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2021-04-15 13:39:32 15点赞 22收藏 19评论

编者注:

本次包括法国在内欧洲爆发了近1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早春霜冻,这对葡萄酒市场会产生哪些影响,霜冻又为何形成?

有格调的小小值第一时间联系了居住于法国的首位中国籍女性葡萄酒大师刘琳,请她写下了这篇详文。本文也发布在她的公众号,葡萄酒大师姐上。

作者按:

霜冻并不是什么新鲜的题材。尤其是一些纬度偏北、地处易冻地带的产区,几乎年年都没落下过。

但2021年的霜冻,其杀伤力之强、打击面之广,却是始料未及的。尤其在全球主要市场英国脱欧、美国发起关税战、以及新冠病毒的连环夹击下,让今年的霜冻显得额外冰冷,也为接下来的法国葡萄酒市场走势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1

今年又是个早春,大多数的欧洲葡萄产区又比往常提早两三周踏入春天,跟去年差不多。而频繁光顾的早春,让“往常”这个副词显得有点尴尬。

对于植物来说,早春意味着早发芽。早发芽,就意味着霜冻的风险陡增。

4月7日,我比利时的邻居给我发来了一张来自布鲁塞尔降雪的照片,图中是玉兰花压雪开放的奇景。这样的类似奇景,上周的欧洲并不鲜见。很多地方,在前后几天内,经历了三十摄氏度以上的温差变化。我也将前几天还穿着短袖凉鞋、擦着防晒霜的女儿,又包得严严实实,重启寒冬腊月模式。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这只是一个快进了一轮四季的奇异春天。对于农民来说,却是事关饭碗的“孽缘”。

2

寒流来自四月六日、七日和八日早上,欧洲很多地区都降到了零下,并直逼或者超过了新芽生存的警戒线。受灾的不仅仅是葡萄园,也有大面积的果园和菜园。

勃艮第产区报道,一些地块的最低气温到了零下8°C,波尔多产区观测到了零下5°C的最低气温,甚至和暖的南部产区,也未能幸免。刚冒出的嫩芽,在霜冻持续三天,尤其是后两天的打击下,回天无力。

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勃艮第的一片红光

(图片来源:Vincent Dancer)

霜冻过后,有抢头条压力的新闻媒体总是需要在第一时间发布一些消息,比如xxx产区减产xx%之类的。

事实上,这个时期的数据都是粗线条的预估,只能作个大概参考,一般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才能进行“相对”准确的估计;而之后的成长期,才能比较明确真正的损失。一般葡萄藤会启动自救机制,尽最大的努力二次发芽,进而开花、坐果,略作弥补。但可以肯定的是,使用“备胎”二次发芽的葡萄藤,产量和质量都会大打折扣。

4月9日,从AFP(法新社)记者Myriam LEMETAYER的综合采集报道来看,今年的霜冻为法国史上罕见。她用了《French winemakers count cost of 'worst frost in decades (法国酿酒人清点几十年来最严重霜冻的代价)》的标题,并在文中列举了各产区官方给出的一些数字,寒意透纸背:

隆河将见证40年来最小的产量,预计减产80-90%,Côte-Rôtie尤为惨烈;BIVB给出的预估是勃艮第至少损失50%;香槟产区“损失很大(原文为:a lot of damage)”。

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4月12日,署名为该作者与Nicolas Gubert发表了另一篇题为《Gel: "la plus grande catastrophe agronomique" du siècle(霜冻:本世纪最大的农业灾难)》的法文文章,进一步为这场霜冻定了性。

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这些天,各大媒体也有许多类似的数据和报道出来,此处不作一一援引。总体精神就是:悲惨世界,一个(产区)不落。

看到Côte-Rôtie的报道时,北隆酒农Francois Villard正好找我说事儿。就对他慰问了下,他倒没有那么悲观。他认为今年大幅减产是肯定的,但应该会有一些收成。他提到今年Condrieu才是真惨。Viognier品种的主力芽苞和备用芽苞是一同启动发芽的,这次霜冻则意味着2021年份已经提早谢幕。

不论最后实际情况为何,可以预料的是全法总产量锐减的大趋势。法国的农谚,说到5月中Saints de Glace之前(传统为5月11日-13日),都会有霜冻的危险。这周也报告有寒流余波,虽然温度没有那么低,但历经恶战的葡萄园战斗力已被削弱,损失也有可能进一步小幅加大。

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即便在暖热的法国南部,也难逃此劫

(图片来源:Mas de Daumas Gassac)

说到这里,也顺便分享下本人关于霜冻种类的一些归纳。作为一个如假包换的文科生,欢迎对气象学有研究的老法师们来拍砖指正。

01.如果按发生季节来分...

