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2019-04-01 18:31:28 109点赞 122收藏 79评论

想要了解有趣有料的数码资讯,手机深度评测,数码选购要点,最新薅羊毛秘诀,动动手指,点击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好物研究院。避坑的事交给我们来做吧~


最近,中国移动又被怼上了热搜,这次背锅的终于不是万年 5 元/30M........

这次是个大事件,移动要正式清退 3G 网络,只保留 4G 和 2G 网络。

移动 3G,那个叫 TD-SCDMA 的网络,很快就没有基站支持,哪怕你的手机依旧支持这一频段,也搜不到信号。

曾经 2.5 亿用户的 G3,和移动投入的千亿成本,此刻就要被彻底埋在历史的尘埃里。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被移动抛弃的 TD-SCDMA ,其实早在 2016 年就在悄悄实行退网,当时也是上了热搜成为城中热话。

毕竟,移动在 TD-SCDMA 上花了一笔巨款,保守估计 2000 亿。

从 2009 到 2019,TD-SCDMA 折腾了移动整整十年,2G 网络时代的王者,一度在 3G 时代被联通和电信按在地上摩擦,终于要寿终正寝。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你可能也会好奇,为什么移动要在扶不起的 TD-SCDMA 上花费如此巨资,还一度断送了全球第一大运营商的霸业?

十年过去了,当飘零在风中的微小线索们连成了一张巨大的证据网,我们才发现:移动这 2000 亿花的也很冤。

TD-SCDMA 技术因为一家国产电信巨头的渲染,被国家认为具备自主知识产权,是中国在通信行业赶英超美的底牌,必须不惜代价强上。

2G 时代占据了国内 80% 业务,年收入达到 4000 亿的中移动,作为赌注,被押在了这场千亿豪赌之上。

“在当时,这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乡下的穷小子,要翻身做老板

这场 2000 亿豪赌还要从 34 年前说起。

1985 年 7 月,加州圣地亚哥大学的几个教授在雅各布教授家里聊天,偶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他们都清楚,再教一辈子书,都不会遇到这样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7 个人创立的这家公司叫高通,今天我们的手机里的芯片绝大多数都来自于它。但当时它是做通信技术起家。七人众发现的商机正是 CDMA 网络(也就是 2G 网络)。

没几年高通就在全球申请了 4000 多个 CDMA 网络相关专利,CDMA 很快成为美国的主流通讯网络技术,也随着美帝的霸权主义强势向全球输出,高通就躺着收专利费一跃成为通信巨子。

(高通七子)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美国人搞 CDMA,欧洲人就做了 GSM,在 2G 时代,想搞通信只有这两个选择,是把钱交给美国佬,还是欧洲佬。

中国早在 1992 年就开始做 GSM 试验网,国家坚决地选择了“欧标”,移动、联通从一开始就是用 GSM 组建 2G 网络。

回想起大哥大时代中国采用欧洲的技术+美国频段,做出非驴非马的网络的教训,时任信产部部长吴基传决心在 2G 时代压注 GSM,甩开美国佬和高通的吸血。

(1994 年吴基传在拨打 GSM 电话)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但世事难料,中国在加入 WTO 谈判时,美国人将在中国组建 CDMA 网络作为交换条件,中国不能只有一个 GSM。

为了国家大利益,建就建呗,联通兄弟先委屈一下,除了 GSM 外,联通在 2002 年正式开通 CDMA,过起了双网双待的苦日子(身背两只吸血鬼)。

你问中国电信在哪?那时中国电信没有移动通信牌照,还没轮到你上舞台呢,一边去搞固话和小灵通吧。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别看移动和联通的日子过得很滋润,2G 时代由于缺乏专利技术,不得不向欧美上交巨额的专利费,我们人还多,几乎就是被收人头税。

2G 时代,中国只是看懂和学会别人如何制定标准,即将踏入 3G 时代,整个中国电信界都在期盼着,能从此参与 3G 标准制定和搞懂规则,赢得话语权。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但欧美这群卖专利的公司非常厉害,你中国刚开始普及 2G,它们在 90 年代初期连 3G 标准都给跑马圈地好了,彼时国际公认的 3G 频率有 FDD 和 TDD 两种,

一道道技术壁垒和专利陷阱摆在那,像把镰刀,就等中国公布 3G 标准就挥舞着过来大把大把的收割 13 亿人口红利。

开始我们也试过耍小聪明,中国人尝试在 3G 主流技术标准 WCDMA 里做渗透,在西班牙的 3G 标准讨论大会上:

