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小编注:此篇文章来自#原创新人#活动,成功参与活动将获得额外100金币奖励。详细活动规则,请猛戳此链接

一个风光摄影师出门

他们面对的天气是这样的

☔️🌬🌩⛈🌞🌪️❄️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这样的

🗺⛰️🌊🏔️🏜🌋

为了能拍出这样的照片

🌅🎆🎇🗾🎑🌄🌉🌌

风光摄影十年了,图虫也恰逢十周岁!

十年前,我是个没出过省的男孩;十年后,我游历几十个国家,成为名副其实的“周游”

📷

以下是关于风光摄影师 Joyous周游 的十年成长自述

“我如何从一个摄影萌新变成现在的「游神」的?“

不知道其他摄影师会不会曝这么多当年的黑历史和渣片给你们!并不是影友称呼你一句“游神”,你真的就是神了!我喜欢活在人间,喜欢真实与平凡!每个人的成长都有个过程,可能我并不是天赋异禀那种,成长的比较慢,用了10年时间,还没长到一米八!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我是风光摄影师周游,2009年接触风光摄影,掐指算来到现在也有十年了,又恰逢图虫十周年生日之际,十年之前,还是真对不起父母给我起的名字“周游”。2008年7月,研究生毕业工作之前(暴露了大叔的年龄了),基本是个没出过“省”的男孩,基本哪也没去过,主要也是没钱,也不好意思花父母的钱出去旅游,更别说奢望的买一台相机去玩摄影。

T900也记录了十年前的青葱岁月T900也记录了十年前的青葱岁月

研究生毕业后,在上海找到了一份薪水还不错的外企工作,公司待遇也不错,一年组织一次员工旅游,一次外地体检(顺便也可以旅游),对于新人也有十天年假了,这样一年至少有三次旅游的机会,于是我就用自己的第一份工资买了人生第一台卡片数码相机Sony T900来记录旅行。

海南亚龙湾,当时我觉得我拍的好美!海南亚龙湾,当时我觉得我拍的好美!

虽然那时候也有5D2这种单反,但是对于刚毕业,在上海独自打拼的我来说还是生活中的奢侈品。即使是大上海,以当时中国的GDP水平买个5D2这种2W+的单反也是奢侈品。当时的上海背着2W LV包包的倒是很多,背着单反的还是不多,除非靠这个吃饭。而且当时会摄影的都还挺赚钱,毕竟会的人就不多。而这个年代的5D2也确实是一代神机,同年代的尼康D700旗舰机也只有1200W像素,5D2当时就2100W像素了。

刚买单反什么题材都拍,妹子还是不错,但我拍的渣,打扰了!刚买单反什么题材都拍,妹子还是不错,但我拍的渣,打扰了!

当年的5D2到底有多受欢迎呢?当时公司组织去海南旅游,公司有位男同事拿了一台5D2,大光圈背景虚化效果确实感人,不是卡片机能比的,全公司的美女都围着他求拍照,当时会一门拍照的手艺确实还是挺吸引女生的,即便现在也是如此。在那个单反相机都很稀缺的年代,这门手艺显得尤为稀缺。可能这也是我当时心灵深处埋下的一颗要买单反的种子。

出差顺道去了德天瀑布 T900拍摄出差顺道去了德天瀑布 T900拍摄

后来去了不少地方,旅行也用卡片机拍摄不少旅游片,当时也并不懂什么摄影,也就是停留在拍照记录的水平上。对于拍照也是胡乱拍,见什么拍什么,没有明确的主题和目的。

2009年图虫创立伊始,但当时我并不知道有这样的摄影社区,可以提供给广大摄影师交流,照片都存储在其他地方。

青藏铁路开通也没几年,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那时候辞职去西藏可真的是件挺牛逼的事。于是辞职买了一张从上海到拉萨的火车票,开启了为期一个月的西藏之旅,也种下了户外风光摄影的萌芽。跟我一起去西藏的朋友买了一台佳能500D套机,相比之下我的T900就有些捉襟见肘了。由于她是女生,相机也是刚买,用不太明白,所以基本上全程是我用朋友的单反拍照。

珠峰大本营珠峰大本营

到了西藏,珠峰肯定要去的,在我心目中珠峰作为世界最高峰,就是梦想般的存在,于是在拉萨,我和我朋友临时租了一辆车,拼到另外一对夫妇分摊费用开往了珠峰。记得珠峰大本营的那晚,很冷,我用的还不是智能手机,那个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普及,一个绿屏的国产手机,直接冻得早上不能开机,只记得那天晚上我们离星星很近,看了一晚上星星,对于当时没有任何户外旅行阅历的我来说,那里的星空真的震撼,就像初恋般还能浮现在你的脑海里。但是当时并不懂怎么拍摄星空,研究了半天,在黑夜里也不能对星空对焦,也就什么也没拍下来。

2010年我拍摄的西藏美景,我觉得超好!2010年我拍摄的西藏美景,我觉得超好!

