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2019-12-01 14:39:46 6点赞 19收藏 2评论

帮隔壁房间大哥修车插曲

第二天,早早地起来去坎塔酒店的七楼和阿姨们打招呼吃早饭。正在这个时候,一位东亚面相的大哥朝我走了过来,用俄语问我是不是日本人(类似场景在之后的旅程中出现了十次不止)。我跟他说不,是中国人。他又说,中国人是能看懂日语的,太好了。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我心想中国人还是要学很久才能用日语的啊(可能他拿用各种斯拉夫语言的情况来类比汉语日语,可汉语和日语真的只是看起来像而已),对他说:“会说一点点”。他眼里立刻放光,拉来了另一位东亚面孔的同伴和一位白人同伴,说他们自驾旅行的车摄像头没显示了,能不能15分钟之后在楼下帮忙看一下,或许还可能是中国生产的呢?

经过前台的确认,15分钟之后我来到了楼下,看到了那辆丰田车,后窗玻璃上非常显眼地贴着“和歌山县制”的字样,刚才在7楼餐厅遇到过的白人大哥走了过来用俄语打了招呼,开了车门,把显示屏放在了车尾摄像头影像的状态,我在上面没有看到任何跟故障提示有关的字样,只能跟他说抱歉,自己也发现不了问题在哪里。他虽然有点沮丧,但还是不停地说谢谢。

亚美尼亚国家历史博物馆

早餐插曲一过,差不多就到了亚美尼亚国家历史博物馆(Հայաստանի պատմության թանգարան,History Museum of Armenia)的开馆时间11点。其实本身的安排是想去看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纪念馆的,但考虑到后续去深坑修道院的公交车发车时间,更改成了亚美尼亚国家历史博物馆。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对于同样饱经沧桑屈辱的犹太人、亚美尼亚人以及中国人来说,光辉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是在绝境时激励同胞坚韧不屈、绝地重生的根基。20世纪初生活在奥斯曼土耳其境内(历史上曾是亚美尼亚领土)的亚美尼亚人被土耳其政府视为俄国人的奸细,在一战中屡遭挫败的奥斯曼土耳其把矛头对准了“同情敌人”的亚美尼亚人,组织了系统的屠杀和流放,导致约150万人遇害(现在亚美尼亚总人口才约300万)。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而始终在历史上保持文化和宗教独立的亚美尼亚依然在这次种族浩劫之后顽强地生存,走在今天的埃里温街头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亚美尼亚人多半时间神情看上去淡漠、冷峻,但一旦接触下来,就会发现每个人心中都有顽强的信念在主导思考和行动。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博物馆展品囊括了从约公元前18000年的旧石器时代直到第三共和国(1991年至今)的全历史时期,门票2000德拉姆(约30元人民币)。参观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和国内博物馆相比,这里数千年前的文物过于“崭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品并未展出,而展柜中都是复制品的原因。

亚拉腊山下深坑修道院

步出博物馆之后,差不多就该往埃里温中央火车站方向出发了,而目的地则是亚美尼亚人信仰的堡垒——深坑修道院。共和国广场地铁站往南一站,就到了萨逊的大卫站(Սասունցի Դավիթ,Sasuntsi David),萨逊的大卫是亚美尼亚国家史诗中驱逐阿拉伯人的民族英雄。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这段地铁会开到地面,在进站的过程中就能看到火车站月台。下车之后通过月台向东走,就能到达火车站前广场,喷水池旁耸立的正式萨逊的大卫雕像。如果肚子饿了,刚好有一家Karas National Food Chain可以饱餐一顿。Karas是亚美尼亚全国连锁的本地快餐厅,定位可以理解为中国的沙县小吃,只不过蒸屉换成了烤炉。从烤肉、沙拉到披萨、香肠,从炒饭、荞麦饭、饺子,到奶酪面包、卷饼,种类繁多,味道不错,价格实惠。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吃完午饭,离公交车下午2点发车去深坑修道院还有些时间,索性认真看看这座外观宏大,但目前利用率不高的火车站。埃里温中央火车站始建于1902年,今天能看到的苏式站房建于1956年。在站房南翼的小博物馆里,我们看到了当年埃里温到莫斯科列车的特制水牌、袖标和桌布,这趟列车如今早已停运,大家已经习惯用飞机跨过崇山峻岭。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从博物馆出来之后走到站台不用买票,有俄语的路牌和全部列车时刻表,咖啡馆、派出所、医务室等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走出月台,望着高耸的穹顶,仿佛时空穿越。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火车站旁边的客运站叫做Southern Bus Station(城南汽车站),如果想从埃里温前往Ararat(亚拉腊)、Goris(戈里斯)或者Abovyan(阿博维扬)方向各站,可以查下具体的发车时刻。现场拍到的车辆时刻供大家参考。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去往深坑修道院的是467路公交,每天早上9点、下午2点和4点发三趟车。找到它的时候,已经上了不少客,车体整体非常陈旧,类似于国内1990年代初期公交车的车型,引擎在车厢前方,座位较矮,灯芯绒垫子,钢管扶手,没有空调系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发车时间到了,车上挤满了乘客,而亚洲面孔还是只有我们一帮。售票员大爷主动用俄语问我是不是去深坑修道院,我说是的。给好每人250德拉姆(3块7人民币)的车票钱之后,30公里的旅程就开始了。

