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2020-05-16 22:07:34 17点赞 30收藏 25评论

4月29日至5月29日,参与#城市大玩家#征稿活动,赢iPhone SE2!城市文化·出游攻略·美食探店……助力城市C位出道瓜分10000金币!>了解详情戳这里<

前言

过年的时候去了土耳其,当时美伊对峙,疫情初显,土耳其本身甚至也在出兵叙利亚,这么一个多事之冬,临行前还是有些担心的。

当时在知乎上看到一个人说,最是风雨飘摇的时候才最适合去君士坦丁堡,我个人觉得这种说法实在是过于冷血,虽然正是几千年的风风雨雨,铸造成了这座伟大的城市,但这种说法实在有些过于以他人的苦难为乐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去,纯粹因为舍不得机票罢了。

去了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危险,虽然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重拳出击,咫尺之遥的美国伊朗磨拳擦掌,这些并不影响伊斯坦布尔是个美丽而和平的地方,这也让我体会到了人类的喜悲并不相通,以及历史上二战为什么会绥靖那么久,虽然前线当时已经火热,但伊斯坦布尔毫无战争的气氛,这也算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入正在和别国交火的国家。

总的来说感觉还是不虚此行的,风景很震撼,古罗马帝国的余晖,更是让人心生敬畏,一个曾经如此伟大的文明,在蛮族一步一步的蚕食下最终被摧毁的过程实在是令人心碎。

前段时间写了伊斯坦布尔的美食,反响还不错,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虽然看的人不多,但一部分朋友的鼓励,还是让我选择坚持写下去。

本来我是想,写一个景点篇,把伊斯坦布尔的经典景点,一篇文章说完的,但是现在看看,属实不太行,才两个景点就已经140张图了,特别是圣索菲亚大教堂好看的东西实在特别多,要是再带上国家博物馆,绝对超过两百张图了,如果要把景点都放在一篇里面,可能得达到五百张图,这实在是太夸张了,我一般都秉承着一篇文章不超过一百张图来的!

所以决定先写两个最著名的景点(但个人认为不是最好的),后面有精力的话再更新剩下的景点,感谢大家的观看,期待后续的话可以点赞打赏作者支持哦~!你们的支持对我至关重要~!

PS:本文接近八千字,同时配有一百四十多张图片,阅读起来很花费时间,如果当时没空,但又对此感兴趣的话,可以先收藏,日后再看。

蓝色清真寺

蓝色清真寺,原名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可能是因为不太好记,如今国内已经不太提及这个名字了,是土耳其著名清真寺之一,我个人感觉是最著名的了,17世纪初由伊斯兰世界著名古典建筑师锡南的得意门生Mehmet Aga设计建造,因清真寺内墙壁全部用蓝、白两色的依兹尼克瓷砖装饰故名,是伊斯坦布尔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蓝色清真寺是因为外表是蓝色的而得名的,但我感觉现场看不是很蓝,甚至把它和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照片摆在一起,我一时之间分不清哪个是教堂,哪个是寺。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圣索菲亚大教堂就在蓝色清真寺的对过,它们两个应该是伊斯坦布尔最著名的地标建筑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在外面看起来更多的是青色的,像是柯南里面说到的青色古堡。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清真寺外面的小房子,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留下的遗迹,在国外旅游就这点不好,不配合讲解或不跟导游的话,自己往往就只能去看个造型,我这次仓促的自由行,大多数时候也就看个造型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1609年,14岁即位的阿赫迈特苏丹命令建筑师迈赫迈特·阿加(Mehmet Aga)在原来的阿伊舍苏丹的王宫上修建一座能与圣索菲亚大教堂(希腊文:Ἁγία Σοφία,英文:Hagia Sophia,意为上帝智慧,圣智教堂,1453年被征服君士坦丁堡的穆罕默德二世强行改为清真寺)相比的清真寺,以证明他是一个虔诚的伊斯兰教信徒。

事实证明他做到了,虽然建成时间晚于圣索菲亚大教堂,但是蓝色清真寺和圣索菲亚大教堂遥相对立,气势上看起来一点不输给它。它实际上却在规模和内部空间的平衡方面已经超过了阿亚索菲亚教堂,其面积达到了64×72平方米。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张看起来有点蓝色的感觉了。