早上我们四人去看珠峰的日出,看完总觉得不过瘾,同行的大哥说,三年前我来过珠峰,到过二号营,上面的星星更大,我带你们去啊。当时我没接触过什么户外的我,真的是无知者无畏,我说好啊。当时我穿的都不是户外登山鞋,就是一双匡威帆布鞋,我们从谷地绕过边防哨所,偷偷摸摸的往珠峰二号营地山爬去。走出去没2公里,就被边防战士发现,战士真的是训练有素,在这么高的海拔一路跑步就把我们给追上,逮回了哨所扣押起来盘问,以为我们是间谍,从这里翻出国界线。

法师蓝,棒棒哒!自我感觉良好系列!法师蓝,棒棒哒!自我感觉良好系列!

和边防战士的攀谈中,聊起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在珠峰这里驻守,明显比其他地方更加的艰苦,高海拔,严寒,而且没什么娱乐项目,当年这里手机连信号都没有,手机变砖头。他们说:“在这里眼泪都快熬干了。”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我。有军人情结的我,真的想做一名部队的记者,记录边防战士的守护祖国的点点滴滴。也庆幸被战士们逮回来了,当时对6500米海拔的珠峰二号营地也没什么概念,想想就当时那套装备和补给估计我们都的死到路上。多年后,已经成为户外老驴的我,也深深的怀疑,那位大哥真的到过二号营地么?但这次开启了单反的旅行元年,从此也中了风光摄影的毒。

喀纳斯卧龙湾喀纳斯卧龙湾

旅行是毒药,一旦吃下,就要一直奔波于寻找解药的路上。有了西藏之旅的经验,祖国那么大,新疆我还没去过,白哈巴有西部第一村之称,喀纳斯湖的水怪也增添了北疆的神秘感。于是就在户外网站,约了两位素不相识的驴友,开始了喀纳斯东西环线徒步之旅,这次有了西藏的经验,给自己置备了不少户外装备,当然我还是依旧没有自己的单反,去这么美的地方不用单反记录下怎么可以,于是就找朋友借了一台佳能450D记录这一路的美景,记得进山的第一天就下了雪,我们三个人在野外生起了篝火取暖。这次旅行可以说是户外旅行徒步的元年,原来户外徒步才能深度体验这一路的美景。

5D3 24-105 拍摄于额济纳5D3 24-105 拍摄于额济纳

2012年,佳能5D3发布上市,之前一直喜欢单反的我,到了2012年终于有了点闲钱,终于可以拥有一台自己的单反了。因为当年众美女求小哥哥5D2拍照的场景记忆犹新,加上这些年借来的单反也都是佳能品牌,也用习惯了,于是毫不犹豫的买了佳能的5D3,当时资金并不充足买了套机,搭配的24-105,因为自己喜欢拍风光又买了只副厂的Sigma 12-24 hsm二代。从此掉进了摄影器材的大坑。

5D3+Sigma 12-24 拍摄于巴丹吉林沙漠5D3+Sigma 12-24 拍摄于巴丹吉林沙漠

好器材有了,必定选择一条人迹罕至的绝美路线拍摄,巴丹吉林沙漠被誉为上帝的曲线最美沙漠,这次我规划了一条沙漠徒步五湖连串的路线,继续我的户外风光解毒之旅。

心是越玩越野,瘾也是越来越大,国内的徒步路线已经不能满足我对自然美景的追求,于是我把目光转向了国外。安娜普尔娜大环线被成为世界十大徒步路线排名第一位,这个名头已经足够吸引我,我决定背上所有的摄影器材走上一趟。这时候器材的坑也是越挖越深,佳能24-70 70-200已经配齐,加上之前的sigma12-24,而且还配了一个备机sony nex6 18-200镜头。背着这么多沉重的器材,开启了22天的安娜普尔娜大环线+poonhill+ABC之旅,全程重装,我也感叹年轻时候的自己体力真好,背得动这么多器材和日常生活补给。

完全没有越过愚昧高峰的自己完全没有越过愚昧高峰的自己

这一路的路途故事和美景我就用相机深刻地记录下来,并且回国之后写了一篇非常长篇的游记《走进安娜普尔娜》发布在马蜂窝上,这篇游记成为马蜂窝的典藏游记,而且曾经成为安娜普尔娜这个关键字百度搜索排名第一的链接。很多旅行者都说里面的照片好漂亮,这也鼓励我把户外风光摄影好好地拍摄下去,也坚定了户外摄影这条路要一直走下去。但同时因为马蜂窝不是专业的摄影社区,我对自己的摄影认知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当时的我觉得自己拍得还真是不错了,沉浸在沾沾自喜当中。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它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辨别错误行为。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的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

