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院孩子的游戏回忆

2021-03-03 17:17:09 65点赞 90收藏 31评论

  

对我来说,我周围的朋友都有超能力。

  

A 可以全程不开地图,快速通关《生化危机2 重制版》和《控制:年度版》;B 可以颠倒着操作手柄,轻松的在《街霸5》和《真人快打11》里击败我。朋友 D 最神奇,他的超能力是“办事”。

  

只要同学张了嘴,他都能分分钟搞定。A 想要补牙,他立刻联系性价比最高的口腔医院;B 当微商效益不好,他给促成了一单较大的生意;就连C想要处理掉在“咸鱼”上迟迟无人接盘的的健身环,他也立刻找到了同城买家,只用一个星期。

  

而对于他的回报,通常是一顿比较丰盛的宴请,或是一瓶标牌很是陌生的红酒。朋友 D 就是“大志”,他在宴请里只是浅浅地吃菜,小声地说话,认真地倾听,倾听很多陌生的话题和名字,偶尔露出看不见牙齿的拘谨笑容,仿佛一个陪客。

  

大概也是因为于此,大志在宴请的全程从不喝酒,或许还因为他是大院的孩子,有点刻意的保持距离和清醒。


一件风衣

  

在诸多影视作品里,大院的孩子总被描述成莽撞粗鲁、一口京腔,然后穿着老旧军装的形象。在我小时候那个年代,大院子弟还算顶尖的存在,看起来有钱有势,像警察的孩子。具体到大志身上,他可能是过于善良、单纯甚至不谙人事,因此也就有了一丝疏远感。

  

我对大志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初一某个冬天的日子里,这源自学校当时的小伎俩,让我们自己搬新桌椅到教室,好省下不少有偿劳动力。

  

但学校的伎俩是摔得稀碎的小聪明,因为搬桌子的要求发生在放学之后,于是很多学生对新桌椅板凳视而不见,迅速消失在班主任的视线里。

  

大志是鲜有自己搬桌子的人。

  

他当时头顶着一张有些老旧的椅子,快要失去平衡,画面让人忍俊不禁。这和大志当时穿的衣服也有关系,一件橄榄绿的风衣,那是大院子女不经意的冬季常规装备,来自大院孩子各自父母的意愿。那风衣本是发给父母的,但父母们觉得风衣又保暖,还好看,于是便把孩子“武装”了起来。

  

在橄榄绿的风衣下,所有人都能很轻易找出谁是大院的孩子,谁又不是,风衣就这样开辟出了一片有关身份的微妙水域,就像大院孩子的口音一样 —— 基本只会说普通话,不怎么会陕西话,也能在我们之间划出一道微小的线段。

和大院孩子的游戏回忆大志的大衣

当时的大志还系了腰带,风衣对他来说显然有些大了,腰带不停的松开,露出里面湖蓝色的山寨阿迪达斯上衣 —— 初一年级的校服。当桌子搬到2楼教室的时候,腰带的一端已经被自己踩了好几脚,灰扑扑的,和风衣的颜色很不相配。

  

搬完桌子后,大志没有离开教室,他掏出了GB,避开午后的阳光开始游戏。

  

游戏是男孩子们之间最易理解的行为艺术,更是来往莫名水域唯一的船只。朋友 A 问大志:你玩没玩过《风来的西林》啊,大志说玩过玩过,就是那个死啊死的游戏嘛。

  

但当时他们打的却是另一款游戏:《热斗!拳皇96》。大志无法在不使用八神庵的情况下击败草薙京,于是朋友 A 上演大逆转的同时还打出了隐藏人物天狗,A 告诉大志八神庵的“赖皮招数”:在墙角使用重腿接琴月阴。

  

最终被逼入墙角的是大志,他在现实中被夺走了 GB,还被 GB 重重地敲了下头。敲他头的人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不甚笔挺的军装,军帽被放到了桌斗里,汗水在镜片上停留了几滴。那是大志的父亲,也是后来帮助我们搬了很多桌子的人。

  

说到大院里的孩子,除了最显著的风衣外,当时还表现为一种“安全” —— 连街机厅的小流氓都懒得找他们“要钱”。

  

