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重庆古镇的最后时光,天设龚滩沉江底,人造乐园留世间

2021-04-26 19:41:35 3点赞 5收藏 3评论

创作立场声明:这是2004年旅行记录的第14篇文章,流逝的长江上篇。

离开合江福宝之后,又一次进入了重庆。

在重庆市看到了老江北最后的样子,还乘坐了嘉陵江索道。当时就觉得重庆在空间和气质上都与香港很像,后来和一些香港人交流,他们也认同这种看法。

想想也很容易理解,香港和重庆都是位于山水之间的口岸,香港曾经是全中国的口岸,而重庆则是中国最大腹地巴蜀地区的最大口岸。

在川江和其众多支流的两岸,曾经有着众多大大小小的重庆或香港,可惜它们大多都泯灭在了世纪初的建设浪潮之中。

其中有一座尤其可惜,坐落在乌江岸边的它与三峡库区并无关系,而是因为另一座水坝,永沉江底。

它就是位于重庆酉阳的龚滩。

从新街向下看,老街似乎已建造在了江里从新街向下看,老街似乎已建造在了江里

01

逆势而下的命运

在葬礼上,遗体告别出来,有人说:这不是她,像假的一样。

是的,当灵魂逝去,躯壳并不能代表那个人。

那么对于古镇,是否也有这样一个时刻,灵魂已经淹没在时光的洪流之中,只剩躯壳在人间了呢?

交通是围绕关键节点和主要路径展开的网络,对于巴蜀地区来说,两个总节点是成都和重庆。

龚滩则是接近末端的节点,涪陵是它们这一支的上级节点,让它们彼此密切相关的就是乌江水道。

涪陵又通过长江接入了重庆这一地区总节点。这样逐级总分,众多城、镇、村一起构筑了一张有生命的网络,重庆、涪陵、龚滩都是这张网滋养出的果实。

这就是龚滩客运码头,原始但有效这就是龚滩客运码头,原始但有效

交通网不仅仅只有水路,陆路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崇山峻岭蜀道难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水路一直占据着统治地位。

即便从涪陵上水到龚滩行船需要两三个月,但这依然是地区运输的主要通道。

随着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基建能力增强,陆路逐渐代替了水路。对于重庆和涪陵这类水路、陆路双重节点,这并没有太大影响。

但对于龚滩这类单纯的水路节点,交通的水陆之变,就是命运的逆转。这一类的城镇,在川江两岸或支流上数量众多。

不过它们退出历史舞台,或者说失去生命的时间并不久远,至今也不到二十年。

龚滩货运码头,显然仍有物资运抵这里龚滩货运码头,显然仍有物资运抵这里

02

福祸相倚的重庆第一镇

虽然抗战后大多数川江场镇都度过了发展高峰,但国家物流大动脉的节点做不成,还能在区域经济、文化中心的位置上发挥余热。

可惜,这个位置并不属于龚滩。

龚滩虽然也是峡江古镇,但一直是纯粹的物流中心,受限于周边环境,并不曾发展为区域的经济中心。

事实上,龚滩镇整体处于四五十度的陡坡上,连发展用地都非常紧缺。很长一段时期内,这里仅有一条五里路的主街,直到上世纪中叶才在主街上方修筑了一条新街,作为行车的公路。

龚滩新街龚滩新街

因此,龚滩在失去交通节点地位后,发展迅速地停滞了下来。

但也正因为如此,龚滩古镇才更多地保留了自己最辉煌时的样子,而不像其他川江场镇那般改变了模样。

正是因为龚滩的纯粹,它被重庆市政府评选为重庆第一古镇,也吸引了很多游客的到访。

那么此时的龚滩古镇失去了生命么?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必须先明确龚滩古镇到底是什么,它的生命力来自何方。

03

什么是龚滩?

现在很多媒体宣称龚滩古镇有1700年历史,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因为龚滩这个名字,也只有不到450年的历史。

虽然经过多次疏浚,龚滩处的江水依然湍急虽然经过多次疏浚,龚滩处的江水依然湍急

明朝万历年间(1573年),因为一次巨大的山体滑坡,大量岩石阻塞了乌江河道,龚滩才横空出世。

龚字是当地土家族人的大姓,滩字则与北方的碛字相通,都是指乱石密布无法通航的河道。例如山陕交界处的碛口古镇,就是因为黄河麒麟碛的存在,才发展成为晋商重镇。

龚滩的出现,让乌江水道在此断绝,于是江边绝壁上发展出了龚滩镇,主要的功能就是搬货过滩。一部分越过龚滩继续装船前行,一部分转为陆运,由人背往湘西和黔东北。

船工、纤夫、商家、各种服务行业,汇聚于此。这就是龚滩成为区域交通中心的过程。

石头上刻出的台阶连通着码头和小镇石头上刻出的台阶连通着码头和小镇

龚滩出现之前,此地也有人居住,但不过是乌江岸边的小村落而已,并无任何特别的经济价值。

就是在龚滩出现之后,江边小镇也默默无闻了很长时间。

04

小镇的繁盛

龚滩至今仍然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在古代就是典型的蛮夷之地。由于中央政府长期对蛮夷采取限制、围堵策略,因此商贸往来并不发达。