在整个车程的大部分时间里,乘客们都能隔着右侧车窗看到亚拉腊山,当车右拐向亚拉腊山驶去时,深坑修道院站也就快到了。临下车之前,跟售票员大爷确认了回程时间,但感觉半个小时之内,应该没办法步行2公里,仔细看完整个深坑修道院,再跑到路边拦车。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同车在这站下来的只有一位金发碧眼的小伙子,一开始以为是东欧国家的游客,没想到寒暄了下发现居然是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人(后来还专门了解了下乌兹别克斯坦的种族多样性)。只见他拿出自拍杆、架好手机,立刻进入直播状态,用俄语跟屏幕另一端的粉丝介绍深坑修道院的位置、环境、自己的感觉。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帮忙拍好两张照片之后,他便紧赶慢赶地往修道院走去,我们还在找怎么把葡萄园、麦地、修道院、亚拉腊山拍进一张照片的角度。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当真正走到修道院门口时,扭头一看,自己已经在土耳其、亚美尼亚的边境线旁,甚至能反向观察东边土耳其一侧的隔离网,亚拉腊山脚疾行的土耳其货车扬起的尘土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再往右看,院子里的人全部都是正装派头,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都是礼服卷发。再往里走发现还有拿着捧花激动不已的女孩儿,应该是一场婚礼刚刚结束。果不其然,新郎和新娘靠在围墙面向亚拉腊山的缺口上合影。在整个人类获得新生的地方,开启人生的全新阶段,想要获得这种仪式感别无他处。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熟知圣经故事的人对亚拉腊山一定不会陌生,上帝见到人间充满败坏、强暴和邪恶,计划用洪水消灭恶人。而他发现,人类之中有一位叫做诺亚(挪亚)的好人,便交代他建造一艘方舟,带着他的妻子、儿子与媳妇,还有牲畜、鸟类等动物在大洪水来临时躲进方舟避难。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大洪水来临后,方舟之外生物全部死亡,、诺亚一家人与方舟中的生命在漂泊了220天后,到达了亚拉腊山。当洪水退去山顶露出时,诺亚放出一只乌鸦,但它并没有找到栖息地。7天之后,诺亚放出的鸽子衔回了橄榄枝,再7天之后,诺亚放出的鸽子没有回到方舟,这时他和全家人还有避难的动物走出了方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今天,深坑修道院里仍然有许多白鸽栖息,直饮水喷口也有衔着橄榄枝的白鸽雕像。作为诺亚走出方舟之后踏足的第一块土地,亚美尼亚人一直视自己是诺亚之后。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说起深坑修道院的深坑,又不得不提到另外一段故事。深坑,其实并不是为修炼苦行而生的所在,1700多年前,当这里还没有修道院时,只有一座监狱。当时的亚美尼亚国王提里达特三世(Տրդատ Գ,Tiridates III)因为侍从基督徒格列高利( Gregory the Illuminator,Գրիգոր Լուսավորիչ)拒不祭祀拜火教的水神阿娜希塔,而且怀疑他父亲曾经想谋害自己,就把他投进深坑令其自生自灭。

