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

2021-05-15 16:00:00 266点赞 501收藏 309评论

在2020这个人类悲惨元年,我幸运地躲过疫情,躲过公司倒闭,躲过降薪裁员。倒霉地碰上长租公寓暴雷,也算平安度过了。

正当我庆幸自己实为老天眷顾的幸运鹅而暗暗自喜时,老天用它噩运的双手掐住我命运的喉咙,在整个春节期间把我摁在地上狠狠地摩擦,用无情的现实告诉我——“不,你不是。”

1养生狂魔喜提胆囊结石

作为一名注重养生的广东人,我常年不烟不酒、三餐准时、不碰煎炸油腻辣,一周三次健身房举铁训练,近期还养成10点熄灯睡觉的作息。凡对我的生活方式有所耳闻者,无不肃然起敬。

2年前公司体检,我竟查出胆囊多发结石。看着B超诊断,我恍然大悟,原来平日深夜偶发的腹痛不是因为吃太撑,而是胆囊造成的。

当时外科医生给我两种建议:一是保守治疗,按时吃药,每半年复查,有机会与胆囊结石和平相处一辈子;二是做(医生眼里的)微创手术,将胆囊整个切除丢进垃圾桶。是的,没有听错,不是将结石取出而是将整个胆囊切除。

虽说在医生的口述里,一个无胆之人的日常与常人几乎无异。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自己说切就切。毕竟是少了个器官的大事情,还是得与家人商量。不出意料,老人家对器官切除一事坚决反对。

思考后,我决定谨遵医嘱坚持复查,保守处理。就这样过了2年。

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

图 | 作者供图

2暴击三部曲

第一部,一盘小酥肉让我连续三天痛不能寐。

2月2日的午饭有我喜欢的烩蘑菇,油了一点。端详着盘里的蘑菇,我像鉴毒师一般对眼前的食物进行风险评估。食欲与风险系数对冲后,我决定将烩蘑菇送进消化系统。

午后,肚子隐约作响,我平时吃了稍油一点的东西就会这样。直到晚餐,一小盘小酥肉,只有手机那么大一盘,竟一脚把我踢向噩运。夜里2点,腹胀,胀到半夜痛醒。比平时稍猛烈的痛感,让我隐约有不详的预感。

挨到第二天深夜,腹部已经痛得无法入眠,只能睁着眼睛等天亮。

拖拉两天不见好,我意识到问题严重了,赶紧下单买了些药吃。可已经晚了,2月4日,我依然2点准时痛醒,整个腹部像在燃烧,仿佛全身白细胞都已经调动起来,在腹部集合,与病原作战。

更严重的是,我每次呼吸都伴有右腰部的剧烈刺痛。一旦躺下,地心引力会使我的内脏疼痛加剧,左躺也不是右躺也不行,只有坐直,痛楚才能稍有缓解,我再一次坐在床上睁着双眼等待天亮。伴随我的,只有每一口肺如刀割的呼吸和对死亡的恐惧。

5号上午,我一瘸一拐地来到公司,同事被我呼吸困难、行动不便的样子吓着了。本想撑到下午去看门诊,我还是转念赶紧叫车把自己送去了急诊。

疫情之下,北京层层管控,病人进医院只有过五关斩六将,才能站到医生面前。而我在第一关就被拦下,温度计显示37.7摄氏度。护士惊恐地咨询了我的情况,叫来保安将我护送至发热门诊,转做新冠检测。

我拖着行走和呼吸都困难的身体,独自完成了鼻咽拭子检测、抽血化验。经过漫长的6小时等待,我终于在下午5点获得发热门诊的“安全认证”,门诊医生都已下班,我转往急诊部。

医生判断我因长时间胆囊炎发作,炎症已波及肺部,需输液治疗。一边输液,我一边感觉身体有明显好转。只是当时没想到,第二、三、四、五……次输液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两周后,护士已经难以在右手找到可以扎针的空地了。

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

图 | 作者供图

第二部:吃年夜饭么?吃完入院的那种。

连续输液后,我有所好转,虽身体虚弱在家办公,但已没有疼痛的症状了。为了不在大年三十的北京“看着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属于我”,而在出租屋里独自落泪。我与另外一位同样留京过年的朋友x,早早约好共度除夕夜。

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

图 | 作者供图

年三十晚8点,斗胆饱饭后,肚子又开始隐隐发痛。当时我正在收看Ali Wong的脱口秀,笑得人仰马翻,以为隐隐的腹痛只是笑力过猛的副作用。

随着疼痛逐渐加剧,我又一次在夜里2点痛得无法呼吸。朋友见状,赶紧拿出手机为我叫车。年三十的滴滴排队队伍长达50位起(微笑.jpg),一小时的漫长等待,我只能躺在沙发上小心翼翼、轻轻地浅呼吸着,避免肺部撕裂般的痛。