以食盐贸易为例,因为政府以盐治蛮和食盐专控的政策,虽然龚滩是区域的食盐运输中心,但兴旺发达是谈不上的。

最初的龚滩应该和2004年时很像,只是一个小区域的交通中心最初的龚滩应该和2004年时很像,只是一个小区域的交通中心

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改土归流政策推行,大量汉族商人涌入龚滩所在的酉阳地区,龚滩终于迎来了大发展。

1885汉口开埠,长江两岸的资源有了通畅的销售渠道,重庆、自贡、陕西、江西商贩纷纷在龚滩设立店铺,收购以桐油为主的土特产,销往国外。

抗日战争爆发后,我们之前在自贡一文中提到过的川盐济楚,才让龚滩走上了“人生巅峰”。

有据可查的数据显示,龚滩一年转运食盐超过1400万公斤,从事粮食销售的商家过百。

政府还专门成立了运输食盐的东川陆运总队,总队一共六千余人,其中五千多人就负责从龚滩将食盐运送到湖南和贵州等地。

当初这里也曾摩肩接踵人头攒动当初这里也曾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龚滩古镇的大部分建筑,就修建于清末民初和抗战时期。

其实不仅仅是龚滩,川江两岸绝大部分古镇的建筑最古也就到清朝早期。如果不明白为什么,查询一下湖广填四川就明白了。

由此,说龚滩古镇有1700年历史,显然混淆了城镇和有人迹的区别。

龚滩古镇的辉煌,随着抗战胜利转瞬即逝。

05

无可奈何花落去

抗战结束后的龚滩,大宗商品桐油运输量减少到高峰期的五分之一,粮食商家数量也降到三十左右,湖南食盐供应恢复为淮盐,东川陆运总队解散。

解放战争时期,恶性通胀导致贸易几乎完全停滞,依赖物流的龚滩饱受冲击,众多商家破产倒闭。解放后,虽然贸易秩序得到恢复,但倒闭的商家却再也没能恢复。

古镇里的小吃摊古镇里的小吃摊

这里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龚滩的商贩大多为外乡来的汉人,在生意失败之后,往往会选择离开龚滩。

1959年到1966年,贵州(龚滩古镇与贵州隔江相对,贵州对乌江水道的依赖也更重一些)先后三次对龚滩进行了整治,江中礁石被炸掉,虽然航行条件依然很差,但货船已经可以通过卷扬机等外力帮助,直接通航。

龚滩的中转功能彻底被废,繁荣的根基也就完全不存在了。

后来,随着公路运输的发展,水运也逐渐式微,被公路网抛弃在角落的龚滩彻底沉寂了下来。

06

致命一击

龚滩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处乌江中的险滩,虽然经过多次疏浚,但在我到达龚滩的2004年,险滩还是在的。

正在靠岸的客船正在靠岸的客船

清楚地记得,客船靠岸必须先冲滩,然后再顺流靠岸。也看到了冲滩的货轮,突突突半天,也没有移动几米的窘状。

这种人类为了克服自然障碍,不得不进行的程式化动作,现在看来很有一种仪式感。

其实整个龚滩古镇,从古镇布局到建筑形式,又何尝不是这种仪式的具象化呢?这里有很多东西,是必须在现场,在环境中才能体会的。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从2000年开始,龚滩逐渐在全国甚至海外都有了一些名气,吸引了众多游客不远千万里地前来体验。

