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写在前面:本文纯属YY意识流之作,适合80后有同好者共享。其他人群恐不对口味,勿需浪费时间端详。

先来一段百度百科的注释——《文雅的疯狂》是西方书话权威、殿堂级大师巴斯贝恩的代表作,也是20世纪西方书话的不朽经典,这是一部关于藏书人的书。该书讲述了2500年来,100多位藏书雅痞的故事。

之所以选择这本书的名字作为此文的标题,既是因为这是最近一单购买的书中比较心仪的一本,也是因为这本书挠到了我辈“囤书人”的痒处。是的,你没看错,不是读书人,而是囤书人。

囤书,在我的脑海里算是个新词,以前没有这个概念。

第一次明确知道了这个词的含义,应该是源于去年在京东开启的“血拼”模式,自此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作为一个80后,从小耳濡目染、奉为圭臬的学校&家庭教育,明确称类似的买书行为叫——爱看书;后来,买的书多了,又多了一个评价——喜藏书。似乎,书籍这么高雅的词汇,一旦沾染上买卖就会有所玷污,所以人们都不愿去谈钱。但对那时的我来说,钱恰恰是读书最大的障碍。

父母工人家庭微薄的薪金,无法支撑我读书的渴望,于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我便成为流连于旧书摊的常客。

那时读的书很杂,最开始是那个年龄段普遍喜欢的漫画书:海南摄影出版社的《女神的圣斗士》《七龙珠》《阿拉蕾》《乱马1/2》《城市猎人》等等,后来赶上90年代初小儿书厂商大清销大降价,又恶补了一堆《东周列国志》《西游记》《三国演义》《儿女英雄传》等等(1角钱一本,那简直就是天堂)。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小学时不喜字书,尤爱连环画,现在回想起来,如今钟爱文史方面的书籍,大抵就是那时看小儿书种下的因。

小学时唯一看过的一本厚书,是家中旧什物中翻捡出的半本评书话本,那是一册纸色泛黄、书脊开胶,没有封皮、前后都散佚了不少页的书(估计是撕去当了厕纸),但正是这小半本书,打开了我对读书的兴趣,虽然时隔多年我才知道那本书叫《薛刚反唐》。

当时也看过《故事会》什么的,不知为何,我从一开始就不认为杂志是书,哪怕现在那些MOOK读物在我眼中依然不能称之为书(萨苏、六哥莫怪)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的购书经历,源于刚进初中第一学期考试得了年级第一的奖励,父亲破天荒地带我去新华书店挑选了几本书,现在只记得有一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精装布纹、烫金封皮,10几块)和一册花山文艺的《月唐演义》(平装,几块钱),第一次挑书主要原因还是性价比,前者是名著系列最薄也是最便宜的一本,后者则是这个价位最厚的一本。瞧瞧,那时我便如此市侩。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图片转自孔夫子旧书网)

《欧也妮.葛朗台》太贵了,舍不得翻看(而且巴尔扎克那佶屈聱牙的行文,12岁时的我看着真心累);但评书话本看起来就轻松多了,加上单田芳、田连元、刘兰芳等评书大家在收音机里的演绎,不爱看才怪呢。于是乎,《隋唐演义》《三侠五义》《小八义》《童林传》等等就成了我的挚爱。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再后来又发展到公案小说《施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等等,然后又喜欢上了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梅森探长》《亚森罗宾》等等……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欧洲风情看过了,又爱上了日本小说的缠绵悱恻,横沟正史、江户川乱步、井上靖、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往往因为一个作品,对一个作者产生了好奇,进而翻看起这个作者其他类型的作品,再接着又去看类似题材的其他作者的书,慢慢就扩开了读书的范畴。

高中时课业任务重,看书导向性强。世界名著成了主攻方向。好在学校图书馆渐成规模、定期开放,多了一处阅读之所。

那时深感:书非借而不能读也。

借来的书一周就要还,只得囫囵吞枣,先了解个大概,读书笔记是避免遗忘最好的办法,只不过都是些阅读理解之流的年少轻狂之词。

上下学路上,间或能在旧书摊淘到几本品相尚佳的陈年旧书,能开心好一阵子。也是在那时自学了书籍的装帧修葺,总看不惯那些折角破损。

大学那几年恶补了一番武侠小说、科幻小说、玄幻小说、网络文学,跟着古龙、金庸、卧龙生等等快意恩仇,随着田中芳树、阿西莫夫、刘慈欣去征服星辰大海,捧着黄易覆雨翻云,梦着轻舞飞扬辗转反侧,惊诧于台湾年轻作家的文字洗练、合辙押韵,叹服于痞子蔡、宁财神、今何在、江南、韩寒之类的新锐迭起。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FM里灯火阑珊、子夜星河的广播,也会沉浸于王小波的不羁、汪国真的多情,贾平凹的燥、陈忠实的糙,霍达的月魄玉髓,路遥的平凡世界……忆往昔,象牙塔里读书时光最可贵!

工作后,天南海北,四处漂泊,书籍成了负担。弃之可惜,搬之太累,寄之太贵,索性少买为佳!

不知不觉,电子书成了主流,电纸书也很时髦,旧书摊早已湮没于城市的喧嚣,书店书屋书吧书咖等难兄难弟还在苦苦支撑。

偶尔扪心自问,有多久没有认真挑选购买一本书了?不禁一赧。

去年借着给上幼儿园的孩子挑绘本之际,又燃起了买书的欲望(主要原因两条:一是打折实惠;二是房间有空)。

刚开始,是选一些在kindle和kobo上读过的书籍,感觉有收藏价值就入一套。后来,是选些子午书简、罗辑思维、梁文道、豆瓣等等推介的书目来紧跟一下时尚。再后来,是看一些跟自己阅读品味比较契合的出版社最近发了什么新书,《理想国》《甲骨文》成套的必买……每次买的都不多,一两百块钱,十多本左右,但积少成多,一来二去,房间堆满了来自京东、当当、亚马逊、中图、北新、孔夫子的快递包裹,多数时候拆开包装看一眼,就意兴索然了。曾经的那种淘书乐趣一去不复返矣……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工作调动,照例搬家,却发现家具电器皆可抛去,唯独囤下的书不忍割舍,只得找个仓库暂时堆放,同时向家人保证安顿好前再不买书了。

自己换了新单位,住进了新的宿舍,东挪西凑了新的家具……其中有一个空书柜,左瞅右瞅不顺眼,想着就花100来块买些书装饰一下好了,于是乎……现在书柜又快满了。

啰嗦了一大堆,都是因为这本《文雅的疯狂》带来的感触,其实这种情愫早已有之,比如读《偷书贼》时就有,看《朗读者》时更甚,家人笑称:囤书是病,得看!!!

古人讲,万恶淫为首,凡事过犹不及,过度放纵自己所好也是一罪。

虽然知道这个理,但知行合一,却难啊!

也许有一天,我真正体会到金克木老爷子《书读完了》的真谛时,才能放下这颗囤书不止的心吧。

PS:写了这些许废话,也算一段囤书人的心路历程吧,给那些热衷于此的同好们看看,权当解个闷吧。文中所列图书介绍到处都有,不再赘述。最后安利一套书签。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原创新人#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致囤书人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什么值得买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值客原创欢迎您的投稿。点此投稿
推荐关注:
经验
标签:经验 +关注
原创新人
标签:原创新人 +关注
图书杂志
分类:图书杂志 +关注

提示

鼠标移到标签上方,

尝试关注标签~

评论40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49 40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关注数量超出限制,
请先删除部分内容再尝试

登录
注册
用户名/邮箱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