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2020-11-10 20:17:04 1点赞 1收藏 3评论

跑鞋选购、跑步训练、跑步运动干货分享,关注#跑者#每一个热爱跑步的人都是跑者!



“哎,你等一下……”

我驻足停下。

回头,午后的阳光照在安静的山谷中,照在流光溢彩的光阴中。阳光照射之处,冬天仿佛并未到来,春天似乎并未走远。

我就在这片美好光景的景致中,看到他在几十米开外向我走来。

他的脸上带着意外的惊喜和笑容。

我岣嵝着上半身,用手杖支撑着地,我努力地让整个身体最大限度地节约着最后一丝体能。然后,在双眼迷蒙中看到他的身影越来越近。

直至他在我身边停下。


1


宇哥在群里刚发完海坨山越野赛报名链接的时候,看完竞赛规程后就在群里诶特了他。

“你们这样干,最后会不会赔得连裤衩都没有了”?

引擎鸟的参赛服&完赛服、不计成本的补给,以及异常低廉的报名价格,同时加上宇哥团队良好的口碑等等,这些都是无法拒绝的报名理由。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虽然,今年状态实在不好+缺练+体重暴涨,但这些因素依然阻挡不了那颗心,于是,第一时间点击了报名按钮。
之后,因为工作等原因,也就未过多关注赛事进程。

直到赛前几天翻看手机,才想起距离11月7日已经时日无多,于是急匆匆翻箱倒柜找冲锋衣、越野包和头灯等装备。

好不容易凑齐强装装备后,距离11月7日已经不足一天时间。

2

厚着脸皮确认了蹭郭守攀郭哥的车子北上之后,终于睡了一个安稳好觉。

郭哥曾是我在北京的队友,也是距离我居住之地并不遥远的好友。去年衡水湖马拉松的时候,他不仅携带了N只美味烧鸡到衡马让大家大快朵颐,而且在回程的时候更是将我们一群人拉回来。

这一次,他又将自己的便利无私地分享予我。

我们一路畅聊跑步、生活和其他,在傍晚时分到达奥伦达部落。

日已偏西的傍晚,奥伦达部落逐渐起了冷意,偶有不期而至的冷风吹过,寒意顿时涌上全身。

但奥伦达部落的优雅环境仍然让人流连忘返,赛事起终点选择于此,无论在视觉还是精神上都是一种享受。

百无聊赖刷手机时,正好看到仗义疏财、才华横溢的大风哥在群里安排了聚餐事宜,自山海关匆匆一聚后,大家已有多日未见大家,于是便调转心念直奔聚餐场地而去。

到达聚餐之地后,才发现已有多名参赛好手在场,此时光阴正好、笑靥正欢。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我的一生中会去到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但是像11月6日晚这样的相逢场景,可能并不会太多。

3

参加这个饭局其实还有一个小秘密,因为这一天正好是大风哥的生日。

泰山会的小管家宇希干部此前悄悄拉了个密谋群,我们商定一起给大风哥庆生。

此时,当我和白衣少年姜川等人到达餐厅时,宇希等人已经悄然准备好了生日蛋糕。

直到大家在餐桌上拿出蛋糕时,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大风哥还诧异地问今天谁过生日。当他知道是大家悄悄给他庆生时,他赶紧说不用了不用了——当然了,反对无效!

我和大风哥相识于2019年的环长城越野赛,之后和其他人一起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们所在的群也从“桃花寻剑客”升级到“泰山会”,而作为主心骨的大风哥,这期间一直在赛事、活动、经济等方面帮助大家颇多。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我曾和北漠哥说,大风哥就像《水浒传》里的柴进,仗义疏财、才华横溢,而且为人更是温文尔雅。

这次大家悄然给他庆生之前,其实我一直想着给他准备个小礼物,但后来又实在不知道该送什么,加上时间紧急也就只好作罢。

烛光中,大风哥在大家的呼声中点亮了蜡烛。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许愿,但我是许了愿望的。