2014年3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并注册了图虫网,这时候图虫网便刷新了我对摄影的认知,我才知道自己原来只是摄影中的一个新手,或者说之前我都没迈入风光摄影的大门,还只是在门外徘徊!那是个四光圈、半岛雪人、桑拿团、陈曦群星闪耀的年代,是这样一批巨星把“北美风”的风光技术和美学艺术带回了中国,深深吸引了我,而我只是那个年代的一粒宇宙尘埃。

这些书现在看来对我的帮助不是很大这些书现在看来对我的帮助不是很大

知耻而后勇!我买来大量的摄影书籍、每天在各位大神的图博和帖子下学习,加了各种摄影QQ和微信群,还翻墙看youtube学习国外大神的后期技术,也买了很多国外风光大师的视频课程,花了不少美金。技术跟上的同时,器材也不能落后,当时痴迷于风光摄影的慢门技术,花了两万块钱买来风光滤镜,又买来尼康的14-24当时的神镜转接在5D3上用,希望拍摄出大师照片中的效果。

刚开始学习慢门拍摄的海景渣片刚开始学习慢门拍摄的海景渣片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残酷的,虽然技术努力学,器材也砸钱更新,自己拍出来的片子还是非常的渣,画质渣,色调怪,这时候我有些受打击,自己的学习也遇到了瓶颈。接下来的经历就非常传奇了,仿佛是《天龙八部》中虚竹遇到了无崖子,我拍海的时候遇到了风光大神半岛雪人,当时是他把北美亮度蒙版技术引进中国,而且在此基础上完善和创新开发了StarsTail风光插件。在那个数码相机动态范围不高和高感画质差的年代,谁能把画质做的更好,谁就更领先一步。半岛雪人是把北美风技术应用到大连海景拍摄的第一人。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我把我学到的摄影知识,不但应用到海景拍摄,也坚持着自己的另一个爱好:徒步旅行,这一年我去了人迹罕至的珠峰东坡。拍摄了不少以慢门作为表现手法的户外山地摄影的作品。这些作品陆续地发表在图虫,也有不少人关注了我,不少杂志和媒体从图虫上私信我约片、约稿。珠峰东坡这一组就发表在《环球人文地理》杂志,并且马卡鲁峰这张成为当期的封面。我坚定了户外风光摄影这条路要走下去。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2015年我将喜欢的事做到了极致,我爱巍峨冷峻的雪山,因为可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爱汹涌澎湃的大海,因为可以海纳百川。执着于自然风光摄影,和户外探险,我希望不断探索新的机位和角度带给大家视觉上的享受。

2015年伊始,我独自一人背着帐篷走进林海雪原深处,去寻找那份寒冷与孤独;也站在浮冰上拍摄冰海,掉进海里差点丢了性命;我站在悬崖上面朝大海无惧风雨拍过雷暴;也曾经7级大风被困大海之中,毫不动摇的拍摄定海神针;我千里追星单日海拔上升1200米,在5600米的机位拍摄过浩瀚银河,也背着单反不辞辛劳的登顶过6200米的雪山。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户外风光探险做到极致没有错,但是风光摄影后期我走到了“后期炫技”的死胡同。以为只要后期牛逼,就可以把一张照片花里胡哨的弄得看上去很牛逼,忽略了风光摄影的本质是人与自然的对话,也忽略了一张照片情感的表达,风光摄影师如果都没有亲眼见到震撼自己的场景,也很难把感情融入影像中去打动观众。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我相信很多摄影爱好者跟我当时的心境差不多,觉得“我跟大师的差距就是后期”,掉入这种“唯后期论”的思维误区。我当时也曾经请教过很多知名CG画手,求教PS技巧。但是当时大神给我的回答就是:”PS只是工具,一切来源于你的脑中的光影构建和情景搭建,要说技巧,我也只用图层、蒙版、画笔。“我当时心想:“肯定是不想传授我绝世武功,敷衍回答!”时过境迁,现在我明白,大神并没有敷衍我,他说的是对的!后期只不过是审美意识形态的表达手段而已。

很快我意识到了“唯后期论”的问题,并跳出了怪圈,但又掉入了“唯器材论的深坑”。我卖掉了5D3,并灭门所有佳能镜头,换了尼康D810,又买了二手的A7R当备机,烧了不少银子。但这次换门我真的不后悔,再也不用像以前5D3那样瞎折腾后期了,原来大光比单张Raw就可以解决问题。想提醒各位影友深造风光摄影的,直接买尼康或者索尼的机身,别浪费钱走弯路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当然佳能也能拍出巨片,就是后期有些折腾。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当时荷兰摄影师Max Rive的走红,也让我热衷拍摄这种体现探险精神将人物融入到美景中的照片。但是后期风格我并没有模仿Max Rive,还是按照我自己的后期风格来后期。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了自己稳定的后期风格和特色——暗调风光!我不喜欢把画面的每个部分都做得很亮,追求明度跨度,暗部又不失细节,直方图偏左,但不贴死的图片后期风格。

