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2021-02-15 17:01:03 246点赞 283收藏 103评论

和郭麒麟说相声的时候,阎鹤祥从来不用担心该怎样介绍自己。

大褂一穿、大幕一拉、俩人往台上那么一站。人人都知道,他就是德云社的“太子妃”,郭德纲弟子里最有学问的捧哏。

可没想到,如今的剧情却是二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看着郭麒麟在别人家影视、综艺中频频出现,被迫留守的阎鹤祥只好戏称自己是“王宝钏”,偶尔讲几段单口、说几期评书等着他回来。

以至于这次一个人来参加《吐槽大会》第五季,主持人张绍刚也忍不住调侃他是——“失去了搭档、被迫单飞的单口捧哏相声演员”。

作为现在德云社里的王牌 solo ,阎鹤祥的单口相声也常常被拿来和号称“单口喜剧”的脱口秀进行对比。

他本人倒也毫不避讳,不仅在采访中大谈自己对两个圈子的看法,还在最新一期的《吐槽大会》上以相声演员的身份完成了自己的脱口秀首秀。

而这一次跨界试水,也让他对“相声”这门语言艺术有了更多新的想法。

耐得住寂寞,

是单口演员的自我修养

相声这个行业,搭档尤为重要。特别是父亲给儿子挑的,那更是马虎不得。阎鹤祥能被钦定给“少班主”郭麒麟做捧哏,自然也有些盖得住人的本事。

拿过一本大学的学历,还捧过国企的铁饭碗,论起知识结构或是人生阅历,阎鹤祥在德云社里都是数一数二的。

更何况,他对相声还有一颗赤子之心。小学的时候,阎鹤祥就凭自己写的一段双簧,和同学“赶鸭子上架”拿了北京市一等奖,还凭这个保送上了重点中学。

高考的时候,他虽然没能拗过家长,与中戏失之交臂,但还是在北工大的校园里攒起了一堆票友,跑到实验楼里偷偷地说相声。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北京天桥剧场,也是德云社总部的根据地

2006年,德云社第一次面向社会招生,阎鹤祥阴差阳错地听到了消息就报名参加了选拔。

已经当上了网络工程师的他,却也依然放得下身份:白天在小剧场里站着学段子,散场后跟着服务员一起扫地、擦桌子,苦熬了三年终于换来一个“鹤”字科的相声艺名。

不为名也不为利,阎鹤祥入这一行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学艺五年后,他也凭真本事担起了德云社的台柱子,手里带着最重要的一支队伍,隔三差五还要上外地驻演。

有过人的天赋,又有谦逊的品格和勤奋的劲头,31岁的阎鹤祥因此被师父郭德纲相中,“许配”给出道时只有15岁的郭麒麟做起了搭档。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阎鹤祥和搭档郭麒麟的合影。今年的1月25日正是二人合作九周年的纪念

而相声搭档,那真就是台上夫妻。像郭德纲和于谦,俩人如今能形成独一无二的舞台风格,靠的就是二十年来捧哏给逗哏一句一垫地“量活”。

2016年,为了和郭麒麟一起登台参加《欢乐喜剧人》,阎鹤祥彻底辞掉了原单位的工作,转型成为一名职业相声演员。

那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凭借两个人得天独厚的优势一起把相声文化发扬光大。

然而戏剧的是,没过多久,郭麒麟就因为业务转型做起了综艺和影视,把捧哏的阎鹤祥“晾”在了一边。

“再找别人磨合,其实也过了心气跟岁数。”在阎鹤祥看来,30-40岁这段时间,其实正是相声演员构建搭档、形成默契的“最精华的年纪”。

因此,和郭麒麟合作了九年后,阎鹤祥没再考虑与其他演员搭伙。而是钻研起了单口相声和评书,努力把自己打磨成一名“学者型”的演员。

“你是一个演员,你在产出作品,你的作品是要有独立思考跟独立人格的”,他觉得作品才应该是衡量一个艺人的永恒标准,而CP或者人设都不过是些哗众取宠的点缀。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没有演出的时候,读书和旅行是阎鹤祥最大的爱好 / 微博@阎鹤祥