几个中国专家指出 WCDMA (主流 3G 标准)的缺陷,暗中挑刺,想趁机把我们的专利加入其中。但.......我们提的问题别人早就想到了,人家回复得有理有据,附带深度实验测试结果,当场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这段时期,就好比有个景区(2G 网络),欧美凭着雄厚的家底入场早,设了门票每天坐着就把钱给收了。中国人,这时顶多是个担着凉茶在景区里面摆摊的小伙。

很快,大家发现了原来隔壁还有个未开发但潜力千百倍的新景点(3G 网络),中国人这时不想干苦力了,想翻身当主人收门票钱。

但别人有钱有话语权,欧美家的售票处都建好了,你还能发挥的地方顶多能建个小卖部,眼看景区马上要开业,干还是不干?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移动必须要留在 TD-SCDMA 这条船上!

这就是 1997 年 4 月国际电联发出 3G 标准征集函时,中国所面临的状况。彼时距离 3G 提案截止只有一年时间,以国内的技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零做一个完整的 3G 标准出来。

用今天的上帝视角开一次天眼,可能会奇怪,今天很牛逼的华为和中兴,当时干嘛去了?

当时中华两家的主要业务是生产交换机,从产业链来说就是下游制造型企业,还没轮到你们上台呢,等等吧。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当时独领风骚的是大唐通信(前身是国家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从 20 年前的眼光来看,它就是当时的“华为”,提交中国 3G 标准提案的重任也就落在了它身上。

大唐的确有在研究 3G 标准,但技术所限只到了智能天线这部分,还没涉及到更核心的通信系统。

既然自己做不行,那买一个总行了吧。

恰巧西门子的 TD-CDMA 技术因在技术上有较多问题,已经在欧洲 3G 标准比拼中输给了爱立信、诺基亚等力捧的 WCDMA 标准,有意出让。

大唐和西门子一拍即合,收购西门子手上的技术,提出 TD-SCDMA 标准,代表中国人参与世界 3G 标准的制定。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这瞬间引起了电信界的大地震,TD-SCDMA 虽然被大唐包装为中国自主研发,但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一次中国移动总工程师曾在欧洲技术研讨会上宣传 TD-SCDMA,国外专家一句话就塞了回去:一个系统的核心竟然是天线,说明这个技术很不成熟。

很长一段时间里,国际电联都不认为 TD-SCDMA 是个 3G 标准,只能称之为提案。直到 2000 年,信产部联合移动和联通强硬表态,13 亿人还不够主流吗?

国际电信联盟才勉强将中国 TD-SCDMA、欧洲的 WCDMA、美国的 CDMA2000 并列为三大 3G 国际标准。

但国外厂商们对此反应冷淡,有设备商放出了狠话:我们可以做,但没必要。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其实经过一系列的打脸,多少让信产部的领导们冷静下来。

时任信产部部长吴基传仍旧坚持市场为主,技术中立。TD-SCDMA 说白了是国家做的一个占坑工具,一个核威胁按钮,高通你们别拿着专利就欺人太甚,逼急了老子就不惜一切代价做这个。

三大运营商,同样不买 TD-SCDMA 的帐,谁都知道它只是个存在于论文里的技术,根本不像其它两个 3G 标准那样经过大规模的试用。

有一次,移动派出团队考察大唐的 TD-SCDMA 独立组网试验。

专家发现,一开始网络并没有接通,大唐捣鼓了很久才重新接通。后来移动通过渠道了解到,这次接通只是临时性的,“做个样子,给领导看看”。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不能承受 TD-SCDMA 网络被打入冷宫的,可能只有“下一站华为”——大唐公司。

从 2001 年 9 月开始,大唐董事长周寰就决定了,集中大唐内部所有力量和资源,豪赌 TD-SCDMA。

原本大唐也是有 WCDMA/CDMA2000 的产品线,但公司每年只有 1-3 个亿的人民币流动,还把鸡蛋分散到 3 个篮子无异于慢性自杀。

更重要的是,大唐输不起这场豪赌,后来功成名就之后,原大唐总工程师李世鹤还回忆说,为了 TD-SCDMA,大唐累计投入 20 多亿。

当中 60% 是银行贷款,缺钱到连研究大院的楼、地皮尽数抵押出去,如果输了,公司立马就要就地解散。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三大运营商都有着极强的求生欲,尽管国家表态要支持 TD。但谁也不出面,尽量避免发展 TD 的任务落在自己头上。

时任中移动总经理的王建宙一再公开表示,希望移动能以最好的技术切入 3G。

当时移动内部认为,在巨大用户量的帮助下,移动会从 GDM 平滑过渡到 WCDMA,TD-SCDMA 则作为高密度地区的辅助。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但大唐没有给中国移动挣扎的机会,为了保持 TD 这条船不沉,必须把世界第一大运营商拖上船。

