篝火营地 篇五十:《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2019-05-23 16:31:00 89点赞 209收藏 118评论

剧荒人就慌,关注#一起来追剧#,无论是美剧、日剧、英剧、韩剧,值友的靠谱分享,让你从此不再剧荒!

本文基于「篝火营地」与 IGN 中华地区独家授权协议编译,转载请征得同意
文:Laura Prudom
编译:枚尧
全文约 1800 字,阅读只需 4 分钟

随着《权力的游戏》结局释出,这一跨度 8 年的魔幻史诗大剧终于落下帷幕,遗憾的是,结尾并不意味着所有答案揭晓,反而给我们更多留下悬而未决的问题。以下是你在观看《权力的游戏》结局后心中可能会不得其解的困惑。

【前方大幅图文剧透预警!】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北境独立,放狼归山?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在维斯特洛领主会议(the Great Houses of Westeros)之后,布兰将成为新王,珊莎·史塔克则自立为北境之主,领地不再受到新王的统治。这一大胆的独立举措被毫无阻碍地通过了,让人实在难以理解。为何在一名史塔克成为新王之后,同宗同源的北境却要就此脱离?对于北境独立的行为,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出来制止?难道不担心其它家族进行效仿,自立新国?尽管我们知道「北境人永不遗忘,也永不屈服」,但完全没人反对或起码质疑珊莎的动机,还是让人感到很不合理。

守夜人还存在吗?

对于这个疑问,琼恩·雪诺似乎也「什么都不知道」。长夜已逝,守夜何存?异鬼的威胁已经消失,与野人的矛盾早已化解,那么何必再委派人手,困守苦寒之地的长城,城堡与岗哨?此外,严格意义来说,绝境长城并不位于其余六国辖境之内,那他们该怎么穿越漫漫边境,把人流放到那里?而且在外患解决之时,这种流放服刑的方式是否还会被当权者认同,就很值得商榷了。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琼恩·雪诺的身世意义何在?

我们之前猜测瓦里斯在写信送给维斯特洛的各地领主,告知他们关于雪诺的身世,这样一来就能解释为何他们的军队会在一小段时间过后就会现身。但为什么这一重要信息在领主会议上从未被提到?肯定该有人提起雪诺拥有真正的王位继承权吧。即使灰虫子和龙母剩余的部队永远不会答应,提利昂的新计划是让七大国摆脱君主独裁的统治,但琼恩·雪诺的优势与贡献却完全被忽略了,比如雪诺深得民心,不慕权力,并且在年纪轻轻之时已被推选为领袖。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琼恩·雪诺的身世本应成为一个颠覆性的秘密,足以撼动维斯特洛大陆的权力结构,结果却只是在反对丹妮莉丝的统治权时被提起,转瞬又归于沉寂。

卓耿的行为如何理解?

当黑龙卓耿感知到龙母遇害时,它赶到并目睹了倒在琼恩身旁的龙母尸身。自然可以想见它的暴怒,试图用龙炎攻击琼恩,但最终却只是转过头去,向铁王座倾泻它的怒火。为何卓耿不愿杀死琼恩?即使琼恩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后人,与巨龙们有着特殊的联系,但琼恩对另一名坦格利安,更是孵化之恩的龙母的残杀尚不足以打破这层阻碍吗?为什么卓耿要焚毁铁王座?请别误会,我们见到这张该死的铁椅化为流水也很解气,但龙真的如此聪明,能够理解铁王座象征的政治意味吗?它是否知道自己正在摧毁最终引向龙母死亡的祸首?抑或只是在离碰巧正在眼前的其它物体发火。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卓耿会将丹妮莉丝的尸身带往何处?我们不得而知,但暂且猜测它将丹妮莉丝带去了覆灭的瓦雷利亚之城,曾经坦格利安家族的发源地。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此外,为什么布兰会想见到巨龙的去向?他是在提防这件可能会对城市造成大范围的武器吗?还是希望在日后去驯服它?布兰能够成为新王,收服人心的本事可见一斑,巨龙的护持更会如虎添翼吧,不过他也没那么渴望权力就是了。

维斯特洛以西会是什么?

维斯特洛,日落之地,位处《权力的游戏》版图的最西面。在第六季中,艾莉亚曾向剧院的女演员 Lady Crane 谈心时,曾问到「维斯特洛大陆的西边是什么?」如今她终于能够去亲身探索了。在这魔幻的世界中,艾莉亚还会有哪些奇遇,我们或许难以见到了。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预言失效?

在所有预言中,英雄亚梭尔·亚亥(Azor Ahai)将会转世重生,唤醒火焰之剑「光明使者」,与异鬼作战,拯救世界于万劫不复。关于「亚梭尔·亚亥到底是谁」的讨论在粉丝间已经酝酿了几年,结果并没有对剧的结局带来什么影响。在书中对几种预言的描写要更多一些,所以这意味着预言基本只是说说而已吗?还是说作者乔治·R·R·马丁会为书中剧情添上更逻辑缜密的深刻联系?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琼恩·雪诺何去何从?

在最后的镜头中,琼恩·雪诺带领野人们向绝境长城以北的地方走去,雪诺只是在护送他们返回故土,还是决定和他们一起离开,就此放下守夜人的职责,不再遵循七国法律?我们知道琼恩·雪诺是一个有言必行,重视荣誉的人,所以他不太可能打破守夜人的誓言。但在经历几大家族纷争、他身世真相所带来的痛楚与伤害,他可能会从此离开,成为自由民。那里的人依旧敬重他并视他为自己的一员,他也有机会从各种「身不由己」中解脱,自由地去生活吧。


《权力的游戏》结局未能解答的几大疑惑

展开 收起
评论118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209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