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科室帮我找鱼刺,刚要上钳子拔,它居然不见了

2022-08-15 17:37:58 7点赞 18收藏 14评论

小学四年级的一个中午,困成狗的我回到外公外婆家里,打算快快吃完午饭好去睡觉。记得那天中午吃的是豆豉蒸草鱼腩,一道经典的广东菜。

那条鱼还是往常的味道,但它让我自此吃鱼时话都不敢说,无比小心地吐出每一根刺。

1一口鱼腩匆忙下咽,咱们医院见

小时候的我觉得草鱼很腥,豆豉的味道也有点怪,但作为一个乖孩子当然不能挑食。所以我开启了快嚼快咽、不去品尝的“塞饭”模式。

突然,有一口吞得太急了,一根鱼骨头顺着嗓子眼滑了下去……然后在更下面一些的某个地方卡住了!

至今我和家人都没搞明白,鱼腩的骨头那么大,究竟是怎么滑下去的。

我立刻跑去吐,喉咙一松,感觉好像没事了。可是变了个姿势,又能感觉到鱼刺了!如此反复了几次,我意识到自己搞不定了,惊恐地跑去找外公外婆。但是老人们视力不太好,我张大了嘴,他们却看不到鱼刺。

急乱之中,外婆突然想到,上次我卡鱼刺,是去社区诊所取出来的。可是等我们到了社区诊所,却发现大门紧闭。没办法,只能去家附近的大医院取鱼刺了。

2急诊、耳鼻喉科都没找到,鱼刺去了哪里?

去医院的路上,我能感觉到那根鱼刺横在我的食道里,顶住了两边的肉。只要说话或吞口水就会疼。疼痛很快蔓延到了我的整个脖子上。

工作日中午的医院急诊人不多,很快就排到了我。进诊室的时候我满心雀跃,觉得自己要从疼痛中解脱了。

结果并没有。急诊医生让我大大地张开嘴,却没有看到鱼刺。上电筒,又找了好几圈,还是看不到。他怀疑鱼刺已经被吞下去了,过程中划伤了食道,所以我仍然感觉吞咽疼痛。

可是,我吞口水的时候都能明显感到有东西卡在那里,阻挡我吞咽,怎么可能已经下去了呢?我尽量以最小的幅度动着喉咙说话,费力地向医生形容现在的感觉,只求赶紧解脱。

于是医生建议去看耳鼻喉科,让他们用头灯再试试。

那么,耳鼻喉医生成为我的救星了吗?没有。医生用头灯也找不到鱼刺。于是,再次上演了“医生怀疑已经没有了”而“我向医生形容还是有”的场景。

最后,耳鼻喉医生让我指一下哪里疼,我指了一下大概脖子中部的位置。他觉得这个深度用头灯肯定是观察不到了,建议拍个X光片找找看。

3X线片也看不到,全麻在脖子上开刀取刺?

拍片子的人不少,我只好等待。

我妈知道我吞咽会疼,叫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吞口水。但这真的控制不了啊!越不想吞口水,口水就越多。很快我就在嘴里攒满了一整口唾液,都快从嘴角流出来了,别无他法只能咽下去,每一次都疼得难受。

同理,拍片检查时要吃钡餐对我来说也是折磨,虽然那看起来只是一杯水。

拍了一次X光片,那里的医生看了片子,完全没有看到什么鱼刺。

又拍了一次,也没有。

我吃了一口钡餐,再拍了一次,依然没有。

医生迷惑了,过来问我哪里疼,强调要指最疼的地方。我只能忍痛吞了一口口水,仔细体会和分辨疼痛的位置……似乎是脖子的左后方有个点刺痛,那里最疼了,于是,我指了指那里。

医生说:“鱼刺不太可能到那个地方。”最后拍了一次片,然后我离开了拍片室。

回到耳鼻喉科,医生最终判断鱼刺是有可能还存在的,不过太深了,也许要全麻手术,脖子上开一刀,从喉部取出来。

年幼的我想起了电视剧里被砍头的坏人,还思考着那样的话鲜血会不会溅到两米外呢?

