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停停 篇二: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2019-12-10 22:35:29 7点赞 19收藏 9评论

小编注:此篇文章来自#原创新人#活动,成功参与活动将获得额外100金币奖励。

创作立场声明:个人旅行感受,请保留不同意见。

有人说,“上帝创造了什么?一个住满陌生人的拥挤的社区,一个破碎而断裂的世界。”

可是在我看来,局块或大或小,都被无垠的海水包裹连接,世界的远方可能陌生而不为你知,却从不曾破碎或者断裂。地球上任何一块土地,都因为潮汐的来去互通有无。只是你隔绝了自己的心罢了。

旅行是我们全家离不开的解药,每隔几个月必须服用一次,才能保证灵魂和肉体能健康地存活下去。到今年,是习惯性旅行的第5个年头。为了每年的这几天,我们平日节俭度日,无意中促成了低碳环保;为了每年的这几天,我们常年步行,练出脚力。我们家的365天,不是在路上,就是准备着出发。

支撑我们坚持旅行的动力,自然有美食美景,但是核心,在于人性的美好。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海明威曾经说过一句赞美毛里求斯的话: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然后创造了天堂,天堂是毛里求斯的复制品。当时在毛里求斯还没有如今那么多酒店、城镇、汽车。与之相比,Karimun Jawa更原生态更粗犷,更接近天堂。

因为太受天气限制,Karimun Jawa Island始终没有被大力开发,我也庆幸她没有变成商业化严重的旅游打卡地。

眼前这一片海,值得我们千里奔波

想要顺利上岛,是一件不仅辛苦还要有运气的事情。我是第二次去印尼,才得以成功登岛。而且就在我们离岛的第二天,就因为风浪大连续封岛好几天。当天想要离岛的小伙伴都被困在岛上了。

所以,当成功登陆的那一刻,我们经历的:7小时火车——1小时大巴——10小时机场等待——7小时飞行——18小时吉隆坡停留——3小时飞行——10小时三宝垄停留——7小时轮船的辛苦与焦灼都找到了归属。

登陆的时候还是阴天,我就已经预感到云开雾散之后,她会有怎样令人窒息的美。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出发之前,在各个论坛把能找到的游记都撸了不止一遍。
其实能用上的还是不多。
因为我们这次要挑战从 三宝垄 直接坐船到卡里梦群岛。
只在网上看到过有船,但没有在任何游记里看到有人实践。
所以我们是吃螃蟹的人。
所以这次的游记会有干货。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曾经坐过最长线的船就是威海——大连的棒棰岛号。全程大概是7个小时,但那是白天。在船上过夜是头一次。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这趟夜船,“小强”横行、舱内闷热、人种混杂、噪音恼人。但是这是从三宝垄港口出发到KarimunJawa的唯一途径。尽管船舱闷热嘈杂又有蟑螂,我还是没心没肺地睡得很香。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天蒙蒙亮的时候,已经能看到陆地的样子。不一会儿发现我们的大船停在原处不走,到底是要做什么呢?接下来我笑喷了,原来是前面珊瑚礁太多大船没办法过去了,岛上过来好多小船来接人,一艘接一艘,好像解救难民。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这次的旅程开头就这么有趣,让我越发期待了。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说实话,要拎着行李从这晃悠的窄梯子上下去我真的有点担心的,总怕哪一脚踩空了整个人像个球一样滚海里去。

异国的朋友——阿里木大哥一家

上岛之后,爱人轻车熟路地带着我们娘儿俩拖着行李走了十多分钟,就进到一个窄小的巷子里,看着完全不像是有旅店的地方。

接着,在大树底下乘凉的一个穿着裹裙的印尼男人就站起来,瞪着他大得过分的眼睛看着我们。紧接着他就大笑起来,指着爱人喊:“aaaaa……XIA!”