当大家其乐融融地就餐完毕后,时间已经很晚,因为我未开车,大风哥于是便安排了司机兄弟护送宇希、我和李琳虎回程。

夜幕下的北京北边,星月在寒冷的夜晚投下光辉,我们在冷意阵阵的夜晚道别。

4

这次因为懒惰,住宿方面便选择了和另外两个选手拼房。这两个小兄弟一个叫马小强,一个叫左静杰。

我到达房间时,担心我的晚归耽误了他们的休息时间,但没想到他们两个不仅没有任何责怪之意,反而还很友好地欢迎我回来。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能在这个人来人往的江湖中关心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这样冬天委实让人温暖无限。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这次海坨山是他们两人的首野,在准备装备方面,他们准备得异常充分。除了官方要求的强制装备外,他们还准备了很多很多额外的物品。

我想起我初次参加越野赛时的情景,也差不多是这样。

可惜时光不能再回到从前。

我们简短招呼后便收拾装备,然后熄灯睡觉,可能赶了一下午的车略有劳累,不知不觉间便沉沉睡去了。

我在接近4点的时刻醒来,不一会儿后两位小兄弟也醒来,我们简单洗漱后便一起去餐厅吃早餐,然后再一起乘坐接驳大巴前往赛事出发点。

在出发点,存完包后回到出发区时遇到了泰山会的其他成员,大家一起合了影,然后在主持人的号召下进行拉伸,在接近出发时间之际,我因为热身的关系,便自然地排在了队伍中间出发。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个排在中间出发的位置,让我在接下来的整个赛事过程中吃了不小的苦头。

5

宇哥和其他嘉宾发枪后,大家喷涌而出。

6点过的世界,天宇还是一片黑暗笼罩的模样,同时又因为人数众多,所以出发一段距离后也未出现舒缓景象,于是只好混在一群选手中跟跑。

4公里多后到了CP1,想到接下来是1200左右的爬升,于是便停下来在这里将水壶灌满水,但这一停顿发现,很多选手为了赶时间未进行任何补给便直接甩站而过。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自己勉强吃了2个饺子和喝了一丁点小米粥后也赶紧出发,但刚出发不一会儿便觉得需要小方便一下,跑了一会后终于看到一个景区卫生间,完毕后发现又一大群选手此时超越自己而过。

悲伤的故事便开始了。

因为接下来是整个赛段的巨大爬升阶段,而自己前面已经堆集了太多选手,在爬升通道只容许一个人通过的山坡路上,超越别人成了一件异常艰难的事。

我看到小九凤妹纸在后面不断地“借过”,然而结果甚微。有选手甚至对她说,不要急嘛,大家都在走,急了也过不去。

然而,这几位选手可能真的不知道这是一个冠军种子选手,这里耽误的每一分钟对她而言都异常宝贵,而且,前面的很多选手爬坡确实并不快。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此时的我也很着急,但看着前面的选手小心翼翼又谨慎倍加的爬坡动作,也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超越了几个选手后,意外地发现自己的鞋带又散了……

真是霉事一桩桩……暗暗叫苦之余,只得在一条稍微宽一点的路边重新整理鞋带。

这此期间,又一群选手赶超我而去。

刚刚浪费了无数体力换来的些许赶超时间,又白费了。

当赵芬姐看到我再一次赶超她时,很惊诧地问我不是刚超她了吗,我只好苦笑着说刚去旁边系鞋带了。

这一段爬升虽然巨大,但路况对自己来说其实是很好的赛道了,在攀爬到顶迎来下降之时,算是突破堵车重围了。
当我到达CP2打卡点时,发现小九凤妹纸也还在,原来她也是趁我在旁边重新系鞋带的时候超了我。

此时有工作人员告诉她目前好像位居第二位置,于是补给完毕后她便即刻出发。

(左:70公里组冠军小九凤)(左:70公里组冠军小九凤)