坐上那辆开往医院的快车缓解了我的焦虑恐惧——毕竟急诊室对于这段时间的我,就像回家一样熟悉又亲切(裂开.jpg)。

独自排队、挂号、问诊、取药,凌晨4点坐到输液椅上,欲睡不得折腾到早上9点独自打车回家补眠,等待第二天的续命针。

第三部:一包软糖换来轮椅初体验。

连续几天吊水和白粥,年初三晚,我又虚又饿。找遍房间每个角落,唯一能补充点糖分充饥的东西,只剩架上的一包软糖。

想起急诊医生的医嘱:“近期不要吃硬的东西。”可饿从胆边生,软糖是软的,应该可以吧?处于心理崩溃边缘,我做了一个作死的决定——吃。

而这包软糖,让原本已经接近尾声的新年悲伤故事,直接走向魔幻的高潮。

软糖下肚后,我的腹部再次响起熟悉的声音。已经病出经验、掌握规律的我决定当晚先硬抗过去,忍着疼痛赶紧入睡,明儿一大早再去医院。

凌晨4点,我再次痛醒,疼痛的程度空前绝后,扶着额头的手全是冷汗,疼得无法躺下,只能用双肘撑起后背,缓缓地在床上挪动。支起靠枕艰难地呼吸,缓了足足3小时,确信自己能走到小区门口,我这才敢打开手机叫车。

我扶着墙艰难行走,每走10步就需要蹲下休息半分钟,靠一股意志强撑着身体,龟速向小区门口挪动。快车师傅看着我离他仅10米之遥,却蹲在地上无法向前,惊恐不已。连忙下车为我开门,把我安全护送至医院。

到急诊,重复的输液流程,但从所有医护人员关切的表情可以看出,我当时有多吓人。2小时输液完成,可拔针后,我没有感到好转,疼痛还持续。于是,我再次到诊室排队问诊。

所幸没有打车回家,还没等轮到见医生,我便疼得跪倒在地,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到医生桌前的椅子上,只能五官狰狞地趴着,任冷汗往手臂上淌。身边病人大概是看见我惨白痛苦的脸和望向医生的求生眼神,都赶紧散开,让我优先。有人帮忙扶我起来,有人替我拎包,来自陌生人的暖意让我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感到一丝安心。

此时,我只剩下把病历袋拿出扔在桌上的力气。医生查看后,为我开了止痛针。可我已无法自行站立,用最精简的词汇示意医生叫人求助,保安到场也无法将我扶起,最后,急诊护工推来轮椅,把我抬到了上面。

嗯,人生第一次坐轮椅,谁能想到呢。我就像一摊只能呼吸的东西躺在轮椅上,神志不清地听从护工的指挥,拿出病历或医保卡,让他帮我付费。

我原本不想麻烦别人大过年来医院,但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接近病危,必须叫一个人过来帮(救)忙(命)。想起一位平时关系还算不错的同事y——一个家离我所在医院只有13分钟车程的本地土著。接着,我拨通了一则让我终生难忘的电话。

“……你……在哪……”我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y说:“我在望京啊。”

我说:“……你……在……那边……干嘛?”

“准备跟女朋友约会。啊,你听起来是快要死了吗?”

我无语。

y尴尬而生硬地挤出一句:“你在哪啊?”

“我在xxx医院。”

“噢……”

空气中弥漫着撇清关系的沉默,没有要伸出援手的意思。

“嗯……你不方便过来…………就算了。”

“啊……那好吧,你搞得我有点难过。”

说完,对方愉快地把电话挂了,也没联系别人来救助。

那个早晨,为避免二次失望,我没有再向其他人求助。打完止痛针情况稳定后,我独自回家休息了。

3终于决定动刀了

之前看病,外科医生普遍都说胆囊切除属于(对于他们而言)微创手术。术前检查时,我从麻醉科医师那得知,胆囊切除术需要全身麻醉、戴上呼吸装置、期间暂时失去意识。在我看来,这可是一项大工程,远没有外科医生所说的“上午动刀下午出院”那般轻巧。

由于北京规定疫情期间住院家属无法陪床,我决定下个月回家动刀。

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

图 | 作者供图

这个难忘的春节,有惊恐、有错愕、有无助,也有身边人的关爱:远在家乡的老友每日追踪我的病情;leader知道我的惨状后,立马往家里寄了一大箱芝麻糊,让我不至于每天干啃白粥;前同事事后质问我,当时怎么没有打给她,不管怎样她都一定到场;还有一路上保安、护士、陌生病患向我伸出的援助双手。

经过两星期折腾,如今我已经暂时稳定,静静地等待手术到来。

最后,想说几点患病感悟:

1. 注意身体重要,但命运该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2. 出门在外靠朋友,认清谁是真朋友同样重要。

3. 人在苦难面前十分渺小,但身边人的支持能让你勇敢走下去。

4. 实践不婚主义,所需要克服的现实问题比你预想中的多,尤其在重大问题上需要家属签字的时候。

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平安,遇困难时有朋相助

医生点评

董瑞朝|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普外科住院医师

作者就医过程中疑惑的不少问题,基本上很多胆囊结石患者都有,下面以“快问慢答”的形式,我们来看看:

1. 为啥养生狂魔还会得胆结石?