为了防止全麻时发生意外,需要等我胃里所有的东西排空,因此要到深夜才能做上手术。医生要求手术前严格禁食,什么都不能吃,水也不能喝,渴了就用湿棉签擦擦嘴唇。

术前还要做个喉镜,确认一下鱼刺的位置。等待的时候,我开始感觉到断水的难受了。人的大脑对世界的反应就那么奇怪。本来一点都不口渴、还在嫌弃唾液分泌过多的我,看着我妈咕咚咕咚地喝了两杯水,就觉得口渴了。无奈,只能拿着棉签蘸点水,涂到嘴唇上。可是这样一点用都没有,我依旧口干舌燥。并且在嘴里没有唾液的情况下,我感觉喉咙好像自觉在吞咽,咽一次就疼一会儿……

4喉镜“轻松”解决,我觉得躺在了自己的呕吐物上

我坐在内窥镜中心的等候室从天亮等到了天黑,等候区的灯黑着,只有两个显示病人名字的屏幕亮着,气氛极其诡异。不知在这里坐了多久,终于轮到我做喉镜。

我被叫进房间,按要求侧躺在一张铺着蓝色无纺布的床上,张大嘴。

“再张大一点。”医护人员对我的张口程度非常不满意。于是我拼命把嘴张大,嘴角都快要裂开,就在快要撑不住时,嘴里被塞上了开口器,脸颊肉马上就觉得酸了。

只见医生把一条“管子”塞到了我的嘴里,又猛地捅入喉咙,眼泪立即模糊了我的双眼。又觉一股液体从我胃里喷涌而出,我努力想压住它,想着别耽误了检查,但这时医生又捅了一下,我就彻底压不住了——那些液体涌到了我的嘴里,然后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护士马上拿出一个小盘子,让我吐到盘子里。我照做了,但只有一半的东西到了盘子里,另一半黏在了无纺布上。其实我身上没碰到什么东西,但恍惚间感觉像是躺在了自己的呕吐物上。

医生停下操作,等我先平静一下。混乱过后,喉镜检查很顺利,没一会儿就听到医生说:“看到了鱼刺,不算很深,拿个钳子应该能拔出来。”

这时我感觉到医生在调整内窥镜的位置,器械刺激着我的喉咙,它也马上给出了反应,蠕动了好几次,接二连三地喷出了几股液体。“别乱动!”旁边的人赶忙稳住我。

做喉镜的医生待我稳定后再去调整镜头,却发现鱼刺居然不见了!又查了一圈,医生说:应该是吞下去了。没事了。

鱼刺竟然就这样下去了!

5鱼刺不见了,还留下一个小伤口

之后,我看到了喉镜的报告。检查中拍的那些照片里,有几张是正常的粉色的喉部,有两张模糊的是呕吐时拍下的,就是没有鱼刺的照片。只有一张照片里,肉壁上有个小凹陷。医生说这就是之前卡鱼刺的地方,现在鱼刺没了,留下个小伤口,可能还会疼上一两天。

而那根作怪的鱼刺,医生推测是掉到胃里去了,通常胃酸会把鱼刺解决掉,不用太担心,如果有不舒服再来看病。

没想到几经波折,最终是喉镜检查为我搞定了鱼刺。不过幸好不用往喉咙里塞钳子,也不用做给脖子开刀了。

两天之后,果然一切都平息了。

可是这根小小的鱼刺却给我狠狠上了一课——在这之后的人生中,我吃鱼时都非常小心,进食速度放到最慢,也不敢说话,嘴里一感觉到有鱼刺,就会把整口饭都吐掉。因为,我真的不想因为卡个鱼刺去做全麻手术啊!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经果壳病人授权发布,原标题:3个科室帮我找鱼刺,刚要上钳子拔,它居然不见了,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展开 收起
14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8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