当时最流行的游戏是《三国志2》,最流行的玩法则是 3 个人一起玩。于是流行加流行的效应,就是小流氓们断定我们身上肯定有 1-2 块钱,用来买 5-10 个游戏币,不过每每到达大志的面前,流氓们都忽略不计,眼看着他操作赵云孤军奋战。

  

有一次有个小流氓大概太穷了,羞涩地拍了大志肩膀一下,然后伸出了手。大志回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下那双手,然后慢慢地说道:“我是学生,没有多余的钱。“

  

那个小流氓最后被同伙拉走了 —— 一个同样穿着老板裤叼着能呛死人希尔顿香烟的青年。在他们眼里,穿风衣的大志如同是警察的孩子,不能招惹。

  

也不光是小流氓们,大院的很多刻板印象深入人心,我周边不少同学以及他们的父母都是这样的心态。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个长得酷似瞿颖的女同学被一个大院男孩追,结果她果断地拒绝了后者,原因是那个大院的男孩送了她一大束玫瑰花。“瞿颖”得知价钱之后吓坏了,随之担心若是哪天彼此分手了,她还不起买玫瑰花的钱。

  

而大院周围买菜的叔叔婶婶们也是见人下菜,只要见是穿军装的人来买菜,就自然的会多要几毛钱,而大院的人仿佛从来不计较什么,只是开始不穿军装买菜,但他们的口音出卖了他们,他们不太会说当地话,特别容易甄别,于是在下一次买菜的时候,很快就会陷入“杀熟”的怪圈,还不太好意思拒绝。


一座要塞

  

大志回馈我们的,都是实在的东西:大院食堂的凉皮,还有肉夹馍。好像潜台词是大院以外的地方,做不出如此美味的食品,即使我生活的城市以肉夹馍和凉皮文明全中国,大志还是很固执给我们带这些。

  

唾液融进胃里的感觉,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新奇,也可能是因为大院食堂做的凉皮太过清淡,而肉夹馍则过于柔软,肉也太瘦,口感有些柴。久而久之,我们和大志的关系也更加熟悉,可以随时要求:下午去你家玩啊!

  

大志家里的氛围有些特殊,房间里总是一股老太太的气味,若隐若现。床单上没有层层叠的屁股窝,草绿色的军用毛毯,还用红线秀着大志的名字,好像大志随时会走失,毛毯就是召唤他的魂器。

  

那时我们早已是包机房里《实况足球》的常客,也包夜过土星,但在大志家里还是玩着 FC 游戏,从《赤色要塞》到《超时空要塞》,而且都是抢着玩。记得《超时空要塞》有个开头的敲锣动画,我们竟然看一次笑一次,我想当时的邻居,一定以为这间房里住了一屋子神经病。

和大院孩子的游戏回忆

这种乐趣来自一种幼稚的固执,我们总是认为大志家的 FC 以及那些游戏才是正版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大志家比我们当时的家庭都有钱,大志又那么和蔼可亲,拿现在的话说,就是低调。一个低调的富翁,怎么会买盗版的主机和游戏呢?

  

为此,朋友 A 还在没有大志的场合里,给没去过大志家的同学一遍一遍的解释:大志家的 FC 有那种很纯正的塑料味儿,他家的手柄最舒服也从来不会卡壳,自然他家的 FC 游戏也是全新的,封面上的“45 合 1”的印刷字体非常清楚都是繁体,而且是实打实的“45 合 1”,几乎没有把《火箭车》包装成《马路英雄》的情况出现。

  

多年以后,大志在校友录里晒了一张 FC 主机和游戏的照片,照片的名字叫“怀念”。朋友 A 是第一个评论人,他留言说“这些都是盗版的,正版 FC 游戏根本不可能有 45 合 1。”大志没有回复,我大概能想象他在屏幕的另一边,用眼睛一个个吞下这些字句时的心情。

和大院孩子的游戏回忆

这些都是后话,当时我们玩的还是很投入的。

  

有次玩的太过投入,笑声停顿的空挡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那是大志的父亲,依旧穿着鼓鼓囊囊的军装,脖子处露出黑色高领毛衣的边角,眼镜上有一些即将消失的雾气。我们脸上立刻呈现出作弊被抓的表情,但大志的父亲却没有监考老师的神态,他说大家最好小声一点儿,因为隔壁的人经常上夜班,现在大概还在休息,而且让我们把灯打开,这样对眼睛好一些。