我们常说胆结石的高危因素叫“5F”:肥胖(Fat)、女性(Female)、40岁(Forty)、多次生产(Fertility)、家族史(Family)——说到底,这是个概率问题,5个F全满足,也不一定中招;5个F一个不沾,也可能会得胆囊结石,这种情况下,可能与基因有不小的关系,例如MDR3基因突变,将明显增加胆结石发病率。

另外作者虽然自述不沾油腻食物,但胆固醇的摄取情况没有提,而目前认为胆固醇摄取的情况和胆结石的发生也有很大的关联。

2. 从隐痛,到剧痛,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有了死亡的恐惧——没想到胆结石居然会这么可怕?

确实,如果早知道,作者的胆囊早就切了。胆囊结石有如下几种途径可能会要人命:

诱发胆囊炎,导致死亡;

结石掉入胆总管,诱发胆管炎,导致死亡;

大石头掉入肠道,诱发胆石性肠梗阻,导致死亡;

结石长期摩擦、刺激,最终诱发胆囊癌,导致死亡;

……

比较理性的人会打断我,说:脱离概率谈结果,那是耍流氓,说不定上述每一条的概率都非常低呢?很不幸,上述事件发生的概率在考虑时间累积的情况下,可以算得上高。因此,如果有胆囊结石,放着不管,很有可能会酿成大祸。

3. 体之发肤受之父母,妈妈不出所料地否决了切胆囊的选项?

很遗憾,这不是一个理性的决定。这告诫我们:年轻人要多读书,非专业的长辈在健康领域的意见常常不能作为指导!那么话说回来,“保胆取石”可行吗?从技术上来说,保胆取石是可以做到的事,但很可惜,目前而言,这种技术弊端远大于好处。做了保胆取石,结石非常容易复发,且再次手术困难,它只适用的条件是:患者非常非常非常想保住TA的胆囊,而且能坦然接受术后带来的弊端。

4. 从疼痛,到发炎,这是个过程?

作者一开始吃酥肉后,诱发的胆绞痛——胆囊结石由于各种缘故恰好堵在胆囊出口,胆囊收缩时,胆汁排不出去,胆囊壁承受很高的张力,神经受强烈刺激而疼痛。

胆汁不流通,从“活水”成了“死水”,加之胆囊张力增高,其上的血管受压,免疫力下降,胆囊进一步合并细菌感染,进展为胆囊炎,便是“顺理成章”的过程了。

5. 酥肉、年夜饭、软糖——怎么什么都能诱发疼痛!?

尽管在进食油腻食物时,胆囊收缩会更剧烈,但并不意味着吃不油腻的食物胆囊就不收缩了。只要进食,胆囊就会收缩,就可能诱发进一步的胆绞痛。

6. 挂水咋也不见好?

胆囊炎仅仅用药物治疗,很多时候确实压得住,但有时候就是压不住,压不住就得赶紧手术了,否则将危及生命。

7. 患难见真情,对同事好失望!

或许TA也只是和你一样,不了解胆囊结石的危害呢?科普之路任重道远啊。

8. leader给你寄了一大箱芝麻糊!

友情提示:芝麻糊油脂含量很高的,估计会加重症状。

9. 微创手术居然还要全身麻醉,插上呼吸机,期间失去意识,这么大工程?

因为“微创”指的是“体表创口微小”啦。至于工程为啥这么大,推荐观看纪录片《手术两百年》,它将揭示一个真相:手术真的很复杂,它需要系统的学习、长年的培训和不断的探索。

最后,祝愿广大胆囊结石患者,在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药物调理下,都能在不开刀的情况下好转、治愈。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東東桑

编辑:路畅

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

相关好文推荐:

痔疮手术的姿势到底有多羞耻!!咳咳这是一个有画面感的问题但是有痔之士越来越多这也没有啥难以启齿的为了让大家安心走上手术台今天我就来给大家揭秘痔疮手术那些不为人知的事请大家选择性阅读未成年者请在成人指导下观看一般来说排队最长并且大家走路姿势都不大对劲的那就是肛肠科了首先医生会让你趴在检查床上裤子脱掉屁股撅高然后你会感到一根手指迎着健康服务小小值| 504 评论581 收藏1k查看详情第一次坐诊普外科:我遇到一个“肛裂”的姑娘早上6:50,我从家里出门,往书包里塞了一个面包,一包牛奶,以防万一。虽然我出门不算晚,一般情况30分钟就到医院了,上班前还能吃个早饭,但我隐隐约约觉得今天可能要迟到了。果不其然,一路堵到医院,花了整整1个多小时,到了都8点多了。今天是学生们开学的日子,加上周一,又赶上雨天,还算春节假期的彻底结束,健康服务小小值| 562 评论417 收藏1k查看详情曝光一个年轻人猝死的全过程。本文经(公众号:好奇博士授权转载,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本文经(公众号:好奇博士,ID:haoqi238)授权转载,作者:博士,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健康服务小小值| 484 评论269 收藏1k查看详情

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经果壳病人授权发布,原标题:一盘小酥肉,让养生狂魔喜提腹痛暴击三部曲,作者:東東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展开 收起
309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501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