傻子都知道,如果三大运营商各自有 2 张 3G 牌照,100% 会优先发展 WCDMA 或 CDMA2000,TD-SCDMA 只能打辅助。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2005 年的一封信打破了平衡。

大唐董事长周寰找到了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等重量级科学家,联名上书请求支持中国自主创新的 TD 技术。

在当时举国创新的氛围里,这样的意见无人敢轻视,很快引起了国家的重视。

到了 2006 年 1 月,TD-SCDMA、和神舟五号、超高育种水稻并列为“十五”期间代表性重大自主创新科技。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2008 年,三名参事再次上书,明确要求 TD-SCDMA 必须由移动一力承担,理由是移动用户多,有充足资金又是国际品牌,发展自主创新技术义不容辞。

这一建议很快得到批示,TD-SCDMA 分给移动,WCDMA 给联通,CDMA2000 给电信,3G 牌照尘埃落定。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当时有名不上道的教授问电信负责人,没拿到 WCDMA 不觉得很亏吗?

答曰:电信没给分配到 TD-SCDMA,就是赚了。

题外话:工信部宣布决定后,电信从联通手上买来了 CDMA 网络,花了 1100 亿人民币,可见牌照的重要性。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工信部要这么分配,倒也不是故意耍移动。

只是一来要大力发展 TD,二来让移动一家独大就是失职,必须借着 3G 牌照的发放,对三大运营商势力进行重新洗牌。猪肥了,再不宰以后就宰不动了。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移动能说不吗,不能。

在中国,工信部是个严厉的婆婆,三大运营商只是个小媳妇,相互掐可以,敢得罪婆婆那就是造反了你。

频率、体制、任命权都在工信部手里抓着呢,婆婆说的有道理要好好干,没道理更要好好干,胆敢给婆婆穿小鞋直接就换人,两条腿的狗难找,两条腿的运营商老大有的是人。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全球最大运营商,成了中国移不动

当时的形势不容移动有任何迟疑,TD-SCDMA 是打不过 WCDMA,但要是不赶紧开干,拿 2G GSM 网络来怼的话,就死得更惨。

移动当时面对的困难,远超文字能表达的那几分悲壮感。

像 TD-SCDMA 大力宣传的智能天线,移动甚至都要自己来,据说 TD 天线大得像个门板,装在屋顶一阵风过来要连着屋顶掀翻。

还有 TD-SCDMA 是叫 3G,但实际上速度比别家差得远。联通的 WCDMA 下载速度可达 21M/s,但移动的 TD-SCDMA 经过多轮优化仍然只有,2.8M/s。

原本主打信号好的移动瞬间成了“中国移不动”。

(巨大的 TD 天线)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移动很痛苦,因为如果你是一只龟,那你“快龟加鞭”,“龟踏飞燕”,“一龟当先”,你还是跑不过兔子。

可恶的是,就在昨天我大移动还是一只兔子,今天被硬生生困在个龟壳里,剧情颇像“你的名字”。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而联通、电信的优势则远不止表面所能看到的上网速度,它们拥有一整套成熟的产业链在背后支撑着。

比方说最简单的,推广 3G 你总得让人有 3G 手机用吧。WCDMA 这边,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等主流品牌从百元机到旗舰机应有尽有。

而移动的 G3,开始只有大唐、新邮通的低端键盘机,为此,移动每年就要拿出上百亿的终端补贴,给一大堆你听都没听过的手机(再重复一遍,那时候华为还是充话费白送的渣渣)。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后来大杀招苹果来了,iPhone 全民热捧,但高通不愿意生产兼容 TD-SCDMA 的芯片,移动只能看着联通和电信站着收割大批大批的高端用户。

联通抓住了这跟救命稻草,甚至连北京五环内的公交车站广告牌都包了一个月,免费给 iPhone 入华打广告。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一堆问题接踵而至,移动瞬间从全球第一运营商的宝座掉落凡间。

从 2009 年 3G 商用开始,到 13 年 4G 商用之前,中移动的市场份额从 72% 掉到了 62%。

10% 看起来微不足道,实际上在 14 亿人口基数下,这就是 1.4 亿用户的流失。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豪赌输掉的 2000 亿,每一分钱都沾着移动用户“5元30M”的血