个人觉得这个拜塔做的相当之好,虽然是十七世纪的建筑了,但制作工艺也深深地震撼到我,可惜不开放进入,不能看看里面的内部结构。

蓝色清真寺是拜占庭的希腊文化和奥斯曼土耳其的突厥伊斯兰教文化相结合的建筑,运用的是拜占庭帝国希腊文化的建筑技术来表现伊斯兰教文化,如果没有我拍摄的四周的六座拜塔,那么它简直就是一座东正教教堂,这是巴尔干半岛上信仰东正教的各国的建筑方式,是东罗马帝国所遗留下来的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各种宗教在这里交流融合,这就是欧亚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

加上了清真寺不可或缺的尖塔,高43米的拜塔让它变成了清真寺,而且它比一般清真寺多出一根拜塔;相传只有伊斯兰教圣城麦加的清真寺才能盖六根尖塔,蓝色清真寺在兴建时,建筑师听艾哈迈德一世“黄金的”的命令,没想到“黄金的”和“六根的”音很近,结果蓝色清真寺就逾矩有了六根尖塔,如今也成就了它显赫的地位。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清真寺也有着装要求的,男士不能穿短裤,和泰国的大皇宫一样的要求,但土耳其冬天的气温穿长裤毫无问题,曼谷那大热天让人穿长裤就难受了,当时气的我直接就没进去。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前面那个挂着金色招牌的是正门,前来做礼拜的教徒走此正门,游人则必须从南门进入。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和圣索菲亚大教堂不同的是,蓝色清真寺展出给非教徒的部分很少,我猜这也是规模超过圣索菲亚大教堂,名气却不如它大的原因。进入内部也是需要换鞋的,之前听说过清真寺的这种规定,如今是第一次经历,地面有一点点凉,不过还挺干净的,不像我在迪拜过机场安检的时候拖鞋过去,过了会感觉脚有些痒。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蓝色清真寺大圆顶直径达27.5米,另有4个较小圆顶。

听说蓝色清真寺一个著名的特征在于它那透光性能极强的260扇窗户,不过我去过的地方少,没有对比也不太能感受出来。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里有图解介绍寺庙的内部,可惜我这个外语渣渣是一点都看不懂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该寺的墙壁自其高度的1/3以上都使用了一种土耳其瓷器名镇伊兹尼克烧制的,刻着丰富的花纹和图案,以白色为底的蓝彩釉贴瓷,共有21,043片,即使从远处看,也非常的精致美丽。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模拟的早年时期的蓝色清真寺,实在是气势恢宏,现在因为周围的建筑物多了,那种恢宏的感觉削弱了很多很多。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后来我去查了这种尖塔,以前叫做传音塔。过去每到做礼拜的时间,寺里就会让负责传教的人走上高高的塔顶,高声呼唤大家来做礼拜。因为塔高而且尖,上细下粗,所以形成了非常好的传音效果。如今有了现代化的广播设备,尖塔就失去了它的实际作用。不过,单单作为蓝寺大殿的陪衬和护卫,从建筑美学上说它也具有非凡的意义了,我就特别的喜欢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以前感觉这种树都是热带才有的,没想到伊斯坦布尔也有。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来一张个人认为这趟旅行拍的最好的蓝寺。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圣索菲亚大教堂

和蓝色清真寺隔着罗马竞技场遥遥对立的是圣索菲亚大教堂,它是一座更为古老,更为知名的建筑,虽然它的面积不如蓝色清真寺大,但它的象征意义更强,如今已经和你将如闪电般归来的罗马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一样,成为了东罗马的象征。

圣索菲亚大教堂(希腊语:Ἁγία Σοφία,(意思是:Holy Wisdom);俄语:Собор Святой Софии;英语:Hagia Sophia;拉丁语:Sancta Sophia or Sancta Sapientia)位于现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曾经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是一个精罗闻之落泪的地方,有近一千五百年的历史,因巨大的圆顶而闻名于世,是一幢拜占庭式建筑代表作品之一。