  

说完这些,大志的父亲轻轻拉了灯绳一下,在月白的灯光里,我发现他还带着一双军绿色的手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种有绳子的手套,绳子妥帖的挂在脖子上,两个手套垂在身体边沿。

  

大志的父亲走出房间的时候,我们也意识到是该停止了,我们匆匆的和大志父亲告别,边说叔叔再见边慌乱的换着鞋子。大志父亲露出惊诧的神情,他边卸围裙边表示米饭都压上了,准备给我们做走油肉和尖椒炒鸡翅,我们尴尬的表示不饿,然后飞快地跑了出去,像是逃离一座正在着火的房子。

  

因为我们晚上还有活动,去大院礼堂看电影。

  

大院的礼堂是一栋苏式建筑,不算高大、但装饰异常繁琐,标志性的四个柱子光滑无比,大概每个人在闲来无事的时候,都会抚摸上后者两把,感受沁人心脾的冰凉,从掌心一丝丝般传来。

  

那天的电影是《摇滚青年》,年轻的马羚像一行运动着的诗句,性感的令人防不胜防。在黑暗里,一个同学突然小声问大志什么叫走油肉,大志没回答他,因为我们所有人都被电影吸引,那是一个女孩脸部的特写,小鹿一般的神情,她正冲着所有观众慢慢的说道:“我一定要努力,因为我想自由自在地活着。”


一碗鸡汤

  

扮演这个女孩的演员叫朱迅,多年以后她成了央视著名的主持人。

  

不知道朱迅现在算不算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只知道那句台词被时光剪裁和打捞,然后漫天飘洒,变成了现代人眼光里的一句不疼不痒、甚至不能勾起吐槽欲望的三流鸡汤。

  

记得在刚上高中的时候,新班主任语重心长的对我们曾经这样说过:高中是分水岭啊同学们,上了高中就意味着你们成熟了,是大人了啊同学们。

  

我们当时嗤之以鼻,心想着这番话的目的无非是让我们好好学习,上个好大学的同时,维持这座重点学校的升学率,要么就是不让我们想入非非,比如不要轻易早恋的同时,参照第一点行事。

  

大志上高中之后变成了另一种人,感觉开始和我们保持了距离,大大咧咧搬桌子啊玩游戏什么的,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其实这也不怪大志,我们对于大院孩子的看法,也一点点开始改变。绿色的风衣早就不是令人羡慕的装备,闪亮的滑雪服,颜色不一样的山寨耐克鞋才是众人的焦点。

  

甚至那绿色的风衣已然有了土气的嫌疑,在我们的印象里,当时只有体育室的保管员以及校办室的工友才会穿这种颜色的衣服,况且大志在游戏厅里也从来不玩《天开眼》和《赛马》,后两者仿佛我们电子游戏的成人礼,尤其是屏幕上出现女优脱衣服的画面,以及《赛马》赢钱的时候。

  

这种情况正如我们都挺喜欢《实况足球》,但具体到某只球队,却能分出三六九等,划出真切的社交距离。大志喜欢的英格兰,被很多同学所鄙视,后者是意大利和的德国队的簇拥,自然认为真正的足球,就等于这俩只球队的具体演绎。

和大院孩子的游戏回忆

偏偏在包机房里,大志是绝对胜利的存在。

  

他的英格兰队经常以 2:0 或者 3:1 的比分击败意大利和德国,和巴西队对垒,有时还能产生 3 个净胜球的差距,记得他最喜欢使用欧文和谢林汉姆,他使用的 4231 阵型,经常在包机房里所向披靡。在加上大志不抽烟也不喝酒,这无疑在众人眼中是很怪异的存在,怪异到我们开始慢慢远离他,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也正是因为于此,大志也落选了我们班里的足球队,他只得了一个“领队”的头衔,说白了就是端茶送水的。人人都知道大志无论是足球游戏,还是真正上场进行足球比赛,都比很多同学要强,但这种强,其实很容易被刻意的忽略和忘记,人人都觉得大志不应该上场,无论是虚拟还是真实的游戏。

  

