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log 篇三十八: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2020-05-21 20:34:19 23点赞 8收藏 9评论

今天跟着去了另一座小镇,那里住着小欧的一个朋友。

小欧说,自从那朋友开了一家网吧,就再也没空来布贾克找他玩了,只好自己过去。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没想到路还挺远,开车开了快三个小时,车上的人都饥肠辘辘。

车停在斜斜的路肩,副座上的我一开门,就像熊猫一样直接滚了下去。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忽然理解了一路上看到的停泊车辆为什么都是那个样子的,我还当它们是抛锚了,结果只是歪着休息。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我以为要往里走走,找片小草坪什么的,结果直接就在路边的沙土地上摆开了阵势。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行吧,你们乐意就好。正准备像徐锦江一样一屁股坐下去呢,被小欧喝住了。

“且慢!”他从后备箱拿出褥子,帮我铺上。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坐土上倒也不怎么介意,主要还是这来来往往的车辆——轰鸣传过来,尾气喷过来,砂石蹦过来,让野餐环境直接进入 Hard 模式。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现代工业加工出的食品,置于原生态的土地上,有一种奇怪的违和感。

所以吃完以后这些包装切忌乱扔,不光是环保不环保的事,从美学上看,它也不自然啊。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看我一脸懵逼,外冷内热又惜字如金的拉莫以为我没明白野餐要吃的什么,一个词一个词地帮我介绍:“红豆”。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尝了尝,豆子裹着茄汁味儿,入口没怎么嚼就自然解体,口感粉粉的。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酸奶很稠但是甜度很低,冰淇淋的口感。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还有这个不知名的食物,吃一口,很像没放油的粽子,没有什么令人记忆深刻的点。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然而小欧觉得很好吃,吃完五指撮起向上挥了挥——这是土耳其人惯用的手语,好吃的意思。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饭过半旬,徐锦江剥起了洋葱,就这么一圈一圈地生着吃。我再三提起勇气,还是没下得了嘴。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徐锦江一脸虚情假意的浓情蜜意,把生洋葱圈往我嘴里塞,我急得中文都冒出来了:“不要洋葱!”

徐锦江听了,居然咂摸起“葱”字的发音来。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英语里用“ching chong”这个词来辱华了,因为 ing、ong 这些中文里的发音在它们的发音系统中是完全没有的,听起来非常能够代表他们对中文的记忆点。

就餐环境欠优雅,不适合优雅的我。我速战速决地吃完,三个人还在那儿慢悠悠地享受。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吃完了也不急着走,徐锦江抽起了事后烟。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由于世俗化的原因,让许多土耳其人早已烟酒不忌,也从来不做宗教祷告。

这要归功于土耳其的国父凯末尔,当年他依托军队一手缔造了如今的土耳其,力图将土耳其打造成一个世俗化的国家。

但是在凯末尔离去后,土耳其又陷入了挣扎。像如今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是一位狂热的宗教人物,他出身穆斯林家庭,推崇宗教制度、主张妇女裹头巾、实行伊斯兰教法,试图将土耳其建立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

拉莫嗑起了瓜子,速度极快。原本只想嗑两把,结果根本停不下来,直到把一整包都消灭干净。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小欧则玩起了手游。他说:“我现在的手机有点卡了,你下次来,能帮我带一只新款的小米吗?”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历经千辛万苦,朋友的小镇总算到了。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走进网吧,也没几个人。一个女孩在看美剧,一个小男孩在打英雄联盟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环顾四周,和国内网吧的风格丝毫不是一个路数。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老板正在修电脑,一脸的憨厚。问了年纪,28……有点着急了。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问了问电脑的配置,都颇有年代感:网吧里最大容量的单块硬盘是 160 G 的,对,可能就和你的手机存储空间差不多大。

老板正把两台电脑的内存和硬盘都拼在一起,这样就相当于用两台旧机子攒出了一台新机,缝缝补补又可以撑几年。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上网的价格也厚道,上一个小时就一块钱的样子,还可以买月卡,更便宜。

额外付费可提供食物和饮料,可乐、果汁、饼干、糖豆……但是没有方便面加火腿肠。

在网吧里攀谈了一个多小时,小欧提出“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

我暗自想:在路上往返七个多小时,见朋友就一个小时,如果是我,我会有热情这样不远万里来探访老友吗?

好像不会。我这是不是太功利了?

到家时,天都黑了,从厨房里传来噼噼剥剥的声响。

走进去一看,炉火正旺,小欧的妈妈和妹妹正在烙传统的大饼。

一个超大的圆形案板,一根细长的擀面杖,妈妈就这么来回反复擀,一张超薄超大的饼皮居然有了布料的质感。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然后往上浇油,浇一次小半瓶没了。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将黑胡椒、洋葱碎、番茄酱等混合,摊在叠起的饼皮上。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放完料,继续叠,圆饼变方饼。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把方饼放在铁板上烙,适时翻面,把两面都烙熟。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院子里的露天晚餐开始了!

小欧说:“平时做这个嫌麻烦,我们家已经很少做了,这次是我妈专程为你做的,我也跟着沾沾光!”

确实,在小欧家,大部分时候的主食都是直接从面包店买来的面包,掰开即食,比中国人煮米饭还方便。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这是我们用上好的木材煮的红茶,你尝尝!”土耳其人相信,用这种古法烧出的茶,会比用煤气煮的茶汤要更正宗、更馥郁。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看一看,金灿灿,咬一口,香喷喷,如果找一个中国最接近的食物,我想大概会是没有葱油味的葱油饼。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我问小欧这个在土耳其语里叫什么?

答曰: 这种食物的统称是 Börek,在土耳其语中,它指一系列酥皮裹制而成的派、酥饼和馅饼,大多是在烤箱里制成的。

而我手上的这个是 Börek 的一个分支,叫做 Turkish Gözleme (土耳其煎饼),在其他国家的土耳其餐厅,可以吃到这种大饼。

黄澄澄的大饼映照着秀色可餐的脸庞,可真是门当户对相得益彰。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猛男红茶一口闷。这一天就如红茶般,似平凡又有些回甘地结束了。

一股子风尘味的路边野餐——土耳其篇11

未完待续。


展开 收起

吉哈瓦岛

吉哈瓦岛

暂无报价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10999元起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9799元起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15999元起

库达班度士岛

库达班度士岛

暂无报价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20899元起
9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相关好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8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