这是阿里木,两年前老公独自旅行到这里结识的朋友。未来一周我们都要和他还有他媳妇Lisa一起度过。Lisa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不蒙头巾的穆斯林女子,丰满、强壮、能干,笑起来哈哈哈地非常大声。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初次见面,我想要显得礼貌,又不想太疏远,于是叫他brother了。我是觉得这样叫更亲近些,但是没想到阿里木很认真。

阿里木给我女儿拿冰果汁喝,我要给钱,他拒绝:“I'm your brother,you are my sister. ’”并且在我们住的这一周里将这句话贯穿始终,我女儿每天有喝不完的冰果汁和吃不完的饼干蛋卷。

隔了两年,老公还清楚的记得去阿里木大哥家的路。
走到岛上的第二个十字路口处,可以看到一个小清真寺,沿着清真寺右边的小路走到头,就是 阿里 木的家。

全家只有阿里木一个人会说一点点英文。
我们跟大嫂Lisa每天的交流都是微笑和哈哈大笑。
就算语言不通,无法准确表达和接收信息,却无法阻挡我们之间真挚的情感流动。

大嫂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早上见到我女儿就给搂过去,抚摸着她的肩膀说一大串印尼语,然后“哈哈哈 哈哈哈”
说是住客,收我们的房费却远远低于岛上民宿的均价。
说是住客,常常塞给女儿吃的喝的不要钱。
这一切,
可能就是为了我们隔了两年还能找到他家去的这份感动吧。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阿里木的家不在民宿众多的主街上,他家也没有挂民宿的招牌。
老公上次来的时候是被JON带过来的,那时候JON还在码头拉活儿,
带去民宿客人,每个房间他能提成5000印尼盾。

阿里木家门前有棵 大树 ,树荫遮蔽他家房前的整条小路。
没事儿的时候,阿里木和Lisa就会躺靠在树下的长椅上乘凉,
貌似我不管什么时候见到阿里木大哥,他都在乘凉,哈哈哈~~~

小声说一句,我觉得阿里木比较像个土财主,
他家的房子在这一片儿最大最漂亮,
而且我都没见他两口子出去干活儿挣钱。
最多是偶尔有人上他家来租一些救生衣什么的。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看似平凡的阿里木夫妇,第二天一早就给了我无与伦比的震撼。

凌晨四点。

我迷迷糊糊推开房门的时候,外面依旧是夜色浓重的样子。抬头看,风没有目的地狂乱地吹着,碗口粗的树枝被风拉扯得东摇西晃,这场景谈不上安逸。

也不知是太黑还是怎么的,我从门口走出来好几步才发现,阿里木夫妇在树下的长椅上坐着。

我迷瞪出门这半天,他俩谁也没出声。

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发呆。

一时间我都忘了礼貌了,好半天才眯缝着眼睛跟他俩说了句:“Where's the toilet?’”然后顺着阿里木指着的方向进他们家上厕所。事后我回来时,人已经清醒大半了。

看他俩还是在树下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听不懂的话。

没有出现各拿手机低头忙活的画面,真好。这样相伴着自然又平静地度过人生,很多人会觉得无聊吧。

可这画面在我脑海里久久不去。这就是我所羡慕的幸福生活,俩人坐在一起等每一个日出。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嗯 我们在岛上的时候
基本上浮潜都是找阿里木大哥联系的
每天早上9点,钱交给阿里木,他只收我们每人150000印尼盾,岛上的均价是175000RP~~~250000RP
然后去码头,等他叫你上船,有时他会自己拿来几套救生衣,不让我们穿船主的,貌似他给的更高级一些,看着就比船上的好哈哈哈~~
之后就撒欢去玩儿吧
然后别忘了救生衣得自己拎回家还给阿里木大哥。
浮潜的照片,可以把U盘交给阿里木大哥,他会帮你要来的。

我们住的这间房看起来是专门给住客的。
我们住1号房间,里面还有四五个差不多大的房间,不是很多。

但里面有很大的客厅。但里面有很大的客厅。


光是从房间门窗来看,在岛上这样装修的居民家就不多。光是从房间门窗来看,在岛上这样装修的居民家就不多。

没忍住手贱,蹲马桶的时候照了一张天花板。真的好高,而且直通外界。就是说晚上睡觉一定得关好卫生间的门,虽然关好了蚊子还是很多,哈哈。没忍住手贱,蹲马桶的时候照了一张天花板。真的好高,而且直通外界。就是说晚上睡觉一定得关好卫生间的门,虽然关好了蚊子还是很多,哈哈。