圣索菲亚大教堂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上帝智慧。其拉丁语名称则为Sancta Sophia,希腊语全名是“Ναός τῆς Ἁγίας τοῦ Θεοῦ Σοφίας”,解作“上帝圣智教堂”,教堂供奉在正教基督教神学里的耶稣。大教堂称为“圣索菲亚”(Ἁγία Σοφία),是特别献给天主圣智的那一位,即圣三中的圣言。这种对耶稣的称呼可能源自保禄从(保罗)对基督的描绘,格前1:24 “基督却是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圣智(Σοφία)”。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在该教堂伫立的地方,曾经存在过两座教堂,均已被乱世所摧毁,公元532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第三所教堂,就是现在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在这么一个风雨飘摇的地方,圣索菲亚大教堂能够屹立1500年不倒,简直可以说有如神助。在拜占庭雄厚的国力支持之下,由物理学家米利都的伊西多尔及数学家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设计的这所教堂在公元537年便建造完成。刚竣工时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是正教会牧首巴西利卡形制的大教堂,直到1519年被塞维利亚主教座堂取代之前,圣索菲亚大教堂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口值班室里有借用轮椅的地方,这点感觉特别的人性化,让残疾人也能饱览美丽的风景,在国内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土耳其是个如此人性化的国家。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一进门看到的这个东西,好像是洗手用的。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票价72里拉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我看土耳其的各种门票好像都是一家在做的,后面去了南部也是这种风格,还挺好看的。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同样拥有向导图,现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开放的区域还是蛮大的。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东罗马风格的建筑,现在已经见不到了。只有些许遗骸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我辨别它俩的方法之一就是看塔,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塔楼要粗的多。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虽然石头结构的房子足够结实,但也常常敌不过岁月,内部外部很多地方都在修缮。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其实最早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是没有宣礼塔的,是1453年,奥斯曼帝国占领君士坦丁堡,把圣索菲亚大教堂改成清真寺,在大教堂四个角装了四个象征清真寺的宣礼塔。照片是其中一角的宣礼塔,从此在曾在人类的古典时代创造了非凡成就的罗马帝国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基督教使用了900多年的宏伟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变成了伊斯兰清真寺。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门口散落着很多断壁残垣,我感觉这个设计很好,一眼望过去就能明白这是个历经沧桑的地方。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此前这个地方曾经有过两座教堂,均毁于战乱,直到公元537年查士丁尼皇帝为标榜自己的文治武功进行重建,它作为基督教的宫廷教堂,持续了9个世纪,直到东罗马帝国覆灭,不过天时地利,让它幸运的保留到了今天。

地上这些石头,便是第二座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焚毀后的残留石块,从古典时代一直存留到今天。虽然年代已经特别久远了,但依然能看到石块上雕刻了十二羔羊,代表上帝的十二使徒。这些石块原来是正门的一部分,现在被放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入门前的庭院里。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首先过一道门进入皇帝门前的走廊,墙体用的是一种奇异的技术,现在想想好后悔没租个讲解,对这种不熟悉的国家,没有讲解往往看的两眼一抹黑。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个网子似乎是防鸟网,皇宫里面的顶上也有,很影响视线和拍照。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走廊里巨大的圆顶,因为是外围区域,所以做得挺粗糙,到了里面就全部都是金顶了,相当的华美绚丽。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石头做得箱子,真是非常罕见了,谁会想到用石头做箱子呢?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配合上诡异的灯光,外围的圆顶,有了一种古墓般的气息。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皇帝门门楣上马赛克镶嵌画,绘着是耶稣、圣母和大天使(圆图内)、拜占庭帝国皇帝利奥六世(跪地者)。画中间的耶稣,右边手势是祝福之意,左手拿着福音书,福音书用希腊文:赐予汝和平,我是世界之光。这幅圣索菲亚大教堂主入口大门上显要位置的绘画,传达出拜占庭帝国的统治者是基督在俗世的代理人、君权神授的含义。

皇帝门看起来像是青铜的,我用手摸了摸,发现手感居然更像木头。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罗马帝国的演讲台,如今的很多演讲台,主持台,依旧能看到它的影子。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我特别喜欢这幅画,看着这幅画,罗马帝国鼎盛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可惜一切都只是过眼烟云,曾经繁茂的帝国,如今已经不见踪迹,唯有这断壁残垣,供世人想象它曾经的强盛。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貌似是介绍修建的历史背景?英语渣实在是看不懂,最近感觉国人真的还是去日本旅游方便,很多古文献啥的,没学过日语的国人一打眼看过去都能明白个七七八八,比读英文方便多了。

现代日语和汉语差别挺大,但是旅游的话一般都是看古语,就非常的方便。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当年圣索菲亚大教堂,周围没有拜塔的样子。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时过境迁,从图上的人的服饰变化就能明白,时代变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上面那个奢华的王廷,和底下那个抽象的骑马图,简直仿佛不是出自同一个文明。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摆在走廊上的一个制作精美且超级巨大的钟,不知道仅仅是装饰,还是以前有在用,如今退役了的。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橱窗里摆满了曾经的文物,真的相当的精美。