《云顶天宫》拍摄于长白山《云顶天宫》拍摄于长白山

这张《刀剑上的舞蹈》也成为当时图虫App和Web长期的登陆界面。这张《刀剑上的舞蹈》也成为当时图虫App和Web长期的登陆界面。

有了这些户外风光拍摄的经历,2017年之初我和其他五位(thomas、史飞、姚明来、潘玮浩、史炎冰)由于共同的爱好成立了极致户外风光摄影团队,极影AdventureX,“极影AX成立的初衷恰是缘于对风光摄影的理解,和成员户外经历的吻合我们相信每一副作品的真正酝酿,不是曝光所需要的那几秒,或多少分之一秒的时间,而是在抵达拍摄地,打开快门之前我们在一条既消耗体力又耗费智力的旅途上经历的漫长体验。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天地之间有大美,一山一水一世界。关于摄影,再完美的技术,也不过是实现目标的途径而已。摄影的乐趣则是更多的在于跋涉、拍摄和分享的过程。极限挑战,极致影像,极客分享,一直是我们极影AX的坚持和追求。而且以前的我完全沉浸在自我拍摄之中,很少做摄影分享,极影成立之后我会经常写一些免费的教程,分享我的摄影心得,分享的过程也是教学相长的过程。

雪夜爬太极湾,拍摄银河拱桥雪夜爬太极湾,拍摄银河拱桥

六次海王九岛之行只为一张极致照片六次海王九岛之行只为一张极致照片

2017在极影的摄影理念的指导下,我开创性地拍摄了《乾坤太极》和《圣象天门》,并凭借这两张照片的拍摄经历和故事获得了第十二届中国户外金犀牛 户外摄影师提名。

2018年

获得图虫年度摄影师——挑战精神奖

“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2018年初,我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探索南美的巴塔哥尼亚,拍摄的一组风景照发布在图虫网、新浪微博等媒体受到广泛好评。看似一个月的拍摄,其实是近十年的积累。

一万小时理论

作家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一书中指出:“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超凡的必要条件。”他将此称为“一万小时定律”。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需要10000小时,按比例计算就是:如果每天工作八个小时,一周工作五天,那么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五年。这就是一万小时理论。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2018年末,我获得图虫年度摄影师——挑战精神奖,从一名风光小白到图虫APP、图库登陆界面摄影师,再到登上领奖台我用了五年时间。当我登上领奖台代表获奖摄影师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很真诚的说到:

“特别感谢图虫这么多年陪伴我的成长,从2014年3月注册图虫至今,每年年底我都有坚持写年终总结的习惯,回首2014到2017年这四年的总结看,能感觉每年都有进步,能创作出新的作品是件开心的事。“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2019年

要不断探索,不断尝试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2019刚刚开始,不应该沉浸于过去的成绩中,要不断探索,不断尝试,在风光摄影技术公开没秘密,后期已经趋于同质化,机位公开没秘密的今天,风光摄影的发展和未来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也将沉淀一段时间去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风光摄影未来的方向!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没有谁是天生的摄影大师,至少我觉得我没那个资质!一路曲折的走来,还将曲折的走下去。羡慕当下的摄影环境,相机已经足够好,不必去过分追求苛刻的后期技术,单张RAW就能把画质把控的非常好。摄影学习资源也极大丰富,信息透明,不必去翻墙去学习国外最先进的摄影技术,这些技术已经被带回中国并且很多都已经免费的分享到网上。只需要一年的深度学习,现在都会拍的很不错,感谢这个年代,让摄影变得不那么难!今天分享这个内容也是让后来人少走弯路。

「写在最后的话」

风光摄影十年了,图虫也恰逢十周岁!感谢图虫这么多年一直以来的陪伴,让我学到了很多摄影知识、认识了很多摄影上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头说十年前,我是个没出过“省”的男孩,十年后,我已经游历几十个国家,成为名副其实的“周游”!现在我妈说:“你这名字起的不好,不着家了,你叫周游,你表妹叫鞠佳(居家),你俩这名字都没起好,匀乎匀乎就好了!”纵然千帆历尽、归来仍是少年,常回家看看,不说了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

“我是如何从没踏出过省,到周游几十个国家的?”

   

推荐关注:
生活记录
话题:生活记录 +关注
原创新人
话题:原创新人 +关注
国内自由行
分类:国内自由行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107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810 107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