6

小九凤妹纸出发后,我吹了一瓶冰红茶,喝完倒是神清气爽骨骼清奇,但可能因为气温较低,不一会儿后又有了小方便来袭之意。

我……

解决完之后收起手杖展开路跑,超过几个选手后发现小九凤妹纸正在前面,于是追上她时发现她略有不适之状,于是告诉她跟在身后带她一段,但是她说刚补给完不是很舒服。

恰巧此时迎来了50公里和70公里组别分道口,于是向小九凤妹纸道了一声加油后便左转弯上了50公里赛道。

这一段赛道几乎是自己一个人的天地,只是略大的逆风让奔跑略微费劲,在临近补给点的时候追赶上一个选手后,远远地看到了打卡点。

在打卡点看到了心念念的牛肉,以及其他丰富无比的补给,此时才发现耐吉的赛事有口皆碑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实实在在的在做服务,起码补给方面,是我参加过的越野赛中数一数二的棒。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面对琳琅满目的补给,有几位先行到达的选手正在狼吞虎咽,而此时的自己却无心贪恋美食,在匆匆喝了两杯糖水后,便选择了出发。

这一段路是缓下坡的硬化路,收起双杖后虽有冷风吹来,但整个人的状态却异常良好。

在接近硬化路尽头的时候,看到有选手在前面,于是在上防火道时候赶超了后,又开始了一个人天地的时光。

看手表时发现快接近打卡点了,但此时的赛道仍然是防火道,正诧异是不是数据出现错误之时,便看到前面有红色的帐篷,原来,这里便是CP6海坨山谷了。

热情而美丽的志愿者招呼着我,顺道问了下志愿者前面过去了多少人,志愿者说你正好是第十个。

what?

中间队伍出发、大爬坡被堵那么久,虽然前面几个站点超越了几个选手,但现在居然能排第十名?

继续问志愿者前面的过去多久了,志愿者说刚过去4分钟左右。

于是在喝了一杯半糖水后,抓了3个小番茄在手即出发——4分钟时间不到一公里,实在是没有理由不追。

7

此时双脚似乎有无穷动力,独自跑了一会后,果然看到前面有一位选手在前进,于是略微提速超过后,不一会儿发现自己又一个人独行了。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此时的林间,虽然萧瑟的冬天让藤条和树木失去了绿色,但金黄的落叶铺陈在地面,仿若时光被披上了魔力毯。
曾经跑过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丛,也曾穿越过倾盆大雨的高山草甸,而此时双脚踏上金黄的落叶,仿若踏上了最美妙的时光。

尤其这种路况对于自己而言,又是最喜欢的路况,因此即便是一些小缓坡,自己也能轻松小跑着上去。

不知走了多久,又看到前面有一个选手,那么这便是第八了。在赶超这位兄弟后,继续朝前出发,与此同时,发现这个阶段的700多爬升也已经过去了大概400多,那么这便意味着再爬200多爬升后,接下来便是换下坡的路段了。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而距离终点的几公里又是硬化路,这便意味着翻越了这剩余的200多爬升之后,接下来的路途将不再艰难,同时从出发时爬升的大坡来看,接下来的下坡大概也是可以飞奔的赛道。

就在心间不断估算之际,远远地看到了前面隐约有两位选手。

这让我有点出乎意料。

从CP6海坨山谷出发时,想的是虽然站台无望但能提升一下名次也是好的,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如果再继续赶超前面两位选手,便能实现在这一赛段将名次提升4名的收获。

而这次名次,又刚好只录取前6名。

试一试?试一试。

第七这位选手特别优雅,在听到我脚步时,主动给我让路。

这和CP2路段爬坡时的很多选手完全不一样,很多选手在听到“抱歉,借过一下”之后的声音后仍然无动于衷。而这位选手,却在我还未开口之时便主动让道于我。

此时此刻,我是他的竞争对手啊。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可惜我忘了看他的号码簿,未能记住他的名字。

