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2019-05-13 15:54:46 2点赞 2收藏 2评论

  曾经有一位生物学家说过:用酵母,你可以回答关于生命最基础和最重要的问题。

  酵母,其实同样也能回答关于酿酒最基础的问题——酒精和风味的生成。

  酒精是怎样酿出来的?

  在化学上,就是糖经过酵母的发酵,分解成乙醇和二氧化碳,释放少许能量。

  那么酵母是怎么发酵糖的呢?

  形象地说,酵母是一种微生物,它以糖为食,吃了以后,“排泄”出酒精和二氧化碳。

  至于风味。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酒,尤其是粮食酒,其风味有部分是由酵母决定的。

  茅台那醇厚复杂的味道得益于当地丰富而复杂的微生物菌群;

  很多威士忌都会有的柑橘类水果芳香,其实是在酒醪发酵的阶段生成的;

  清酒如果用特殊的酵母在低温下发酵,会生成丰富的蜜瓜香气和风味。

  ——我每多了解酵母一些,便对这些微生物多一分敬畏。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发酵中的酒醪上会聚集着大量气泡。)

  现在,每次去酒厂,我最喜欢的就是蹲在发酵槽旁边,仔细地聆听二氧化碳从酒醪里蜂拥而出、气泡在酒液顶部纷纷破裂的声音。

  那是酵母正在分解糖分的声音,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酵母如此重要,以至于酿酒人们早就将其驯化,筛选、培育出最适合酿酒的那些,在酿造中长期、大量地使用。

  威士忌、干邑、葡萄酒都有全行业通用的酵母。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培育出性状稳定、发酵力强的酵母是行业惯例。)

  清酒略微特殊,光是日本酿造协会发行的“协会酵母”就累计超过20种,此外还有各种地方酵母以及酒厂自家酵母——那是因为,用不同的酵母真的能带出不同的风味。

  尽管这些已经被固定使用的酵母,其实也是天然的。但是因其早已成为标准化的东西,未免让人觉得无聊。

  但是在酿酒行业里,总有一些人满脑子新点子的家伙,不那么安于现状。

  行业技术越发进入成熟稳定的状态,他们越要想办法搞事情。技术的每一次重大突破,就是靠着这些不安分的人。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比如格兰杰的总酿酒师比尔·梁思敦博士——

  行业都在用单一一种橡木桶陈酿威士忌的时候,他第一个开发了过桶陈酿;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格兰杰、同时也是苏格兰历史上最早起的过桶陈酿威士忌之一,先在波本桶陈年,后分别在马德拉桶、波特桶和雪莉桶中过桶陈酿。)

  大家开始尝试雪莉桶过桶陈酿的时候,他在波尔多买了一级酒庄玛歌庄的橡木桶、以及葡萄牙非常小众的马德拉加强葡萄酒桶去试验过桶,大获成功;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格兰杰过玛歌橡木桶,非常经典的一款过桶作品。)

  在你以为来自美洲的橡木桶只有波本桶时,他率先用美国黑麦威士忌酒桶陈酿了一款威士忌;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格兰杰私藏系列中的Spios,是史上第一款100%在黑麦威士忌桶陈酿的苏格兰威士忌。)

  在行业沉迷于用出酒率高的黄金大麦来酿酒时,他重新启用几十年前常用、但后来因为出酒率不够高而弃用的大麦品种Maris Otter来酿造了一款酒;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用老大麦品种Maris Otter酿造的格兰杰Tusail。)

  所以,当现在苏格兰所有威士忌厂都放弃了古早的啤酒酵母,改用发酵力强、出酒率高的“M”酵母时,

  他早就有心突破现状:“为什么我们要搞得这么千篇一律呢?就不能在酵母上也做些文章吗?”

  所以,当他们在酒厂附近种植的Cadboll大麦上发现了一种当时未知的野生酵母——“Saccharomyces Diaemath”时,便决定要尝试用它来酿酒。

  当然会有人警告他:“野生酵母发酵的酒,过程难以控制,而结果充满了变数,谁都不知道最后会做出怎么样的酒。”

  我打赌十块钱梁思敦博士会这样回答:“这不正是我们用野生酵母的原因嘛。”

  所以他马上安排了人手去培育Saccharomyces Diaemath酵母,并且静待其宿主Cadboll大麦至秋天收成,便用这两者一起来酿酒。

  当酒正式进入生产环节的时候,这种野生酵母确实带来了一些麻烦,发酵的进程确实难以监控;他则通过增加了接近50%的发酵时间来让发酵更完全,让酵母带来的新风味释放得更彻底。

  此外,野生酵母确实比常规酵母的出酒率要低,低了15%左右。

  梁思敦博士表示:“我本来以为这个数字会更低呢,反正我不介意为了风味牺牲一些产量。”

  (有钱人说话就是有底气。)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最后,在陈酿阶段,与格兰杰的核心系列不一样的是,这款酒主要在二注橡木桶中陈酿(2nd Fill Cask)。因为二注桶之前已经陈酿过一次苏格兰威士忌,木性更柔和,对酒体风味的影响更缓慢,有利于保护野生酵母所发酵出来的独特风味。

  他原本打算让这款酒陈酿15年再装瓶,但是经过严密的监控,他发现酒体熟成至平衡的速度比他想象得要快不少,所以在第八年就将他装瓶了,也就有了这款酒:

  格兰杰私藏系列第十版: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格兰杰杰骜(Glenmorangie Allta)——Allta在盖尔语用就是“野生”的意思。

  在4月底的格兰杰Allta发布会上,我和二十多位读者一起品尝了这款酒。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如果要用一些关键词来概括它的风味,我觉得是:莓果和小饼干。

  它的香气中有非常明显的树莓、蓝莓、黑加仑子的气息,显得可人而馥郁;

  而另一方面,它又有很明显的发酵面食的风味,比如烤面包和小饼干的味道;

  此外,还带有一些格兰杰经典的柑橘类水果的芳香。

  三者的结合非常可人,让这款酒既好闻,又好入口。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当天我们还品鉴了格兰杰经典10年、格兰杰Astar、格兰杰私藏系列的Tusail和Bacalta这几款酒。

  而几乎每一个女读者都跟我反映:在这所有的酒中,她们最喜欢Allta。(哪怕它酒精度高达51.2%abv,比过去所有私藏系列的单品都要高。)

用狂野的酵母,酿宜人的威士忌


  我当然是第一时间把这款酒纳入了我的收藏品目标清单里。但更让我关心和兴奋的是:这位充满好奇心和创造力的梁思敦博士,明年又会用什么新概念威士忌来震撼我们呢?



   

展开 收起
评论2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2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