对于郭麒麟的“托妻献子”,他自己倒也非常理解和支持。“中国大部分的孩子在大学毕业以前都不能自主择业。没有认真想过自己适合干什么,或者想干什么。”

毕竟自己的人生就曾发生过相似的逆转,所以阎鹤祥也早在合作之初就预想到了未来的种种不确定性。不过他还是站在了朋友和搭档的角度,给自己的这位小兄弟提出了最中肯也最实在的建议。

“在表演方面、在各种艺术门类方面多实践,然后不惜力、勤奋的进取、多思考就好了。”

无论是对郭麒麟的未来,还是对自己的未来,在阎鹤祥看来“多实践”都是最关键的。只有经历过更多锻炼、尝试过更多角色,才能把这些经验带回到自己的专业里,把相声行业的天花板再抬高一点点。

跨界吐槽大会,

为相声拓展更广阔的定义

“现在相声行业完全是虚假的繁荣。”阎鹤祥的这句批判,在前段时间一度掀起了不小的讨论。相声演员不再具备基本的学习能力和学习习惯,正是最令他担忧的现状。

“一味黑时犹有骨,十分红处便成灰。”他的评书《刘汉臣之死》,讽刺的就是相声界里饭圈文化泛滥的后果。

从业者不再有进取心、不再写新作品,表演的内容全凭粉丝的喜好而定,长此以往自然不会有好东西留下去。

如今,这种创作上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还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

被称为“脱口秀”的单人喜剧表演,不仅捧出了呼兰、杨笠、李雪琴这些原本“平平无奇”的素人明星,还让李诞的“笑果”、石介甫的“单立人”等等分去了喜剧市场的一块大饼。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笑果工厂的脱口秀演出现场

线上的《吐槽大会》,第一季的总播放量就达到了 14.5亿,评分也直追那年捧红了岳云鹏的《欢乐喜剧人》[1];

线下的脱口秀表演,如今依然如火如荼甚至一票难求,叫板隔壁德云社徒弟们的小剧场。

一个是新潮时髦的吐槽式喜剧,一个是土生土长的传统老曲艺,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观众们也总喜欢把二者放一块对比。

备受期待的《吐槽大会》第五季最新一期开局,我们就迎来了第一场笑果文化与德云社的巅峰对决:

以“笑果文工团第六 solo ”身份出征的杨蒙恩,上场就吐槽阎鹤祥“失业守寡”:“德云社的演员要是不失去些什么,就不会到这来。”

为了接梗,阎鹤祥只好自我调侃:“我来讲脱口秀,失去的是相声演员的尊严。”

不过紧接着,他也补刀一句:“我不讲相声了我还可以讲脱口秀呀,如果你不讲脱口秀了你还能讲什么呢?讲礼貌吗?”反杀得杨蒙恩只好在座椅上扮“乖巧”状。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相声和脱口秀,真有孰高孰低之分吗?荣升为德云社第一 solo 后,阎鹤祥每次接受采访都要被 cue 一遍这个问题。

一个是讲故事,一个是说段子;一个是节奏慢,一个是节奏快;一个是有师承,一个是没师承……“这是一种内卷,就是没有必要聊,它俩本身就是一样的。”阎鹤祥认为,抛弃标签化的认识、把相声的定义做大,才是最有意义的讨论。

这两年,他的心里也愈发勾勒出一个“大相声”的概念:“相”就是相貌之相,“声”就是声音之声——通过表情的变化、语言的传递,让观众喜欢、爱听。

在这个广阔的定义里,像《吐槽大会》这样的脱口秀表演本质也和相声一样,只不过笑点更密集、更直接,更受年轻人喜爱。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2017年12月8日,“2017中国综艺峰会”在厦门举行。节目《吐槽大会》荣获当年“年度匠心编剧”奖,策划人李诞获“年度创新艺人”奖