很多同学都愿意把原因归结为“因为他是大院的孩子,和我们不太一样,尿不到一个壶里”,仿佛人人都有了给他人定义的能力。

  

万幸的是,我们班的球队夺冠了,说是夺冠,其实就是击败了其他 3 个班的球队,因为还有 4 个班对足球没有兴趣,后者通过组织篮球比赛和我们唱对台戏。那个下午我们去包机房庆祝,还穿着盗版的意大利球衣,大家在包机房里吊着香烟照相,好像是夺得了世界杯参赛资格的国家队。

  

给我们照相的就是大志,他忙着指点我们拍照的姿势,根本没时间去玩《实况足球》,后来还是我给他照了一张,用朋友 A 和 B 当背景,照片里的大志有些落寞,流露出默默悲哀的神情,仿佛照片的主旨是退役。


一款游戏

  

我曾在大院里玩过一款格斗游戏:《拳皇2002》。

  

缘由是大院每年一届的“新春游艺会”,有套圈啊,慢骑自行车啊,投篮比赛啊、端着乒乓球跑步等等活动的聚会,门票是大志给我的,还邀请了朋友 A 和朋友 B。我当时并不想去,因为当时流行的活动是和同学们看电影然后包个夜机打 CS,但那是高中最后一个寒假,加上大志很热情的邀请我们,若是不去总显得有些故意。

  

大院游艺会上的《拳皇2002》令人感到紧张,有专门的场地还搬来了大概有 50 寸的大背投,这直接影响到了 A 的发挥,即使我们当中最厉害的是他,八神庵的连续技被数次打断,A 结结巴巴的表示不习惯手柄,搓不出来大招。我吸取了教训,采用了比较稳妥的战术,一连击败了 5 个年龄相仿的对手,算是那次比赛的冠军。

  

“他不是这个院的啊,咋能参加咱们的比赛嘛!”亚军也是个孩子,他摊开一只手,向旁边的裁判抗议,裁判是个脸上有粉刺的小战士,和我差不多的年纪。听到这些,小战士有些犹豫但还是转过身,去取奖品 —— 一副羽毛球拍,亚军又重复的喊了一句,引来不少人的围观。小战士看着他笑了笑,还是把礼物递给了我,我望着小战士悬空的手,最后笑着表示拒绝,然后想穿过人群。帮我接过礼物的是大志,他把礼物塞进我手里:“走,咱去玩别的!”

  

大志后来考上了青年政治学院,毕业后先是在南方某个小城工作了 5、6 年,后来又回到我们生活的城市。他从前的朋友圈,动辄就是“中国中央”或者“XXX 政策研究室”的信息连接,这让我们无法评论,就连点赞的拇指,都缺乏按下去的勇气。

和大院孩子的游戏回忆我口中的大院

有一次例外,大概是两年之前的春节前夕,大志发了一张大院门口的照片,并付了俩个简单的字:“回家”,照片里的大志站在门口正当中,一条黑色的马海毛围巾有些老气。围巾遮住他的大部分脸,不过身子却是倾斜着,一种不和事宜的调皮。我本来是想点赞的,但不知出于什么理由迟迟没有按下去,等我觉得应该点赞的时候,大志却把这条信息删除了,代替的信息是“春节放假安排”。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突然“扑哧”一声笑了,究竟在笑什么,我并不确定。

  

比起大志来,我们的生活更为平常:A 后来当上了一名警察,因为他爷爷是警察;B 后来成了一位成天哭穷的商人,因为他妈妈在康复路一直有两个门面经营;C 在某街道办事处,据说去年提成了副主任,按说他和大志应该有联系,但每次聚会提到大志的时候,他首先第一个岔开话题。

  

而与大志唯一的联系,就是包括但不限于 ABC 的同学们拜托大志办事:看牙病、胃病、心脏病,前列腺炎、胰腺炎,当然也少不了像我一样,拜托大志为孩子入托、上学、补课、调动等等帮忙。仿佛大家觉得:大志原来是大院子女,现在又过的比我们风光,于是他帮我们的忙,就是天经地义。

  

有一次大志翻出了他多年来积攒的主机和游戏,发了张朋友圈照片并“别有用心”的付了一句很俗的文字: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一票同学在底下回复:爷青回!而我们几个只是默默的点赞,最多补充了一个吐舌头的笑脸表情。