冬季霜冻春季霜冻

顾名思义,前者发生在葡萄藤“冬眠”期间,一般来说影响不大。除非遇到欧洲1956年份那种超级大霜冻,许多地区超过了葡萄藤能承受的警戒线(理论上的一般认知为零下20摄氏度)。1956年2月是20世纪欧洲最冷的2月,低温从1月31日延续至2月28日。当年记录到的一组各地最低温数据显示:马赛和巴黎为零下17摄氏度,里昂为零下21摄氏度,图卢兹为零下19摄氏度。要注意的是:如果有风,实际温度会更低;山地地形也会在不同地势朝向间形成几摄氏度的差别。当年,欧洲大面积的葡萄田被摧毁重栽,也是为什么许多老藤的元年始于1957年。

后者在春季出现,杀伤力在于对春季新生芽苞或者枝叶的摧残,零下1-6度之间都有可能产生致命性(致命意指对于芽苞或者枝叶,但该温度尚不足以危及葡萄藤本藤)的影响。越早发芽霜冻风险越大。发芽的早晚则取决于很多细节,比如天气、葡萄品种、clone、砧木、葡萄园位置(土壤、朝向、海拔、是否在风口等)。

02.如果按照成因来分...

平流霜冻辐射霜冻

最直接表述平流霜冻的内涵的,就是冷空气南下(南半球的请自动反转)。一般大势所趋,席卷多地,人难胜天。

辐射霜冻,一般发生在晴朗无风的夜晚,地面因强烈辐射散热而导致低温。

平流辐射合二为一的混合霜冻在自然界中也很常见,在中国有专门的名词“平流辐射霜冻”。

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法国北部Chablis产区

近处为aspersion喷淋系统,远处为田间火桶smudge pots升温

(图片来源:The Wine Society)

03.按照视觉效果来分...

“白霜”“黑霜”之分

白霜和黑霜的区别,就是看不看得到冰晶。近地面湿度大时,降温中水汽达到饱和,就会凝结成冰晶,即“白霜”;反之,湿度小,水汽不饱和,没有冰晶,则为“黑霜”。

白霜的形成原理,是水汽释放出潜热形成冰晶,并形成隔热层,视觉效果壮观。但其实降温并不那么剧烈,冻害反而较黑霜更轻。靠北葡萄酒产区常备的喷水设备,其实就是运用这个原理,增加湿度,减轻霜冻危害。

黑霜的危害,一是无水汽凝结,无保护层,也因而不释放潜热,缺少缓冲,直面寒冷;二是因为看不到冰晶,不易察觉,杀人于无形之中。

所谓“白霜”是春霜,“黑霜”是冬霜的说法,是混淆了分类的基础和逻辑。

3

很多人看到减产就联想到涨价,大家也很关心这个话题。

对于一些卖方市场的产区/酒庄来说,确实可以靠提价来对冲部分或全部损失,这个游戏规则大家都不陌生。当然前提是有酒可卖,毕竟在我们阅读的百分比大数据里,包含着一些全军覆没的惨烈个体,对冲只能靠临近年份的存货或新货来补。

另外,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每每这种时分,也不乏大产区减产、酒庄并无减产的出来趁机捞一把的。只能无奈说一句,愿买愿卖,愿打愿挨,各取所需。

对于大部分产区的大部分酒农而言,不论风云如何变幻莫测,提价幅度始终相当有限。毕竟,纵观葡萄酒的全球市场,总是供大于求的。

作为买方市场的产品,价格浮动更多体现在论斤卖的bulk wine(散货)交易中:产区一般缺乏预设的调控机制,价格随产量浮浮沉沉,与年份品质好坏反而脱节。但这类产品本身价格基数比较低,撑死了涨幅也很少超过2欧元/立升的绝对值,绝大多数涨幅绝对值在1欧元/立升之内,按cents(欧分)计。

缺乏市场背书的酒庄品牌瓶装酒,很难在市场上通过骤然涨价的手段来弥补损失,不然有被供应链“取关”的风险。所以制作现金流预算和定价策略时,需要早早将大灾年份的影响消化在內。

需要指出的是,霜冻带来减产的同时,也有运营成本的增加。

烧草垛或者火桶之类的成本较低,但不是所有酒庄都使适用。我们酒庄65公顷,在山顶,冷空气沉积相对少,选了十五个关键点(地势较低,或者风向多变之处)烧了两晚草垛,物料成本大约是1000欧,人力约为500欧。

点蜡烛的方式,无论是物料还是人力成本都很高,一般用在酒价能够消化这些成本的地块。粗粗来说,零下三度时,理想状态需要每公顷点300支蜡烛,零下六度时,约需400-500支/公顷。假设燃烧时间3小时,且使用普通蜡烛,成本大约为一个晚上800欧元/公顷。此外,每公顷仅点燃蜡烛,就约需4-6个小时的人力(具体还要看地势和天气复杂程度等等)。

喷淋装置虽然效率很高,但适用于常年有霜冻风险的产区,否则单位成本过高,同时也需要有水源作为前提。直升机起降成本,则不是一般酒庄能够承受的,另也受航空时间管制,不一定能在最需要的时候派上用场。当然也有其他输送暖热空气的设施,不一一赘述了。


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波尔多圣埃美浓产区 直升机用风力将热空气为葡萄田送温暖

(图片来源:CEPHAS-Jean-Bernard Nadeau)