特别是底下那个金色的盆,虽然看不懂那个文字,但是还是能被人类对美的同理心打动到,在国内的时候,很少有机会能接触到这种文物的信息,真实美丽啊!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洁白如玉的不知道是什么器皿,自私点讲,俺也想弄一个摆在家里,因为实在是太美丽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些应该是东罗马的皇室用品。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国内前些年似乎也流行,把人的照片放在盘子里,没想到这些罗马皇室早在公元初就开始这么弄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1500年了,即使是磐石也经受不起这么久的考验,何况是圣索菲亚大教堂这种艺术品呢?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就是皇帝门外侧的走廊。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金碧辉煌的圆顶,虽然年久失修已经有些脱落了,但看起来依旧非常震撼。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跨过皇帝门,便进入到圣索菲亚大教堂的主殿了。

主殿面积约有300平方米左右,没有使用立柱,真的很难想象,公元五世纪的人们,是怎么建成这么一座宏伟的建筑的。目前教堂正在维修中,搭建起的整修用的脚手架简直就像一栋楼一样。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巨大的穹顶,跨径31米,离地面55米,足足有15层楼的高度。

在如今看来可能不算什么,然而在五世纪,建造这么一个教堂简直就是个奇迹。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游客从皇帝之门涌入大厅,不知道当年奥斯曼帝国的军队,涌入皇帝之门,终结罗马帝国的时候,是怎样一副凄凉光景。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font-size:6px;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25,25,25);">



大厅顶部的油彩脱落的也很严重,怪不得土耳其人要建一座铁楼来修缮。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圣索菲亚大教堂大柱上悬挂着写着阿拉伯文金字的6个巨型大圆盘,直径10米,分别写着安拉真主、先知穆罕默德和他的几𠆤大弟子的名字,意思是说,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由19世纪伊斯兰大书法家写,是世界上最大的阿拉伯字,现场看过去,确实相当的壮观。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马赛克镶嵌画是拜占庭艺术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色彩以红、黄、蓝、绿为主,可惜如今因为时间的摧残,这些画早已经不复当年的神采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当年的罗马皇帝站在二楼俯瞰大厅的时候,想必有种号令天下的感觉吧。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看着这美丽的扶手,精致的穹顶,仿佛我也回到了那个古老而神秘的时代!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在伊斯坦布尔遇到了很多很多好看的外国小姐姐,似乎都是来旅游的,在圣索菲亚大教堂里面还遇到很多感觉有网红色彩的小姐姐,在大殿四处凹造型,随身跟着的摄影师带的设备还蛮专业,真人也是蛮好看的,第一次切身的体会到欧美女性的魅力,比看照片有冲击力的多。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是工作人员用的移动梯子,毕竟这个教堂,最高处有十五层楼那么高,而且完全是悬空的,恐高的人可干不了这个活。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十字架下的大理石瓷砖应该都五彩斑斓的,不知道为啥我没拍出那种感觉。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虽然说是教堂,但是它比我去过的任何一个古堡都有更加的宏伟。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据说这座金雕小高台是专门属于苏丹的祈祷空间,怪不得如此富丽堂皇,感觉那些金色的门窗,有可能是真的金子做成的,是整所建筑最为奢华的所在。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在圣母像的下面增加了米哈拉布,就是圣母底下的那个好像门一样的东西,两根巨大的蜡烛放在米哈拉布的两侧,朝向麦加克尔白方向。