提里达特三世提里达特三世

格列高利格列高利

但是格列高利并没有死,一位基督徒依照梦境指引,每天都往坑里丢一条烤面包。靠着当地人的施舍,他在深坑里待了14年。而在这期间,提里达特三世抢走了罗马皇帝戴克里先看上的修女赫利普西(Hripsime),强娶不得,便恼羞成怒逼死了她和周遭邻里的全部基督徒。没想到这事之后,提里达特三世突然发疯变得像一头野猪,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提里达特姐姐梦到天使告诉她,只有深坑里的格列高利知道怎么办。当气息奄奄的格列高利14年后再次来到提里达特面前时,发现这位昔日跋扈嚣张的国王居然在食槽里和猪抢食。后来,提里达特在格列高利的引导下恢复了意识,诚恳地向他忏悔,并在301年将基督教定为亚美尼亚国教。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后人为了纪念格列高利,就在囚禁他14年的原址上,修葺、扩建了一系列修道院设施。而当年囚禁格列高利的深坑也一直保留到今天,修道院西南角的小教堂下,有一大一小两个坑,小坑深6米,囚禁格列高利的大坑深60米,两个坑现在都可以通过竖梯攀爬,下到底端。这次选择了难度不大的小坑,只是6米深,爬下去之后就能感受到潮湿昏暗带来的不适,当年格列高利能在大坑中坚持14年,远超于常人的毅力可想而知。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Gata Tavern餐厅

从深坑修道院出来时,最后一班公交早已开走,只能选择叫车。正当抬起手机准备用Yandex的时候,一位胸前挂证的大哥走了过来用英语问是不是想打车,在我说明目的地之后,他报了5000德拉姆(约合73元人民币)的价,比了下Yandex上经济型快车4800的价格,最后还是选择了出租。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三十多公里,师傅用了不到40分钟就开到了。刚好他停车的附近有一家非常出色的亚美尼亚餐厅——Gata Tavern。这里要大赞一下前台接待小哥,一开始直接用日语跟我打招呼,在我表明是中国人之后迅速切换成汉语。本来听说今晚座位已经全部订满,转头走出快100米时,小哥又突然笑着跑了出来激动地用俄语大喊有座了,又跟着他回到地下一层的餐厅。老板问7点钟吃完应该没问题吧,我说没问题的。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接下来就坐在已经为晚上聚会摆好盘的长条桌上点菜吃饭了。服务生大哥推荐了豆酱拌茄子、羊肉汤蘑菇卷饼、烤猪肉配米饭、烤牛排,我们又加了一道鸡汤,想和Tolma做个对比。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豆酱拌茄子也像糖醋小排在上海的定位一样,是热的凉菜。脆嫩的茄子、配上非常类似中国豆瓣酱的辣豆酱、佐以芝麻和西芹叶,非常开胃和爽口。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羊肉汤蘑菇卷饼也是一道非常惊艳的菜色,面饼外酥里嫩,卷着烤蘑菇,香气四溢,蘸上瓦罐中炖煮入味,用料十足的羊肉汤,真的是凸显食材原味的巧妙组合,与国内西北的面食吃法遥相呼应,有着高度默契。

亚美尼亚游记 Day 2 方舟山下修道院 - 历史与新生

Gata Tavern的鸡汤相比Tolma而言则比较中规中矩,味道更加清淡。在用餐快结束时,一位韩国大姐的声音打破了餐厅的寂静,看样子是晚上包场聚会提前来踩点的,我们也快速收尾,准备离开。

结完账走到前台时,那位接待小哥居然用了韩语道别,当听到我们说谢谢,再见时,他又切换成汉语,笑着说说:“哦对,再见,再见!”

   

展开 收起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马尔代夫吉哈岛(kihaa)

9499元起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马尔代夫库达富士岛

10999元起

吉哈瓦岛

吉哈瓦岛

6999元起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马尔代夫尼亚玛岛

15999元起

库达班度士岛

库达班度士岛

5981元起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马尔代夫芙花芬岛

20899元起
2评论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19
扫一下,分享更方便,购买更轻松