取材自脱口秀演员自身的生活经历,脱口秀的笑料往往更贴近观众的真实生活——奋斗的艰辛、没钱的困扰、情感的不确定性等。

甚至还能像《吐槽大会》一样,邀请来明星大咖自曝槽点,彼此互相无差别“攻击”。即使不像相声一样讲述一个有头有尾的完整故事,“梗”一抛出也能立刻激发共鸣。

这种“短平快”的幽默输送方式,显然更符合当下信息碎片化时代里人们的接受习惯。

除此以外,阎鹤祥也很佩服脱口秀演员对素材的拿捏。比如杨笠的段子,就是从女性的视角入手嘲弄生活、化解尴尬,而且还能让台下的每个观众都听懂。

“他们普遍受教育的水平比说相声的要高,所以他们捕捉热点跟时事的能力也高,创作能力也高。”这种高级的表达,正是阎鹤祥认为相声演员技不如人的地方。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脱口秀演员庞博,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中科院硕士,是名副其实的高学历人才 / 微博@吐槽大会官方微博

作为相声和评书的双料选手,阎鹤祥很能体会到传统单人语言艺术的没落。他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从业人员的学识无法追随上时代的脚步。

因此,和师父郭德纲坚持的学相声看重“天赋”不同,阎鹤祥很强调“学历”这个门槛。

“哪怕可以不上学,但也不能不看书。”相声要想跟上时代的脚步、牢牢把握住年轻人的节奏和审美,能依靠的只有新知识不断输入。

所以当阎鹤祥拜在“西河门”下说起评书时,可以一路从湖北武汉讲到法国里昂,又或者从民国戏园子讲到今天的大数据杀熟。

传统的故事和现代的生活巧妙地连接到一起,总能带给在座的年轻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我站那一个人说了20分钟,你爱听不爱听,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事。”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2018年德云社全球巡演-南京站。一个新段子的包袱究竟抖得响不响,只有在观众的笑声中才能得到检验

都要不断掏出新鲜的作品,也都要根据观众的的反应调整节奏和包袱,阎鹤祥并没有把脱口秀放在相声的对立面,而是从中吸收了很多灵感。

这次登场《吐槽大会》第五季,也是他身先士卒的一次尝试,“我实践以后才敢说,希望能扩展相声的边界,变成大家都只讨论同一个内容,而不只讨论差异化跟区别。”

脱口一个包袱,

让吐槽更接地气

虽然在最新一期的《吐槽大会》上,阎鹤祥以4票之差惜败给了杨蒙恩的脱口秀表演,但台前幕后的观众都能深切感受到,他真是上演了一场相声技术与脱口秀表演的完美结合。

比如阎鹤祥在结尾攒的大“底”(包袱):

“我本人很喜欢脱口秀行业,我也希望脱口秀行业越来越好。我希望笑果文化越来越好,——早日并入北京德云社。”

四句话一个包袱,先垫后系、解开完了再抖,一气呵成、干净利落,把对手损得心服口服还不知道怎么还嘴。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以至于作为对手的黄奕、易立竞都纷纷赞叹:“他们那包袱太抖了”“人家来这就跟玩一样”。

相声是语言艺术,脱口秀也是。阎鹤祥在《吐槽大会》上观摩其他嘉宾表演时,也会不由自主地琢磨对方的语言表达,并尝试在自己的吐槽里融入一些相声的技巧。

比如,模仿辣目洋子“觉得自己长什么样子就叫自己‘XXX子’”的取名风格,他信手拈来地给主咖张大大扣上了“凡夫俗子”“乱臣贼子”“梁上君子”三个讽刺的成语。

最后再出其不意地抖出来个“马桶搋子”,节奏掌控得不温不火,连专业的脱口秀演员呼兰都感慨这其中的微妙。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这一招就是专业术语里的“三翻四抖”,也是单口相声最讲究的铺垫艺术。