一年时间

  

今年这次聚会是我发起的,地点就在大院附近。

  

时间离春节还有一个月,但 15 块钱的灯笼,10 块钱一套的年画,已经像红色的小溪一般,充盈到了大院的周围。那灯笼是带灯泡的,有“持续亮光”和“一闪一闪”两种模式,年画主角则一如既往的是那两个童男童女,盯着他们的圆溜溜的眼睛太久,再配合灯笼闪光的特效加持,仿佛现实版的《生化奇兵:无限》里的子弹贩卖机,一股别别扭扭的鬼气。

  

这当然和我当时的心情有关:我接到一个朋友的请求,他的孩子要上大院里的幼儿园。而大院幼儿园原来的主任,是大志的母亲。这种写出来已经有点儿啰嗦关系,要是运转起来就更显尴尬,大概在那个朋友的眼里,大志的母亲是枚核弹,即使已经退休多年,依然可以在大院幼儿园里,发出长久的光辐射。

  

大志来的时候,卖灯笼和年画的小摊们已经开始退潮了,不过《恭喜发财》的歌声依然响亮,仿佛不断提醒着我“其实你今年没挣到什么钱“。大志一边说着抱歉抱歉晚了晚了,一边给自己要了瓶冰峰,笑呵呵的将身体不断向我倾斜。

  

“咳,你直接打电话呗,微信语音也可以啊。”大志摸了一下自己齐刷刷的短发说。我不置可否的笑着转移话题,我没敢说“直接打电话有些不太礼貌”以及“你的朋友圈总是一片平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拉黑了我啊。”

  

聊到这些游戏的话题的时,现在的大志很开心,事实是若不是他的提醒,我几乎忘了我们还曾上演过那么狗血的剧情。说出“狗血”大概是一种释然后的解脱,就像曾经经历了一场大雨,然后在洗完热水澡后,笑嘻嘻的描述在雨里打湿了裤脚的情形。

  

我用认真的神情,配合大志的叙述,话题自然还是“最近过的怎么样”“一年当中有什么自认为鲜为人知的经历”。

  

对我来说,其实一年当中,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我写了很多游戏相关的文章。有些自我感觉写得十分糟糕,有些当然也引起了很多读者的愤慨,所以我养成了不看评论的习惯,我知道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式的逃避,因为我期望自己是个乐天派,对什么事情都没心没肺的那种,或者可以下狠手,认认真真的调侃自己。

  

倒是大志得知我写文章后,开始给我认真的一点点地提建议,他说我的玩家故事过于细碎,有些让人不知所云,他还说我的游戏测评太过标准说白了就是平淡,好像将游戏进行活体解剖,然后强行表达每一个器官的美感。

  

我当然听不进去,因为大志和我所喜欢的游戏完全是两种类型,他的《彩虹六号:围攻》以及《实况足球 2020》加起来已经有了 200+ 小时,而我宁愿把《生化危机2 重制版》当主题公园反复游玩,也不愿意尝试任何 PVP 的游戏。


一类圈子

  

其实人人都知道,通过朋友圈增进“友谊”,是性价比很高的社交手段,就像人人都明白,自己现在不是真的依旧对足球、电子游戏感兴趣,而是想着通过这些兴趣,和大志以及整个大院拉拉关系。

  

好在朋友拜托的事情,没什么阻力,水到渠成,大志在聚会后的第三天通知我,要走了朋友孩子的身份信息,并让我通知朋友:开学的时候,拿着户口本到大院幼儿园,找XXX就行。

  

但事情最终也没有办成,朋友在最近两天突然变卦,说是大院幼儿园有些远了,他决定不上了,并发了若干条“抱歉,抱歉啊”,我笑着回复“没事,没事“。好像这件事情本身轻而易举。

  

但放下手机我又计划着找大志聚会,我想着如何才能婉转的对他说这件让人感到戏谑的,又同时让人感到无奈的事情。更为重要的是,我忽然觉得可以不通过唤起大志的超能力来和他聚在一起,他对我来说也许没有想象的陌生,所以熟悉起来会相对容易。

  