二是在旁边修建了敏拜尔(讲坛),专供神职人员讲经时候使用,就是右下角那个塔楼,其实有点像是在内部的拜塔。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与巨大的阿拉伯文字交相呼应的,是基督教的圣母像,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作为清真寺的岁月里,这个像一直是被涂料遮起来的,如今能够重现还得多亏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的功劳,1935年把清真寺改成博物馆,去除遮盖在基督教圣像画上的涂料,让被覆盖了400多百年的圣像画再现于世。如今这里抛却了绵延上千年的纷争,即不是清真寺,也不是教堂,而是名叫阿亚索菲亚博物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两个来自帕加马的净洁瓮,在穆拉德三世统治时期被带到圣索菲亚大教堂,它们由来自古希腊时期的一块大理石雕刻而成,从站在旁边的人可以看出,这个大理石真的超级巨大。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哭泣的石柱,如果不是同行的朋友很信它的那个洞,我都差点把它当普通柱子错过了,毕竟就长得像甘蔗一样的普通一柱。据说当年皇帝到教堂时突然头痛,就靠在石柱休息了一会儿,头疼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同时有种说法是,将大拇指插入柱子上的洞中,如果能将手指在里面旋转360度,就可以实现当时许下的愿望。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可惜我不太信这些东西,现在连当时许的什么愿望都忘记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算是水滴石穿的另一种体现吧。。。。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是通向二楼的楼梯,活脱脱的城堡既视感啊~可以看到这种古建筑是没有台阶的,而是采用斜坡的方式上下,因为岁月久远,斜坡都已经被摩擦的很光滑了,脚部的感觉也是非常光滑。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貌似和城堡一样,拥有防御洞,罗马帝国真是个久经动乱的帝国,即使是帝国中心的宏伟教堂,也时刻准备好了抵御入侵。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应该同样是防御用的洞口。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看来不止我特别喜欢这个楼梯,一对异国的靓女俊男也在拍照留念,我好酸呐~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和平年代这是平凡的甬道,战争时期这就是无数人牺牲的地方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位于二楼回廊的马赛克镶嵌三圣像画,中间耶稣,右边圣约翰,左边玛利亚。人物面目柔和、神情和善及其格调而被认为圣索菲亚大教堂最精良的马赛克镶嵌画。下半部分已经严重破损,右下角为复原图案,可惜好像给水印遮挡了一些。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现在能够通过这些壁画,一睹帝国当年的风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耶稣旁边的,应该是东罗马哪个皇室的画像,说实话他们的服饰,和我想象的真是很不一样。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我是一个挺喜欢在古堡里面向外眺望的人,在日本的时候登上大阪城和姬路城的时候都有往外眺望,如今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也不例外,这是在二楼回廊眺望博斯普鲁斯海峡。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外面这些似乎是奥斯曼帝国诸位王的坟墓。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出去的时候,同样经过宏伟的皇帝之门离开。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在门口旁边,有一个房间放着古代皇族的墓室。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墓室旁边有个过去打水的地方。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是当年的蓄水池。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侧面看过去,建筑层峦叠嶂。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世界各国都有人来伊斯坦布尔旅行,包括不怕冷国人。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在教堂外面,放着不少古罗马时期的石头,上面的雕刻还蛮抽象的。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用的,有的为了保护还盖上了玻璃,有的就没管。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像这个就盖上了玻璃,防止雨水的侵蚀。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不知道雕刻的是什么玩意,看着还有点吓人,整个土耳其之行,貌似就在这里见到过这种风格的雕塑,可能是很古老的遗迹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在外面逛完之后,进到墓室里面看看,看样式似乎是穆斯林的皇帝的墓葬,风格非常别致。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别看这个墓室看起来面积不是很大,但是一样非常的宏伟!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走出圣索菲亚大教堂,补充补充能量,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即使是冬天,商家把石榴和橙子这么切开放,卖不光的真的不怕腐烂么?太奢侈了吧!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道高高的墙后面就是皇宫,下一篇咱们就看它~!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这个是皇宫的正门,看起来非常雄伟。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我落地伊斯坦布尔第一天,中午吃了个饭,一下午逛了三个景点,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还有国家博物馆,多亏了那天我朋友在身边,才能如此的有效率,换我自己,比较墨迹,可能一天能逛完前两个就不错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游客们在古罗马竞技场的遗迹上以蓝色清真寺为背景啃玉米。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放几张夜晚的清真寺,夜晚没了颜色的区分,我就全靠塔楼的尖锐程度区分这俩建筑了。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晚上的圣索菲亚大教堂。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尾声

之前被朋友批评,拍摄的照片不够好看,而且写这玩意挺累的,就一直拖着没写来着,最终还是看大妈的活动搞得风风火火,写了两篇试试水,希望感兴趣的朋友们能够喜欢。

感谢各位朋友的观看,喜欢的朋友欢迎点赞打赏支持,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到评论区问作者,比心~!

疫情期间我迷失在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斯坦布尔游记之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篇!



展开 收起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9799元起

吉哈瓦岛

吉哈瓦岛

暂无报价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10999元起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15999元起

库达班度士岛

库达班度士岛

暂无报价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20899元起
25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30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