在岛上,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就是跟船出海。

卡里梦的经典项目浮潜一日游,每天都有船出海。
只要早上9点之前约好基本就能拼到船,再晚船就都出海了。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浮潜的价位从150000RP~~~250000RP/人不等,这个要看出海的线路、拼船的人数。如果是自己包船,大约是600000RP一条船,但是食物水浮潜工具貌似都要自己解决,这就是船的钱。

这种浮潜一日游基本每个海岛国家都有,行程大约是酒店接到码头集合——出海浮潜1次——午餐盒饭或者是简单自助餐——换个潜点浮潜——返航。对比在泰国、马来西亚、埃及的浮潜行程,卡里梦的性价比是超级高的。


理由1:说是上午9点出发,基本上不会超过半小时。而其他地方的等船开动了都快11点了。
理由2:下到一个浮潜点之后,船家不会掐时间不到一小时就喊客人回来,他们自己也很悠闲地玩耍,直到最后一个客人自己游回来,他再问下大家是不是都玩够了,才会启程到下一目的地。有一次我们上午玩得太疯,午餐时间变成了下午两点!
而且晚上回来的也很晚,其中有两次我们都是看完日落才返航,顶着漫天星星吹着海风,大海上漆黑一片,主岛上灯光点点,又是一种浪漫体验~~~
理由3:中午上绝美无人岛用椰子壳烤鱼给客人吃,这绝不是盒饭或者一个简单自助餐能比的。
一群人坐在沙滩上看着纯净的大海,手里抓着烤鱼,原始又浪漫。
等待烤鱼的过程,你可以去沙滩拍照,那细白沙滩配着湛蓝的海天,随手一捏都是大片。

吃完饭也不用怕手脏,在沙滩上搓搓,到海水里洗洗,一点油污都不残留!

理由4:船队都会有一个人负责给每个客人照相,领队都非常负责去主动找客人留影,沙滩的、水下的,都保证每人都有照片,而且这是包含在团费里哦,不像其他地方的要照相是需要另外交钱这样子。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整个KarimunJawa主岛,我就没有见到条件好的船,也没人嫌弃。能不怕辛苦来到这个岛上的,就不是一般战士。

今天会跟哪些人在一艘船?会去哪几个潜点?水下能看到什么?

一问三不知。

柴油机小船摇摇晃晃,我们都像是大海的孩子,在摇篮里跟着同频摆动。发动机声音很大,震感明显,全身肌肉甚至眼皮都在“嘟哒哒嘟哒哒”地震动,我的视野框就像是老旧的电视机,画面上下抖动,人在抖,船在抖,一波一波的浪花也在抖。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有风的天气,大海总不平静,小船在风浪里穿梭,不时一个大浪扑上来,噗啦一声,把船上的人浇得湿透,没有人计较,反而嘻嘻哈哈声满船,又飘到风里,四散开去,都是快乐的气息。

早上阴天,但看云,似乎有散开的架势。

等到那时,冰蓝色的海水将透彻见底,我戴好面镜脚蹼,一跃而入,找最美的鱼儿嬉戏。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在Karimun Jawa,我第一回看小丑鱼看到审美疲劳了。这里珊瑚种类多、色彩鲜艳、生机勃勃,同一片海域就生活着好多品类的小丑鱼。除了动画片里的尼莫原型公子小丑鱼之外,还见到了黑双带小丑鱼、红双带小丑鱼、宽带小丑鱼、黑豹小丑鱼……常常是隔不到两米的地方就有两丛不同品种的海葵,里面住着就是不同品种的两家小丑鱼。我就不停闭气下到水底去逗弄它们,玩得精疲力尽不想上去。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这里没人管你来自何方,信仰哪个神,都是大海的儿女。只要放开杂念,就可以迅速交到朋友,大家一起嬉闹玩耍。结束了一天的疯玩儿,一船不知姓名的朋友来张合影,以作告别。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在岛上的最后一天,我们选了一条最远的线路。太阳晒,时间长,我感觉有些昏昏然。当船抵达目的地,我越发不清醒。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岛、这片无垢之水,究竟是现实还是在梦里。