对现在的我来说,大院里的大志大概是宁静房间里的红色地毯、更像是游戏中不经响起的背景音,他们一小朵一小朵的慢慢长大,把曾经的记忆当做养老金,然后在某个日子一点一点的取出,可以相互取暖,更可以相互作伴。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Nintendo 任天堂 Switch 游戏主机

Nintendo 任天堂 Switch 游戏主机

2813.74元起

索尼PSV2000游戏机 PSvita破解版 磨砂黑

索尼PSV2000游戏机 PSvita破解版 磨砂黑

3004.2元起

SONY 索尼 日版白色游戏机ps5 带光驱 主机电视游戏机 超高清

SONY 索尼 日版白色游戏机ps5 带光驱 主机电视游戏机 超高清

4994元起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续航版增强版红蓝主机 & 舞力全开 Just Dance游戏套装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续航版增强版红蓝主机 & 舞力全开 Just Dance游戏套装

2398元起

任天堂(Nintendo)Switch 游戏机/续航加强版 掌上游戏机便携 马里奥赛车AR实况家庭巡回赛 马里奥版

任天堂(Nintendo)Switch 游戏机/续航加强版 掌上游戏机便携 马里奥赛车AR实况家庭巡回赛 马里奥版

888元起

任天堂switch日版游戏机港版ns续航增强版马里奥塞尔达无双剑盾健身环大冒险 日版续航增强彩色

任天堂switch日版游戏机港版ns续航增强版马里奥塞尔达无双剑盾健身环大冒险 日版续航增强彩色

2549元起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续航增强版红蓝主机 &健身环大冒险 体感游戏&128G三星内存卡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续航增强版红蓝主机 &健身环大冒险 体感游戏&128G三星内存卡

2678元起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 健身环大冒险 Ring-con 体感游戏 游戏兑换卡 仅支持国行主机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 健身环大冒险 Ring-con 体感游戏 游戏兑换卡 仅支持国行主机

499元起

Nintendo 任天堂 Switch游戏主机 续航增强版 怪物猎人崛起限定版

Nintendo 任天堂 Switch游戏主机 续航增强版 怪物猎人崛起限定版

3199元起

游戏机掌机 新款sup掌上游戏机复古掌机儿童怀旧经典俄罗斯老式游戏机便携式迷你PSP双人小型游戏机 红色1个充电电池+数据线+送AV线3米 单机标配 中国大陆

游戏机掌机 新款sup掌上游戏机复古掌机儿童怀旧经典俄罗斯老式游戏机便携式迷你PSP双人小型游戏机 红色1个充电电池+数据线+送AV线3米 单机标配 中国大陆

31.23元起

腾讯 极光盒子3 Pro START云游戏版

腾讯 极光盒子3 Pro START云游戏版

599元起

索尼psp3000游戏机psp掌机GBA怀旧街机迷你PS掌上游戏机sony400中古 珍珠白 套餐三 港版

索尼psp3000游戏机psp掌机GBA怀旧街机迷你PS掌上游戏机sony400中古 珍珠白 套餐三 港版

1309.44元起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续航增强版红蓝主机 &健身环大冒险 体感游戏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国行续航增强版红蓝主机 &健身环大冒险 体感游戏

2598元起

小霸王 游戏机 4K高清红白机 FC电视游戏机 怀旧经典 双人无线手柄D99游戏机 旗舰版4K高清内置121+500合一卡+无线双手柄

小霸王 游戏机 4K高清红白机 FC电视游戏机 怀旧经典 双人无线手柄D99游戏机 旗舰版4K高清内置121+500合一卡+无线双手柄

278元起

林通宝sup掌上复古psp游戏机掌机 便携掌上迷你大屏掌机FC超级玛丽俄罗斯方块 红色双人+手柄(500款游戏)

林通宝sup掌上复古psp游戏机掌机 便携掌上迷你大屏掌机FC超级玛丽俄罗斯方块 红色双人+手柄(500款游戏)

暂无报价

小霸王 游戏机双人无线家用体感游戏机电视儿童玩具男孩女孩加厚炫舞毯跑步毯 【HDMI超清】+手柄+体感游戏+瑜伽+MV

小霸王 游戏机双人无线家用体感游戏机电视儿童玩具男孩女孩加厚炫舞毯跑步毯 【HDMI超清】+手柄+体感游戏+瑜伽+MV

398元起
31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90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