名次提升到第七之后,我开始向着前面的第六进击。

此时,我亦是有点慌张的。

爬坡虽作为我的强项,我也能确信自己能追上这位选手,但我不知道这位选手的路跑实力如何。如果他的路跑实力强于我的话,我只有将差距拉到更大,才有胜算可能。

于是在超过他之后,我便发力想拉开和他的距离。

然而,这位好手也是一个厉害角色,虽然上坡路段被我赶超之后,但我却未能完全将于他的距离拉大,无论我怎么发力,只要我回头他都扔在我视线范围内。

此时手表显示还剩下10公里左右路程,爬升路段也已经差不多快要结束,我只能继续发力。

当最后一支能量胶就水下肚后,发现水壶里的水也已经所剩无几。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而手表也显示,此时时间正是上午时分。

一丝惊慌袭上心头。

剩下的十公里,无论是什么样的路段,我都势必面临着补给缺乏的绝境。

暗暗叫苦,也后悔不迭。

一路为了追赶,每个补给站都只是象征性地补给一下,连续奔袭了近40公里之后,即便钢铁身体也差不多到了疲累的时候。

而此时,又接近中午的饭点时间,我这棵小草毕竟不是大树,我要如何扛到终点?

尤其是刚刚被自己赶超的选手也是实力强劲选手,为了与他最大化拉开距离,自己更是使了劲想甩开他,这期间的体能耗费更甚。

作为一个老司机,此时此刻也倍感力不从心。

此时虽然迎来了下坡阶段,但更加无奈的是赶上了大批21公里组别的选手,“抱歉,借过一下”的招呼语又不知说了多少遍。

但好在大多21公里组别的选手也很友好,大多在听到招呼后都主动让道,很多更是听到声响便主动让道。

比赛道美景更美的,就是人的人格了。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但即便如此,疲累和饥饿还是不可避免地袭来,心中的苦也越来越慌。但此时距离终点的距离大也还有大概7公里左右,第一次生生地感到了绝望。

腿脚酸软的迹象正式来临的时候,我知道问题已经严重了。

连续征服了几个大石块和狭窄路道之后,只能求助21公里组别的选手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赛道中便厚着脸皮问询21公里组别的选手“是否有多余的吃的?”

我刻意强调“多余的”这个词,是想让对方知道:有“多余的”再给我,如果没有多余的就不用给了,虽然我亟需帮助,但帮助我的前提是不能影响你。

否则,我心不会安。

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美女还有一根香蕉,她掰断后将长的一截给我。

我疲惫不堪、饥饿不已,除了谢谢之外找不到其他言词。

这期间,让我最最无可奈何的事情终究发生了——身上带着黄色号码簿的选手们终于追上我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被我赶超的选手,还是后面追上来的选手,总之他们身上的黄色号码簿告诉我,他们也是50公里组的。

一个过去了,不一会儿又一个也过去了……后来,我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

这段原本可以飞奔而下的路程,我此时此刻也只能溜达了。

终于下降到山谷的时候,正午的阳光照射下来,清幽而寂静的山野之间,温馨得让人想要沉睡的光阴让人慵懒。偶然见到的溪流,也似乎在劝说着行者的脚步停歇下来,我甚至想象着这片山林中有忙碌的松鼠,它们是否正在慌忙找寻着这片林间的榛子和松果。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看到蓝天救援队的时候,我虚弱地询问有饮料或水吗?

但是我得到的答案是没有,他们告诉我只有3公里左右就到终点了,谢过他们之后,我只能继续溜达向前。
至于后面还会有几个人超过我,我已经不在乎了。

8

当他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魁梧身影背着一个大包,从步伐和装束来看,他应该是21公里组别的无疑。
我追上了他,头眼昏花。

“抱歉,请问……你有没有多余的吃的?无论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吃的都行。”

虽然此刻我太急需了,但我也并没有忘记“多余的”。

他翻了翻口袋,带着抱歉的笑对我说“啊,不好意思……我身上也没有了”。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仍然谢谢。