其实移动心里也明白,TD 就是一副死牌,再继续扔钱也弥补不了技术上的巨大差距,反而深陷泥潭。

在移动内部,有一个公开的秘密,TD-SCDMA 只是一个过渡网。

有专家这样形容 LTE 网络的异同(LTE 即 4G):移动的 TD 在 4G 时代会演化为 TD-LTE,而联通、电信的 WCDMA/CDMA2000 则是演化为 LTE-FDD。两者只是两个不一样的门,但打开门屋子里面是完全一样的。

也就是说,只要熬到 4G,移动就可以依靠 LTE 技术的成熟反杀。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早在 2007 年,中移动就联合了 27 家公司提出 TDD LTE 帧结构方案(4G 提案)。

当时国际上的 4G 备选主要有 Winmax、LTE,而 LTE 内部则分为 FDD、TDD,以及大唐电信提出中国的 TDD2。

移动那会估计一看到大唐两字就哆嗦,就是傻子也不会再踩到这深坑里。

如果按大唐那套来再搞一次闭门造车,世界第一大运营商,年营收 5000 亿的巨无霸也遭不起这样的折腾。

反正移动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一方面劝大唐放弃一些无谓的自有标准,另一面就用巨大的 4G 市场说服爱立信,在主流框架内也分一口肉给大唐吃,最后算是形成了一个融合型的 TDD-LTE 4G 标准。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在 2010 年底,3G 网络商用还不到 2 年,移动就在推动 4G TD-LTE 的试验。

但某些 TD-SCDMA 的既得利益者并不愿意 TD-LTE 这么快起来,千方百计阻碍 4G 的上马,工信部在这种拉锯战中直到 2013 年 12 月才发放 4G 牌照。

移动顾不上那么多,TD-LTE 的基站早从 2012 年就已经有 2 万个,到了 2013 年激增至 20 万个,到了 2014 年的 4G 商用,基站快速冲破了 70 万个。

工信部出于对移动的“补偿”,对建基站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出于保护 TD-LTE 产业的考虑,一直没有给联通和电信发放 LTE FDD 的牌照,婆婆终于拉了一回对移动有利的偏架。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4G 时代来了,但 3G 留下的烂摊子还需要继续处理。

TD-SCDMA 再烂,移动也还有上亿用户驻留在上面,只有等用户全部自然退网才能清网,从 2015 传部分地区清网的消息到现在官宣清网,足足熬了 5 年。

移动在 TD-SCDMA 上花了超过 2000 亿,还赔上了全球最大运营商 5 年时间。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TD-SCDMA 最大的意义,是打破国外通信公司的专利垄断。

但国外那群老狐狸们,在 TD-SCDMA 变成 3G 标准的时候,已经在 TD 里安插了不少自己的专利,还不生产相关产品,主要用于防御和专利收费。

现在业内人士回顾这波澜壮阔的 5 年,大多预估中国在 TD-SCDMA 上的专利只有 15% 左右。又因为我们执着于中国专利,TD-SCDMA 失去了成为国际标准的机会。

从技术角度来说,TD-SCDMA 对后来移动 4G TD-LTE 影响并不大,两者最大的相似性就是名字都以 TD 打头,技术继承性只有 10% 左右。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TD-SCDMA 影响用户了吗?

你只是以为自己没被卷进这千尺巨浪里。

移动在 3G 网络上投的钱入泥牛入海,另一端就得在用户身上打开水龙头把水给接回来,保持池子的水位总体是增长的。

万年的 5 元 30M 多次全网上热搜,真的是移动吃惯人血馒头不乐意取消么,恐怕是迫于盈利压力,不得不做的运营手段吧。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工信部给到的命令是,搞好自主研发的 TD-SCDMA 3G 网络,别的我不管。

移动高层给到的命令是,中层干部们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搞好 3G 推广,干死隔壁。

中层干部略加思索,KPI 就摆在这了,不管了,拆分一下给下面的人解决吧,不行就换人!

到了基层员工这,盈利方式可能就非常的简单粗暴了,移动那几年的口碑如何,我想大家都懂的。

电信巨头,下一个华为,它却让中国移动输掉2000亿豪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TD-SCDMA 是一记七伤拳,用尽中国电信制造业的力气,却打在了一个软绵绵的沙包上,只有微弱的反响。

用户利益受到了损害,移动互联网发展被大大延缓(3G 那几年正是整个移动互联网最朝气蓬勃的时候),产业一度畸形化,TD-SCDMA 留下了一地鸡毛。

但似乎谁也说不准,这场 2000 亿的豪赌,究竟是谁之过?


对我们的文章感兴趣,想了解更多有关数码科普,新机评测,动动手指,点击关注我们吧~

展开 收起
评论79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22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