我很多回复,相互交流,开拓了沿街,也学习到了很多,比如蒸茶器,说比较健康也方便,可以代替煮茶,之前我竟然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物件,遂,买了一个试试。然,变成这个东西的黑粉,蒸茶的口感变得寡淡太多,不死心的煮了个98大益熟,口感和陶壶煮的却也差了很多,平心而论,再者煮茶的茶大都具有醇厚 浑厚,入口内蕴厚实香甜的特性,如同小火烹粥,失了口感,那又是喝什么呢?另外,同又底座,又需要电,也并没有觉得特别方便。

逐利做概念虽是正常,追求简单也是目前的趋势,但煮茶这件事还是慢慢来,如坐篝火旁,有些情趣,慵懒舒服的喝茶看书更加适合我。

不想送人,只好束之高阁。


篇二要在过年的时候发,手里有南红,特别想写,无奈俗事繁多,一直到现在,还是自己的拖延,可还是要写的。今天是五一的第二天假日,这会在火车上,有旅行,有各种人,我也有时间,慢慢写。

冬去春归,万物复苏,人家烟火,熙熙攘攘。

细水长流的日子过了一季,又一年的新芽冒出,每天的光亮开始鲜活,开始有花朵的颜色,绿色变翠,风变暖,春寒料峭也走过去了。冬日里入手的南红茶碗,在寒冷里觉得它热烈,在和煦里也正好添一抹烟火的红,极妙。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物一:人间烟火气——南红茶碗。

我一定要讲讲南红,无论什么时候,过多久。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岂不就是人间烟火的诠释,瞬间把我拉回到了家乡。

红对于中国人有极为特殊的含义,他代表情感,代表家,代表了祝愿。

浓郁而静谧又纯粹的红,不禁想到儿时的年,还是孩子的我们,扎堆在街上点炮放烟火,相互追赶,如一团云一般聚散。又像水饺出锅时掀开盖的一瞬间热气熏到皮肤上的热度,以及扑面而来面汤的香甜味道;它好比团圆的味道,下班回家,从厨房里传出来的妈妈油爆葱花的香,和趴在老爸书桌旁看他露一手的墨汁味,也有可能是姐姐的孩子顽皮,把雪花膏抹了一身,香香腻腻的味道。

它们会在记忆里永存,若再次遇到,感动不已,弥足珍贵。

回忆,人人都有。但这些记忆随着我们的成长,逐渐珍藏,也愈发珍贵。平时大家都不会说,说的大多是钱,工作,房子,车子,孩子。但不说的这些情感,在我第一眼看到南红的时候,像演电影一般,一幅幅的掠过。

无论物质多么丰富,或者名,或者利,最珍贵的依旧是我们的情。所有人的情在一起,那就是嘘寒问暖弥足珍贵的人间烟火气了。

所以南红一定要讲,他是红,他是纯粹,但他不是素,不可以去追求安静,不是白的无欲无求,他有着矛盾,有欲望,静谧浓郁下面隐隐的热烈,很真实,就像人间一样。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我一直觉得这个茶碗是一个天才之作,并不便宜,1000块。值不值?

似乎也是喝水的物件,各有评判,只是有时候理智偶尔会开小差的离我们而去。我们有时候很难讲一个物件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这种联系是内在的。

1000块的和六百有什么区别?

工艺层面似乎都能实现,这一点中国美院的王欣先生观点我觉得入目三分,大概意思是『造境』,当物品的工艺到达一定水准之后,他的作者所蕴含的『境』无形形成的场域会笼罩你,然后与你合而为一,形成一个天人合一的整体。我们买东西一般会去讲工艺,质量,但真的到达某个临界点之后,物内所蕴含的牵绊,才是更能打动人的地方,这很难,比工艺难,需要经历,也需要天赋。(题外话:推荐王欣先生的两本书,《无有园》上下册和《如法观画》我喜欢前者写的,他从当代建筑设计师的角度通过中国园林去剖析中国文化的精神内核,入木三分,看得我酣畅淋漓。)

说这么多,就是两个字,质感

质感是个综合感官,并非书面纯粹的物理特性,而是人去感知,观察,使用一件物品的时候,所有的感知的细节都觉得很好,我们才会说,这个东西很有质感。

什么值得买?物性的满足并非终点,不如在延伸一下,什么是值得我们拥有的?

木盒还是挺古朴的木盒还是挺古朴的

用了小半年的旧物了,不算开箱了,展示一下吧。

南红是入冬拿到的,弥云制,包装很仔细,木盒,木盒包装里又一层红色茶布包,布包质感一流,手工制作,复古绿抽绳搭着暖洋洋的红,鲜活又浓郁,花了心思。盖碗在布包里,被雪白的软纸包裹的仔仔细细好几层妥善安置,从碗本身到布包,熨熨帖帖,妥妥当当。若说唯一不足的一点,那是木盒的做工,和日本茶器光滑的木盒包装还是有些差距,可能也是成本问题,但或许更多的是审美层次和实用性上的矛盾罢。

非新开箱,新的是布包里面茶碗还有很细密的纸包裹的很好的。非新开箱,新的是布包里面茶碗还有很细密的纸包裹的很好的。

单独说说红釉。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和目前市面上的郎红,霁红,豇豆红等颜色釉的截然不同。

非亮釉,雅致的很有轻微如肌肤一般的摩挲感,有些红会觉得燥,这个红雅致的很。有着厚度的质感手感却很足够的轻盈,应是仿古脚踩泥传统工艺的缘故。我特意问了问什么是脚踩泥,传统虔诚的工艺在制作工程中,确实有些美妙。