今年的葡萄酒市场也有些特殊情况。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触礁,引发了业界对替代产品、包括法国葡萄酒在內的关注。所以,即便是在法国的中低端酒板块,是否会因为供求关系的变化而出现新趋势,也尚未可知。一位在波尔多的大锅贴(法语Courtiers,一般指进行大宗散货交易的中间商)在私下谈话中透露,自去年年底以来,已频繁收到来自前澳洲葡萄酒供应链的询价。类似的表述,也在不少中低端瓶装酒的生产商之间得到验证。

4

作为酒农中的一名,每一次被大自然狠狠抽脸时,确实五味杂陈。

过去做财务安排时,我们会按照十年中一次大灾的比例做测算。但从2013年到2021,我所在的卡奥产区共经历了四次比较大规模的天灾(2013年多雨导致霉菌肆虐,2017年春季霜冻,2020年旱灾,2021年春季霜冻)。

虽然欧盟和法国政府对天灾会有专门补贴,但申请程序复杂而漫长,到兑现时的补贴也只是杯水车薪;而让保险机构兑现保单,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大部人选择祈祷多过保险。

在今时今日的大气候下,这场天灾对很多法国酒庄来说,也许是最后一根稻草。英美两大主要法国酒市场,分别经历脱欧、欧美关税战的大事件,已经大伤元气;而去年起因为新冠病毒,也让一些大比例依赖餐饮业和酒庄直客的酒庄受到重创。

今年的霜冻格外冰冷。身未动,脚已残,肩上担子还很重。

但悲情无补于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作者简介:

葡萄酒要涨价了?这场近十年最大的霜冻重创法国葡萄园

刘琳MW,首位中国籍女性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全球葡萄酒行业最顶级证书)。她出生于浙江杭州,2005年起常驻欧洲。现居住在法国西南卡奥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

刘琳MW也持有文学学士(浙江大学)和MBA(阿伯丁商学院,全奖获得者)的文凭,为奥地利葡萄酒学院当年的最高分毕业生。

她是全行业为数不多同时身兼葡萄酒大师,酒农(种植/酿造),酒评人等多重身份,且恪守中立,长期持续通过个人公众号向消费者传达行业第一手消息和她的专业观点的作者。

未来,大家会在值得买上看到更多她的佳作。



展开 收起

澳大利亚猎人谷红五星酒庄福斯特溪贼鸟西拉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 赤霞珠单瓶

澳大利亚猎人谷红五星酒庄福斯特溪贼鸟西拉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 赤霞珠单瓶

44.67元起

宁夏闽宁红酒 类人首L7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6支整箱装 品牌自营 贺兰山东麓产区

宁夏闽宁红酒 类人首L7赤霞珠干红葡萄酒750ml*6支整箱装 品牌自营 贺兰山东麓产区

198元起

醉鹅娘 智利进口鸟酒白鸟干红葡萄酒梅洛红酒 6支箱装 750ml*2支装

醉鹅娘 智利进口鸟酒白鸟干红葡萄酒梅洛红酒 6支箱装 750ml*2支装

68元起

MONTES 蒙特斯 黑皮诺红葡萄酒

MONTES 蒙特斯 黑皮诺红葡萄酒

168元起

Great Wall 长城 特选9 橡木桶解百纳 干红葡萄酒

Great Wall 长城 特选9 橡木桶解百纳 干红葡萄酒

107.69元起

CHANGYU 张裕 金色葡园 优选级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CHANGYU 张裕 金色葡园 优选级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48元起

GREATWALL 长城葡萄酒 北纬37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GREATWALL 长城葡萄酒 北纬37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118元起

CHANGYU 张裕 金奖白兰地

CHANGYU 张裕 金奖白兰地

31.5元起

CONOSOR 柯诺苏 黑比诺黑皮诺 干红葡萄酒 透明瓶

CONOSOR 柯诺苏 黑比诺黑皮诺 干红葡萄酒 透明瓶

138元起

Great Wall 长城 特选5 橡木桶解百纳 干红葡萄酒

Great Wall 长城 特选5 橡木桶解百纳 干红葡萄酒

59.84元起

CHANGYU 张裕 四星金奖白兰地

CHANGYU 张裕 四星金奖白兰地

91.2元起

CHANGYU 张裕 优选级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CHANGYU 张裕 优选级 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129元起

通化 莞妍 北冰红冰红葡萄酒

通化 莞妍 北冰红冰红葡萄酒

111.04元起

CHANGYU 张裕 菲尼潘达 半干红葡萄酒

CHANGYU 张裕 菲尼潘达 半干红葡萄酒

49.5元起

JECUPS 吉卡斯 鹊喜 西拉干红葡萄酒

JECUPS 吉卡斯 鹊喜 西拉干红葡萄酒

399元起

CHANGYU 张裕 特选级 干型红葡萄酒

CHANGYU 张裕 特选级 干型红葡萄酒

58.5元起
19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有格调的小小值

Ta还没有介绍自己

什么值得买官方账号

发文累计获赞1.7万,文章被10.9万人收藏

关注 打赏
作者其他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22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