如果一切如常地发展下去,龚滩再获辉煌也未可知。

毕竟这类空间与场景,在三峡大坝修筑以后,已经几乎绝迹了。

逆流而上的货轮逆流而上的货轮

可惜,龚滩下游修筑水坝,2007年龚滩也沦为了库区,峡江激流、峭壁古镇的场景彻底消失了。

虽然,在下游迁建了一座新的龚滩古镇,但可以确定,老古镇被拆除干净的那一刻,历史上的那个龚滩,有着顽强生命力的龚滩就已经消失了。

为了“把有限的经费真正用到刀刃上,有助于古镇的保护和发展”,一批旧有建筑被舍弃了,一些已经消失的建筑被恢复了,并为了促进旅游做了适当的空间和道路优化。

最终古镇老街的长度缩短了超过一倍,原本凸出的江岸也变成了内凹。最最关键的,曾经的激流险滩也变成了一汪碧水,这哪里还是龚滩古镇?不过是一座假借龚滩之名的乐园罢了。

建筑的价值不仅仅在它自身,还有岁月的痕迹建筑的价值不仅仅在它自身,还有岁月的痕迹

07

时代的见证

曾经的龚滩有上下码头,一条主街也是两座码头之间搬货的主通道。

由于地势狭窄,两旁建筑高大,因此主街部分路段非常阴暗。为了便于搬运货物,两旁店铺自发地挂出了檐灯,为挑夫照明。

受地势所限,主街两侧并不能始终有建筑,偶尔会出现临江一侧是开敞状态,甚至还有两侧都无房屋,只有一条石板路的路段。

这样,一条石板路就有了宽窄、曲直、藏露、上下的丰富变化,十分灵动。

自然的节奏是任何人工都难以企及的自然的节奏是任何人工都难以企及的

上码头由于是货物转运的起止点,因此修筑有大量客栈为挑夫提供服务;下码头是卸货和停船的地方,因此客栈都是接待船夫和纤夫的。

另外下码头也是食盐转运的地方,因此集中了众多盐号和盐仓。

主街的中间部分就是商业和公共服务中心了,茶肆、商铺、娱乐设施、祠堂、寺庙都集中在这里。

以上这些是一个时代的见证,也才是真正的龚滩古镇。

旅人即将融入古镇,就如游子返回家乡旅人即将融入古镇,就如游子返回家乡

08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虽然2004年我到达龚滩时,很多景象已经看不到了,但就像散了场的剧院,演员已谢幕,布景却还在,还能体味到几分过去的辉煌。

曾经写过一篇有关西楚霸王灵祠的文章,其中提到“项羽自刎的乌江不是有榨菜的乌江”。

因为很多人以为项羽自刎在流经涪陵和龚滩的这个乌江,毕竟高峡激流的乌江,要比平缓流淌的长江更像天堑一些。

当年是否就是这样一条船欲渡霸王而未得?当年是否就是这样一条船欲渡霸王而未得?

两个乌江,不同时空的天堑,相同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一个见证了英雄的陨落,一个亲历了时代的落幕。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附行程路线图:

记录重庆古镇的最后时光,天设龚滩沉江底,人造乐园留世间

2004年时到龚滩并不容易,从重庆出发先要到涪陵,然后再转车去酉阳。

到酉阳时已经是半夜了,必须住一晚。第二天再坐车到龚滩。

离开龚滩时选择了乘船下行,但只能到修筑的大坝前。下船后转小巴到彭水,再坐大巴到涪陵。

返程比去程时间要短,也就是说即便是在2004年,龚滩到涪陵走水路仍然会比陆路快。

注:文中黑白照片本就是黑白底片拍摄,不是处理效果。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相逢就是缘分。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欢迎关注、点赞、转发、评论,这对旅行实验室的生存很重要。

谢谢。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 收起

三亚海棠湾喜来登度假酒店

三亚海棠湾喜来登度假酒店

2749元起

三亚·亚特兰蒂斯(携程)

三亚·亚特兰蒂斯(携程)

2647元起

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

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

2124元起

常州环球恐龙城恐龙主题度假酒店

常州环球恐龙城恐龙主题度假酒店

699元起

无锡太湖华邑

无锡太湖华邑

799元起

苏州万豪酒店

苏州万豪酒店

899元起

江苏镇江兆和皇冠假日酒店

江苏镇江兆和皇冠假日酒店

999元起

​无锡凯悦酒店

​无锡凯悦酒店

988元起

苏州尼盛万丽酒店

苏州尼盛万丽酒店

899元起

桐庐富春江励骏

桐庐富春江励骏

暂无报价

三亚海棠湾万丽度假酒店

三亚海棠湾万丽度假酒店

2176元起

常州武进九洲喜来登酒店

常州武进九洲喜来登酒店

738元起

长白山万达智选假日酒店

长白山万达智选假日酒店

309元起

无锡城中皇冠假日酒店

无锡城中皇冠假日酒店

688元起

浙江桐庐励骏酒店

浙江桐庐励骏酒店

699元起

阳江海陵岛保利皇冠假日酒店

阳江海陵岛保利皇冠假日酒店

暂无报价
3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目录
5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