一时间竟无法言语。

等所有人都下船蹚水向岛上走了,我才恍然跟上。半个身子泡在水里有点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很久没有这么“呆”了。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和我去过的其他的海岛来对比,这小岛周围的景象,丝毫不照声名远播的马尔代夫差。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都是透明微微蓝的水,无论向哪个方向走,半小时内,水深都不会没过腰部。有洁白细腻的沙滩横在海中央,很小的孩子都能在这里放心地玩耍。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黄昏,小船静静泊在 Cemara kecil岛边上,随着微风轻轻摇晃。阳光已经没有之前的暴烈,柔和的金光四散,海水表面反射出条条光带。太阳的颜色越来越淡,渐渐藏到岛上高大的树后面。没有阳光的海水显得更加清澈,白沙水草好像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纤毫毕现。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天暗下来了,风吹来更多凉意。此刻,透过沙滩和树丛,余晖呈现出梦幻般的嫩粉色,从船上看去,眼前像摆了一幅巨大的油画,却是任何人的画笔都难描绘的。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天一黑,广场上就陆续有小贩出摊。每天晚上,卡里梦的体育场上就灯火闪闪,烟雾缭绕。出海一天的客人,多数都来到这里,围坐在草坪上品尝当天出水的海鲜或者印尼小吃。

食物种类虽然不多,但是物美价廉,海鲜都是当天打上来的。食客们点完东西就坐在商家在草坪上铺的塑料布上,虽然会有蚊虫过来骚扰,但是大家都不在意,完全沉浸在美食中。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酒足饭饱,整个岛都安静下来,我们趿拉着人字拖,扶着撑得鼓鼓的肚子,一路晃荡到码头附近。老公带我来找另一个他认识的人,JON。从Karimun Jawa码头下船,出来第一个十字路口处就是他的小店——SEASKY,还是蛮醒目的。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广告牌立在路边,上面的欧洲美女是JON自己画的,貌似他喜欢这类型的,仔细看,美女胳膊腿都有肌肉呢。门口的招牌、全岛地图、店里的涂鸦,全部出自JON的画笔。墙上写满了各国文字,他招待过的客人,都成了他作品的一部分。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我们坐着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就打算回去睡,结果在漆黑的路上和骑自行车回来的JON擦肩而过。老公小声地跟我说“那是JON。”恐怕是没勇气相认了。没想到我马上大声喊出来:“JON!”这一声在安静黢黑的街道上太过突兀,吓得JON的自行车剧烈摇晃,差点趴了。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然后,本来要早睡觉的,又变成了喝酒聊天到半夜。之后在岛上的每天晚上,都是和JON一起喝酒聊天到深夜,然后第二天又出海。这一周鸡血打得太足,回家以后倒在床上两天没起来。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JON是个声称永远“18岁”的老男孩,尽管牙都掉了好几颗,头发也稀疏得可以,但我觉得还是不要当面揭穿他了。在雅加达有车有房的人,非要留在岛上讨生活,是和我一样爱上这片海了吧。他会说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日语,每一种语言代表着一个前女友。这恋爱谈得可以。

他很享受这种岛民生活。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三不五时地接一些欧洲、日本的客人,包船领他们去更偏远更纯净的小岛去浮潜、晒太阳,语言的优势能让他接到一些当地居民交流不了的客人。

回到家当晚,女儿呆呆地坐在床上半夜不肯睡。问她怎么了。半晌才说:“妈妈,我不想回来。”小孩子总是比大人直接得多。

乘一艘慢船去爪哇,寻找我的尘世天堂

我也心里牵挂着那里,海,还有人。于是两年之后,我们第二次踏上了这片海岛。

只是,再也见不到JON。岛上跑船的说,他们时隔一周才找到他的身体,只剩一半了。

致意献身大海的JON,你永远18岁。

   

展开 收起

吉哈瓦岛

吉哈瓦岛

6999元起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10999元起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9499元起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15999元起

库达班度士岛

库达班度士岛

5981元起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20899元起
9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目录
19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