像“挠挠”“逗你玩”这些被相声大师马三立设计出来的包袱,本质也就是一个短小的故事,却因为铺垫的节奏引人入胜,最终达到了家喻户晓的效果。这其实就是中国语言艺术的精华,是老艺术家们上百年舞台经验的荟萃。

相比之下,脱口秀虽然在中国推广得火热,但也面临市场不够下沉、段子不接地气等考验。《北上广没有靳东,四五线没有李诞》这篇热点爆文,讨论的就是不同经济水平造成的精神文化断层。

“相声要铺垫完了以后再去抖包袱,所以它的市场能做的很下沉,”如果配合一点点叙述技巧,阎鹤祥有把握让脱口秀也走得更深更远。

脱口秀缺技巧,而相声缺段子,这是他觉得两个行业今天最应该互相借鉴的地方。来到《吐槽大会》第五季,阎鹤祥也从其他演员那里学到了很多新颖的创作方式。

比如这一期节目里,大张伟“连蹦带跳、载歌载舞”的吐槽表演就令他印象颇深。除了耍嘴皮子的功夫,还能融入音乐、舞蹈等与观众互动的形式,这样的标新立异就独具开创精神。

德云社最被低估的人,上了《吐槽大会》全场炸裂

相比起德云社的传统相声,《吐槽大会》显然更理解90后、00后这些年轻人的口味和兴趣。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抛开台本的设定自由发挥,让演员的临场表现也更加自然。

广泛、活跃的灵感来源和不受拘束的叙述方式,正是阎鹤祥来到《吐槽大会》第五季后学到的重要经验。接下来他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像脱口秀演员一样,在作品中体现出对热点的捕捉和价值观的输出。

“我觉得做艺人最大的幸福,就是你们喜欢我的原因,也恰恰是我很自信的地方。”显然,以作品里传达的艺术修养和人性真相而得到粉丝喜爱,才是相声演员阎鹤祥对自己最大的认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涂梦珊:最美声音课堂》音频节目

《涂梦珊:最美声音课堂》音频节目

99元起

小小优趣 狂欢限量 年卡VIP会员

小小优趣 狂欢限量 年卡VIP会员

暂无报价

《旅の日本語:不用学的旅游日语》音频节目

《旅の日本語:不用学的旅游日语》音频节目

99元起

《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 音频节目

《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 音频节目

99.5元起

《武志红:逆转人生的心理课》音频节目

《武志红:逆转人生的心理课》音频节目

9.9元起

徐静波《日本人的活法》音频节目

徐静波《日本人的活法》音频节目

10元起

《30天旅游英语特训营》音频节目

《30天旅游英语特训营》音频节目

99元起

《听陈春花讲故事•管理常识课》音频节目

《听陈春花讲故事•管理常识课》音频节目

699元起

《给宝宝的第一堂启蒙英语课》音频节目

《给宝宝的第一堂启蒙英语课》音频节目

99元起

《儿童时间管理:8堂课秒杀磨蹭》音频节目

《儿童时间管理:8堂课秒杀磨蹭》音频节目

49元起

《跟德国总理的师妹学德语》音频节目

《跟德国总理的师妹学德语》音频节目

99元起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二季》音频节目

《改善两性关系的秘密第二季》音频节目

88元起

《崔永元——像他一样说话》音频节目

《崔永元——像他一样说话》音频节目

74元起

《学而思有趣的精品数学课》音频节目

《学而思有趣的精品数学课》音频节目

128元起

《田艺苗:听着巴赫去跑步》音频节目

《田艺苗:听着巴赫去跑步》音频节目

9.9元起

《熊浩哈佛谈判术:生活无处不谈判》音频节目

《熊浩哈佛谈判术:生活无处不谈判》音频节目

99元起
103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283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