古艺脚踩泥古艺脚踩泥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除了宁静的红,盖钮与碗底双线青花饰之,料是老料,青花的“青山云隐”确实醇厚清越。微微泛着旧旧的青白色的碗身内釉里面夹杂着有些灰黑色的小点,这是仿古泥含有铁砂,釉面会透出胎体小锈点,比起完美无暇的釉面。做到没有细点,那肯定是可以的。但,南红妙就妙在她工艺上的反差如同《声律启蒙》里面风雨老少的对仗一样,有着矛盾的美。

『红对青,匀对拙,浓郁对安静;新对旧;今对往,物中也人情。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南红有两款,我入手的这只南红是元宝器型,非常见的撇口,所以他的使用盖碗的持握和出水手法都有所不同,所以还是要特地讲一下的。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如图,刚开始用这种握法,可以先将盖碗一侧漏一点缝隙以便出汤,后,用左手的拇指和中指微微提起茶碗;随之用右手,拇指上捏盖钮,中指,无名指下抵碗足,手心悬空,翻转手腕,出汤。用久之后便觉顺畅,也就不需要两手,单手熟练操作。这种手法不像一般的常用的手势翻转手腕时略觉别手,又因整个手悬空,也不烫手。

但或许期间会烫几下手,又怕摔碎盖碗,忍住热,呲牙咧嘴,也是趣味。

南红讲完,希望大家喜欢。

物二,隽永书卷气,草木诗文杯。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草木诗文杯也是弥云制。南红越用越顺手,我喜欢,朋友来了也喜欢,成了我的一件日用器。但我之前并没有特别合适的杯子配他。它自己有红杯配套,茶桌一片红彤彤,除了大喜之日这样的时节倒是应景之外,共性的相互竞争,反倒哪个也不显。过于热烈,也就没入手。

都这个段位了,讲究下相辅相成的『造静』吧。和谐统一,相辅相成。


南红是主器,安静均匀的红色,是一场无声的诉说;那茶杯则应清雅淡泊又有着内质感的厚度。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诗文五枚一套。一只自用,四只待客。和南红盖碗配,也能正好分完五杯,合适。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他是一套很特别的杯子,男性向的。

展示一下展示一下

不婉约,干脆利落,有力量。行草的诗文,青花是类似元的青花料的颜色书写耐看;草木灰的底胎质朴简单的紧;青花书写在这种微微泛黄的胎上,成了很有意思的变化,诗文的颜色变成了微微泛青的灰黑色,如同毛笔写在宣纸上的质感一样,是花了巧思的。底部落款弥云,同样用木盒,布包和纸细细包裹好。

茶杯手感很好,大小适手,胎体轻盈,手指触及釉面,细腻,合手缘。茶杯手感很好,大小适手,胎体轻盈,手指触及釉面,细腻,合手缘。

同样自有『境』,清雅隽永的气质与如果是南红的浓郁静谧让我们进入真实人间烟火气息,那草木诗文杯的诗文仿佛让我们有了对我们自身,对生活的思量。

更加丰满的人间烟火,令人静思却也饶有文人气。

同样对仗工整,饶有趣味。试着再写个对仗。

淡对浓,深对浅,草木对南红;

匀南红 ,书诗文,长卿赠灵澈。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诗文杯的诗是有意义的,不是纯粹装饰,而是有意义非常重要的。

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荷笠带斜阳,青山独归远。

                                                                                                                                刘长卿的《送灵澈上人》

行草,笔墨狂放流畅,男儿的雄健,知己之情字字透出。

此时杨柳正披绿衣,也正好想起朴树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我在火车上,家人都要几个小时联系一下。古时车马不便,或许经此一别就不知何时相见,情的浓重,也就难怪能那么多伟大的诗歌了。 (题外话:抱着万一有作者看到的念头,希望有人能做一个写着曹操的诗的酒杯,一定是雄健有力)。

我想如果我要送别珍贵的友人,我一定会送这套草木诗文杯的。仿佛看到了千年前的送别,和当下的送别交织在一起。送去祝福,送去期许,送别友人,不带遗憾,埋藏心中,或许他在看到这套被子摆在桌上的时候,或许喝茶的时候,回想起我。然后发个微信,最近如何?见面之后再把盏言欢。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当时买的时候老板还送了一把玻璃茶壶,日本向的“手作铜提鹤首菊筋纹汤沸”,高温煮茶也可以,泡茶也可以,我想泡咖啡大概也可以。 很实用也趁手,非常贴心的赠礼。当时买的时候老板还送了一把玻璃茶壶,日本向的“手作铜提鹤首菊筋纹汤沸”,高温煮茶也可以,泡茶也可以,我想泡咖啡大概也可以。 很实用也趁手,非常贴心的赠礼。

结语。

造境之物,南红茶碗和草木诗文杯的人间烟火气

二物讲完,我的喜新爱旧,“新欢”和“旧爱”交相呼应,还是那句话“物品相互的搭配,“韵”、“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南红与诗文亦能满足两者,亦成一道风景,窗外会有微风,会有沉云,会有蝉鸣,可能也会悄悄落霜,人间有悲伤,有欢乐,虽非完美,却是活生生能够感受到的真实的圆满。

这里的南红诗文自成一方人间。与知己相伴而坐品壶好茶;聊过往,谈远方,可能其中不知是谁握着诗文小杯,会吟出“荷笠带斜阳,青山独归远。”




推荐关注:
好物榜单
话题:好物榜单 +关注
开箱晒物
话题:开箱晒物 +关注
晒晒我家的厨房利器
话题:晒晒我家的厨房利器 +关注
茶具
分类:茶具 +关注
日常茶事
系列:日常茶事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2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1 2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