不过,好在只有3公里多了,这……可能是我最后的动力。

谢过他后,我强撑着双脚向前,努力地迈开双腿尽量让自己跑起来……虽然早已没有了站台机会,但能跑一点就跑一点吧,这样距离终点也就近了一点点。

午后的山谷,光影斑驳,行人匆匆。

我遇到的很多人,他们是我这段路程的过客,我和他们素不相识,但是他们却给了我温暖的回忆。

给我近三分之二截香蕉的21公里组美女,以及这个大哥,我至今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我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还能遇见他们。

但是,谢谢好人。

江湖匆匆,恩情永留。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9

大概数十米之后,我听到这个大哥的声音。

我等他上来后,他惊喜地告诉我,他在包里找到了一罐午餐肉。那个时刻,我的眼泪快要流下来了。

他告诉我,今天早上出门时他带的东西都用光了,但刚在包里发现了这一罐前几天放在包里的吃的,想着我正需要,于是正好给我。

我不知道除了谢谢之外,还能说什么。

我问“你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补你十箱,好吗?”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告诉我他是来徒步的,并不是参赛选手。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也许当时头晕眼花意识已模糊,我又问他“那你在组委会官方群吗?我叫小草,回头我加你……”说完才发现不对,他是徒步的驴友而不是选手,那自然也不在官方群。

他还是友好地告诉我说不在,我接着问那要怎样感谢你呢?

“嗨,不用不用,小事情,没事儿的(忘了具体原话,大概如此)”,他依旧爽朗地笑着。

我再次谢过,转过身。

撕开午餐肉的易拉盖,就着易拉盖当勺,三下五除二地将整个火腿罐头全部狼吞虎咽完毕。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吃完之后,才发现忘了记下这位大哥的微信号,看着这份午餐肉的罐头盒,它成了我能关联这位大哥的唯一纽带。
这是唯一的纽带。

我让一位21公里组的选手帮忙将罐头盒放置在背包之后,向着终点而去。

一路上,罐头盒和罐头盖在背包里发出叮里哐啷的响声,想必都已经被很多同期经过的21公里组选手听见。

他们可能会好奇,这个50公里组的选手不过跑个步背一堆锅碗瓢盆干啥?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声音,是一个山谷里的记忆。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10

冲线之后看到了宇哥,和他拥抱了下,他告诉我我大概是第十一名。我告诉他我曾一度追赶到第六并且想再度追赶一下的,但因为身体出了问题所以就溜达了回来。

他听后惋惜地告诉我前六都有奖项的,我可惜了。

我说没关系,是我参赛准备工作不足,但这次吸取的教训也是一种收获。

和宇哥分别后,在终点长桌上吃了一个花卷、一根香蕉后,又自行拉伸了一段时间,然后去存包处取包。

又过了一会,在休息间隙等到了郭哥,我们稍作收拾后即收拾东西驱车回京。

这次郭哥跑的也是50公里组别,但他因为髂胫束发作,也多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完赛——带伤情况下8个余小时完赛,也是一名好手。

路途中,夕阳照射下来,透过车窗懒洋洋地洒在我们身上。我穿越车窗远眺山脉,逶迤的丛山峻岭之间,溪水流过山谷、时光拂过人间。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在这片寂静但温暖的山谷之间,有着向着终点前进的选手,有着仍坚守在打卡点的美丽志愿者,也有着任劳任怨的蓝天救援人员。

也有着萍水相逢、慷慨解囊的好人。

2020海坨山越野:山谷里的好人

— / END / —

展开 收起

广东广州长隆飞鸟乐园门票长隆旅游度假区 学生票

广东广州长隆飞鸟乐园门票长隆旅游度假区 学生票

85元起

上海迪士尼乐园

上海迪士尼乐园

257元起

广州长隆欢乐世界

广州长隆欢乐世界

暂无报价

长隆野生动物园

长隆野生动物园

316元起

水立方嬉水乐园

水立方嬉水乐园

180元起

全球奇幻旅行

全球奇幻旅行

80元起

天堂岛海洋乐园

天堂岛海洋乐园

49.9元起

上海乐高探索中心

上海乐高探索中心

800元起

迪士尼乐园

迪士尼乐园

265元起
3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好价推荐
查看更多好价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